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73太子的礼物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42 2020-11-17 17:22

  “老爷!两位夫人准备妥当,可行周公之礼了……”

  玉娘在床中轻轻唤了一声,赵官仁早已脱的只剩贴身衣物,正用盐水在咕嘟嘟的漱口,闻言赶紧用清水擦了几把,便急吼吼的钻进了古床当中。

  “老爷!”

  两位通房丫头跪在两侧软塌旁,只穿着贴身小衣,而一层青色的纱帘后,两位新娘子正并肩跪在床尾。

  两女身上只着吊脖的鸳鸯红肚兜,下身是洁白的亵裤,姐妹俩皆是长腿大高个,皮肤白的晃眼,绯红的双颊让人食指大动。

  “请老爷多多怜惜奴家,奴家定为老爷多多生儿育女……”

  姐妹俩齐齐趴伏下来行礼,在赵官仁掀开纱帘的同时,姐妹俩又满脸娇红的躺在了白纱上,对视了一眼后,全都羞涩万分的闭上了双眼,雪白的肚皮紧张的不停起伏。

  “纯爷们从来不做选择,但这时候总得分个先后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垂涎欲滴的爬了上去,他这将近三十岁的老司机,望着予取予求的两姐妹也激动的不行,但卞玉蕾却握紧了小拳头,羞急道:“姐姐大!姐夫先找姐姐好不好?”

  “姐夫觉得你更大……”

  “为啥呀?我是妹妹呀……”

  “夫君!你亲我腿干啥呀,怪痒痒的……”

  “姐夫!你比划啥呢,腿有啥好玩的呀……”

  “我靠!你俩是十万个为啥吗,让我比比不行啊……”

  “行啊!可你为啥要反着来呢,我听婶娘说,啊!姐姐救命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萍萍!这是谁在哭呀,真有那般疼么……”

  谢二小姐躺在床上直眨眼,陪嫁丫头在小榻上笑道:“二夫人呗!老爷对她一肚子邪火,刚听翠翠说,四夫人已经在洗漱了,老爷摁着二夫人不给起,二夫人哭着求饶都不行!”

  “搁我身上就不哭,老爷文武双全又俊俏,咱们多大福气呀……”

  谢二小姐盯着床顶说道:“不知京里是啥样的,我最远就去过宁州府,爹说我要是生个儿子,能保娘家人三代富贵,敬酒时还悄悄对我说呢,老爷要是在京里飞黄腾达了,明年把小妹也送进来!”

  “卞家两姐妹在这,不给您找个帮手,还不得让她们欺负死啊……”

  主仆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,房门忽然被推开了,只看玉娘进来说道:“三夫人!四夫人已经伺候老爷洗漱了,你们准备一下,老爷说不准晚上就在您这歇了,尿壶和洗漱都备了吧?”

  “备了!多谢姐姐了……”

  萍萍爬起来递上两贯喜钱,玉娘将“早生贵子”四件套递给她,收起钱笑着离开了,萍萍赶紧取出白纱铺在床上,将四件套也放在了床里。

  “这玉娘不愧是卞家调教出来的,做事就是有条理……”

  谢二小姐起身脱去了外衫,萍萍帮她整理盘发,说道:“小姐!您待会可得主动点,卞家那俩狐狸精闷骚的很,老爷到您这都第四回了,您不要他恐怕就得睡下了!”

  “我哪懂呀,你待会帮我撩撩,我看老爷也挺喜欢你的……”

  谢二小姐穿着小肚兜躺了下来,忐忑不安的等着情郎,过了好一会赵官仁才推门进来,谢二小姐急忙跪在了床上,喜娘教的话基本都是一样。

  “盈盈!咱俩先聊聊,彼此熟悉一下……”

  赵官仁点了根烟靠在床头上,谢盈盈娇羞的伏在他胸口,萍萍也已经脱的差不多了,穿着抹胸跪在床边托着烟灰缸,那跃跃欲试的小眼神,分明是想从主子嘴里抢食吃。

  “夫君!您、我……”

  谢盈盈双眼水汪汪的瞧着他,二十二岁的大姑娘从未接触过男人,往他怀里一趴就开始呼吸急促了,等赵官仁搂住她的小蛮腰时,她立马冲动的抱脖子吻了上来。

  “萍萍!捂住耳朵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弹飞了烟头,用双手捂住了谢盈盈的耳朵,陪嫁丫头也下意识捂了起来,突然就听“咣”的一声爆响,后院一间屋子整个爆开了,碎石跟瓦砾将内宅的窗户都打破了。

  “啊!”

  谢盈盈吓的直往他怀里钻,赵官仁笑着放下她跑了出去,只看罗檀已经带着十多名女护院站在了堂屋中,递上钢刀说道:“高手!只触动了最后的机关,老爷当心点!”

  “护住夫人们!”

  赵官仁拉开屋门蹿了出去,女护院们都拉起了猎弓,而两名黑衣人从书房里被炸飞了出来,一人正躺在地上“呜呜”的吐血,另一人正在吃力的爬动,一条腿都被炸飞了。

  “唰唰”忽然!

  两柄飞刀从院外直射而来,赵官仁连忙横刀停在草地上,谁知两柄飞刀直奔两名黑衣人,几乎同时射穿了两人的后脑勺,并且从脸颊穿透而出,将两人钉死在了地上。

  “赵大人!您没事吧……”

  三道黑影同时蹿上了墙头,全是穿着黑色软甲的剑客,领头者凌空一跃到了草地上,抱拳鞠躬说道:“卑职乃拱卫司斩首处千户……夜鸣沙,奉太子之命前来道贺!”

  “斩首处?我为何没听说过……”

  赵官仁狐疑的打量着他,此人看上去三十岁出头,左脸上有一道刀疤,但从他绝杀两名蒙面人的身手来看,这货至少也是个二品修为,在大顺朝也属于一流高手了。

  “大人请看……”

  对方掏出了一块黄铜腰牌,双手递给他之后退后半步,说道:“卑职将您的腰牌送来了,斩首处是隐秘暗部,归太子爷统属,您若有指派,申请即可,卑职必定尽力而为!”

  “专门干脏活的是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起腰牌翻看了一下,正面是金晃晃的三个大字——拱卫司!反面则是他的姓名和体貌特征,但他的特征居然是官洲口音,剑眉星目,白面俊俏,左手背有交叉疤痕。

  ‘哈哈原来我是个美男子啊,这下是官方认证,可不是我自恋了……’

  赵官仁暗喜了一声,有些嘚瑟的昂起了帅脸,冷声道:“那你告诉本官,你们大半夜不去驿站,跑我家后院里来干什么,灭口灭的倒是挺快!”

  “大人误会了,两名刺客并非我斩首处所部……”

  夜鸣沙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我等奉太子之命押送贺礼,因人生地不熟,误打误撞走入了后巷,突闻爆响便……”

  “好了!吹牛逼我比你在行……”

  赵官仁摆手说道:“我府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,陷阱是为了对付泰国鸡贼而设,第一回就让你们给撞上了,待会你们自己去跟衙役解释,本官洞房可还没有结束!”

  “那个,太子爷得知您今晚纳妾,特命我等送份贺礼过来……”

  夜鸣沙尴尬的说道:“贺礼已送达贵府门外,这是太子爷的一片心意,请大人务必收下,太子爷还说,端亲王能给的他出双倍,端亲王不能给的他可以给,只需大人尽职尽责,仅此而已!”

  “你回去告诉太子爷……”

  赵官仁假模假式的拱起手,说道:“殿下的贺礼不敢不收,云轩多谢殿下的赏赐,等我进京赴任时定当亲自答谢,但云轩一向在其位,忠其事,一心只忠于我大顺皇朝,绝不敢假公济私!”

  “卑职收到!祝大人早生贵子……”

  夜鸣沙鞠了一躬便准备离开,但赵官仁又喊道:“慢着!你们炸了我的书房就想一走了之吗,里面全是人家送我的古玩字画,工时费我就不要了,但五百两的本钱你们得赔给我!”

  “啊?”

  夜鸣沙窘迫道:“大人!书房又不是咱们炸的,这钱如何都轮不到咱们来赔付吧,再说……卑职就带了点盘缠,实在没这么多啊!”

  “等到了京城我再问你要,尸体带走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挥了挥手,夜鸣沙满脸晦气的点点头,拎起两具尸体跳了出去。

  “老爷!这个夜鸣沙我听说过……”

  罗檀跑出来凝重道:“此人是太子门下的剑客,手下尽是死士,据说师从大宗师千叶玄,两年前就听闻他是正二品高手,如今恐怕已踏入从一品境界,屈尊做个千户,定是迁就老爷您的品级!”

  “老爷!外面来了几辆马车,说是太子爷给您送来的贺礼……”

  门房婆子忽然跑了过来,赵官仁招手让人把东西抬进来,疑惑道:“这太子吃错了哪门子药,大半夜的给我送贺礼,夜鸣沙也不像个傻缺,应该不会把差事办成这样啊!”

  “老爷!我估计太子是想重金收买您,东西太多见不得光……”

  罗檀随着他一块往中院走去,妻妾们也披上衣服跟了出来,谁知什么东西都没有抬进来,只有三位身穿真丝大袍的女人,容貌全都被大兜帽给遮住了。

  “哟太子爷这是又送我三个美人啊,真是太客气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点上一根香烟踩住了石凳,三位女子齐齐掀开了兜帽,领头的少妇则狐狸精似的笑道:“久仰赵首席的大名了,我等皆是太子爷的贺礼,大人请挑选一位吧!”

  “不错!太子爷的眼光果然独到,本官全都要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佻的吹了一口烟气,少妇虽然生的花容月貌,属于他喜欢的高挑型美女,但是看年纪恐怕有三十来岁了,剩下两个则是一个十五六的小萝莉,一个二十来岁的丰满美人。

  “大人可不能如此贪心,今晚只能挑一位呢……”

  少妇笑盈盈的摇了摇手指,笑道:“选了我您就是驸马爷,选了她您就是县马爷,选了最后一个您就是太子爷的入幕之宾,不分彼此!”

  “你说啥?角色扮演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脸的莫名其妙,谁知三人同时亮出了一块金色腰牌,少妇的是十七公主,小萝莉的是永和县主,丰满美人的则是齐贵人,差点亮瞎了他的狗眼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赵官仁捂住胸口一阵猛咳,罗檀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慌忙跪下喊道:“民妇叩见公主殿下,永和县主,齐贵人!”

  “真、真货?”

  赵官仁惊骇欲绝的看向了她,罗檀惶恐的小声说道:“真货!我在京都护卫出巡的时候,亲眼见过十七公主,她、她是小郡主的姑母,永和县主是小郡主的堂妹,太子爷的女儿!”

  “公主殿下!您是在玩我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懵逼的直眨眼,可十七公主却掩嘴笑道:“赵大人莫要误会,您今夜若是选了我,您可以玩我,大人甭客气了,快选一个吧,咱可是连陪嫁都带来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