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159豹隐南山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529 2020-11-17 17:22

  黑魔人真的如同蝗虫过境一般,走了之后只剩一堆烂摊子,石头村被糟践的一塌糊涂,围墙全部被推倒了,石头屋子也被弄倒了不少,但总算是救下了不少人的命。

  “你们这战果可真有点烂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踩着碎石走进了石头村,放眼望去拢共就死了十几头僵尸,满地的尸体都是人类自己的,四百多人还没他们小分队杀的多,但是炸的到处都是坑,看着非常惨烈。

  “你…你们去哪了……”

  韩国领队哆哆嗦嗦的走出了石屋,表情木讷的望着赵官仁,听到声音其他人才敢陆陆续续走出来,一个个都是惊魂未定的模样,但是粗略一数,竟然只剩下一百多人了。

  “你们赶紧收拾一下,我洗把脸跟你们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蹲到了一具尸体边,拿起一壶水洗了手和脸,跟着又把衣服和裤子都给扒下来了,然后在幸存者们呆滞的注视下,当众脱去自己身上的血衣,换上了一套死人的衣服。

  “唉哟这小帅哥怎么死了呀,人家还想跟你睡觉觉呢……”

  余小鱼走到一个洋帅哥的尸体边,满脸心疼的拍拍他的脸,跟着就把人家给翻过来,卸下人家的水袋跟背包等物品,弄得人家肠子都出来了,她也无所谓的挑挑拣拣。

  “呕”一个女人突然捂嘴吐了出来,结果这一吐好多人都跟着吐,毕竟战场上也没有如此恐怖,石头村简直就是人肉屠宰场,破碎的四肢跟内脏到处都是,连几个毛子都满脸发青。

  “哈哈这就吐啦,这才几个死人啊……”

  余小鱼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,现场除了她也就陈冉和赵官最淡定,这里跟骷髅塔笼罩的城市比起来,实在是小巫见大巫,一条街死的人都比这多,还有血姬的尸山血海,那才叫真正的恐怖。

  “朴妮妹!”

  赵官仁冲着朴记者说道:“让他们不要吐了,尸体上的物资收拾一下,为了防止尸变,要么架火把尸体烧了,要么就敲碎天灵盖挖坑埋了!”

  “受伤的快到我这来,队医也赶紧过来……”

  高洁终于回过神来了,胆大的也开始收集物资了,女人们都慌忙躲进了最深处的大石屋,大石屋看上去像是祠堂或者议事厅,整个石头村看起来也像是原始部落。

  “走!过去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带着邱意寒往深处走去,沿路的石屋都被某种物质侵蚀过,不但石头像被烧焦了一样,木质家具也都腐蚀完了,只有锅碗瓢盆和石桌石凳没事,但也像被抹上了一层焦油。

  “门头连块牌匾都没有,估计都是文盲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径直走进了大石屋,屋里已经点燃了几根蜡烛,几十个女人无助的靠墙坐着,宽大的厅堂足有上百平方,但大厅的布置很简单,甚至算是简陋。

  屋里连张正经的桌子都没有,全是木桩子做成的粗糙凳子,十几个零零散散的摆放在各处,看起来像是村里开会的地方,只是连个装饰品都没有,一派原始气息。

  “我觉得这应该是村长家……”

  邱意寒好奇的往后院里走去,后院还有四间石屋跟厨房,只可惜水井早就干透了,粮食也烂成了粉灰,甚至连茅坑都干成了硬泥,到处都落满了厚灰,已经很久很久没人造访过了。

  “这村长三妻四妾的,怎么就没个小金库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了一间最大的卧房,半个屋子几乎都被大土炕占据了,炕上有六个粉化的铺盖卷,简陋的家具也都烂完了,但地上的青石板平平整整,看不出有地窖的样子。

  “这里有个石箱子……”

  邱意寒爬到土炕的角落里,从一堆皮毛中拽出个石箱来,石箱比正常的行李箱稍小一点,打开后居然是金银细软,还有几件粗制的银首饰,以及一个泛黄的画轴。

  “轻一点!把画拿出来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爬上去蹲到她身边,两人小心翼翼的将画轴展开,不过这只是一副很普通的山水画,落款只有寥寥几笔,还有一枚小红印章。

  赵官仁皱着眉头怪异道:“南山豹雾!这画上没豹子也没雾,豹什么雾啊,我靠!这字我居然认识哎,我终于认字了!”

  赵官仁很惊喜的喊了起来,但邱意寒却好笑道:“没文化真可怕,豹雾亦作豹隐,南山豹隐是个成语,豹隐的典故出自西汉列女传,意为隐者所栖之处,字体是汉隶!”

  赵官仁惊讶道:“真的假的?你一张女企业家的脸,看着可不像这么有文化的人啊!”

  “怎么?坐骑比主子有文化,泛酸啦……”

  邱意寒揶揄道:“我家可是正儿八百的书香门第,爷爷是史学家,父亲是教授,母亲是法官,到了我这才开始弃文从商,但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古文字画,不会是什么穿越者吧?”

  “我们不就是穿越者么,我扔个烟头他们就有万宝路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跳下土炕后说道:“古怪的事情太多了,骷髅塔里还有简体字,这些事恐怕白溟他们都不清楚,只有黑魔和永夜那一级的知道内情,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!”

  两人再回到大厅的时候,吕大头正好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喊道:“老板!沈婷快不行了,你去看她最后一眼吧!”

  “走!”

  赵官仁赶紧跑进了对面的石屋,一看浑身是血的沈婷正躺在石床上,脸色苍白的就跟纸一样,许雅蓉和唐小兵都蹲在床边流泪,高洁站在旁边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会长!”

  沈婷虚弱的看向了赵官仁,赵官仁急忙坐到床边握住她的手。

  沈婷轻松央求道:“不要……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,我害怕这个地方,我的魂也不要留在这,烧了我,把我的魂和骨灰都带回去,好吗?”

  “宝贝!你别怕……”

  赵官仁俯身吻在她的额头上,柔声说道:“哥不会把你丢在这的,你可是我的小情人,我会把你带回江东,放在每天都能看到阳光的地方,等我也下去了,咱俩下辈子再继续约,好吗?”

  “好!我喜欢跟你约……”

  沈婷很勉强的露出了笑容,侧头看着许雅蓉说道:“这是我最好的姐妹,不管她跟小兵能不能复合,我都希望你们能照顾好她,我们都是命苦的女人,遇上你们是我们唯一的幸运!”

  “呜”许雅蓉趴在床上嚎啕大哭,唐小兵则泣声说道:“婷婷!你放心,我就算命不要了也会保护好蓉蓉,我们下辈子还做基/友,最好的朋友!”

  “好好听会长的话,只有他能带你们出去……”

  沈婷很吃力的转过头去,非常困倦一般的望着赵官仁,用十分微弱的声音呢喃道:“会长!下次……不要约完了就走,我喜欢……喜欢听你讲故事,再抱抱我好吗,我好……好冷!”

  “好!我给你讲我的故事……”

  赵官仁伏下身来用力抱住了她,眼眶也止不住的发红了,而沈婷则轻轻吻在了他的脸上,听着赵官仁在自己耳边叙说往事,静静的在他怀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

  “用不着哭,或许我们很快就会去找她了……”

  余小鱼靠在墙上眼神麻木,说道:“我知道为什么找不到白玉寺院了,黑暗之主把它给藏起来了,黑雾中的僵尸就是巡逻队,我们启动了这里的防御机制,刚刚的只是第一波!”

  邱意寒怪异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有人在寺院找到了镇魂塔,用来镇压黑暗之主,但这里又都是黑魔人,只有一个可能性……”

  余小鱼认真的说道:“黑暗之主不想让人找到寺院,里面可能藏着更厉害的宝物,而它的黑魔人就像机器人一样,一旦有入侵者就会启动,但是没有人操控它们,它们只会傻乎乎的跟着黑雾跑!”

  “小鱼说的没错,它们是刚刚启动的,否则地上不会看不到脚印……”

  赵官仁缓缓合上沈婷的双眼,起身说道:“不一定是黑魔把寺院给隐藏起来了,白玉寺院本身就很神秘,黑魔拆不了就只能阻止他人进入,但我今天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,我不应该组织联军!”

  “老大!这不能算你的错误……”

  余小鱼说道:“之前我们的敌人是堡垒,组织联军才能抵抗他们,但现在出现了这么多黑魔人,他们就变成了一群累赘,联军也自身难保了,只是甩开联军也不见得有好处啊!”

  “不甩开他们,我们必死无疑……”

  赵官仁朝门外看了一眼,说道:“这些外国人已经吓破胆子了,还带了这么多女人,走不了多远就得团灭,待会我们吃完东西睡一觉,然后偷偷开溜,就我们八个人走!”

  “会长!婷婷怎么办……”

  许雅蓉泪流满面的看着他,赵官仁说道:“陈冉!你用《追魂秘典》里记载的法子,把沈婷的魂火吸出来带走,回到江东之后再放出来,大头和小兵把沈婷的骨灰带走!”

  “哎!”

  几个人都点头答应了,赵官仁走出去坐到个石磨上,点了根烟望着来来往往的人,女人们的矜持和骄傲不见了,男人们的血性和尊严也没有了,几乎每个人都被恐惧和茫然纠缠着。

  “呼”一团团烈火熊熊燃烧了起来,尸体都被集中在一起焚烧,沈婷则被单独架在一块石台上,可看着年轻姣好的女子,让一把大火轰然吞噬,赵官仁也变得有些茫然了。

  “我会活在多少人的记忆里,有多少人能记住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仰头望着昏暗的天空,真想一把撕开恶心的云雾,用阳光杀死所有的死寂,但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,只听一个女人轻声问道:“公子!可否借奴家一碗水喝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官仁诧异的回头一看,忽然让自己的口水一呛,一下趴在石磨上狂咳了起来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