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61今夜你为谁入戏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11 2020-11-17 17:22

  有高管事带路自然是畅通无阻,两名锦衣卫坐在门房里喝茶,赵官仁和粉骚包一人一把折扇,潇洒又好奇的走进了定国公府大宅,院内的灯笼已经通通换上了“定国公府”的字样。

  “啧啧不愧是顶级会所,这园林可花了不少钱啊……”

  粉骚包新奇的四处打量,当年的“定国公”乃一代豪门,府内的园林景观自是无可挑剔,进门就好似进了公园一般,园内有一面不小的湖泊,周围亭台楼阁还有小船画舫,比皇宫大院可都壕气多了。

  “你们是何人?”

  两名丫鬟忽然提着灯笼出现了,为首的指着高管事厉声道:“高管家!你为何夜间领两名陌生男子进府,国公爷出门办差,这要是传出去如何了得,我看你这管家是不想干了吧,速速去禀报大夫人!”

  “且慢!姑娘误会了……”

  高管事上前拱手道:“两位公子并非外人,乃是含芳斋赵姨娘的表兄弟,因赵姨娘家中老母病重,特来请姨娘回去看上一眼,去晚了怕是赶不上啦,还请两位姑娘通融通融!”

  “这个也通融,那个也通融,当咱们定国公府是什么地方……”

  两名丫鬟全都声色俱厉,高管事急忙做了个掂银子的手势,吕大头便掏出两颗碎银子上前,攥住一名丫鬟的手塞给人家,嬉笑道:“两位姐姐幸苦啦,我等去去就回!”

  “速去速回,我们在这守着,敢乱走仔细你的皮……”

  两名丫鬟气势汹汹的让到了一边,高管事赶忙招着手带两人前行,吕大头则低声笑道:“这俩丫头的戏可真足,我都有一瞬间的恍惚,真以为是来偷人的,怪不得能成为顶级的销金窟!”

  “正所谓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设计这里的人可是个高手……”

  赵官仁小声说道:“有些看似不起眼的东西,实际上是在给人强烈的心理暗示,比如国公府的灯笼,巡夜的家丁,偷偷议论的仆妇,让人不自觉的产生紧张感,当真以为进了人家内宅,偷香窃玉来了!”

  “喂!这里的姑娘都可以玩吗……”

  吕大头用扇子敲了一下管事,管事回头笑道:“这地方可不是窑子,这里面有很多门道的,两位真要是有兴趣,不妨先行感受一下,我拿一份私密关系图给两位,外人可没有的!”

  “好!长长见识先……”

  赵官仁非常爽快的答应了,管事便领着他们进了间小厅,谁知里面还有几位公子哥,正趴在桌上聚精会神的研究着一张图,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每人手里还拿着一块牙牌。

  “本公子告诉你一条捷径……”

  一位胖子很有经验的教育小伙伴:“你既然是王婆子的侄儿,那就去弄她闺女,粗使丫头花点银子就能拿下,但通过她可以认识彩霞姑娘,弄了彩霞距离三夫人可就不远啦!”

  “你是不是傻……”

  同伴鄙夷到:“彩霞姑娘只是个茶水婢,使唤她的大丫头是国公爷的人,你当我缺心眼还是她缺心眼,她就是个国公爷的眼线,我若是让她抓了奸,老子上哪哭去!”

  “哎!

  一群公子哥纷纷直起身来笑道:“这又来两位仁兄,两位是哪房的亲戚啊?”

  “赵姨娘家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进门就拿到了两块牙牌,几人居然惊喜道:“两位好手气啊,竟然摸到了赵姨娘的表兄,赵姨娘可是个尤物啊,咱们换一换好不好,我这有块翠烟庵的香客牌!”

  吕大头撇嘴道:“尼姑啊?你好重的口味!”

  “兄台这就有所不知了吧……”

  一位大黄牙得意道:“翠烟庵有两位代发修行的绝色小尼姑,几位夫人还经常前往祭拜,只要把她俩弄舒坦了,给你一管迷烟轻轻一吹,夫人们可是手到擒来啊!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听说二少奶奶才是绝色,诸位有谁得手了?”

  “二少奶奶可是国公府的大管家,这里最难上手的美人之一……”

  大黄牙摆手道:“咱们都是刚来不久的穷亲戚,不在这泡上个把月,连她丫鬟都见不着,誉满京城的钱公子知道吧,花了三个月才成为入幕之宾,生生让人捉了两回奸,正在钻研国公夫人那条线呢!”

  “既然有人得手了,你们就没去请教请教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好奇的走了过去,一人不屑道:“人家费了那么大的精力,银子花的海了去了,岂肯轻易告诉外人,再说人家时不时就换批丫头,人际关系也在不断变动,老招数也不好使!”

  “我就不信了,本公子一千两银子砸下去,岂有睡不着的道理……”

  吕大头不信邪似的拍了拍桌子,可胖公子却讥诮道:“一千两?你要是能把我弄上二少奶奶的床,我给你两千两感谢费,人家可是很有原则的好吧,不懂就不要胡咧咧!”

  “切我今晚就睡给你们瞧瞧……”

  吕大头趾高气昂的往偏厅走去,高管事已经拿出了一份人物关系图,铺开在桌上低声道:“此乃最新的内部关系图,府里的人都按照这份图来演,两位可不要外泄啊,不然小人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“这么多夫人太太,为何只有七八个大小姐……”

  赵官仁纳闷的捧起了关系图,高管事说道:“真实情况就是这样,小姐到了岁数都出嫁了,其中七小姐是正牌的国公之孙,二少奶奶和三夫人也是正牌妾室,可吃香了!”

  “走!咱们先去找六奶奶……”

  赵官仁顺手拿起了关系图,高管事诧异道:“两位不玩了吗,赵姨娘可是难得的绝色啊,不花个上千两银子见不着她,而且我带路去找六奶奶,肯定会引起护院的警觉!”

  “你就在这等着,我让你看看什么才叫采花高手……”

  赵官仁傲然的收起了关系图,吕大头也牛气道:“攻略图都在手上了,这要是再搞不定几个小娘们,江南老司机岂不是浪得虚名,你就等着大开眼界吧,咱今晚就把二奶奶的车给开飞起来!”

  两人说完就往外走去,高管事连忙指引了一个方向,不过外面有许多家丁在巡视,防止有人硬闯夫人和太太们的院落,而且必须把牙牌挂在腰间,只准在指定范围内活动。

  “哈哈这群傻缺,让人耍的团团转……”

  吕大头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,只看几位官员模样的中年人,正蹲在花园里秉烛夜谈,满脸忧愁的研究着“亲戚关系图”。

  可他们的图满是套路,不大花一笔冤枉钱根本摸不着正门,不过从他们犹如商谈国事般的认真态度来看,但满院的丫鬟连仆妇都挺漂亮,不怪这些人乐此不疲。

  “喂!过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冲两名丫鬟招了招手,抛出两锭银元宝后低声道:“前面那院有人进去了吧,那小子是我的死对头,你们想个办法去捉他的奸,坏掉他的好事我重重有赏!”

  “嘻嘻包在我们身上……”

  两名丫鬟娇笑着跑了出去,捉奸也是这里的刺#激项目之一,很快就看一帮家丁拎着棍棒冲进了院子。

  “好个不要脸的娼妇,趁少爷不在竟敢偷汉,快绑了他们去见官……”

  一阵鸡飞狗跳的喝骂之后,居然有个胖子吓的跳墙而逃,光溜溜的连衣服都不#穿,惊慌失措的样子显然是入戏了,有几位骚客也吓的钻进了竹林。

  “妈呀!捉奸了,不要打我……”

  吕大头连滚带爬的从一座院门前跑过,守门的两名丫鬟笑的前仰后合,忽见他叮叮当当的掉了一地银豆子,两女立马惊喜的跑上去捡,赵官仁便顺势溜进了小院中。

  “咦?你是何人,如何进来的……”

  过了照壁居然还有一名丫鬟在看门,她这可不是在演戏,不搞定她们这些院里的丫头,见不到六奶奶也根本进不来,她忽见一位陌生人进来,便满脸诧异的往照壁后看去。

  “看啥呢!彩云让我进来的,借个茅房先……”

  赵官仁捂着肚皮就往茅房走去,丫鬟居然快步跟了过来,说道:“公子!哪有你这样的,大晚上跑女眷宅里借茅房,传出去还让不让咱家奶奶活了,你快到别处上吧!”

  “你适可而止吧,玩归玩,屎总得让我拉吧,拉裤子上你给我洗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扔了她十两银子钻进茅房,故意隔着门说道:“谁不知道你家六奶奶是个烂货啊,不要钱我都不玩她,二少奶奶那边你给我说说,说的好本少爷重重有赏!”

  “说啥呀!人家每月只接一客,稀罕着呢……”

  丫鬟靠在了茅厕门边,赵官仁又从门下滚了一小锭银子出去,说道:“我这人有洁癖,今晚干脆你陪我吧,我也不用你侍寝,好好跟我说道说道,有哪些好上手又干净的尤物!”

  “那不行!我今晚有熟客来呢,你又不会给我二百两……”

  丫鬟喜滋滋的捡起了银子,但赵官仁却说道:“你也太黑了吧,说几句话就要二百两,这样!小爷包你一个时辰,五十两只说话,如何?”

  “哎呀公子!人家可是大丫头……”

  丫鬟蹲着娇声道:“您看您都把彩云给拿下了,也不差这几个钱了嘛,奴家今夜陪您好好的乐一乐,再告诉您如何接近二少奶奶,保证不让您不花冤枉钱,可好?”

  “行!你去给少爷打盆热水泡脚,自己也洗干净点……”

  赵官仁很痛快的答应了,丫鬟欣喜的攥着银子跑了出去,赵官仁立即推开门往后面溜去,直接从后门瞧瞧走进了堂屋。

  “我说!”

 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卧房里传出:“今晚有新客么,没有就允了刘胖子,苍蝇小也是肉啊!”

  “最近谁敢瞎玩啊……”

  丫鬟答道:“只来了几个生瓜,全都奔着三夫人那边去了,她们母女俩最近赚翻了,不行就让彩云去勾两个来,听说有个吏部侍郎家的小公子,年少多金,俊俏的紧呢!”

  “那你还不去,等胖子来压死你啊……”

  一位丫鬟很快就走了出去,并未发现躲在后堂的赵官仁,但赵官仁等了一小会才蹿出去,掀开卧房纱帘拱手笑道:“小生礼部侍郎之子周大生,见过定国公六太太!”

  “哎呀!谁让你进来的,我家老爷马上就要回府了,你快出去呀……”

  六奶奶穿着身紫色的纱裙,两条雪白美#腿露在外面,横卧在贵妃椅上急的上下遮盖,可越遮越又欲拒还迎的味道,精湛的演技让赵官仁都为之钦佩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