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36柳飘飘的秘密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502 2020-11-17 17:22

  “我确曾派人去赐死柳飘飘,谁知道她早就死了……”

  太后坐在寝宫的茶室中,握着赵官仁的手说道:“我本想让柳飘飘把孩子生下来,交给大户人家收养,然后让她去给叶子梅陪葬,毕竟我也是做娘的人,不可能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!”

  赵官仁皱眉道:“你的人当时没看见孩子吗,柳飘飘的婢女呢?”

  “三名婢女全部被杀,无一幸免……”

  太后说道:“当时柳飘飘已经硬了,挂在梁上裸#露着下半身,地上遗留着一堆胎盘,孩子不知所踪,她应当是让人给逼死了,但我也懒得去解释了,反正我也没打算让她活!”

  “这就麻烦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柳飘飘正在到处找她的孩子,可能是一个打扮成秦香莲的戏子所为,虽然她暂时没有大开杀戒,但我之前的一刀已经激怒了她,万一再让她发现孩子死了,她可能会彻底暴走!”

  “戏子?秦香莲……”

  太后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我听说叶子梅第一次召见柳飘飘,便是在梅开戏园的厢房,叶子梅当场就在厢房中临幸了她,而且《铡美案》是叶子梅偏爱的一出戏,此事你可去问锦衣卫牛副指挥使!”

  “对了!我怎么把姓牛的给忘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柳飘飘回国的时间并不长,谈不上什么仇家,但她一回来就被姓牛的给睡了,肚里的孩子搞不好就是姓牛的种,姓牛的为了保全他的孩子,极有可能杀了柳飘飘!”

  “唉呀你真是操心的命……”

  太后娇嗔的捶了他一下,说道:“你一回来就忙个不停,顾不上看望本宫也就罢了,自己的种都不看上一眼啊,你的小帝姬可漂亮了,眼睛特别像你!”

  “幸苦了!我的好妹子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亲了她一口,赶忙跑去洗了个手,颠颠的跑进卧房时,太后已经把孩子抱起来喂奶了,赵官仁凑过去只看了一眼,马上就确定是自个的种,神似永宁生的双胞胎。

  “我老娘的基因可真强大,我的孩子居然都像她……”

  赵官仁美滋滋的瞧着孩子,可太后却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你可把冠儿骗的不轻啊,他年纪小看不出,可我一眼就瞧出来了,永宁居然在给你生儿子,亏我把她当个好儿媳呢!”

  “我也不想干这种缺德事啊,可老天爷不愿放过叶家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下来把“天谴”一事给说了,摊手道:“柳飘飘就是天谴之一,不给吉国改朝换代,再把叶家人杀个十之**,灾难会没完没了的到来,我此生加起来干的缺德事,还没有来这里一年干的多!”

  “反正你不准杀冠儿,我是你的女人,你就是他继父……”

  太后说道:“其他姓叶的我随便你,我早把叶家人给看透了,叶子梅死的时候我还有些愧疚,谁知道他一直在欺骗我,根本没杀柳飘飘,柳飘飘尸变就是他们家的报应!”

  “一万多叶家人,我真要成屠夫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俯身亲了小闺女一口,说道:“永宁也不傻,她也看出你闺女是我的种了,反正你们姐妹俩合计一下吧,早点让小皇帝乖乖禅让,我可不想杀的血流成河,对谁都没有好处!”

  “哼缺德死你了,好好的婆媳变姐妹……”

  太后踢了他一脚,红着脸颊说道:“哥!晚上就住妹妹这里吧,大半年没见你了,让妹妹好好伺候你一回吧!”

  “几十个戏班子在等着我,我今晚可有的忙了,带我闺女好好休息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起身亲了她一口,刚走出去就看到了永宁,永宁笑呵呵的捧着一杯奶让他喝,赵官仁一口闷了才反应过来,咂咂嘴说道:“你别饿着我俩儿子啊,我看太后这边也没啥余粮!”

  “唉呀”永宁坏笑道:“饿了本皇后也不敢饿着您儿子呀,已经请了奶娘啦,但你喝了我的奶就是我儿子了,以后得叫我娘,哈哈”“我看皇宫生活太无聊,你硬是闲出屁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嫌弃的走出了后宫,让人去通知锦衣卫副指挥指挥,快马加鞭的赶回了出事的马府,马府没事的宾客全都离开了,防疫大队也将尸体和尸血给清理完毕了。

  “王爷!各班的班主都到齐了,卑职已经初步审问过了……”

  大胡子千户迎了上来,说道:“年后唱过《铡美案》的戏班子共有九家,刨除日子不对的五家,还剩四家,其中四名青衣两男两女,但全部声称从未穿着行头出门,毕竟这是犯忌讳的事!”

  “嗯!”

  赵官仁提上一盏油灯坐进了凉亭,问道:“有没有梅开戏园的青衣,据说叶子梅非常喜欢听《铡美案》!”

  “《铡美案》翻来覆去的唱烂了,已经没什么人愿意听了……”

  大胡子跟进来说道:“梅开戏园有近一年没演过《铡美案》了,不过凶犯既然穿着行头出门,登台的地方一定距离梅花山不远,一是距离远定会被人瞧见,二是速去速回,可以有不在场的证明!”

  “剩下的几家在哪演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扔了根香烟给他,对方受宠若惊的说道:“距离梅花山都挺远,不具备快去快回的条件,不是有人在撒谎,便是私宅养的小戏班,卑职已经派人去梅花山附近走访,相信很快就会有回应!”

  “不错!你脑子很好用……”

  赵官仁问道:“牛副指挥住在哪,他是什么样的人,但说无妨!”

  “牛副指挥住桐油街中段,跟梅花山一南一北……”

  大胡子弯下腰说道:“牛大人擅长钻营,先帝登基前他就是太#子#党,如今又抱紧了秦王的大腿,柳飘飘之前便在他手下做事,而先帝临幸柳飘飘,恐怕也是他的手笔,听说他为先帝物色了不少戏子!”

  “殿下!牛副指挥到了……”

  一名龙禁卫忽然跑过来通报,只看一位细皮嫩肉的中年小白脸,屁颠颠的跑过来跪下行礼,一副谄媚的嘴脸看起来就很小人。

  “你先出去等着……”

  赵官仁挥手让大胡子出去了,说道:“牛大人!关于柳飘飘,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本王说的?”

  “王爷!卑职与柳飘飘并不熟悉,只是寻常的上下级关系……”

  牛指挥起身说道:“先帝曾召见柳飘飘,柳飘飘送了五百两求卑职指点,卑职便让她妆扮成柳月娥,在梅开戏园的厢房中给太子爷唱上一曲,太子爷当场便临幸于她!”

  “是么?”

  赵官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柳飘飘唱曲的功夫我可知道,她根本就是个不入流,而叶子梅的定力也算不错,看来牛大人是很了解叶子梅,深知他的死穴在何处啊!”

  “王爷!柳月娥您应该认识啊,麒麟将军的大夫人嘛……”

  牛指挥暧昧的笑道:“《麒麟记》唱的便是袁士初与他夫人,但一般人可不知道,柳月娥与先帝差点成就了一段孽缘,正好柳飘飘跟她有几分神似,那日柳飘飘故意穿裙不#穿裤,还崩开衣襟露了肉,先帝的眼珠子当时就红了!”

  “原来她叫柳月娥啊,我跟她没啥接触……”

  赵官仁把烟头扔在了他的脚下,说道:“听说你给叶子梅养了批粉头,养在什么地方了?”

  “基本都在梅开戏园……”

  牛指挥弯下腰说道:“先帝有时兴致上来了,便把戏子从台上叫下来,直接跟戏子在厢房中行好事,而且必须穿着行头,嘴里唱着戏词,京里成名的女角都让先帝临幸过!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我说的是其她那些,特别是唱青衣的女人,养在何处了?”

  “呃”牛指挥说道:“卑职在梅开山下买了几处别院,有的戏子怀了龙种,卑职便把她们接过去安胎或打胎,生了龙子的就干脆住在那了,大约有十多个吧,唱青衣的有……三个!”

  “谁擅长唱《铡美案》,她们在宅子里会不会扮上秦香莲……”

  赵官仁站起来目光炯炯,牛指挥有些惶恐的说道:“先帝登基前偶尔过去,她们便时常在宅子里排戏,成天盼着先帝过去临幸,那三个青衣皆是唱秦香莲成名的角!”

  “我再问你一遍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揪住他的衣领,寒声问道:“柳飘飘的孩子究竟是谁的种,你最好不要糊弄我,柳飘飘亲口对我说过,她陪你睡了大半个月!”

  “卑职不敢瞒您,但柳飘飘自己都不知道,那孩子究竟是谁的……”

  牛指挥惶恐的说道:“先帝根本不把戏子当回事,有时兴致大发还会让卑职一起上,我就跟先帝一同玩过柳飘飘,先帝养着她也不是为了孩子,而是为了她手里的尸毒!”

  “什么?柳飘飘哪来的尸毒……”

 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牛指挥连忙说道:“她从顺国带回来的毒水,说是您在兰台县治毒的时候,她偷偷装了两罐尸毒水,先帝担心找不到锦衣暗卫,便把她的毒水当作保命符!”

  “他妈的!”

  赵官仁惊怒道:“你为何不早说,毒水在哪?”

  “您不是刚回京嘛,卑职还没机会跟您说啊……”

  牛指挥焦急的说道:“先帝拿走了一罐毒水,藏在了何处卑职不知,还有一罐在柳飘飘手上,她说她要是出了事,十日之内尸毒就会爆发,卑职还担心了好一阵子,谁知道屁事都没有!”

  “你们测试过毒水吗,有没有失效……”

  赵官仁凝重的看着他,牛指挥点头道:“测试过!用的两只野猫,但柳飘飘说尸毒水不能见光,见了阳光就会失效,卑职怀疑害她的人拿走了毒水,比方说……太后娘娘!”

  “太你妹!你给我带路……”

  赵官仁拽着他跑出了凉亭,大声喊道:“大头!快带上龙禁卫跟我走,我知道秦香莲在哪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