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705死灰复燃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03 2020-11-17 17:22

  没有亲眼见过尸人大军的人,完全无法想象那种毁天灭地的场面,所以流离失所的吉国百姓空前团结,年轻力壮者都留在了前线,不是修筑工事便是直接参军,老弱妇孺则全部迁往顺国安家。

   时间也终于来到了天启二年,在两国百姓的共同努力下,江北六道防线飞速的修筑,而日子就像不要钱一样,一晃就来到了春暖花开的四月。

   “如何?东西弄到手了吗……”

   一座热气腾腾的温泉池内,两个中年男人闭目靠在池边,两位名伶站在水里咿咿呀呀的唱着,身上只穿着贴身的花肚兜,还有一位妙龄女子泡在水中,丝丝血液正从她身上晕染开来。

   “我出手还有做不成的事吗……”

   女人从池边拿起一壶桃花酒,猛灌了一口才说道:“不过我这趟亏大了,折了六十多名好手,所以安家费你们得再涨三倍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绝对童叟无欺!”

   “花无泪!你要是敢耍花样,老子让你横着出去……”

   一名壮汉猛地从池中站了起来,女人也“哗”的一声抬起了右脚,光滑的小脚上居然夹着一枚刀片,冷笑道:“蜀王爷!妾身贱命一条,您若是不怕瓷器碰瓦罐的话,妾身就只好奉陪到底喽!”

   “老六!坐下……”

   一位儒雅的男人拍了拍壮汉,说道:“花无泪!江湖中人也得讲规矩吧,出发前咱们说好了风险自负,现在东西到手了你就坐地起价,以后谁还敢跟你这种人打交道?”

   “好!那咱们就来说说规矩……”

   花无泪猛地扯掉一位名伶的纱裙,裹在胸口坐了起来,瞪眼道:“你们说只有五百杂牌团练,可等我们出手了才知道,竟然是风林军的虎豹骑,不是你们情报有误,老娘会死那么多人吗?”

   “怎会是虎豹骑……”

   儒雅男皱眉道:“不过是一车尸毒解药而已啊,赵云轩犯得着动用精骑去护送吗?”

   “你当赵云轩是傻子吗,他早发现不对了……”

   花无泪怒声说道:“你们连续三次偷袭马队,看似做的天衣无缝,但尸人可不会抢走解药,他派人一查就知道是人为的,得亏这次来的不是龙骑兵,否则老娘也得给你们害死!”

   “你做的干净吗?可曾泄露身份……”

   儒雅男眯眼盯着她,花无泪靠回去说道:“我做事你放心,虎豹骑以为我们是山间流寇,抢到两车解药我们就往南去了,但这活我不会再接了,我劝你也见好就收吧!”

   “哼哼你们百花门也有怕的时候吗……”

   儒雅男蔑笑道:“本王告诉你吧,赵云轩已经放弃西云六州了,他在北川修了一道防尸墙,不过是在欺瞒百姓和草原人,北川根本没有多少兵力,他才不会为了几车解药来找西云我麻烦!”

   “吴王!赵云轩或许不会,但尸人可不讲情面……”

   花无泪正色道:“最多一个月,尸人主力就会抵达江边,尸人一旦过江必定会全盘开花,西云距离姑苏也不过十天路程,凭你这十几万乡勇团练,如何抵挡尸人的杀戮?”

   “妇人之见!你懂什么……”

   吴王不屑道:“赵云轩在天通关一带设下了五道关卡,尸人过了江就会被引向东边,西边最多来些零碎,北 川道也就给挡下了,等他们跟尸人拼个两败俱伤的时候,咱们西云六州就能包揽天下了!”

   “好一招坐山观虎斗啊,小女子好生佩服……”

   花无泪裹着纱裙站了起来,笑道:“我就不打搅两位王爷的雅兴了,交货地点仍在老地方,我们……”

 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 突然!

   一连串的爆响从外传来,除了巨大的轰鸣声之外,竟然还有许多混乱的惨叫声,蜀王立马蹦起来怒骂道:“贱/人!一定是你泄露了行踪,让虎豹骑顺藤摸瓜追上来了,只有他们才会用火器!”

   “不可能!虎豹骑才区区几百人,怎敢进攻城池……”

   花无泪赶紧跳出去披上了衣服,两位王爷也顾不上许多了,随便套上条裤子就披头散发的往外跑,正好看到一架飞机从空中呼啸而过,重机枪肆无忌惮的在城头上扫射。

   “鲲鹏!是赵云轩的鲲鹏……”

   两位王爷大惊失色,连滚带爬的冲出豪华大院,大叫大喊的让士卒集/合,可他们的攻击手段只有弓箭,最强的箭也射不到几百米的高处,箭支落下来反把自己人给扎伤了。

   “躲起来!快躲起来……”

   两位王爷见势不妙赶紧躲避,飞机射了几轮之后也飞走了,可就在众人以为只是个警告的时候,突然听到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厚重的城门竟然爆开了,碎片被火焰冲击的四处乱飞。

   “什、什么东西……”

   两位王爷惊恐万状的躲在院墙后,地面竟然轰隆隆的震颤了起来,很快就看硝烟中出现两个灰色铁疙瘩,一前一后的开进了城门洞,领头的玩意轻松撞塌了好几栋房屋,开到废墟上停了下来。

   “射它!快射死那个怪物……”

   有将领厉声大喝了起来,两队弓箭手慌忙跑了出去,对准废墟上的虎式坦克就是一顿射,只听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,坦克上连个坑都没有出现,哪怕用上了破甲箭也会弹开。

   “砰” 坦克突然一炮轰向了左前方,一栋拥有几百年历史的衙门楼,瞬间被炸成了一团碎片,躲在周边的士兵更是被炸飞了出去,没被炸到的也肝胆俱裂,连哭带喊的四散逃窜。

   “通通通……”

   坦克上的重机枪也开火了,紧随其后的装甲车同样开始扫射,乡下的杂牌军哪见过这样的架势,躲在墙后都能被打成烂肉,一团团血浆在面前爆开,不少士卒当场吓到尿了裤子。

   “跑啊!”

   士卒们全都丢盔弃甲的逃窜,两位王爷和亲信更是跑的贼快,谁知道后门也被人炸开了,大批士兵从军卡里跳了出来,端起冲锋枪/就是一顿扫,还有人爬上城墙用98K点射。

 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 一位位将领接连倒下,脑袋噼里啪啦的爆开,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,敌人在哪开的枪,火枪他们不是没见过,但几百米内一枪/爆头的98K,绝对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噩梦。

   “永史亲王在此,你们给我听好了……”

   一台装甲车开到了城池中央,只听赵官仁用扩音器大喊道:“这里是大汉帝国皇家近卫军,限你们在十个数之内出来投降,高举双手并大喊我是沙雕,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!”

   “我是沙雕!

   我是沙雕……”

   大批士卒慌忙举手投降,许多大老爷们都被活活吓哭了,而这里早就成为了一个军屯,城中的百姓几乎都是军属,他们也惊恐的举手出来,成片成片的跪在马路上。

   “赵云轩!你受死吧……”

   忽然!

   一位勇士猛地从院子里跳了出来,竟然用钢刀狠狠插向了装甲车,从长刀爆亮的青色光芒可以看出,这最低也是个从一品的高手,而装甲车钢板只有几厘米厚,一刀刺穿肯定不是问题。

   “砰” 对方一刀捅在了车头上,果然深深的破开了钢板,不过就在大高手准备兴奋嚎叫的时候,一块挡风玻璃的装甲板忽然掀开了,驾驶员坐在车里满脸懵逼的看着他,问道:“你干吗?”

   “我、我杀赵云轩啊……”

   大高手愣愣的结巴了一句,谁知副驾驶的盖板也掀开了,只看赵官仁正坐在车里目瞪口呆,怒骂道:“你瞎吗,捅什么发动机啊,这可是德国进口货,你知道配件多贵吗?”

   “咕嘟” 大高手忽然发现重机枪/对准了他的头,他艰难的咽了口吐沫,说道:“我、我现在投降还来得及吗?”

   “你是沙雕吗?”

   “我是沙雕,我是个大沙雕……”

   大高手连忙跳下去举手跪下,没一会大批江北军开始进城,将所有俘虏驱赶到了一起,两位王爷更是被花无泪给拿下了,邀功似的娇喊道:“殿下!人我给您抓到了,一个没跑!”

   “你这个贱/人,叛徒……”

   吴王跪在地上愤怒的大骂,花无泪立马给了他一巴掌,怒声道:“你还有脸骂我是叛徒,三千虎豹骑把老娘给包围了,老娘被他们玩了三天才放出来,全是你们这些蠢货给害的!”

   “吴王和蜀王,你们是吉武帝的三弟和八弟对吧……”

   赵官仁走过来轻蔑道:“你们叶家人可真不错,骨子里都是造反基因,死到临头了还跟我作对,我在下游筑堤,你们就在上游放水,我给将士们送解药,你们就杀人劫道,还联合八大城寨算计我,你们究竟咋想的?”

   “哼我们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……”

   吴王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反贼,篡我江山,毁我大吉,背信弃义,天理不容,本王告诉你,你犯下的血债百姓们都给你记着,总有一天他们会跟你算账,反汉复吉!”

   “那金国人可咋办,他们是不是也该把你们千刀万剐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冷笑着拍了拍他的脸颊,直起身喊道:“将叶家人全部充军,年满十六岁叶姓者,不论男女通通上前线,攒满一百颗尸头者方可落籍,妻妾送至天通关做后勤!”

   “赵云轩!你不得好死,不得好死啊……”

   两位王爷全都怒嚎了起来,可赵官仁却猛地掐住他俩的脖子,瞪眼说道:“我为什么会不得好死,我没有身先士卒吗,我妻妾没上战场吗,还是我没有警告过你们叶家,藏匿尸毒会灭国吗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两人张着嘴说不出话了,赵官仁松开他们不屑道:“该死的是你们这些尸位素餐的人/渣,但凡你们有种冲锋陷阵,老子都不会瞧不起你们,等尸人来了我会让你们第一个上,带走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