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54抄你家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16 2020-11-17 17:22

  一朝权在手,便把令来行!

  赵官仁一夜间便拟好了新版《防疫条例》,从生水不能喝,饭前便后要洗手开始规定,一直写到店铺卫生,家畜不能在河中便溺,以及各属衙卫生规范,除了皇宫他几乎都给管了。

  “大人!”

  宋吃猪坐在马车里满头雾水:“为啥这溪水不能直饮,咱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,不也活的好好的吗?”

  “动物在上游拉屎,你在下游喝水,你觉得能有好事……”

  赵官仁叼着烟说道:“看不见的虫卵让你喝到肚子里,肠子都给你吃空了,看看兰台县的平均寿命才多少,四十六岁,六成以上都是病死的,不信邪你就天天喝生水,我包你活不过五十!”

  “不不不!我才三十三,还想多活几十年……”

  宋吃猪连忙摇头道:“您草拟的《防疫条例》我都仔细读了,我现在看哪都是脏东西,家里下人的长指甲都给我剪了,衙门里的卫生也搞起来了,还买了酒精让他们擦手呢!”

  “记住让人多宣传,酒精不是酒,喝了会死人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拍他从马车里钻了出去,马车已经停在了卞府大门口,由黑白双卫共同把守,见了他再也不敢阻拦,纷纷恭敬的抱拳鞠躬。

  “开门!”

  赵官仁大摇大摆的往卞府中走去,如今他是一身白色刺绣“官袍”,与白衣卫的“箭袖虎服”不同,他是正儿八经的五品官袍样式,但整个大顺朝仅有他这么一身,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干啥的。

  白色!

  白色在大顺可不是好颜色,家里死了人才穿白衣,所以大家都对白衣卫避之不及,白无常到达的地方必定会死人,但如今“疫病署”的煞气,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。

  “兄弟们!跟我上……”

  五十名巡疫员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府中,赵官仁问白衣卫“借了”五十件白色软甲,还定做了五十件白色锦缎披风,披风后绣着四个渗人的大红字——百毒不侵!

  “哟呵这宅子要荒了啊,草长成这样也不修修……”

  宋吃猪嬉皮笑脸的跳了进来,身后带着一大帮衙役和皂隶,他现在是一点知县老爷的官威都没了。

  原本他是兰台县最大,吃到哪家睡在哪家,睡完丫鬟睡小妾,可现在只要是个官就比他大,他干脆破罐子破摔,一心跟着赵官仁混了。

  “大人!您能为小的跟赵大人说说么……”

  一位班头艳羡的说道:“大二他们调去疫病署当了巡疫员,那身威风的大氅咱就不说了,每月例钱加了三倍,如今各家铺子都在拍他们马屁,大二现在肥的淌油,小的也想调过去!”

  “蠢材,你要钱不要命啊……”

  宋吃猪低声说道:“人家威风是威风,可真出了瘟那也得上啊,拿命挣钱的差事咱不能干,你安心跟着我,等你妹子给我下个崽,老爷我高升之后,给你也弄个官身!”

  “哈哈谢老爷……”

  班头喜笑颜开的扶着他,宋吃猪捧着大肚皮往西院走去,眼下卞谢两家都被软禁在此,一家关西院,一家关南院,中间由禁军侍卫把守,两家知道彼此的存在却见不着面。

  “钦差大人有令,谢家人跪下听令……”

  大二威风凛凛的站在西院当中,谢家几百号人尽数被赶了出来,惶恐不安的跪伏在地,但他们显然被狠狠折磨了一番,主事者几乎人人带伤,连谢员外都被打的鼻青脸肿。

  “现命疫病署提举赵大人,全权处理尔等通敌谋逆之事……”

  大二高举盖有官印的文书,按照赵官仁教他的话背了一遍,大意就是卞谢两家的事都归赵官仁决断,包括选择下一任皇商的权利,等于是把钦差的活都给包揽了过来。

  “赵云轩!!!”

  谢家人纷纷吃惊的抬起头来,只看赵官仁背着踱步而入,宋吃猪贼头鼠脑的跟在后面坏笑,而谢家人这才知道他连升了四级。

  “赵大人!您可算来啦,您可要还我家的清白啊……”

  谢员外激动的嚎啕大哭,肾虚公子更是喜极而泣,他们家跟赵官仁可没有任何矛盾,当初派人跟踪他的事也早化解了,白花花的银子送给他,前后至少有五万两之巨。

  “好说好说!谢家直系亲属跟我进屋,剩下的人都散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眯眯的往堂屋里走去,谢员外等人连忙跟了进去,等赵官仁来到主位上坐下,罗檀按着钢刀立于他身侧,谢家三小姐亲手为他斟茶,一个劲的抛媚眼。

  “当初就是你要嫁给我的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三小姐羞答答的掩嘴点了点头,谢员外也连忙谄媚道:“大人!小女年方二八,秀外慧中,品行端庄,您瞧得上眼做个偏房也行啊!”

  “十六岁!三个大老爷们,你也真够可以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嫌弃的摇头道:“本官不/穿人家穿过的破鞋,妾也得是干净身子才行,你还是滚外面待着去吧,到时候被野汉子弄大了肚皮,可别说是我把你看怀孕的!”

  “三个?你、你……”

  谢家父子全都震惊的看向三小姐,三小姐的脸色瞬间死白一片,一把捂住脸羞愧的飞奔了出去,罗檀则篾声说道:“小烂货!居然还想当偏房,也不撒泡尿照照!”

  “大、大人!对不住啊,小人家教不严,污了大人的眼了……”

  谢员外痛心疾首的鞠躬到底,肾虚公子的脸色也异常难看,而赵官仁喝了口茶后则说道:“不要站着了,大家全都坐下吧,咦?柳飘飘,你怎么也被抓到这里来了?”

  “爷!奴家真是冤死了……”

  观月阁柳氏从后方排众而出,跪到地上哀怨道:“只因奴家住过小郡主休憩那屋,白衣卫便把奴家抓过来拷问,但谢家老娘们早把奴家赶出门了,奴家早不是谢家人了!”

  “贱/人!”

  谢夫人气的浑身发抖,肾虚公子也是双眼喷火,柳氏已经彻底跟他们划清了界线,他这几晚本想找柳氏泻泻火,结果这娘们一脚把他踹下了床,还关起门不让他进去。

  “起来候着吧!”

  赵官仁轻轻挥了挥手,说道:“谢员外!咱们都是自己人,本官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,前几天你陪钦差大人晚宴,上面跟你开了什么条件?”

  “没、没开啊……”

  卞员外上前低声道:“小人也不知道为何,夏阁老只字不提,我想问问清楚他也避而不答,所以小人一直惶恐不安,怕是……那卞家还有何依仗,让阁老左右为难啊!”

  “你跟我说说清楚……”

  赵官仁正色问道:“你是如何发的家,谁把你一手扶上了首富宝座,那一年卞家发生了何事,为何迅速衰落?”

  “我谢家从祖辈起便是富商,反倒是卞家后来者居上,但要说卞家衰落也就是四年前的事……”

  谢员外说道:“那年同样是钦差来的兰台,不知与卞家说了何事,但第二天谢老头便称病不出,开始由谢香兰掌家,没过几天钦差大人又找到了我,将打造军械的权力交于我谢记!”

  “这么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卞家与钦差谈崩了,夺了他家皇商的牌照,但卞家好像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,莫非朝堂想要他家的烟草配方?”

  “这不能够,烟草是他家专营,用玻璃和香皂等秘方换来的……”

  谢员外说道:“烟草的利润虽然大,可一多半都上交国库了,朝堂没必要杀鸡取卵,但小人这些年也一直想不通,卞家为何要与钦差对着干,钦差要的又是何物呢?”

  “尸毒!!!”

  肾虚公子忽然跳出来说道:“大人!尸毒既然是源起卞家,定是卞家研制了尸毒,朝堂要拿尸毒去对付吉国人,这种事自然见不得光,况且除了尸毒卞家也没有宝贝了!”

  “有理!此话有理……”

  谢员外拍手跺脚大喊了起来,而赵官仁也微微点头道:“确实有这可能,不过卞家为何不把尸毒交出去,他们一家子生意人要尸毒有何用,老卞可不像有公德心的人!”

  “大人!”

  谢员外拱手说道:“这就得您前去深挖细就了,此事与我谢府无关,请大人为我等做主,还我谢氏一门清白!”

  “你家的事你不清楚吗,本来就跟尸毒无关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道:“你偷挖密道也不跟禁军说,让小郡主溜出去玩耍,碰上吉贼险些被劫,那可是皇上的心肝宝贝,没灭你家满门还是我替你求了情,但端亲王怎会善罢甘休?”

  “小人为了迎接钦差忙昏了头,一时竟忘了密道的事……”

  谢员外擦着头上的冷汗说道:“大人呐!看在咱俩交情的份上,您这回可一定要救救小人啊,只要端亲王能息怒,田亩银两全都不在话下,能拿得出的小人定当奉上!”

  “谢员外!你这回肯定得大出血了,小郡主被吓的嗷嗷哭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可惜的招了招手,谢员外立即附耳倾听,不过听完之后却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“感激不尽!感激不尽呐……”

  谢员外拍着胸口笑道:“多谢大人从中斡旋,钱财乃身外之物,留着青山在咱不怕没柴烧,大人的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,等小人出去之后,定当亲自登门致谢!”

  “哈哈”赵官仁起身笑道:“大家好才是真的好,做生意要讲究和气生财,走吧!你们父子陪我去审一审那卞家,看看他家究竟藏了什么猫腻!”

  “大人您请!”

  谢家人全都是喜笑颜开,欢天喜地的簇拥着赵官仁往外走去。

  此时卞家还不知发生了何事,卞老爷子正字花园里遛鸟,妻妾以及儿女都在陪着,看上去其乐融融,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家族的存亡。

  “卞老爷子!别来无恙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眯眯的走进了花园,卞家人一看他身后大批人马,连谢家人都阴笑着过来了,他们一家人顿时就变了脸色,卞香兰惊声叫道:“赵云轩!你、你要作甚?”

  赵官仁冷笑道:“抄你的家,给我搜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