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16攻心之战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040 2020-11-17 17:22

  赵官仁曾经亲眼见过千万尸族大军,乌泱泱的一座城市都塞不下,可他发现十多万大军看起来也差不多,漫山遍野到处都是人,刀枪/如林、接踵摩肩,辎重车队更是一眼望不到头。

  “啧啧这营盘扎的很规整嘛,一点破绽找不到……”

  赵官仁率领大批将领来到了山崖上,他脚下是大吉国最后的丘陵地带,出了山口就是一马平川,二十多万北嵬军早已扎下营来。

  整整齐齐的营盘绵延出十数里,阵前不但设立了木墙、望楼、拒马,甚至挖了三条壕沟,辎重摆在营外充当障碍物,一副要死守平原的架势。

  “王爷!北嵬军统帅王汝山,可是出了名的谨慎……”

  天狼军的将领无奈道:“此人不管什么局势都稳扎稳打,激不怒、啃不烂,人送外号王如龟,尤其是您亲率大军前来,他就更不会出击了,肯定是想等草原军来夹攻咱们!”

  “这不是谨慎,这是怂……”

  赵官仁把佩刀拄在地面上,眯眼说道:“不过这么一只大乌龟确实难啃,若是你们当主帅的话,打算如何进攻啊?”

  “呃”天狼军的主将们对视了一眼,一位中年人犹豫道:“王爷!草原部落走北川口过来,至多五天就能赶到,若四十万兵力两面夹攻的话,我等认为……还是回去守城比较稳妥!”

  “王爷!确实打不动啊……”

  一名主将沮丧道:“咱们守着山也不占多少便宜,况且两边都是精锐之师,趁着草原人尚未赶到,咱们还来得及回城啊!”

  “人家又不是攻城,你们守什么城……”

  赵官仁回身说道:“北嵬军只想过江,去踢袁老二的屁/股,你们缩在城里岂不是正中下怀,等人家过了江你们就死到临头了,只有把他们挡在这里,老二才有一拼之力!”

  “王爷!”

  一名老将摊手说道:“道理咱们都懂,可这地方真守不住啊,您可别把咱们当龙骑兵用啊,咱们真没那个能耐!”

  “有句话叫做,不吃空饷的将军不是个好将军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刨除五万吃空饷的兵,五万打酱油的货色,再来五万被迫充军的杂牌,他能战之兵不过十万精骑,只要冲垮他们的骑兵营盘,其他人都会一哄而散!”

  “王爷!您这算法没错,但不可行啊……”

  一名副将上前说道:“虽说咱是不掺水的十万战兵,可骑兵全部加起来也才一万五千人,况且想要冲进骑兵的营盘,得先冲破前锋营才行,他们巴不得咱们去冲营找死!”

  “你们记住一句话,最坚固的城池都是从内部攻破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脑袋说道:“不要只想着表面上那点事,从今日开始咱们都是生死兄弟了,不要分什么你我,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,咱们的龙骑军团是如何打仗的!”

  “兄弟们!干活啦……”

  龙骑将领们吆喝了一声,大批工兵便驾着马车出发了,直接来到了群山的最前沿,乒乒乓乓的在山腰上钉起了大木牌,跟着锣鼓喧天、鞭炮齐鸣,热闹的好似过大年一般。

  “江北军在搞什么名堂,山上写了什么字啊……”

  北嵬军营盘距离不过上千米,士卒们纷纷纳闷的走到了阵地前,远远就能看到山腰上的木牌红字。

  “高价回收步卒兵器……”

  有眼尖的眯眼说道:“刀枪/五百两一把,甲胄两千两一套,骑兵装备拒收,即到即得,数额有限,前一千名均送金陵豪宅一套,二十亩良田,美妾一位,这么的大手笔啊?”

  “喔”士卒们全都惊叹不已,有人嘀咕道:“这不就是变相劝降么,不过……人家也不让咱打仗,兵器交上去就行了,况且金陵可是咱皇城啊,咱回皇城也不算逃兵吧?”

  “谁信谁煞/逼,咋可能给那么多银子,保准上山就是一刀……”

  有人不屑的撇起了嘴,但又有人疑惑道:“可人家为啥不收骑兵的东西,能骗到骑兵岂不是更好,估计他们是真缺兵器了吧,江北精锐都南下了,搞不好他们连甲胄都凑不齐!”

  “不要说了,军头来了……”

  一群大头兵连忙钻进了营帐,只看诸多将领也走到了阵前,狐疑的望着对面一阵议论,不过也只是让人加强看管,敢私逃出营者一律斩首。

  日头渐渐的偏西了,高价回收的消息正迅速传播,龙骑兵的广告牌也钉了不止一处,几乎整个先锋营的将士们都能看到,话题也从女人和战役,通通变成了豪宅跟美妾。

  “欢迎欢迎!热烈欢迎……”

  忽然!

  一阵阵呼喊声海啸般传来,在平原上传播的尤其深远,北嵬军的士卒们连忙跑出来观望,居然看见两名身穿北嵬军甲胄的士兵,让江北军欢天喜地的抬上了山。

  “他娘的!有人叛逃了……”

  士卒们义愤填膺的咒骂了起来,可两名叛徒不但戴上了大红花,还喜气洋洋的抓起两大把银元宝挥舞,山上更是出现了一大块计数牌,收购人数从一千变成了九九八!

  “真给啊!咱这一身可就是两千五百两啊……”

  士卒们全都羡慕的口水直流,他们虽然嘴上在痛骂叛徒,实际上心里都很清楚,对面山上的也是自己人,反正在哪当兵都是吉国兵,算不上当叛徒,换个老大混饭吃而已。

  “回去!全都回去,不许看……”

  将领们着急忙慌的冲出来赶人,先锋营的主将更是冲出来怒喝道:“全体点兵!手下出了叛徒的人,拖出来杖责二十军棍,以后谁手下出了事,老子就拿主官是问!”

  “将军!没人当叛徒……”

  一名副将跑过来怒声道:“那两个根本不是咱们的人,江北军在耍诈,但他们能耍诈咱们也能耍,大不了咱们出双倍,不然让他们这样弄下去,军心可就动摇了!”

  “不!老子出三倍,空头许诺谁不会……”

  主将气势汹汹的叫来民夫,让他们也赶紧制作广告牌,不过牌子没做好天都黑了,可对面山上竟然挂起了灯笼,还时不时放上一串炮仗,计数牌更是不停往下翻动。

  “他娘的!”

  一名斥候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这才半天就跑了一百多人,一群死叛徒,不过他们究竟从哪跑的,督战队可都撒出去了!”

  “肯定是督战队的跑了呗,两千五百两白银啊,一辈子也挣不到啊……”

  斥候们羡慕又鄙夷的议论着,各个都在盯着不停翻动的计数牌,不过夜色渐渐的深了,士卒们也纷纷和衣而睡,怀中抱着刀枪/不敢撒手。

  绵延数十里的营盘一片寂静,可江北军的广告牌忽然变动了,圆圆的灯笼居然组成了一排大字,比白天时更加显眼。

  “不好,对方要偷营……”

  哨兵们突然一阵惊呼,全都伸长了脖子朝对面望去,更有人大声念道:“子时偷营!头扎白布蹲下,不杀重赏!这……这也太猖狂了吧,哪有如此明目张胆的偷营?”

  “不管是真是假,咱们先弄块白布揣身上,以防万一……”

  望楼的哨兵们对视了一眼之后,纷纷寻找白布撕扯,跟着又去通报主将,还有人跑去告诉好友,偷营的消息如同瘟疫般迅速传播。

  “假的吧?不想让咱们睡觉吧……”

  将领们狐疑万分的议论着,可距离子时也没多久了,他们不得不叫醒所有人戒备,连主将都披挂整齐,坐在马扎上等敌袭,还派人通知了后方大营,连骑兵营都被弄了起来。

  “他们最多三万骑兵,冲咱们的营盘就是找死……”

  主将不屑的叼着手卷烟,前方的平原点了许多篝火,只要江北军出山就能看见,但硬是等到子时过了大半,江北军也没出来一根人毛。

  “动了!牌子动了……”

  将士们忽然躁动的伸长了脖子,只看对面山上的广告牌一阵乱晃,竟然又有两组灯笼被挂了上去,可众人眼珠子却是一突,新出现的两个字居然是明日——明日子时偷营!

  “日.你姥姥!他娘的狗杂碎……”

  将领们全都气的破口大骂,终于明白对方就是在耍他们玩,搅的他们无法休息好,统帅王如龟更是被气炸了,亲自冲过来把他们一顿臭骂,骂的主将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  “让弓箭手轮值,敢过来就给老子放箭……”

  主将气呼呼的回到了营帐,脱了铠甲倒头就睡,可突然听到“砰砰砰”一阵响,大批信号弹猛然射上了天空,对面更是传来疯狂的敲锣声,轰隆隆的马蹄声更是排山倒海。

  “偷营啦!偷营啦!快起来啊……”

  整座营盘一下就炸窝了,主将连铠甲都顾不上穿了,抄起一杆马槊猛冲了出去,结果火急火燎的冲到阵营前一看,不过是一支千人骑兵队,在前方转了一圈又跑了回去。

  “狗/杂/种!不要跑,与爷爷决一死战……”

  主将气的简直快要发狂了,要不是属下们死死拉着他,他真要冲出去跟敌人玩命了,但江北军全都躲在山里,山虽不高可也易守难攻,不是全体进攻很难占到便宜。

  “大人!您消消气,他们就是不想让咱们睡觉……”

  将领们无可奈何地劝说着,主将发了一通邪火之后,整个人就像没了气的皮球,虽然他明白江北军在打心理战,但他们守在第一线,风吹草动都得严阵以待才行,否则就是拿小命开玩笑。

  “咦?怎么下雪了,这才十月份啊……”

  这才消停了没有半个时辰,大片大片的雪花忽然从天而降,可落到头上战士们才惊觉,这根本不是什么雪花,而是江北军发放的宣传/单,但洋洋洒洒的落满了整座营盘。

  “怎么撒下来的,他们有人会飞吗……”

  将士们满脸懵逼的望着天空,吉国的战士就这点好,识字之人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一,可宣传/单上赫然是一份圣旨。

  圣旨除了各种招降的噱头之外,更罗列了统帅王如龟的各种罪状,以及对他们一干人等的高额悬赏,并且每一份上都盖着玉玺大印,比皇宫里出来的圣旨都要真。

  关键是宣传/单背面印着美女出浴图,还是画工细腻的连环画,几十张凑起来才知道大结局,十几万光棍哪见识过这些,偷摸跑出来四处捡拾,揣回营帐里再一起研究,而骑兵营里还啥也不知道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