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54阴差阳错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88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妈蛋!骂老子剽窃诗词,剽窃知识产权就没人管了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骂骂咧咧的走在玄武大道上,公厕、垃圾桶以及防疫条例都是他的劳动成果,结果叛徒张天生照搬所有,甚至连防疫用品都仿制出来了,到处都能看到熟悉的物件。

  “其实好多东西都是买咱们的,他们做不出……”

  罗檀和秋宁领着一帮顺国侍卫紧随其后,柳飘飘很自觉的在前领路,不去听他们说些什么。

  “没错!”

  秋宁点头道:“吉国工匠地位低下,工业远不如我大顺发达,最好的丝绸和铁器皆来自我朝,有些不良商贩为获取暴利,经常偷运违禁品过来卖,酒精在这里最畅销!”

  “我知道!有些傻缺拿酒精当酒喝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语的摇了摇头,跟着柳飘飘来到了一条繁华的十字路口前,顶着路口最大的一家铺子,门头上挂着一行熟悉的铜字——兰水河商贸行!

  “王爷!您怎么来了……”

  掌柜惊喜的从柜台后跑了出来,带着伙计们激动的跪地磕头,赵官仁急忙把他们扶起来笑道:“自家人就别这么客气啦,我就是来看看你们的生意,有没有什么困难?”

  “王爷!诸位大人快快请坐,上茶……”

  掌柜喜气洋洋的请他们入座,笑道:“以前吉国人跟咱们做生意,一般都比较谨慎,不过自从要和亲开始,咱们的生意越来越好做了,有些衙门也开始跟咱们订货了,当然!各种吃拿卡要的人也多了!”

  “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,该送的礼还是得送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说道:“两国之间要互相开设使馆了,以后碰上麻烦事,尽管去使馆找大使,但是不要与他们过多来往,更不要接受什么任务,你们只是来做生意的,奉公守法才能长远!”

  “小人明白,谨遵教诲!”

  掌柜的连忙拱手鞠躬,赵官仁又嘱咐了一些事才出门离开,低声对罗檀和秋宁说道:“一票人在跟着咱们,这几日不要去见密探,更不要把密探安插在顺国店铺中!”

  “明白!咱们可不会这么傻……”

  两女很默契的对视了一眼,赵官仁又领着她们继续游逛,视察顺国商人开设的店铺,最后在秦淮河边吃了一顿午饭,这才跟着柳飘飘往回走去。

  “不是说秦淮处处是风月么,大中午的怎么也不开门啊……”

  秋宁纳闷的左右张望,赵官仁笑道:“青楼关门就代表着严打了,她们是最容易藏污纳垢的地方,各路官差严查的对象,说不定还有人被查出了纰漏,索性集体关门避风头!”

  “呵呵老爷真是见多识广……”

  柳飘飘笑道:“这段时间为查暗影密探,全国上下都闹的鸡飞狗跳,各大衙门也都在自查,确实查出了不少问题,皇上把锦衣卫骂的狗血淋头,据说正在跟使臣商讨联手攻泰!”

  “如果小泰再不给点反应,怕是真要灭国喽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走上了一条小路,没多久便回到了怡红院外,谁知道众多的文人还未散去,一条两百多米长的巷子,硬是给他们写满了诗词,不少人还争的面红耳赤。

  “诸位大才子,不要光写诗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大门前笑道:“咱家的墙面也不要浪费,一面作诗,一面作画,以后咱们这里就是诗画长廊,公认的好诗好画咱们裱起来,水平不行的咱们就涂白了,笔墨由我提供,茶水糕点管够!”

  “好!驸马爷英明……”

  文人墨客们各个喜形于色,大有成为他门下食客的冲动,但一位俊俏的蓝袍小生忽然上前,拱手弯腰说道:“驸马爷!晚辈东宫皇太孙叶冠海,贸然来访请勿见怪!”

  “哟你不会是急着来看媳妇的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玩味的打量着对方,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人,看上去彬彬有礼,斯斯文文,举止和谈吐都非常有涵养,只是一张小白脸又偏瘦,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兔子爷。

  “其实您出门前我就来了,只是读诗读痴了,刚刚才醒过神来……”

  皇太孙敬佩的说道:“驸马爷的两首诗深深将我震撼,恨不能与驸马爷并肩作战,快意恩仇,您的诗画长廊也实乃大善也,晚辈也献丑了一首拙作,望请驸马爷指点一二!”

  “不要叫驸马爷,叫姑父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着他胳膊笑道:“你小子不要拐弯抹角的,早听说你迷恋小乔,点名要娶咱家永宁为妻,是不是专程看媳妇来了?”

  “驸马,不!姑父,侄儿来晚了,永宁郡主已经闭门谢客了……”

  皇太孙红着脸局促道:“士林才子们都在夸赞,说郡主有沉鱼落雁之美,犹胜画中的江东小乔,小乔乃是侄儿迷恋的画中仙,如能一睹小乔真容,侄儿……望姑父成全!”

  “小乔确实是照着永宁画出来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可永宁是个野丫头,与你这种斯文书生怕是不大相配,姑父还为你带了另外两位郡主来,皆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,你待会进府等候,我安排你挨个去见她们!”

  “不不不!”

  皇太孙连忙鞠躬说道:“侄儿只仰慕永宁郡主一人,能见上一面已是万幸,若郡主真不适合为妻,或者我配不上郡主的话,其她两位不见也罢,我听从皇上安排便是!”

  “你还没吃饭吧,进去咱们慢慢聊……”

  赵官仁拉着他往怡红院里走去,其实他对这小子的印象真不错,皇太孙可是二代储君,没有欺男霸女就算很有素质了,还能如此谦虚恭敬,实在是个难得的好小伙。

  “罗檀!你带皇太孙去用膳,我去通知永宁她们……”

  赵官仁往中间的筒子楼里走去,进门就看到了三位郡主,两位郡主都在品读诗词,唯有永宁躺在天井中的躺椅上,光着一对脚丫子,大腿跷二腿的仰头吃葡萄。

  “你们三个去打扮一下,吉国皇太孙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背着手走到了天井中,永维眼神一急就站了起来,一脸的不情愿,永平倒是很听话的带宫女上楼了。

  “tui”

  永宁吐了一颗葡萄核,正好粘在赵官仁裤裆上,轻蔑道:“来就来呗!本主又不是青楼里的粉头,凭啥打扮给他看呀,他算老几啊?”

  “过场你们总得走一下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掸掉下身的葡萄核,说道:“你们直接这样去也行,不过人家小伙子很有教养,买卖不成仁义在,不要弄得人家尴尬,大顺丢人就行了,这是我唯一的要求!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,叫永平打扮的漂亮点啊……”

  永宁满不在乎的继续吃葡萄,永维也咬着唇坐了下去,实际上三姐妹今天都梳妆打扮了,妆容到现在没卸,等小永平打扮好之后,永宁居然塔拉着绣花鞋出去了。

  “我是老中医,专治吹牛逼……”

  永宁吊儿郎当的哼着小曲,故意摆出邋遢的样子恶心人,永维也偷偷把发型弄乱了,在赵官仁的带领下走进了前院屋子,皇太孙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堂屋里等着了。

  “嗯哼这是永宁、永维和永平……”

  赵官仁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,可皇太孙眼里哪有别人,直接奔着永宁就来了,居然面红耳赤的鞠躬行礼,激动的连说话都结巴了。

  “别靠近我,懂不懂规矩啊……”

  永宁皱眉倒退了半步,嫌弃道:“你怎么一副兔子样啊,我最讨厌你这种小白脸了,咱们俩一点都不合适,你在我姐妹中挑一个吧,她俩最喜欢小白脸了,肯定适合你!”

  永宁说完扭头就走,谁知皇太孙又赶忙追上去说道:“郡主请留步!小、小生自知唐突,多有冒犯还请见谅,但小生呕心沥血为郡主作了一首诗,可否等郡主听完再走?”

  “一首诗你就呕心沥血啦,多写几首你还不得死在这……”

  永宁满脸鄙夷的转过头去,只看皇太孙好似触电了一般,与她对视了一眼便慌忙垂首,语无伦次的说了一堆相思苦,最后才献上了一首情诗,紧张的满脑子都是汗。

  “至今思小乔,不敢过江东,你这是给我作诗,还是给我上坟呐……”

  永宁抱起双臂不屑道:“你给我听好了,本主是永宁郡主,不是画片上的小乔,你想娶小乔就抱着她的画片睡觉,不要来烦本姑娘,再敢来我用大嘴巴子呼死你,白%痴!”

  永宁翻了他一个大白眼,摇头晃脑的抱着膀子离开了,永维两姐妹也尴尬的行礼走了,永宁为了不嫁过来,简直丢进了顺国皇家的脸面。

  “侄儿!”

  赵官仁拍了拍呆若木鸡的皇太孙,苦笑道:“我说了吧,永宁打小就是个野丫头,根本不像皇家的郡主,你觉得永平怎么样,她喜读诗词又很漂亮,非常适合你哦!”

  “没错了!就是她,她果真就是小乔……”

  皇太孙激动至极的说道:“姑父!永宁与我想象中的小乔一模一样,原本我还担心她出身宫闱,没有小乔那般的英气,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,永宁就是我的梦中人,我的画中仙啊!哈哈哈……”

  皇太孙疯魔了一般大笑着往外跑去,赵官仁满脸懵逼的纳闷道:“这小子不会是疯了吧,小乔哪来的英气,貂蝉有英气才对啊!”

  “王爷!吉国的香烟画片与我国的不一样……”

  一位太监掏出了几张画片,走过来说道:“您看!小乔跟貂蝉换了脑袋,因为吉国人喜欢苗条的姑娘,所以女性画片都有改动,小乔在吉国就是貂蝉,已经成了一名女刺客!”

  “我靠!难怪这小子跟疯了一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懊恼的一拍脑门,画片上的女刺客活脱脱一个永宁,永宁故意暴露出本性,正中皇太孙的口味,但永宁如今已经怀孕,这种事情一旦曝光,可就不止他俩丢人了。

  “得赶紧想个办法喽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可奈何地走了出去,可就在他跟永宁偷偷商量的时候,外面忽然来了一大批人,将诸多礼品源源不断的送了进来。

  “谁送来的,这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出去正好瞧见了叶姬儿,叶姬儿走过来笑道:“聘礼啊!永宁可把咱们家皇太孙激动坏了,快马跑回去给皇上磕头,皇上又带着他给我磕头,求着我过来下聘礼,还说此生非永宁不娶!”

  ‘完了!这下丢人要丢大了……’

  赵官仁欲哭无泪的回过头去,永宁满不在乎的靠在门框上,摸着肚皮让他掂量着办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