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726意外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194 2020-11-17 17:22

  “怎么会这样,这里是被袭击了吗……”

   花臂妹惊恐的望着舷窗外,黑沙岛并没有黑色的沙滩,只有不适合旅游的礁石滩,多不胜数的船只搁浅在其上,还有许多倾覆在海水中,但最可怕的还是一艘爆裂的潜艇。

   “难民船肯定不会来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缓缓绕着小岛行驶,潜艇明显是发生过殉爆,上半截歪在滩涂上,下半截早就已经不见了,等绕到侧面的时候,居然还有一艘半沉没的驱逐舰,同样是从内部发生了爆炸。

   “快拉窗帘,岛上有人……”

   金记者忽然缩头低呼了一声,小岛上有几栋木质的房子,几道人影正从屋子里走出来,赵官仁拿起船上的望远镜看了一眼,说道:“岛上的人死光了,那是寄生人!”

   “你怎么知道?有差别吗……”

   花美男听了翻译便是一愣,赵官仁把望远镜扔给他后立即调头,说道:“这么冷的海风,你会穿短袖和裙子吗,而且屋子里一点亮光都没有,不用吃饭,不用照明吗?”

   “你的观察力好强啊……”

   花美男恍然大悟的点着头,谁知话音未落,灯塔上突然射来一道强光,笔直的照在了游艇上,同时灯塔的扩音器也传来了喊话声,一个男人在用英文大喊着什么。

   “等下!他们说岛上是登船点,难民船明天就会来……”

   金记者下意识直起了身来,可赵官仁却猛地推下了油门杆,游艇立刻在海面上飞驰起来,但探照灯也如影随形的照了过来,赵官仁立即一个急转弯,极速甩开了光柱的照射。

   “哗” 一个庞然大物猛地从水下蹿了出来,血盆大口如同两只黑色大螯,“轰”的一声咬在了灯光照射的地方,同时还有大量的细长触须射出,好似标枪^一般射向逃遁的小游艇。

   “嗡” 赵官仁又是一个急转斜插,猛地将船里的人甩飞了起来,两个女人又吓的哇哇大叫,但是就听一阵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,至少上千根触须射在了后方,最近的一根不过相距几米而已。

   “天呐!座头鲸,真要疯了……”

   捂裆大叔魂飞魄散般鬼叫了起来,袭击他们的竟然是一条变异座头鲸,座头鲸不但变的满嘴獠牙,肚子里还长出了许多尖锐的触须,不是赵官仁够果断,他们已经葬身鱼腹了。

   “该死!寄生人在欺骗我们,根本没有难民船……”

   朴摄影愤怒又沮丧的骂了起来,此时尸鱼又开始不断的跃出水面,将船头打的噼啪作响,终于坚持了十来分钟之后,不堪摧残的船头突然爆裂了,硬是被小尸鱼给射出个破洞。

   “他妈的!不能开了,得赶紧靠岸才行……”

   赵官仁迅速调阅导航海图,太阳只剩下最后一缕阳光,开灯行船无异于自寻死路,而且破洞也正在不断的进水,他只好选定了最近的一座无人岛,降低船速缓缓的靠过去。

   “呜天黑了!好可怕……”

   花臂妹抱住花美男瑟瑟发抖,一片漆黑的大海只能听到海浪声,不敢开灯的他们什么也看不见,但没一会脚下又传来了扑腾声,不用猜就知道有尸鱼钻进了底舱,又吓的他们坐立不安。

   “抓稳了!前面有一艘大船……”

   赵官仁扫了眼游艇的雷达屏幕,他之所以能精准避开海怪,正是依靠这台小小的钓鱼雷达,但此时它正显示前方有一艘大船,一动不动的随波飘荡,体积超过游艇上百倍。

   “嗡咯咯咯……”

   一阵钢板挤压声从前方传来,可想环境安静到了什么地步,同时哗哗的海浪声也越来越大,赵官仁不确定这是不是沈晴文搭乘的邮轮,于 是他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。

   “噔” 赵官仁突然把船头的射灯打开了,一艘庞大的轮船赫然出现在前方,红白相间的船体,上面散落着参差不齐、歪歪倒到的集装箱,但还有大批的人影在船上晃动,很快就朝着灯光的照射处冲了过来。

   “吼吼吼……”

   疯狂的尸吼声猛然响起,密密麻麻的身影全都冲到了船边,隔着护栏对游艇张牙舞爪,数量已经远超正常的水手配置,货轮之前明显是搭载了平民,但它们却没有傻到往海里跳。

   “咔咔咔……”

   货轮上也突然亮起了灯光,一下就把大海照的碧蓝透亮,赵官仁立即灭灯调转方向,远远就看到驾驶舱里灯光闪烁,有“人类”正举着望远镜,但驾驶舱的玻璃上却是血迹斑斑。

   “嗡” 赵官仁推大油门远离货轮,货轮的灯光吸引了无数尸鱼,几乎是成群结队的射向轮船,但坚硬的船体不是它们能刺穿的,在游艇消失在黑暗中之后,灯光也跟着熄灭了。

   “脑袋瓜子挺好用,不好对付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轻轻摇了摇头,他觉得寄生人跟虾怪是种共生的状态,并不是完全被虾怪操控了,只不过嗜血的欲望盖过了理智,所以当它们靠近人类的时候,智商一下就变成了断崖式下跌。

   “前面有座岛,我们要上去吗……”

   金记者抬手指了指雷达屏,荒岛估计只有一座体育馆大小,他打开射灯看了眼又灭掉,发现这是个怪石嶙峋的石头岛,岛上连一棵树都没有,只有可怜兮兮的灌木和野草而已。

   “有个集装箱……”

   赵官仁靠在一块倾斜的大石头旁,一只蓝色的集装箱就搁浅在岸边,黑灯瞎火的也没啥选择了,花美男等人赶紧跳出去固定船只,赵官仁熄火之后也拎刀跳了出去。

   “船上有帐篷,我们搭个帐篷吧……”

   两个女人急忙跑到了安全处,石头山的顶部平坦却不适合搭帐篷,赵官仁让她们去寻找合适的扎营点,自己则带着花美男和朴摄影,打着手电来到了搁浅的集装箱前。

   “希望里面有吃的,可不要是没用的电子设备……”

   朴摄影小心翼翼的举着手电,生怕灯光引来了海怪,可赵官仁却坐在了干燥的地方,拍了拍腰刀示意自己放哨,两人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跳去,捡了块大石头把箱锁砸开了。

   “吱” 两人缓缓拉开了锈迹斑斑的厢门,谁知朴摄影真是个乌鸦嘴,打开之后居然全是电子设备,光电脑和单反就堆积如山,还有许多运动相机跟手环,一样能用的都没有。

   “妈蛋!你这破嘴是开过光了吧……”

   赵官仁郁闷的跳到了集装箱前,拆开一台运动相机之后,发现电池还有两格电,打开闪光灯倒是可以当手电用,不过就在他们挑挑拣拣的时候,后方却突然传来了惨叫声。

   “快走!”

   赵官仁赶紧朝着石山上冲去,只看两个女人蹲在悬崖边,焦急的伸着脑袋朝海里看,捂裆大叔则不见了踪影。

 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 赵官仁举着手电冲了过去,伸头就看到了捂裆大叔,正趴在一片海岩上鲜血直流,嗅到血腥味的尸鱼全都跃了出来,密密麻麻的趴在他身上啃咬,简直比食人鱼还要凶猛。

   “哦!真是见鬼了……”

   金记者懊恼万分的站了起来,指着地上的背包说道:“我跟秀莉在搭帐篷,大叔说他下面疼的厉害,我就带他来拿我包里的止痛药,可他突然歪了一下,直接摔下去了!”

   “秀莉!……”

   赵官仁拿出翻译耳机戴上,同时照向后方的一块大岩石,岩石后有一块背风的空地,两顶帐篷刚搭了一半,但金记者把背包放在悬崖边,明显不是个正常举动。

   “大叔踩到石缝里了,我看见了……”

   花臂妹指向了地面裂缝,一脸无可奈何地表情,赵官仁左右看了看也没发现疑点,只好举着手电来到了帐篷旁,将运动相机放在地上照明,掏出包里的罐头吃了起来。

   “啊!我们就不该去岛上,真是活不下去啦……”

   朴摄影哀嚎着走了过来,没精打采的吃着东西,花美男和花臂妹继续组装帐篷,而金记者则坐到了赵官仁身旁,递上一瓶水问道:“天亮后我们去哪,寻找你的女朋友吗?”

   “你下一个想杀谁,朴摄影还是李秀莉……”

   赵官仁面带不屑的看着她,谁知金记者却很平静的说道:“从你询问李秀莉开始,我就知道你怀疑我杀人了,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吧,可我们才认识一天而已,凭感觉瞎猜真的不好!”

   “感觉来自经验,懂吗……”

   赵官仁冷笑了一声,可金记者却摇头道:“你根本不了解我,不了解我们任何人,你所谓的经验是无用的,我不想争辩什么,只想活着见到我父母,他们需要我!”

   “你必须得争辩,那是你上船的船票……”

   赵官仁随手扔了吃空的罐头,金记者忽然沉默了下去,片刻后拿起了地上的运动相机,从牛仔裤的小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内存卡,插^进相机之后放出了一段视频。

   “这够买船票吗?”

   金记者把相机举到他面前,视频画面正不停的晃动,视角是从一台轿车底部拍摄的,只看捂裆大叔正按着一个外国佬,在他背上连捅了好几刀,然后跟已经死亡的四眼仔,抢了他的包就跑。

   “看来我的经验真不管用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伸手想去拿相机,可金记者却收了回去,正色道:“我是个记者,习惯拍摄我的身边事,这卡里还有一些重磅隐秘,它是我们进入基地的门票,但也能害死无关的人!”

   “病毒跟霉国人有关是么……”

   赵官仁眯起了双眼,金记者点点头就离开了,坐到帐篷边跟大伙一起吃起了东西,不过吃完东西之后,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古怪。

   朴摄影主动提出守夜,让其他人把外套给他御寒,可小帐篷只有两顶,赵官仁不可能跟花美男睡,但花美男却一副想吃回头草的模样,花臂妹也是一脸“我得上钟”的可怜表情。

   “明哲!秀莉!你们应该好好聊一聊……”

   金记者猛地把花美男拉了起来,将他和花臂妹一起塞进了帐篷,跟着脱掉冲锋衣递给朴摄影,这才脱掉鞋子钻进另一顶帐篷,朴摄影非常自觉的抱着手电走开了。

   “需要洗一下吗?我这里有水……”

   赵官仁刚钻进帐篷里,金记者便主动拉上了布帘,但赵官仁却笑道:“我都没嫌你有没有海鲜味,你倒是先觉得我脏了,不过你放心睡你的好了,我绝不会碰你的!”

   “我是说你的脚,你穿靴子一定很臭……”

   金记者苦笑着摇了摇头,躺下去便侧身用屁^股对着他,闭眼说道:“不要装出一副你跟其他男人不同的样子,你的确很厉害,但男人终究是男人,总是会被下半身牵制!”

   “你也是个很聪明的女人……”

   赵官仁俯身在她耳边说道:“不过你这样的女人我见过许多,希望你能有一个不一样的新故事,金社长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金记者猛地睁开了双眼,轻声说道:“你想要,我随时都可以,晚安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