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98浮出水面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091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当啷”瓷碗整齐的碎成了四瓣,一碗朱砂水尽数洒落在地,不仅泼红了小郡主的纱裙,更是让在场众人齐齐色变,有女人惊呼道:“永宁身上有古怪,不想让仙符落在她身上!”

  “放你娘的屁!你身上才有古怪……”

  小郡主惊怒的跳起来大骂,可顺尧帝却用力一拍椅子,呵斥道:“你给我跪好了,不许起来,玄阳!云轩!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我在点烟,没看到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着香烟惊讶的走了过去,玄阳天师则连退了两步,凝重道:“有外力击碎了我手中的瓷碗,不是暗器一类的东西,而是一股无形的力量,应是不想让我在郡主身上落符!”

  “永宁!你别怕,将你身上的东西都掏出来,扔在地上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前拍了拍小郡主的肩膀,小郡主也被吓到了,小脸煞白的将随身物品都掏了出来,可全是零零碎碎的东西,不是女孩子的胭脂水粉,便是稀奇古怪的小玩具。

  “大%师!你重调一碗继续落符,在我身上也画一道……”

  赵官仁并没看出什么毛病来,玄阳天师很快又调了一碗朱砂水,谁知赵官仁竟然将身上的袍子给脱了,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来,说道:“在我背上画,让我看看你这诛鬼符的威力!”

  “好!”

  玄阳走到他身后口念法决,运笔如飞般画下了诛鬼符,可画完后赵官仁却苦笑道:“大%师啊!你这玩意就是个心理安慰吧,什么都挡不住啊,能起作用才叫见鬼了!”

  “冤有头,债有主嘛,画个符就是告诉它们别找错了人……”

  玄阳颇为尴尬的走上前去,继续在小郡主背上画了起来,这回倒是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了,八个人全都被画上了诛鬼符。

  “呜”一阵阴风忽然横扫广场,让众人尽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顺尧帝面色一变直起了身来,妃嫔们吓的缩成了一团,有人惊恐的问道:“大%师!怨鬼是不是已经来啦?”

  “莫怕!它们已经感受到贫道的厉害了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自信满满的抄起了七星铜剑,站到祭坛后大声说道:“小孩子闭上眼睛不要去看,待会不论发生了何事,蹲着跪着皆可,但就是不能离开白圈,它们已经开始试探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女人们全都恐惧的缩在了一起,皇子们硬着头皮装英雄,顺尧帝虽然看似镇定的翘着二郎腿,可他却对谭青凝说道:“你很好!这么大还是个处子,若是护驾有功,朕会好好封赏于你!”

  “谢皇上!”

  谭青凝尴尬的抱拳行礼,皇上分明在说她是个老姑娘,不过话未落音就听到了梆子声,时间正式到达了午夜十二点,包围广场的禁军们集体转身,面对着墙壁仔细倾听。

  “嘛呀嘛呀哄呀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跳大绳似的舞起了剑来,赵官仁估计再让他念一遍咒语,他都不会念出一模一样的来,但阴风却是一阵接着一阵,连撒在地上的生石灰都不断被吹走了。

  “呜我怕!我不想跪着了,不是我%干%的……”

  小郡主吓的直接哭了出来,妖月公主的脸色也铁青一片,但赵官仁却大声喊道:“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,厉鬼只会找它仇人报仇,没干亏心事的都别怕,你越怕它越凶!”

  “轰”玄阳天师突然喷了一口火柱出来,拿起个铜铃拼命摇晃,蹦蹦跳跳的来到八人身后狂跳大绳。

  “玄阳!”

  赵官仁忽然眯眼大喊道:“你摇个屁啊,那么大个的你都看不见吗,人家已经出来了,大殿门口!”

  “不会这么凶吧?主动找上门来啦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惊的连退两步,赶紧用铜剑割破自己的手心,将血液涂抹在自己双眼上,但他的弟%子突然惊呼道:“师父!来、来了,这回是真来了,你快看台阶上的石灰啊!”

  “护驾!快护驾……”

  顺尧帝猛地蹦到了椅子上,一把拽过谭青凝挡在面前,女人们立马吓的连连鬼叫,只看台阶上的石灰不停出现一个个凹陷,明显从大殿里走出来一个什么东西,但出现的凹印却不是脚印。

  “娘啊!”

  玄阳天师忽然吓的往后一仰,居然一屁%股摔坐在了地上,小郡主吓的浑身一抽,惊尿顺着她的大腿淋湿了地面,挥着手哭喊道:“我不要跪着了,快拉本主起来啊,救命啊!”

  “跪着别动!这时候不能起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缓缓上前了两步,望着台阶前的空地,冷笑道:“金宝!你这一路磕头磕过来,难道就不嫌累吗,是不是想找皇上伸冤啊?”

  “金宝!金宝在磕头……”

  妃嫔们吓的差点没当场炸窝,成天跟金宝鬼混的刘贵妃更是白眼一翻,“噗通”一声吓晕在了地上,太子跟端亲王也是满脸煞白,与众皇子们靠在一起才没蹲下。

  “玄阳!你等着作死啊,还不起来降妖除魔……”

  顺尧帝猛地将谭青凝拦腰抱在怀里,谭青凝坐在他腿上尴尬的要死,但人家是皇上她也不敢反抗,但众人突然就听“噗通”一下,石灰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脑门印。

  “怎、怎么没膝印啊……”

  女人们惊恐万分的蹲在地上,有的人压根不敢睁眼去看,还有人撅着个屁%股躲在人家裙子下面的。

  “嘶”玄阳天师忽然猛吸了一口凉气,瞪着一双被鲜血抹红的双眼,颤声道:“金宝不是在磕头,它、它的脑袋掉了,一路走一路捡,谁把它的头给砍成这样啊,太狠了吧?”

  “噗通”几位娘娘接连被吓晕了过去,没晕的也好不到哪去,几乎全都蹲下去小声哭泣,几位小皇子更是吓的嗷嗷哭,没有一个有勇气挺直腰杆。

  “不要瞎说,金宝就是在磕头,奴婢见了主子怎能不磕头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上前两步,大声说道:“皇上口谕!朕安,有事说事,没事滚蛋,朕赐你八宝寿衣一套,楠木棺材一口,葬在京城最好的风水地,赶紧滚出去领赏投胎吧!”

  “可再加一些,风光大葬……”

  顺尧帝下意识嘀咕了一句,可赵官仁又快步走到圈前,皱眉道:“皇后害你就去找皇后啊,阴间之事又不归皇上管,什么?另有其人,究竟是何人将你埋在了御花园,快说!”

  “哗”赵官仁猛地转过了身来,震惊的退开两步扫视众人,众人让他吓的齐刷刷一哆嗦,全都满脸恐惧的盯着他。

  “不好!”

  玄阳天师忽然拔出了铜剑,大叫道:“快趴下!金宝冲进来报仇啦,无关人等快趴下!”

  “啊”两名弟%子突然惨叫着摔了出去,玄阳天师更是双眼一翻晕了过去,人群“嗡”的一下炸了窝,不管男女尽数趴在地上尖叫。

  “砰”赵官仁也猛然被撞翻在地,大叫道:“快跑啊,别让它追上你!”

  “不要追我!不是我害的你……”

  刘皇妃竟然疯狂的奔跑了起来,小郡主也吓的屁滚尿流,同两个妃嫔玩命的哭喊狂奔,可赵官仁突然跳起来拦住了小郡主,大喊道:“不要跑了,根本没有金宝,我在吓唬你们!”

  “噗通”刘皇妃一个狗吃屎摔趴在地,难以置信的回过了头去,两个妃嫔也震惊的停了下来,满场只有她们四个跑出了圈外。

  “献丑了!”

  玄阳天师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,精神抖擞的拱手笑道:“诸位!贫道受郡王爷之托,与他合演了一场戏,石灰粉不过是些小把戏,此时也并未到子夜,只是提前敲了梆子而已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顺尧帝气的差点跳脚骂娘,他正狼狈的趴在地上,只差没把谭青凝扛在头上了,不过马上就蹦起来笑道:“哈哈你们这群乌烟瘴气的东西,朕早知后宫的妖孽就是尔等!”

  “娘娘!回去吧……”

  金无命冷着脸亲自上前,将瘫在地上的刘皇妃拎了回去,另外两名嫔妃也是一副大势已去般的绝望模样。

  “母妃!你、你们干什么了,金宝与你们有何关联啊……”

  端亲王坐在地上都傻眼了,只是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,而赵官仁则拎起泪流满面的小郡主,叹气道:“唉你骗谁不好,为何要骗我呢,我可真动过娶你的念头啊!”

  “呜我不知道事情会闹到这般大,我不敢告诉你……”

  小郡主泣声说道:“我没搞什么邪术,我只是模仿了一个样子,想让人查到皇后和太子头上,但我不知道他们的脑袋怎么没了,尸体也不该在暗渠里,本来一查就能查出来的,有人在害我啊!”

  “混账东西!”

  顺尧帝惊怒道:“你若是没学过邪术,怎知邪术是什么样子,又怎知将尸首埋在阴阳两极,你再不说实话,休怪朕不念骨肉亲情!”

  “爷爷!我真的没学过邪术,全是老皇后跟我说的……”

  小郡主跪在地上哭道:“她说前朝太子在御花园布下邪阵,将太上皇给谋害了,您及时发现才诛杀谋反的太子,还与我说了阴阳尸,我便模仿了一个样子陷害皇后,没有真搞邪术啊!”

  “果然是那老妖妇,贼心不死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深深的看向了赵官仁,此间秘密任然只有他俩知道,但赵官仁却急忙蹲了下去,扶住小郡主问道:“永宁!无头女尸是谁?”

  “真的有人害我啊,女尸不是我们杀的……”

  小郡主哭哭啼啼的不肯说实话,可赵官仁一猜就知道,绝对是能要她爹性命的证据,一旦说出来他们家就完了。

  “呵呵呵呵……”

  忽然!

  一阵诡异的奸笑让人毛骨悚然,只看一名昏迷的妃子像被吊起来似的,以诡异的姿势后仰着起身,明明双眼紧闭却在不停奸笑,突然开口说道:“刘皇妃!我说过会来找你索命的!”

  “啊!!!”

  刘皇妃吓的尖叫一声跪在了地上,浑身抽抽的像吃了耗子药,而赵官仁则震惊的打量着诡异妃子,转头又看向了后方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你们的脑洞可真特么大,这样都行?”

  “不好!这下来真的了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猛地拍出一掌,手心的刀口竟喷出了一大片血雾,只看妃子又仰头晕了过去,但一道魅影却猛然出现在血雾中,好似脱壳而出的螳螂,一爪刺向刘皇妃的心口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