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25兵不血刃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604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卧^槽!屎壳螂成精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被吓了一激灵,可等他猛地往后一蹦才惊觉,竟是永夜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身旁,他已经变成了一位中年和尚,普普通通的一身灰色僧衣,居然有些慈眉善目的样子。

  “我靠!你想吓死我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站了起来,永夜捻着佛珠抬头望天,说道:“蜣螂追日!妖孽初现!这是有尸魃现世了!”

  “不是吧?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你还能用屎壳螂卜卦啊,不带你这么迷信的,再说屎壳螂也喜欢暖和,追日不正常吗?”

  “蜣螂追着月亮走……”

  永夜举起佛珠往前一指,赵官仁的双眼猛地一突,竟然有大批屎壳螂从地下钻了出来,窸窸窣窣的追着太阳前进,但这个季节不该出现屎壳螂,它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冻死。

  “你口中的尸魃,应该不是尸人或尸魔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凝重起来了,永夜则背起手说道:“尸初为魃,再变为犼,犼分九等,魃分三种,旱魃、水魃及魅魃,其中魅魃最凶,但能改变天地灵气之物,最低也是魅魃!”

  “魅魃?”

  赵官仁困惑道:“之前出了几千只尸人,一只都没有变魃,怎么突然出了个邪门路子,不会是有人在捣鬼吧?”

  “尸人和尸魃同出一源,但它们是两种东西……”

  永夜摇头道:“魃在尸变之初就是魃,尸人不会变成魃,它们只是一群没有魂魄的躯壳,但魃心中有怨魂,它们不会听从任何人的指令,只会凭着心中所怨去复仇!”

  赵官仁问道:“让它咬一口会变成尸人吗?”

  “魅魃一般不会乱咬人,它们有明确的目的性,除非受到惊扰,但没有尸毒它不会变魅魃……”

  永夜说道:“魅魃为天地所不容,得躲过五道雷击才能出穴,所以短则三两个月,长则一年半载都有可能,你得赶在它没成气候之前灭了它,若成犼麻烦可就大了!”

  “唉不怕它成犼,只怕它散毒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抱起膀子叹了口气,但永夜又说道:“如果最终势不可挡的话,你就尽全力修炼到大宗师,将我们全部召唤出来,留下我们代替你对抗尸人,你就可以回地球了!”

  “为什么?你这话说的有些奇怪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愕然的看着他,可永夜却笑道:“赵子强答应过我们,等这里的事情办成之后,他会送我们回到自己的家乡,帮我们重建家园,重新做人,所以我们得尽全力拯救他的家乡!”

  “那你们为何不早说,说了我也不会跑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依然满头雾水,永夜说道:“白溟就是怕你死撑,将小命送在这里,所以她不想给你带来压力,但我们跟你不一样,我们已经活的够久了,而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!”

  “那就让我们一起努力吧,小伙伴们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前给了永夜一个拥抱,永夜一下就钻进了他的体内,他便蹲下来抓了一只屎壳螂,捏在手里笑道:“你们这些苟在屎里的才是苟王,但该出头的时候也得出头,对吧!”

  ……

  “马蹄南去人北望,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,我愿守土复开疆,堂堂大顺要让四方,来贺……”

  一阵中气十足的军歌响彻了山林,让通天关都在不停抖动,大批吉国边军站在关隘城头上,通通是一副日了狗的表情。

  顺国六十万大军早晚各唱一遍军歌,唱的震天响也就算了,关键是军歌朗朗上口,害的他们也都学会了,而且小半年来天天被洗^脑,只要哼歌必定会哼《精忠报国》。

  “已经阳春三月了,顺国人不打也不退,究竟想怎样啊……”

  一名守将苦不堪言的望着远方,同僚则无奈道:“这是想拖死咱们,江中现在打的一团糟,江北又断了咱们的辎重,蛮族大军也在拖着襄北军,再这样下去咱们迟早得饿死!”

  “他娘的!”

  守将懊恼的拍着城垛,问道:“江中的战事如何了,已经打了半年了,应该分个胜负了吧,饿着咱们边军算怎么回事,打江山也不能丢下国门不管啊!”

  “据说袁家军已经全线溃败,只剩下袁老二在死撑……”

  同僚摇头说道:“北河口的十万兵已经过江参战,江北只余八万北嵬军在守姑苏,整个江中兵荒马乱,只有江南道最安稳,老百姓歌舞升平,还跟顺国水军做起了生意!”

  守将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顺军这都登陆了,护**就放任不管吗,还有没有一点骨气了?”

  “谁让咱们皇上理亏在先……”

  对方耸肩说道:“人家名正言顺的来报仇,跟老百姓秋毫无犯,听说还帮当地消灭了一伙匪兵,再说护**也姓赵,只要顺军不出击,他们自然不会动,否则江南道也会被打的一团糟!”

  “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,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……”

  忽然!

  顺国营地的曲风猛然一变,整个吉国边军也跟着摇头晃脑,甚至有不少人欢快的跟着哼唱,可是马上就有将领惊疑道:“顺军怎么突然换歌唱了,莫非他们今日又过节不成?”

  “报!!!”

  一声凄厉的吼叫惊动了所有人,城头上的边军猛然转身,齐齐色变,只看一名斥候飞奔上了城头,急声喊道:“赵王率领大军逼近,八部重骑做先锋,午时之前定能赶到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众将领的脑袋轰隆一声响,急声问道:“你确认是赵王赵云轩吗,八部重骑为何会给他开道,他们有多少兵力?”

  “确认是赵王!部落打出的旗号是天龙八部,帅旗是护国大将军……”

  斥候急赤白脸的说道:“具体兵力不详,但卑职认出了北嵬军和天狼军的装束,他们更改了番号,分为风林、火山、如阴和雷震四军,赵王的龙骑兵护卫中军,北河口守将于华天领路!”

  “这下完了……”

  一名副将面若死灰般的说道:“赵王定是收买了草原八部,加上北嵬军和天狼军两部,总兵力最少也在四十万,加上对面的六十万顺军,将会有百万大军夹攻我等!”

  “断无可能!”

  一名将军笃定道:“北嵬和天狼皆是我吉国儿郎,怎会替顺狗陷我疆土,赵王若敢强攻,他就等着士卒哗变,变成我军援兵吧!”

  “他无需强攻……”

  副将摆手说道:“咱们的粮草撑不过一个月,赵王只需围住天通关,我等就会活活饿死在这,快请大人来做主吧,他跟赵王还有几分交情,赵王还吃了咱们好几百只羊,他不能白吃!”

  一个半时辰之后……

  八部重骑首先来到了天通关后方,浩浩荡荡有七八万之多,吉国边军一副被人爆菊的悲催模样,偏偏顺国大军也出动了,各种攻城器械尽数推上前来,吓的吉国边军两头乱蹿。

  “刘将军!别来无恙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身骑白马来到了天通关下,身后跟着几名太监和龙禁卫,边军统帅趴在后门的城垛上,僵笑道:“王爷!时隔一年,咱们又在此相遇了,王爷还是意气风发,卑职可有效劳之处啊?”

  “给你颁旨来啦,接旨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挥了挥手,一名太监立即跳下马来,举着圣旨大声念诵,大意是犒赏边军将士,以后由江北军输送粮草,并任命赵官仁为讨伐伪皇的主帅,斡旋顺国一切事宜。

  “臣接旨!”

  刘将军恭敬的跪在了城垛后,副将连忙用绳索把圣旨吊了上来,确认是真的圣旨之后,刘将军又爬起来问道:“王爷!您颁旨何故带如此多人马,有事您吩咐便是!”

  “这兵荒马乱的世道,万一被人揍了怎么办……”

  赵官仁肆无忌惮的跳下马来,边军将领们一阵无语,但他又招手道:“快放个绳梯下来让我上去,本王去跟金无命谈谈,赵四海那个伪皇干的好事,不能让咱们皇上背锅嘛!”

  “好好好!快放绳梯,请王爷上来……”

  刘将军惊喜万状的喊了起来,赵官仁既然敢一个人上来,自然不是来攻打边关的,两名附近更是亲自趴下城去,恭敬的把赵官仁给请上了城头。

  “愣着干吗?烤全羊招待本王啊,小气鬼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拍了拍刘将军的肩膀,刘将军这才诚惶诚恐的反应过来,连忙让人先烤一百只全羊。

  “走着!”

  赵官仁大摇大摆的走了下去,一路来到了关隘的正门上,放了两颗信号弹之后,从包里掏出了一面赵王帅旗,让人高高的撑在城头上。

  “哦!!!”

  顺国大军瞬间爆发出地动山摇的欢呼声,他们已在城外守了小半年,忽然看到永史亲王的大旗升起,激动之情根本压制不住,金无命更是亲率一队骑兵冲了过来。

  “老金!想我了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从城头上跳了下去,金无命猛地从战马上一跃而起,飞身将他一个公主抱,潇洒的落在了地上。

  “你就不能让我帅一点……”

  赵官仁很郁闷的跳下了地,不过两人马上又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,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会话之后,金无命非常爽快的带着人离开了,赵官仁又顺着绳梯爬了回去。

  “哎呀!本王可真不容易啊,成天替皇上四处擦屁^股……”

  赵官仁跳下城垛说道:“咱先帝毒杀了人家的先帝,这口黑锅必须扔给赵四海去背,否则顺国定会跟咱们拼命,但我已经跟人家说好了,只放三千轻骑进来去砍赵四海,剩下的大军退回边关!”

  “太好了!王爷您可真是咱们的大救星啊……”

  将领们激动的不停感激,士卒们更是如释重负一般,但赵官仁又说道:“你们被围在这小半年,有些情况肯定不清楚,待会召集全体将士,本王来给你们鼓舞士气,边军劳苦功高,绝不能亏待你们!”

  “谢王爷恩典!”

  众将领簇拥着他往下走去,没多久顺国大军果然拔营了,八部重骑也驻扎在了城外,这下吉国将士们彻底放心了,大胆的打开城门,将顺国三千轻骑兵给放了进来。

  “大统领!咱们是吉国开国以来,第一支进入天通关的顺军吧……”

  顺国骑兵们激动又好奇的四处张望,金无命一身金甲骑在中央,叼着根香烟轻笑道:“第二支!龙骑兵在此进出好几回了,这也就是赵王的本事大,否则人家岂能放咱们进来!”

  “那朕总是大顺第一人了吧……”

  一位老兵戴着铁笠骑在旁边,满脸傲然的挺直了身板,但金无命却低声冲他说道:“太上皇!您可千万低调一点,若是让吉国人发现您活着,咱的牛皮可就吹破了!”

  “吹破又怎样,大不了打进金陵城,宰了小皇帝,睡他媳妇,弄他姑……”

  顺尧帝不屑一顾的昂着头,金无命尴尬道:“陛下!永吉帝年前驾崩了,现在的小皇帝是他儿子,皇后是您孙女永宁郡主,皇帝他姑就是赵王他媳妇,仁福帝姬!”

  “啊?永宁真、真当皇后啦……”

  顺尧帝吃惊的张大了嘴,困惑道:“这倒霉一家子,居然一年死俩皇上,永宁这要是生个儿子出来,那……吉国岂不成咱家的了?”

  “小郡主生了俩儿子,双生子,有一个已经被封为太子了……”

  金无命笑着竖起了两根手指头,顺尧帝又倒吸了一口凉气,呆滞道:“这还打个鸡毛啊,朕的外玄孙是吉国太子,他当了皇上也得叫我老祖宗,还得叫十七一声……啥来着?”

  “姑姥!吉国叫姑奶奶……”

  “兵不血刃!兵不血刃啊,哈哈哈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