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93叫皇上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01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姐姐!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奈何小弟我有心无力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望着凤床上的一位老皇妃,苦脸说道:“你不要看我身体硬朗,其实我一晚上要尿七八次,肾虚的很,我刚刚也就是吹牛,遇上你这样的老将,我非死你身上不可!”

  “哼瞧把你吓的,姐姐又不会吃了你……”

  老皇妃娇嗔的白了他一眼,脸上的脂粉簌簌直掉,笑道:“我娘家什么地位你很清楚,我家也不在乎繁文缛节,只要你肯跟我侄女秘密联姻,我家保证让你如虎添翼!”

  “这能有什么问题,左右死在你家呗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呵呵的点着头,她便上前递上一份名单,说道:“我家会全力搜寻毒粉的下落,这是我拟的可疑名单,还有皇上经常前往的秘处,反正没人比咱们更了解皇上!”

  “你们家只能查线索,千万不能惊动死士,出了事大家都完蛋……”

  赵官仁收起纸张嘱咐了一句,老皇妃心满意足的从后门走了出去,紧跟着就看敬德妃打开了门,一位贵妃红着脸进来磕头,之前在大厅屁都不敢放,现在这又是皇上又是陛下。

  “下一组!”

  赵官仁敷衍走贵妃之后,陆陆续续又进来二十多人,除了妃嫔之外还有不少宫女,宫女们自然都是爆料来的,妃嫔们则是侍寝加爆料,各种消息听的他头晕目眩。

  “收获不小啊,有的忙喽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起桌上一大叠名单,其实他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,后宫中就没有几个心理正常的女人,皇家更没有什么感情可言。

  包括永宁郡主都一样,正常女人哪敢留在敌国皇宫,可她肚里揣着别人的孩子,居然也敢谋夺人家的江山,提起当皇后时的眼神,简直能把人生吞下去。

  “敬妃!没人了吧,你跟洪贵妃进来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收起名单撑了个懒腰,谁知一位年轻的娘娘又推门而入,看相貌明显是个混血美人,可她跪伏在地上后却说道:“泰平天国和泰郡主,叩见陛下,陛下圣躬金安!”

  “哈”赵官仁重新坐了回去,点上一根烟笑道:“你终于来自首啦,我以为你会抱着侥幸心理,躲到生完孩子之后再跑!”

  “陛下!您抓了几个看似无关紧要的人,但已经说明我们暴露了……”

  和泰郡主抬起头说道:“您留着我们不抓,只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,可妾身不想死,我是天国郡主,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只要您能放我回去,妾身定将所有隐秘全盘托出!”

  “鬼王塚师徒都死在我手上了,你们的事我全知道……”

  赵官仁蔑笑道:“我不觉得你有跟我谈判的条件,你们也在寻找尸毒粉,同样是一无所获,我对你们的暗影也不感兴趣,明年我会亲率两国大军,去灭了你们的泰平小岛!”

  “陛下!毒粉的下落我有重要线索……”

  和泰郡主跪行到桌边,放下一张纸说道:“这条线索我在开战前夕才获得,只有我一人知晓,有很大把握找到毒粉,而且毒粉不在任何官吏手中,这是一个你们谁也想不到的地方!”

  “姑苏?”

  赵官仁见纸上只写了“姑苏”两个字,笑道:“你倒是会卖关子,但你回去也没用了,明年我还是得把你捉回来,然后砍你爹的头,睡你姐妹和你娘,你兄弟也会被卖去当兔子!”

  “其实天王已经做好最坏打算了……”

  郡主可怜兮兮的说道:“若是这次再失败的话,他会自尽以谢天下,新王将会赔款赔人,尽量满足两国的要求,和亲肯定是条件之一,我还是个处子,可以嫁给您做小,行么?”

  “你写封信回去……”

  赵官仁按住她的脑袋笑道:“我个人要两个长公主,两个公主,两个郡主,六个人必须是正经血亲,只要长的漂亮,年纪大小无所谓,但必须自带两千万两嫁妆,通通给我改姓千叶!”

  “我、我就姓千叶,千叶惠,千叶玄是我家祖宗……”

  郡主满头雾水的看着他,赵官仁则坏笑道:“那就叫万叶吧,回头找一棵大的银杏树,让你们家六个娘们抱树站一圈,什么时候震下一万片叶子来,什么时候收工!”

  “只要陛下不灭国,我们一定好好伺候陛下……”

  千叶惠露出了一抹窃喜之色,但赵官仁却讥诮道:“怪不得你们天国王室全是混血儿,到处跟人借种的结果吧,快说姑苏城有什么线索?”

  “毒粉应该会分成一南一北,还有一份在顺国……”

  千叶惠低声道:“北方的定然会在京畿重镇,甚至就在京城内,只是目前还没什么头绪,但南方的铁定在姑苏城,我们查到一个叫李东来的人,半月前无声无息的离京,连人带马消失在姑苏!”

  “李东来?

  赵官仁狐疑道:“这人有什么特殊之处,怎么会查到他头上?”

  “此人乃前朝龙禁卫之子,龙禁卫大多是子承父业,世代效忠皇上……”

  千叶惠说道:“可他并没有入朝为官,反而经营起了一家茶庄,生意不好却不愁吃喝,为人沉闷寡言,三十多岁仍独居,这种人非常符合死士的特征,并且他在姑苏没有亲眷,毒粉很可能就在他身上!”

  “好吧!你将所有线索汇集到一起,明天早上交给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了拍她的脸蛋,千叶惠千恩万谢的走了出去,他看看已经是半夜十点多了,便精神抖擞的来到了凤床边,搓手吆喝道:“两位爱妃,进来陪朕快活一下!”

  忽然!

  两队宫女排着队走了进来,二十多人端着各色洗漱用品,还有更换的干净衣裤,甚至连助兴的小玩意都准备好了。

  “我擦!不是这么多人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震惊的倒退了半步,结果安总管又走进来谄媚道:“陛下!您翻了敬德妃与洪贵妃的牌子,二位娘娘已经洗漱完毕,您看是脱干净抬进来,还是让娘娘们伺候着?”

  “当然是进来伺候着,剩下的就按规矩来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决定过一把皇帝瘾,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太师椅上,安总管拍拍手弯腰退到了一旁,两队宫女立即跪在了两侧,垂着脑袋不去看他,甚至连轻缓的呼吸都保持一致。

  “陛下入寝了!”

  门外有小太监喊了一声,外面的灯很快就被熄灭了不少,而两位盛装打扮的娘娘,则羞答答的被女官搀扶了进来,身上的首饰比出嫁时还隆重,双双跪在地上行叩首大礼。

  “平身吧!”

  赵官仁装模作样的抬了抬手,努力模样顺尧帝的架子,可安总管又笑道:“陛下!在您洗漱完毕之前,两位娘娘得一直跪着,不能伸手伺候您,免得弄脏了又得再洗一遍!”

  “陛下!奴婢为您宽衣……”

  两位女官走了过来,这是赵官仁亲提的两名新官,他起身之后双臂一张,剩下的事就不用他再动手了,二十多名宫女走马灯一般的旋转,拿出了各种精致小巧的工具。

  “漱口!剔牙!洁面!擦腋……”

  两名女官双手交叠在胸口,面无表情的监督着宫女们,赵官仁好似个假人一般,从头到脚被仔细擦了个干净,牙齿都被漂亮小宫女剔了一遍,连漱口的都是参茶。

  “哎!这里不能擦,我自己来就行……”

  赵官仁突然一个交叉捂裆,吓了两名小宫女一跳,跪在地上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女官。

  “皇上!”

  一名看似教条的女官走了过来,轻笑道:“后宫之内皆是您的女人,陛下又何必见外呢,您得学会享受,况且您若是不用她们,等太子登基之后,她们都得随太妃去守陵,很惨的!”

  “朕的龙裤衩不能脱,看你们本事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示意了一下两名小宫女,抬头问道:“守陵要守多久,守陵的名单都定下来了吗?”

  “守陵要一直守到死为止,每天要在先帝陵前祈福、歌舞……”

  女官说道:“守陵比出家为尼还惨,连外人都见不到,有两名被选中的嫔妃已经自缢了,太子妃就是欺负老实人,敬德妃曾得罪过她,她第一个就选了敬妃娘娘,娘娘当时就吓哭了!”

  “原来你是要守陵啊,难怪跑路上给我磕头……”

  赵官仁看了眼屁~股朝天的敬德妃,敬德妃脑袋点地没敢吭声,但赵官仁又摇头道:“这制度得改一改了,守个一年的陵,意思一下不就行了,让人守到死,这不是坑人嘛!”

  “还是陛下仁德,除了您没人说要改……”

  女官笑着把他扶坐下,手法娴熟的给他按揉肩膀,一名宫女也上来掏耳,两名宫女修指甲,还有两名给他洗脚捏足,指甲缝都抠的干干净净,硬生生把他洗的香喷喷。

  “嘶这耳朵掏的真舒服,手艺不得了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爽的不停吸凉气,笑道:“不怪人人都想当皇帝,光这份舒坦劲就值了,这手艺必须得传到顺国去,顺国的小娘们手艺太糙,后宫的妃嫔也是撸起袖子就干,跟进了青楼一样!”

  “陛下!您在顺国也是皇上么……”

  女官好奇的问了一句,赵官仁笑道:“我在顺国可不敢当皇上,顺国皇宫没有一个男人,六千多个女人嗷嗷待哺啊,进去逛一圈能瘦好几斤出来,之后请我进去我都不去了,太吓人了!”

  “呵呵呵……”

  姑娘们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没一会就把赵官仁洗剥干净了,两位娘娘也终于起身了,宽衣后爬上凤床规矩的躺下。

  宫女们这才排着队出去,安总管则把赵官仁一路扶上了凤床,这才眉开眼笑的走了出去,两名尚寝女官带着四名宫女,放下凤床的纱帘后又站在床外,手里还拿着两本册子。

  “你们这是记啥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纳闷的坐在了床边,女官答道:“回陛下!一本记录娘娘们的受孕时辰,一本记录娘娘们的言行,有无失仪举止,有无轻佻言行,明日皆得报到尚寝局留案!”

  “姑娘们!我可没登基,你们出去吧,叫你们再进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挥了挥手,六个人这才快步走了出去,而两位娘娘也同时松了口气,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马上就瞧了过来,洪贵妃更是娇笑道:“皇上!您今晚想瘦几斤呀?”

  “这就得看两位爱妃的本事喽,赶紧伺候起来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痛痛快快的往两女中间一躺,今晚是一场正宗的业务局,洪贵妃的娘家是江南士族,而敬德妃的大哥虽是武官,但在军中也是颇有威信之人,某种程度比洪贵妃更重要。

  “谢皇上恩宠……”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