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57真正的穿越者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00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赵云轩!你好大的胆,竟敢一再欺辱我家小郡王……”

  六夫人在小花园中气的跳脚大骂,小郡王正伏在她怀中呜呜的哭,卞家人则是各个幸灾乐祸,一副看好戏的奸诈模样。

  “永宁郡主驾到!”

  忽然!

  小太监在院外吊着嗓门喊了一声,赵官仁急忙扭头朝外看去,只见宋吃猪贼眉鼠眼的跑了进来,笑嘻嘻的冲他使了个眼色,原来这大肥货并没有逃跑,而是去请小郡主给他撑腰来了。

  “吵吵什么呀?本主大老远就听六姨娘在嚷嚷了……”

  小郡主居然换上了一身华贵的朝服,手里攥了块白丝手帕,扶着小太监的胳膊,仪态万千的走了进来。

  “啊!妾、妾身见过永宁郡主,妾身方才在说笑呢……”

  六夫人连忙讪笑着上前行礼,亲王的妾室不能被称为姨娘,小郡主这么叫她就等于是当众侮辱,但小郡主可是皇上的心肝宝贝,她一偏房打死也不敢跟小郡主叫板。

  “郡主!您来的正好,快为本官评评理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小郡王说道:“你家弟弟身为我大顺郡王,光天化日之下,居然跟未婚女子当众野战,还特么玩双飞,我身为朝堂命官有纠风之责,说了他两句之后,他居然说我侮辱他!”

  “野战?还当众双飞,可有此事……”

  小郡主瞪着眼睛走上了凉亭,卞家一干人等都坐鸟散状,都跪在凉亭两侧屁都不敢放。

  “姐!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  小郡王弱声说道:“那是与我有婚约的卞家大小姐,我与她一见倾心,情不自禁,在竹林深处拥吻,我亲自己老婆怎么啦,并不是当众野那个合,卞香兰你说与我姐听,是不是这样?”

  “回、回郡主的话……”

  卞香兰跪在地上面色苍白道:“我与郡王有婚约在身,早晚是他的人,便一时情不自禁,虽是竹林深处,可外人不得见,还有侍卫把守,不知那赵云轩如何偷入而来!”

  “啪”小郡主冲过去劈手抽了她一个大嘴巴,骂道:“不知廉耻!禁军侍卫不是男人啊,在外野合还有脸辩解,我王府怎会与你这种贱#妇订下婚约,陈载德!你也给我跪下来受罚!”

  “姐!我错了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  小郡王捏着耳朵跪在了地上,明显非常惧怕小郡主,六夫人则哀求道:“郡主!少年人血气方刚,一时把持不住也情有可原,您就宽恕他一次把,外人面前不好落他脸面呀!”

  “你还有脸替他求情,你如何管教的儿子……”

  小郡主又冲过去给了她一个大嘴巴,抽的六夫人惊恐下跪,可这巴掌将赵官仁都给惊到了,特别是六夫人那本能的一跪。

  没想到小郡主竟如此威猛,地位如此之高,亏他前几晚还拐卖了小郡主,将她小屁#股抽的啪啪响,真是老二上面挂镰刀——危鸟险啊!

  “哼我王府的脸面都让你这贱婢丢尽了,回去再跟你算账……”

  小郡主回头大声说道:“兰台县令听宣,即刻张榜公告县,卞氏有女卞香兰,不知廉耻,当众勾引载德郡王野合,虽未促成丑事,但其品行恶劣,伤风败俗,即日起废除婚约,充入教乐坊,不得落籍,以儆效尤!”

  “卧#槽!”

  赵官仁吃惊的瞪大了双眼,万万没想到小郡主竟如此狠辣,废了卞家婚约不算,还将卞香兰打入教乐坊变成了官妓,这可是一辈子的耻辱啊,卞家从此再也抬不起头来了。

  “郡王!救救奴家,救救奴家啊……”

  卞香兰急眼般的爬到了凉亭前,惊恐万状的给小郡王猛磕头,可小郡王却懦弱的揪着耳朵不敢松开,急忙朝后面退了几步。

  “你凭何将小女充入教乐坊……”

  卞老爷子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,顿着拐杖怒道:“我与你爹爹乃世交,他金口玉言指腹为婚,你越俎代庖我且不论,但你只是个郡主,有何权力在封地外命令知县,将良人充入教乐坊啊?”

  “就凭这个!跪下……”

  小郡主猛地掏出块金牌举在手上,赵官仁伸长脖子仔细一瞧,金光闪闪的牌子上居然写了四个字——如朕亲临!

  “吾皇万岁万岁,万万岁……”

  禁军侍卫们“轰隆”一声跪下了,黑白两卫更是吓的脑门点地,其余哪还有人敢站着,卞员外更是瘫软在地哀嚎道:“天亡我卞家,天要亡我卞家啊,老夫冤枉啊!”

  “嘿嘿”宋吃猪一个大跳跪在了赵官仁身边,贼笑道:“小郡主实在太牛掰了,兜里真是啥宝贝都有啊,太他娘的爽了,你快跪下啊,装装样子,别让黑白无常记你一笔!”

  “尼玛!小娘皮居然跟我留了一手,小小心机婊……”

  赵官仁郁闷的单膝下跪,小郡主得意的朝他抛了个媚眼,赵官仁连忙示意她不要赶尽杀绝,但小郡主却背起手说道:“宋吃猪!你可听清本主的话了,即刻张榜公告!”

  “微臣遵旨!”

  宋吃猪屁颠颠的跑了出去,精神抖擞的样子比他升官还开心,而卞香兰则“噗通”一声歪在了地上,整张脸瞬间一片死灰,眼中尽是绝望般的泪水。

  “呃郡主啊!下官有那个、请奏……”

  赵官仁拱手站了起来,说道:“卞府一事尚未调查清楚,卞香兰充入教乐坊可否容后处理,毕竟微臣身负皇恩,请郡主成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卞香兰闻言微微动了动,有些希冀的望向了他,而小郡主故作不耐烦的摆手道:“准了准了!容后几日也无碍,有事你一块奏了吧,莫要废话连篇!”

  “那就把卞府三姨娘判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向三姨娘说道:“刘氏家中治毒,散播尸瘟,妄图动摇我朝根基,人证物证俱,铁证如山,臣请旨诛其九族,以儆效尤!”

  “你为何要赶尽杀绝啊……”

  卞员外又痛心疾首的爬了起来,嚎道:“你要灭就灭她一人即可,九族可是连我儿也在其中啊,老夫给大人您跪下了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求大人放我儿一马吧!”

  “你先别我儿我儿的叫,本官给你说个故事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前两步说道:“话说有个猎人自诩弓法了得,只带一张竹弓进山打虎,突见猛虎朝他扑来,他顿时吓尿了裤子,没搭箭便拉了空弦,但老虎却倒地死了,请问怎么回事?”

  “不是他干的呗,定有旁人张弓射虎……”

  小郡主下意识接了一句嘴,赵官仁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,指向了卞家小少爷笑道:“我也认为不是他干的,卞员外!您觉得呢?”

  “何、何意啊?”

  卞员外颤巍巍的看向自己儿子,小少爷深深低着头也不抬起来,有位防疫员在不远处嘲讽道:“蠢材!这都听不出来啊,你儿子不是你亲生的,看他长的像你么?”

  “野种?不会吧……”

  卞家上下“嗡”的一声炸了锅,连卞香兰都吃惊的直起了身来,而三姨娘则趴在地上不住的发抖,不知是恨的还是怕的。

  “不、不可能!我#干#的,定是我#干#的,这是我的种……”

  卞员外跌跌撞撞的往后倒去,亲眷们赶紧将他一把抱住,但小郡主又幸灾乐祸的笑道:“卞家居然还有个野种啊,云……赵提举!你又是如何得知的呀?”

  “刘玉梅!你知道你儿子为什么变态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冷笑道:“你躲在密室中偷汉子,什么口味重你玩什么,但你儿子就躲在外面偷看,将你的丑事尽收眼底,不!应该还有你老娘,简直就是恶心他娘给恶心开门——恶心到家了!”

  “噗”小郡主捂嘴笑喷了,可三姨娘却猛地抬起头来,脸色瞬间一片死灰,卞员外立即冲过去一拐杖砸在她身上,怒吼道:“贱#妇!可有此事,可有此事?”

  “去你娘的!滚开……”

  三姨娘跳起来将他推翻在地,怒吼道:“没错!老娘每个月都出去偷汉子,进府之前我就一直被人玩,十几年从来没断过,你儿子也是他的种,怪只怪你没卵用,老废物还想生儿子,我生你娘!”

  卞员外也怒吼道:“宰了她!给我宰了这对贱#人和野种!”

  “慢着!”

  忽然!

  一位瘦高的男人从后方站了起来,缓缓上前几步望着赵官仁,冷声道:“你不就是想逼我现身么,朝堂要的东西在我手上,但你没资格跟我谈,叫钦差大人过来跟我谈!”

  “你!原来是你……”

  卞员外惊怒万分的瞪着对方,卞香兰也是难以置信,这人正是她家最好的帮手,赵官仁买新宅时她还带过去喝了酒,但赵官仁只隐约记得他姓祁,反正是卞家的账房先生。

  “没错!不是你干的,是我#干#的……”

  祁账房冷声道:“你家的发明都出自我手,但你太贪心了,威逼利诱将玉梅纳为小妾,说好了与她五五分账,可到最后她连一成都没分到,我只能让她给我生个儿子,拿到我应得的那一份!”

  “畜生!你这个畜生……”

  卞员外怒吼一声晕了过去,吓的卞家人都惊呼了起来,但祁账房又冷笑着看向赵官仁,说道:“知道玉梅为什么会一眼识破你吗,你可能把我给忘了吧,赵家才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骇欲绝的看着他,赵家才可是他亲爹的名字,这货肯定是把他当成他爹了,他们父子俩长的本就十分相像。

  “他为何叫你赵家才……”

  小郡主困惑的看着他,但祁账房却笑道:“姓赵!名云轩,字家才,家乡人都这么叫他,郡主!请您跟您父王说一声,他要的东西可以过来拿了,我和赵老弟先找个地方叙叙旧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