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77夺体噬魂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7002 2020-11-17 17:22

  “疼吗?”

  “有点!其实我觉得正好,挺浪漫的……”

  两个小空姐笑意盎然的说笑着,张新月整理好了长发之后,将一条染了落红的浴巾叠好,收进一个大包里之后,这才挽着周淼一起出了咖啡馆。

  “哥!你不能这样,我的幸福才刚开始啊……”

  两女刚来到楼下的天师堂,只看洋婆子满脸舒爽的靠在墙上吸烟,湿漉漉的长发显然刚洗过澡,而吕大头则光着个大膀子,让赵官仁拽着不停哀求,看样子都快哭出来了。

  “大洋马得在祭魂塔进行,什么时候消除了心魔,什么时候才能走,你不跟我去也没有幸福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由分说的掏出了金钥匙,五人眼前一花就来到了祭魂塔内,赵官仁拽着吕大头上前说道:“大冉冉!开搞吧,我跟大头一起去夺舍,不能惯着那帮孙子!”

  “呵呵我就知道你闲不住……”

  大陈冉笑眯眯的走了过来,可吕大头又哭丧道:“老板!你饶了我吧,我就是个无名小卒,没你这么大的本事啊!”

  “电缆不问来路,英雄不问出处,相信自己,你可以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用力拍着他的肩膀,说道:“记住我告诉你的邮箱,夺舍之后赶紧给我留言,我直接给你打电话联系,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要招惹附身者,一切让我来搞定,明白了吗?”

  “这里就你们两个男人,你不去谁去呢……”

  大陈冉走到了龙头浮雕前,将赵官仁带来的那根凤头棍,直接连玉石底座一起插#进了龙口之中。

  吕大头连忙问道:“仙女姐姐!咱们可以自己选择身体吗,我想找个帅点的富二代,体验一把被女人倒贴的感觉!”

  “大头哥!这根凤头棍里拥有上万只生魂……”

  大陈冉说道:“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躯壳会被谁占据,现在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,有可能是万猷身边的人,也有可能是无关紧要的小角色,该选谁全由你们自己决定,祝你们好运!”

  “我先来吧,我给你打个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前握住了龙口中的凤头棍,大陈冉在龙眼上轻轻一点,他的眼前立马一黑,身体也跟着突然一轻,好像被吸尘器给笼罩住了,将他猛地吸了一个偌大的空间。

  “我去!这么多……

  赵官仁睁开眼就被吓了一跳,无数生魂密密麻麻的站在前方,周围是看不到边际的漆黑空间,但生魂们全都失去了意识,傻乎乎的耷拉着脑袋,可数量远不止上万。

  “这可怎么选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时间有些抓瞎了,这里的女人远多过于男人,他自然不会去做个女人,可没体力的老男人也不行,不能打的胖老板更没用,至于小屌丝就更不用考虑了,黑魂也不能让他变得有地位。

  “这好像还行啊,像个当官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了一个中年人面前,大约三十七八岁的年纪,身体硬朗,长相中等,穿着一身黑西裤和白衬衣,头发梳的很整齐,气质一看就是位领导。

  “老板!我也来啦……”

  吕大头忽然从后方出现了,搓着手有些激动的打量着生魂们,但赵官仁却抠着下巴说道:“不要急着选,我们只有十天时间了,你尽量记住这些人的脸,他们都有可能知道万猷的下落!”

  “这不是省的人啊,你看这人的工作牌……”

  吕大头停在了一个女孩面前,赵官仁走过去仔细一看,这人居然是上沪一家医院的护士,不过就在他转身的同时,吕大头也突然激动的转身,一下撞在了他身上。

  “唰”赵官仁仰头压到了一个生魂,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,一下就把他吸到了空中,连同生魂也一起被吸走了,他只来得及骂了声,你个坑爹的东西,一下就消失在了空中。

  ……

  手术室的空调很凉,手术刀更凉,可这都比不上赵官仁的心凉。

  “哗”一块绿色的无菌布被护士掀开了,露出女人涂满碘伏的大肚皮,赵官仁迅速做出了判断……

  二十四五岁,整容脸,身材高挑,小腹有阑尾手术疤痕,脚踝有廉价的红玫瑰纹身,新做的豹纹美甲,食指被香烟熏黄。

  嗯!开放没文化,不在乎孩子健康,职业小三……

  “主任!有什么问题吗……”

  一名男医生忽然打断了他的思路,几名护士也目光炯炯的望了过来,还有两个实习小医生一脸期盼,冷汗一下就渗满了赵官仁的额头。

  ‘吕大头!老子要被你给坑死了……’

  赵官仁在心里怒吼了一声,他居钻进了一位妇产科医生的身体,还直接出现在手术台前,虽然让他把孩子取出来没啥问题,但他这一刀下去,孕妇的小命可就没了。

  “院长!”

  器械护士很体贴的帮他擦了擦汗,偷声说道:“只是个剖腹产而已啊,怎么半天不动手啊,学生们都在看着呢!”

  ‘院长?原来我还是个院长啊……’

  赵官仁下意识看向了一面镜子,镜子里居然是个中年油腻男,年纪至少在四十五六岁了,不过大腹便便很有派头,个头也超过了一米八,估计年轻时还是个猛#男。

  “那个谁,你来给学生们打个样吧,我看看你的技术……”

  赵官仁把手术刀一扔,背起手退后了两步,男医生愣了愣倒也没说什么,可器械护士又贴了过来,耳语道:“院长!不是说好你主刀的吗,张总亲自来找的你啊!”

  “有些累了,不想动……”

  赵官仁掀开手术服摸了摸裤兜,忽然掏出了一盒名片,悄悄打开一看,原来这身体的原主人叫做高千龙,上沪第六人民医院的副院长,还是妇科兼产科的大科主任。

  ‘他妈的!怎么跑上沪来了,黑魂做什么手术啊……’

  赵官仁抠着下巴一脸疑惑,进来前他倒是发现个同院的护士,一样被黑魂霸占了躯体,只可惜并不在这里,但他隐约记得叫陈什么宁。

  “嗯?”

  赵官仁忽然惊喜的发现,追魂眼居然还可以使用,虽然几个医生护士都没问题,但手术台上的孕妇却吸食过黑8,估计让黑魂院长来做手术的原因,就在这整容女的身上了。

  “滋”一把电刀割开了病人的内脏脂肪,一阵青烟笼罩了无影灯,女病人的腹腔已经被打开,血淋淋又赤裸裸的呈现了出来。

  一股焦糊味也四处弥漫,好似烤串掉在了木炭上,可赵官仁刚擦擦鼻子觉得饿了,一名小护士居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  “晕血了!快把她抬出去……”

  医生们全都见怪不怪了,不过赵官仁却箭步上前抱起了小护士,只撂下一句你们继续,便抱着小护士离开了手术室,可出门之后他又懵逼了。

  “靠!我办公室在哪……”

  赵官仁随手把小护士放在了推车上,摘下手术帽跟口罩,背着手在走廊里东张西望,但器械护士也跑了出来,直接拉着他进了一间小办公室,迅速把房门给关上了。

  “院长!你这几天怎么了呀……”

  护士摘下口罩后是个挺有味道的熟女,埋怨道:“自从你请假回来之后,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一样,白明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证据,要去告你啊,要我说你就给她一笔钱得了,闹大了谁都不好看!”

  “我的事不用你操心……”

  赵官仁心里有数了,这熟女跟院长肯定有一腿,他便问道:“那个叫陈什么宁的小护士在哪,你见到她没有?”

  “哥!你没事吧……”

  熟女惊讶的摸了摸他的额头,说道:“陈安宁不是死了吗,让精神科的一个病人抱着跳楼摔死的,当时你就在楼下啊!”

  “唉其实我是被吓到了,这几天脑子稀里糊涂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叹着气说道:“不瞒你说,有人说咱们医院不干净,总有人半夜看到陈安宁出没,我也看到了一次,所以才请假回家休息了几天,这几天还有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啊?”

  “有!三个病人失踪了,两女一男……”

  熟女低声说道:“警察来了也没查出个所以然,最近的邪门事太多了,大家都说江东省那边的天空漩涡,其实是鬼门关打开了,不但把人给收进去了,还跑出来好多小鬼呢!”

  “你扶我去办公室吧,我头晕的很……”

  赵官仁故作虚弱的靠着她,熟女看了看手表说道:“这都八点多了,我开你车送你回家吧,反正白明珠也没怀疑到我头上!”

  “去办公室拿个东西再走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脱下了身上的手术服,熟女赶忙开门把他扶了出去,一路出了住院部来到了办公楼,路上得知这女人叫刘萧红,在护理部是两道杠的领导,跟院长也是多年的老炮#友了。

  “铃铃铃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办公室,裤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接起来就听一个年轻的女人说道:“老公!刘萧红又给你上眼药了吧,我告诉你啊,钱你收了,人你睡了,你不许偏袒她,哼”“知道啦!”

  赵官仁满头雾水的挂上了电话,看来这油腻院长的姘头不少,电话里的女人百分百不是他老婆,但这大晚上的也理不清关系了,只好拿上拎包跟着刘萧红下了楼。

  “哥!有件好事跟你说……”

  刘萧红开上了一台奥迪A6,笑着说道:“骨科有个护士叫郭茹婷,人家想进步,找到我这里来了,绝对是你的菜,刚生完孩子来上班,但身材一流,有空我带她去酒店给你见见啊!”

  “有空再说吧,最近没时间想这些……”

  赵官仁意兴阑珊的摸了摸口袋,忽然发现这货不抽烟,只好盯着窗外繁华的夜景看,这是他第三次来上沪,但前两次也是走马观花,在这座陌生的大都市当中,他可谓是两人一抹黑。

  没多久车子便开到了一座高档小区外,刘萧红熟门熟路的把车开进了地库中,亲了他一下后笑道:“你有多久没碰过你家黄脸婆了,估计有好几年了吧,要离就赶紧离吧,反正孩子也大了!”

  “少烦我!头疼……”

  赵官仁拔了车钥匙开门就走,路上用手机登录了邮箱,结果吕大头还没有发来消息,他只好按照身份证上的住址,来到了一栋五层高的花园洋房外,在公文包里摸出了一串钥匙。

  “唉要是个年轻人多好,好歹还有漂亮媳妇暖被窝……”

  赵官仁唉声叹气的打开了防盗门,满脑子都是一个肥硕的黄脸婆,穿着一条老土的平角裤衩跟背心,爬上床钻进他被窝的可怕场景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一道靓丽的倩影突然出现了,赵官仁的双眼顿时一亮,家里非但不是肥硕的黄脸婆,反而是个拥有知性美的窈窕淑女,看着像是三十六七岁的年纪,但绝对是熟女中的小极品。

  “你这说的什么话,我回家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蹬掉皮鞋换上了拖鞋,这肯定就是他便宜媳妇白明珠了,但白明珠却很冷淡的说道:“你已经七天没有回过家了,要是回来签离婚协议书的话,麻烦你明天请早,不要打扰我休息!”

  “不要说这么多,先睡一觉再说,不是!起床再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压抑着心里的小激动,眼珠子不停在白明珠身上打量,真是越看心越馋,不过每个女神的背后,全都有个睡她睡到想吐的男人,看她一脸怨妇的小样子,肯定是被打入冷宫了。

  “你看什么呀……”

  白明珠靠到了一台钢琴上,皱眉问道:“高千龙!你到底想干什么,不是说好了财产一人一半,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了吗,不会是你养的小狐狸精不同意,你又反悔了吧?”

  “胡扯!我哪有什么狐狸精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脸正气的看着她,谁知道话没落音,楼上又跑下来一位大美女,郁闷的说道:“你们俩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,为什么非要离婚啊?”

  “高洁?你怎么在这……”

  赵官仁差点吓到原地起飞,这大美人居然是他师父高洁,但高洁却莫名其妙的反问道:“爸!你是不是喝酒了,我不在这能在哪?”

  “爸?我是你爸……”

  赵官仁的脑袋瞬间叮当作响,万万没想到又蹦出个大惊吓来,自己居然摇身一变,变成了自己师父的亲爸爸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