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702再见你1面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73 2020-11-17 17:22

  “锵锵锵……”

   一名武生在戏台上卖力的翻着跟头,班主握紧双拳暗自鼓劲,可场外并没有传来熟悉的叫好声,看台也比戏台要高上一大截,颇有点高高在上的意思,但这里是赵王府,不入王府不成角。

   “娘娘!这是我夫君的一点小心意,还望娘娘应允……”

   一位锦袍贵妇站在看台中,满脸谄媚的递上了一只木盒,而一袭宫装的卞香兰坐在正中央,十几位妃嫔姐妹分坐两侧,慵懒的看戏、聊天、嗑瓜子,十多个小屁孩在周围乱跑。

   “不必客气了!天庭无小事,神位不能进来……”

   卞香兰淡然道:“咱家神堂供奉的是天父地母,你们家供的是白圣母,知道这其中差了多少级吗,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吧,皇上会同衙差一桌吃饭吗,皇上会在乎你那点小钱吗?”

   “这……”

   贵妇满脸为难的僵住了,咬着嘴唇似乎还想央求几句。

   “你回去吧,这事真办不了……”

   一旁的齐贵人说道:“白圣母也不知哪路野仙,觍着个脸就想来蹭香火,若是让牠进了神堂,咱家王爷如何跟众仙家交代,自个儿都抬不起头来,天上可没有好惹的主,怠慢了谁都没你好果子吃!”

   “行了!天上也是你能编排的吗,闭上你的嘴……”

   卞香兰立即瞪了她一眼,齐贵人乖乖的捧起茶碗闭了嘴,可一位婢女却突然跑进来说道:“大夫人!刚刚听到的轰隆声,据说是两只神鸟在咆哮,神鸟已经飞进皇宫了!”

   “神鸟?莫非是天庭派下来的不成……”

   卞香兰惊讶万分的站了起来,众妃嫔也是集体起身,卞玉蕾赶忙把戏班子叫停,说道:“快派人去宫里问问,老爷已经好久没写信回来了,是不是天庭派人传信来了?”

   “玉娘姐姐已经派人去了……”

   婢女激动的指着天说道:“两只神鸟可是从咱家天上飞过去的,好多下人都看见了,现在路上全是磕头的人,京兆府尹还派人过来询问,问是不是有神仙下凡了呢!”

   “不管了!”

   卞香兰急吼吼的说道:“姐妹们赶紧把香案摆出来,最好的贡品都拿出来,再让内院的处子都去沐浴更衣,焚香叩拜后再出来,不管哪路神仙都不能怠慢,神鸟也是神仙!”

   “哎!”

   女眷们赶紧忙碌了起来,赵王府这两年几乎成了寺庙,神堂每天都要接待许多达官贵人,普通老百姓就在墙外烧,后院的墙外每天都是烟熏火燎,连龙子妃登基时都得过来磕头上香。

   “夫人!大喜啊,大喜啊……”

   女眷们刚走到中院发号施令,两名女卫就旋风似的冲了进来,大喊道:“宫里派人来了,说神鸟是咱家王爷的坐骑,王爷到天上去办差,玉皇大帝就派鲲鹏送他们下凡了!”

   “啊!老爷回来了,老爷回来了……”

   一帮小娘们差点乐疯了,向来淡定的卞香兰更是尖叫了起来,疯了一样的往回狂奔,拽住自己的女婢就喊道:“快为我梳洗打扮,不行!梳洗来不及了,赶紧给我打水洗屁~股!”

   “快!漱口洗屁~股……”

   “打水、打水!洗屁~股要紧……”

   “笨呀你!快去摘花给我洗屁~股,屁~股比脸重要……”

   一大帮小娘们急的满院乱蹿,各个都在忙着洗屁~股,花园里的花瓣也全被摘下泡水,但几个小屁孩却从 后院跑了出来,扛着木刀和木枪,疑惑又警惕的四处张望。

   ……

   “各位乡亲!好久不见啊,不用磕头,快起来吧……”

   赵官仁等人骑着马走在回家的路上,大内侍卫亲自给他们开道,百姓们正源源不断的跑来磕头,他骑鸟下凡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全城,哪怕他说自己不是神仙也没人相信了。

   “宋大人!宋大人!神鸟在何处啊……”

   一群小官用力挤到了街边上,正带队的宋吃猪嘚瑟道:“你们想看神鸟得去找皇上,两只神鸟都在宫里歇着,那翅膀一张就是遮天蔽日,一眨眼就能飞出十万八千里,甭提多威风了!”

   “大人!神鸟吃贡品不,咱们想去进贡……”

   小官们全都眼巴巴的望着他,吕大头闻言在马上笑了出来,低声说道:“老板!你之前没注意到吧,礼部的人正在给飞机上贡,抬了一堆大鱼大肉,还让飞机慢慢享用!”

   “上贡算什么……”

   赵官仁摇头笑道:“有个禁军跑到机翅膀上舔了一口,抱着起落架说要上天告御状,让人拖走打了一顿才知道,那货竟然是个潜伏的暗影,要向玉皇大帝状告反贼白沙央!”

   “哈” 吕大头忍俊不禁的说道:“估计《山海经》就是这么写出来的吧,飞机当成鲲鹏,坦克当成霸下,不过再这么迷信下去,大顺怕是得变成宗教国家,女皇也得变教皇了!”

   “只要信仰不极端,敬畏鬼神总比肆无忌惮好……”

   赵官仁打马加快了行进速度,没多会就来到了王府大街,大批禁军硬是封锁了道路,他们才能顺利抵达赵王府。

   “喔老板!你家是公园吗,这面积也太大了吧……”

   吕大头惊讶万分的竖起了大拇指,可赵官仁也没有想到,他家面积又扩大了好几倍,整个一条街全都是他的赵王府,除了院墙没有皇宫高大,院墙内甚至有箭楼和钟楼。

   “这要是地球上的京城,我能坐在家里卖门票……”

   赵官仁兴致昂扬的跳下马来,王府门前立马鞭炮齐鸣、张灯结彩,大批仆佣敲锣打鼓的迎了出来,可惜赵官仁一个都不认识,等大步走进前院才见到自己的妻妾。

   “老爷!!!”

   一大群女眷哭喊着蜂拥而上,妻妾带着各自的通房丫环,四十多号人团团将赵官仁围住,生了娃的也都将孩子抱在怀中,一边哭着求抱抱,一边把小人儿展示出来。

   “幸苦娘子磨豆腐,幸苦娘子磨豆腐呀……”

   吕大头嬉皮笑脸的配着音,赵官仁自然是挨个上前拥抱,抱完了大人才去抱孩子,女人们这才纷纷破涕为笑,喜气洋洋的簇拥着赵官仁往里走,一帮小屁孩也兴奋的喊着爹爹。

   “大头!怎么样,这就是本王打下来的江山……”

   赵官仁走进堂屋张开双臂,将两排媳妇的屁~股从头摸到尾,臊的女人们各个面红耳赤,吕大头自然是油嘴滑舌的自我介绍,不要钱的赞美成框往外倒。

   “小紧!土特产全都拿进来吧……”

   赵官仁笑呵呵的坐进了堂屋正中,成群的妻妾全都站在两侧,欧阳锦有些紧张的让人把东西抬了进来,怀中还抱了一只小老虎,喜的孩子们全都围着她摸老虎。

   “我在山上抓了一对老虎兄弟,大的给太子了,小的给孩子们玩……”

   赵官仁抱起个不知谁生的孩子,笑道:“

   这位是从大汉国来的欧阳锦,她曾是吉国的大长帝姬,如今是我的侧妃,小紧过来给你大姐敬杯茶,这就是咱赵王府的大夫人,卞香兰!”

   “大夫人好,妾身欧阳锦,请姐姐多多关照……”

   欧阳锦拘谨的跪下敬茶,卞香兰坐到椅子上和蔼又客气,不过喝了口茶之后就问道:“老爷!罗檀她们呢,怎的就你们几个回来了,吉国的战事如何了,还得打多久?”

   “她们都在江北做事,一年之内就能分出胜负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苦笑道:“我不能陪你们过年了,我回来待几天就得走,吉国的江南道已经全部沦陷,不出三个月它们就会杀个回马枪,半年内就能抵达通天江,发起对我们的总攻!”

   “不会吧?尸人吞了吉国半壁江山啊……”

   卞香兰惊恐的捂嘴了小嘴,一帮妻妾也全都傻眼了,没想到赵官仁只是回来看看她们,年都不过了就要走。

   “是啊!尸人不需要辎重,人吃光了就会继续移动……”

   赵官仁点头道:“尸人的规模会变的越来越大,如今恐怕已经突破两千多万大关了,所以我得去江北坐镇,不过我已经找到了尸毒解药,明天全府上下挨个注射,五天之后我就得回去了!”

   “唉这叫什么事啊……”

   卞香兰抱过一个小男孩,伤感道:“孩子没出生你就出征了,他们会说话之后总是问,爹爹何时回来,爹爹长什么样,这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又要走,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你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赵官仁望着孩子们没说话,原本孤家寡人闯天下,突然间冒出了这么多老婆孩子,让他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,同时也理解了赵子强,有家人的地方就有割舍不下的东西。

   “前天我在江南救了个小伙,他大骂当官的不是人,让达官贵人先撤离,留下平头百姓等死……”

   赵官仁幽幽的说道:“可我说人生来就是不公平的,否则人家先祖的努力不是白费了,皇上也有一个玩命造反的祖宗,而我的孩子一出生就是王子公主,因为我也在前线玩命,不付出哪来的回报?”

   “老爷!”

   卞香兰歉疚的握住了他的手,说道:“对不起!我就是发发牢骚而已,你肩上挑着全天下的安危,你就放心的出征吧,我们在家等着你!”

   “其实吧……”

   赵官仁无奈道:“我就是个没有脚的鸟,一辈子都只能在天上翱翔,何时死去何时落地,所以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你们生孩子我都没能陪在身边,希望你们没有后悔嫁给我!”

   “不后悔!我们绝不后悔……”

   女人们泪眼婆娑的摇着头,已经被他感动的一塌糊涂了,但卞玉蕾却偷偷拉过了欧阳锦,小声问道:“妹妹!老爷回来就是为了看咱们一眼吗,是不是吉国的战事很不好啊?”

   “对!尸人进攻的速度超过了预期……”

   欧阳锦耳语道:“大半个吉国到处都是尸人,如果江北被攻破的话,顺国也不可能幸免于难,所以明年是最关键的一年,胜败就在此一举了,而且他老家也出事了!”

   “啊?老爷不会要回去了吧……”

   卞玉蕾急的跺起了脚,欧阳锦又说道:“你不要告诉其她人,老爷嘴上虽然没说,可我看得出他很矛盾,毕竟地球也有他的家人,所以……听天由命吧,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