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871代宗师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78 2020-11-17 17:22

  “郡王爷!大家都说您火眼金睛,您看我够格坐在这里么……”

  皇贵妃端坐在金銮凤椅上,华丽的朝服将她衬托的端庄高贵,而她面前的地砖都被跪出凹痕了,这是众多妃嫔每日问安留下的成果,相信这其中也有她的一份苦劳。

  “你们站着作甚,还不给皇后娘娘问安……”

  赵官仁推了小郡主一把,小郡主的双眼猛然一亮,带着两名老宫女激动的跪了过去,趴在地上大声说道:“皇后娘娘万福金安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皇贵妃脸上露出了一抹病态的狞笑,不自觉的挺直腰杆、昂起头颅,双手扶住金銮凤椅的两侧,努力压制着微微颤抖的身躯,傲然道:“本宫安好,诸位平身吧!”

  “你们俩出去守着门……”

  小郡主机灵的赶走了两名老宫女,赵官仁上前指着地砖上的凹坑,笑道:“娘娘在此跪了多少年了,中间那两个坑应该属于您吧?”

  “四十年!本宫跪了她整整四十年,该死的贱~人……”

  皇贵妃面色青狞的瞪着凹坑,脸上的怨气犹如实质,如果不是在后宫里厮混了一天,赵官仁无法理解这种病态心理,但他现在很清楚,后宫是个不吃人,却能叫人生不如死的鬼地方。

  “云轩哥哥!究竟发生了何事啊,你真能帮到我爹爹么……”

  小郡主一脸的可怜兮兮,赵官仁拖过一张椅子坐下,说道:“娘娘可能还不知道吧,端亲王和太子一起被圈禁宫中了,与他们有瓜葛的文武大臣,皆被京督卫场带走了!”

  “本妃不知道却猜的到,皇上绝不会放任我儿留在宫外……”

  皇贵妃终于脱离了幻想,说道:“可赵大人应该清楚,我们母子俩断无谋逆之心,更无谋逆之力,早在我儿出京时……”

  “您跟我说这话没用,我跟端亲王本就是自己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打断她说道:“娘娘!皇上今日差点死了,怎么出的事我不能说,但他已经想把皇后母子,连同您儿子一块给砍了,不是千叶玄出面保皇后,皇后已经被吊起来打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祖孙俩骇然色变,皇贵妃颤声道:“皇后真的、真的谋反行刺吗?”

  “我有让他们母子人头落地的证据,但对你们来说可不是好事……”

  赵官仁摊手说道:“娘娘您是宫斗的老前辈,自然不需要我多言,太子要是废了,端亲王也就废了,他俩是捆一块的蚂蚱,目前您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,便是扶植您小儿子郑王!”

  “不行!我皇叔就是个蠢货,只会花天酒地……”

  小郡主愤怒的一跺脚,皇贵妃也迟疑道:“郑王不谙世事,扶起来也斗不过其他皇子,但郡王爷您足智多谋,与我儿情同手足,您就想法子帮帮他吧,我儿近来可为朝堂立了不少功劳啊!”

  “娘娘!皇上现在身强体壮,您说他是在乎功劳,还是在乎皇位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头道:“皇上可不是善茬,请我妻妾进来当人质,还封了我一个屎郡王,什么意思您不懂么,我以后再也做不了官了,不能结交朝臣,不能迎娶小郡主,一辈子只能为皇上服务!”

  “天呐!”

  小郡主惊恐道:“我怎么没想到这茬呀,你是郡王,我是郡主,咱俩不能成亲了,这可怎么办呀?”

  “唉木已成舟,咱总不能让人笑话乱轮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奈道:“你看着吧,估计皇上很快就会逼你嫁人,十七公主也是一样,而且只要在六皇子身上查不出毛病,太子之位有九成可能是他的,他是最佳人选!”

  “楚王?周皇贵妃的儿子……”

  皇贵妃猛地站了起来,但赵官仁又说道:“我就是在这瞎猜,谁知道皇上怎么想的,不过大宗师千叶玄到底什么来头,为什么他说话皇上都听,不情不愿的把皇后圈禁东宫了?”

  “三朝老臣了!十大宗师排行第三,金无命才排第六……”

  皇贵妃说道:“有人说他已经一百多岁了,可能是四朝老臣,若不是喜爱研究厨艺,皇上也不敢让他去当御厨啊,他支持的人到最后都是皇帝,恐怕只有当今太子让他看走眼了!”

  “他没看走眼,不是我来了,太子很快就能当皇上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认真的说道:“娘娘!白淑妃和佟贵妃究竟是谁的人,凭你们在后宫里的手段,她们不可能凭自己就上位!”

  “唉那两个贱~人油盐不进,谁的人也不是……”

  皇贵妃摇头道:“她们有大氏族和内阁大臣撑腰,肚皮也争气,两个人生了三个小皇子,在宫中谁的面子都不卖,不过孩子小也没啥威胁,平常咱们也不搭理她们就是!”

  “娘娘!十七公主已到殿外……”

  一名宫女忽然跑进来通报,赵官仁起身说道:“娘娘您先回去等消息吧,我会尽量帮端亲王争取,只要不被圈禁就有机会,反正他也没谋反,千万不要操之过急了!”

  “郡王爷!可就劳您多费心了……”

  皇贵妃起身又给他行了一礼,小郡主则皱眉道:“你去想想办法呀,哪有外姓人当王爷的呀,反正我身子让你摸了千百遍,这辈子非你不嫁,你要是不娶我就死给你看!哼”“行行行!我想想办法总行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可奈何地把她们送了出去,妖月公主正好迎面走了进来,面无表情的让到一旁垂首弯腰,而皇贵妃跟小郡主也没敢找麻烦,带着人匆匆离开了慈仁宫。

  “长话短说!我一口火锅都没吃……”

  赵官仁回身又走进了内殿之中,妖月公主独自走进来递上张纸,说道:“这是太医院刚刚出具的文书,太子的齐贵人有喜了,一月半,正好是你的种,恭喜你了赵大人!”

  “哟我这枪~法不错啊,两次就让她怀上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过文书笑道:“不过十七姐姐,你的消息是不是被封锁了,本王已经是永史郡王了,太子是我大哥,他送弟弟一个小妾玩玩,我明天张榜公告都没人会说什么吧?”

  “什么?你封郡王了,外姓怎能封郡王……”

  妖月公主惊骇欲绝的瞪着他,赵官仁好笑道:“你问咱爹去啊,反正圣旨都已经下到宗人府了,但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我能为你做的只有一样,皇后和太子你保大还是保小?”

  “你以为你是皇上么,皇宫是你开的么……”

  妖月公主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你这个瘟神不要得意,皇宫的水远比你想的还要深,这里每一位妃嫔都代表着一群人,皇上也不是可以肆意妄为的,明日早朝你就会看到厉害!”

  “你知道上一个这样威胁我的女人在哪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在她耳边说道:“门外坐着的卞香兰就是例子,如果你不信邪,我今晚就能让皇后母子人头落地,看明天谁能保住你们家,而你也会滚到封地去嫁给平民百姓!”

  “你敢!有种你试试……”

  妖月凶戾的瞪着他,赵官仁忽然捏住她的下巴,不屑道:“妖月!你究竟是不是皇后亲生的,他们母子俩干的好事,没告诉过你吗,如果不是我拦着,你大哥已经人头落地了!”

  妖月难以置信道:“他、他们究竟干了什么,我真的不知道啊!”

  “我料你也不知道……”

  赵官仁松开她说道:“皇上下午差点死了,你家老娘们干的好事,只是我还没把证据放出来,因为我还在找她的同伙,谋杀亲夫这么大的事,皇上管你是皇后还是太子!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妖月用力摇头说道:“我母后不会这么傻,现在篡位有何用,没登基就得被人掀下来!”

  “你以为皇后很聪明吗,她今天的表现就是个蠢货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说道:“你想看铁证吗,看了之后你就得被圈禁,找到皇后同伙之前你不得出来,或者你赶紧去找千叶玄,看他能不能说服皇上,将篡位之恨吞进肚子里!”

  “我不看!不是铁证如山,你不敢如此猖狂……”

  妖月扭头就往外走去,可又突然转身说道:“赵云轩!我大哥若是死了,老九也当不了太子,白白便宜了其他皇子,你最好不要再从中作梗了,免得后悔都来不及!”

  “我他妈以为你是个聪明人,结果你~他~妈也是个蠢货……”

  赵官仁怒骂道:“老九出了事,家里都把我当自己人,你却把老子当敌人,害你们我能得到什么好处,我老婆都被抓进来当人质了,这个道理都想不明白还敢宫斗,宫你娘个斗,滚出去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妖月扭头就往外跑去,一道惊雷正好在空中炸响,倾盆大雨忽然当头浇了下来,她捏着拳头一口气跑出宫去,蹲到墙角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趴在膝盖上哭的浑身发抖。

  “三十年了!丫头,我终于看到你哭了……”

  一道瘦高的人影忽然从天而降,举着油纸伞缓缓飘落在妖月身边,妖月泪流满面的抬起头来,望着一身青色长衫的千叶玄,哽咽道:“千叶伯伯!赵云轩骂我蠢,我该怎么办?”

  “你不蠢!只是操之过急……”

  千叶玄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,说道:“你猜错了赵云轩的立场,此人极为圆滑,看上去就像个奸诈小人,可他并没有加害太子,更没有偏帮小九,他只是在帮他自己!”

  妖月愣了一下,呢喃道:“他自己?”

  “狡兔死,走狗烹;敌国灭,谋臣亡……”

  千叶玄望着前方轻声道:“太子已废,小九同败,狡兔咬而不杀,走狗方能无恙,你觉得谁是狡兔呢?”

  “御花园里的尸体!”

  妖月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,可千叶玄却缓缓转过身去,望着院门笑道:“这只狡兔很高明,可惜它运气不大好,皇上这次牵来的是一条狼崽子,莫心急!咱们拭目以待吧!”

  “大宗师!进来一起吃火锅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从院里冒了出来,妖月急忙转身抹去了眼泪,千叶玄为她遮着雨往前走去,头也不回的笑道:“老夫从来不吃火锅,那是糟蹋粮食,明天来御厨房找我,老夫让你尝尝真正的美食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