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57背锅侠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52 2020-11-17 17:22

  看不到日升月落,大伙全都睡的昏天暗地,看了手表才知道,已经是灾难后的第四天上午了,但赵官仁守了一夜的青铜人偶,一声呼唤也没出现过,更别提壁垒裂缝了。

  “排好队!上午就这一顿,晚上还有,不要浪费食物……”

  三楼的古代展厅里排起了长龙,酒店大厨正带着厨娘们给大伙打饭,厨具是青铜鼎和陶罐以及瓷碗,一水的珍贵老古董,还劈了不少家具当木柴。

  “老王!你有帕金森吧,打勺饭你抖三下,多打点会死啊……”

  一位妇女愤怒的嚷嚷了起来,大厨叼着香烟不屑道:“手不抖的厨师干不了食堂,就咱们那点食物啊,不省着点吃三天都撑不下去,现在好歹还有肉,你就知足吧!”

  “看看这些新人吧,只能喝粥……”

  一位厨娘指了指角落里的队伍,图书馆来的新人分成了四队,每一队都间隔好几米远,但他们只有玉米粥加两片透亮的咸肉,饶是如此也给馋的不行,一个个都眼巴巴的望着。

  “哎?洋妞怎么有火腿炒饭,还有午餐肉,这时候了还搞外宾优待啊……”

  一个眼尖的少妇突然喊了起来,大厨敲了敲饭盆说道:“优待个鸡毛!没看老洋妞在那舔碗啊,人家小洋妞抓住了枪杆子,你抓住了你也能开小灶,但你有那本事吗?”

  “真的假的?什么时候啊……”

  一群女人马上就聚集了过来,有个厨娘嫌弃道:“真的啦!小洋妞昨晚主动送上门的,完事了又在厕所偷偷的洗,赵总吹着口哨从门口走过,那样子真是舒坦的不行喽!”

  “呸洋骚货!有什么了不起的……”

  女人们忿忿不平的咒骂着,可男人们却起哄道:“赵爷就是牛掰,一晚上就给洋鬼子戴上了绿帽,那洋小子还傻不愣登的喝粥呢,十个月之后媳妇给他生个混血,绿死他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一群人立马哄堂大笑,正打饭的罗子萱气的不行,怒声说道:“你们不要在这里造谣,艾米丽是审讯有功,赵大哥才特地给她加了餐,根本没你们说的这么龌龊!”

  “那你有什么功劳啊,郑十八的女朋友……”

  一个女人指着她手里的大餐,马上就有人讥讽道:“可不要小看人家,人家男朋友可是杀人魔王,多恐怖啊,她在这就是功劳,不然郑十八追杀过来可怎么办啊,我都怕死了!”

  “哼”罗子萱猛地将饭盆扔在了桌上,气鼓鼓的跑了出去,正好看到赵官仁迎面走来,她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,垂下头快步从他身边走过,眼泪都甩到了赵官仁手上。

  赵官仁急忙追上去拉住了她,问道:“子萱!你怎么啦,谁欺负你了?”

  “你不要碰我……”

  罗子萱愤恨的甩开他的手,说道:“他们把郑明成的帐都算在我头上了,一个个都对我冷嘲热讽的,还说……还说加餐的人就是跟你那个了,你以后不要跟我说话了!”

  “人家把帐算在你头上,好像并没有错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你识人不明,上了贼船,除了我谁会相信你是无辜的,你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,只有等郑十八过来了,你当众跟他划清界限才行,不然你在人家眼里永远都是女魔头!”

  “他、他怎么会过来,他知道我在这里吗……”

  罗子萱惶恐的看着他,赵官仁点头道:“他百分百知道你在这,周围一只黑魂都看不到了,或许他认为我把你扣押了,正想办法找人救你,当然!你要想走我也不阻拦,我不会像他一样无耻!”

  “我不走!如果他不知悔改,我就死给他看……”

  罗子萱信誓旦旦的瞪起了双眼,赵官仁摸着她的脑袋笑道:“傻丫头!你死也解决不了问题,郑十八已经做不了主了,但你昨晚为什么不跟我说,杜斌跟凌波有一腿?”

  “没有真凭实据,我瞎说就是害人……”

  罗子萱无奈道:“凌波的助理张宇轩说,他看到凌波亲了杜斌一下,可那种人的话怎么能信,我导师说他是个撒谎高手,而且他跟了凌波半年了,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!”

  “看吧!你这么看张宇轩,人家也是这么看你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着她的肩膀说道:“好啦!傻姑娘,不要胡思乱想了,下午你用朋友的身份,单独找杜斌谈一次话,看看能不能让他说出实情,我会让志玲躲在暗中保护你!”

  “你没有把杜斌抓起来,是为了江楠吧……”

  罗子萱有些欣慰的看着他,赵官仁笑道:“其实江楠很单纯,没什么心机,现在她跟杜斌相依为命,感情越来越深,如果杜斌只是被利用了,我不想毁了她的幸福,毕竟我是她第一个男人!”

  “你真的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男人……”

  罗子萱表情复杂的凝视着他,可楼下突然传来了说话声,她连忙压低声音娇憨道:“你老婆上来了,不许再当众拉我手了,早上周淼又拿茶缸敲我的头,可疼了,全都怪你!哼”“那先亲一下解解馋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羞的罗子萱在他身上连拍了几下,红着耳朵一溜烟的往回跑了。

  “哟赵老板!大白天的就泡奶茶婊啊……”

  周淼冷笑着走了上来,张新月跟在她身后瞪眼道:“你可别假戏真做啊,我们配合你欺负她是为了降服郑十八,你要是假公济私可就恶心了!”

  “啧啧真难得!我家月宝贝也吃醋了,快让我亲一个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把她拽进了屋里,直接按在墙上就狼吻,张新月嘤咛一声闭上了双眼,满脸迷醉的抱住了他,根本不在乎门口的周淼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周淼气的几欲抓狂,冲上去就拍打着骂道:“你个不要脸的死东西,昨晚一上床就挺尸,把咱们俩当空气,现在刚起床就来劲了,你昨晚肯定出去偷人了,是不是偷罗子萱了!”

  “蹬鼻子上脸了是吧,敢往我头上拍……”

  赵官仁转身一把卡住她后颈,在她屁~股上狠抽了一巴掌,周淼立马委屈巴巴的说道:“人家爱你嘛,你只亲月月不亲我,我也是你老婆呀,你多少也亲我一下下嘛,好老公!”

  “滚蛋!少恶心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推开她说道:“你们马上组织大家下去洗澡,我让人搜查所有人的衣物,居住的地方也仔细查一遍,以郑十八的性格一定不会硬来,肯定会从我们内部着手,把罗子萱救出去!”

  “好!”

  两女很听话的走了出去,三个场馆的地下室相连,有几个非常大的消防储水罐,足够大伙简单的擦洗一把了,于是一楼两个展厅就成了澡堂,男女澡堂相隔十来米。

  “搓澡啦!搓澡啦!穿衣服搓五块,不~穿衣服十块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在小厅的柱子旁吆喝着,女人们正成群结队的下楼,有个大姑娘打趣道:“赵爷!你这可不对啊,咱们不~穿衣服是你占便宜,怎么还更贵呢?”

  “搓澡有穿衣服的吗,十块是我脱~光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女人们全都笑弯了腰,不过肯定没人敢点他的台,只能嘻嘻哈哈的往澡堂里走去。

  刘老包进了门就牛气道:“要是没人揍我的话,别说十块钱,一百万老娘都舍得花,一定让他给我全身按摩!”

  “你就别做梦了,排队都排不上你……”

  女人们互相调侃着进了小展厅,里面已经摆了桌椅板凳,大家都是女性也没什么好顾忌的,爽快的脱掉衣服拎上桶和盆,十个人共用肥皂和洗头膏,毛巾自然也是混着用。

  “分组排队打水,不要急,不要抢,时间充裕的很……”

  周淼抱着双臂坐监督,进入大展厅之后有四个消防栓,女人们很自觉的排队打水,可罗子萱却穿着裙子出来了。

  “你干什么?身上有见不得人的地方啊……”

  周淼疑惑的打量着她,罗子萱尴尬道:“我……我没进过澡堂,不习惯当众脱衣服,我想打点水去小房间洗!”

  “不行!没人可以搞特殊化,你要么自己脱,要么我帮你脱……”

  周淼气势汹汹的瞪着她,罗子萱明显很惧怕她,只好走回去脱了衣服,用毛巾捂着身体扭捏的走了出来。

  “哈你没胸没屁~股,捂什么捂啊,我拳头都比你胸大……”

  周淼满是嘲讽的看着她,罗子萱垂着头迅速跑去排队了,但张新月却偷偷带人进了更衣间,迅速翻查每个人的包和衣服,连内衣裤都不放过。

  “奇怪!我怎么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……”

  有个姑娘疑惑的嘀咕了一句,下意识抬头朝上方的换气窗看去,眼珠子一下就瞪圆了,但刚想叫又猛地捂住了嘴,满脸通红的转过了身去。

  “你怎么了……”

  几名同伴疑惑的抬头看去,可姑娘却急忙说道:“不要看,继续洗,什么都不知道!”

  “嗯哼”姑娘们若无其事的继续清洗,可速度明显放慢了,各个都在那搔首弄姿的作秀,不远处的罗子萱抹了把脸上的水,低声问道:“江楠!她们好奇怪啊,洗个澡为什么要拗造型啊?”

  “你最好别知道……”

  江楠大大咧咧的搓洗着,可奇怪的氛围几乎蔓延了全场,不过总有人忍不住往上方偷瞄,等罗子萱顺着她们的目光,狐疑的往透气窗上看去时,立马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  “叫什么叫啊,滚出去……”

  不少女人惊怒的叫骂了起来,罗子萱手忙脚乱的拿起了毛巾,一把捂住身体羞愤的大骂道:“赵官仁!你变态啊,偷看女人洗澡,你不要脸!”

  “怎么回事?罗子萱叫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推开了玻璃门,捂着眼睛大喊了起来,可马上就听到了一阵哄堂大笑,周淼更是骂道:“去去去!趴在窗户上没看够啊,所有人都看见你了,你还想进来看啊?”

  “放屁!我什么时候偷看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莫名其妙的松开了手,刘老包在里面嚷嚷道:“谁说赵爷偷看了,我怎么没看见啊,姐妹们!你们看见了吗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女人们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,跟着又是一阵大笑,但张新月却一把将赵官仁推了出去,羞愤道:“我都看见你了,你还在这装什么装啊,快上楼去吧,丢死人了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懵逼的张着嘴,他是真没有趴窗户偷看,而是用追魂眼直接看来着,不过他马上就往澡堂后方冲去,惊怒的大骂道:“谁他妈在偷看,还让老子给你背锅,给我滚出来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