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76冥殿秘史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544 2020-11-17 17:22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一连串的照明弹射上了天空,照亮了如同锅底似的漆黑山谷,已经座落在山谷中央的大金冥殿,冥殿的规模不算很大,一座足球场的面积而已,拢共四横四纵八座黑色的宫殿。

  “这不像几百年的建筑啊,难道时间在这里变慢了不成……”

  吕大头跟着赵官仁缓缓前进,冥殿没有多少破败的迹象,黑沉沉的瓦顶覆盖着一层沙土,没有一处破洞,甚至连院外的草地都像被修剪过一样,但两扇高大的院门却关闭了,让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况。

  “不!整座盆地只长有一种草,这种草是牧民最痛恨的霸王草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着手电说道:“霸王草会吸食其它花草的养分,家畜吃了会拉稀,但生命力极其顽强,可是霸王草在这都长不高,而且一棵树都没有,说明这里的土壤有问题!”

  “咔”前方忽然传来了一声脆响,开道的四个人猛然一顿,只看其中一人脚下的青石板陷了下去,四个人的脸色齐刷刷的变了,连忙回头看向了黑木轲。

  “莫动!听我号令……”

  黑木轲连忙上前了几步,颇为紧张的掏出了一本古册,连忙翻到绘有图形的一页,黑玉莲赶紧提起油灯为他照亮,但老家伙居然说起了外语,叽里呱啦的让人听不懂。

  “葛洛洛!他在说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微微皱起了眉头,谁知葛洛洛也茫然的摇了摇头,但盗墓的祁程却靠过来说道:“前金古语!只有金朝贵族才能学习,我也只能听懂几个词,大概是让他们破除机关!”

  “不对!黑木轲不想让我们知道破解之法……”

  欧阳锦忽然低声说道:“黑木轲只让灰衣者去开机关,剩下的人迷惑我等,但他恐怕是忘了,叶家才是真正的前金皇族,为了看懂前朝的古籍,他们从小就学习古语,我和我母亲都学过!”

  “不是他们忘了,而是他们不知道,你也是前朝帝姬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抱起了双臂,探路四人组已经开始跳来跳去,跟玩游戏一样踩着不同的青石板,但谁也没有想到他突然动了,猛地冲过去一跃而起,一下跺碎了两大块青石板。

  “不要动!!!”

  黑木轲和黑玉莲同时惊声大叫,探路的四人更是吓的魂飞魄散,膝盖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,包括吕大头他们都惊呆了,不明白赵官仁为何冲上去找死,故意触发石板下的机关。

  “……”

  一阵凝固般的沉寂之后,大伙惊疑不定的望着赵官仁,赵官仁将双脚从碎地板中拔出,蹲下来从碎石冲拽出了一根锈铁链,可尚未等他用力铁链就断了,落了一地的碎铁渣。

  “看来天机宫的机关,经不住几百年的风雨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的起身拍了拍手,黑木轲眉头微皱,说道:“王爷胆识过人,令鄙人钦佩万分,然而这只是看门护院的小把戏,真正夺命的东西在冥殿之内,王爷龙体贵重,还望王爷不要再如此莽撞!”

  “哼哼”赵官仁冷笑道:“本王只是想告诉你们,大金王朝就像这座冥殿一样,已经成为腐朽的过去了,而你们还有二十多万族人,千万不要连累他们,否则纯沁皇后会出来找你们算账!”

  “不敢!”

  黑木轲深深的抱胸鞠躬,探路的四人对视了一眼之后,再也不管石板路下的机关了,快步上前走到了冥殿大院的门口,用力去推两扇漆黑的大门。

  “咣”两扇包铜大木门轰然倒塌了下去,砸在地上碎成了无数的小块,也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,院墙两侧居然露出了几排孔洞,然后“叮叮当当”的掉出了一大堆铜箭头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赵官仁仰头大笑了起来,八大城寨的人好一阵尴尬,黑木轲的老脸更是铁青一片,他们郑重其事的前来破除机关,谁曾想曾经的夺命利器,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堆破铜烂铁。

  “我看最要命的机关,就是这座大金冥殿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的走进了大院,果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院中早已是旧故里草木深,疯长的霸王草把地砖都顶了起来,墙皮寸寸剥落,立柱腐朽不堪,一副随时会坍塌的模样。

  “我看也是……”

  吕大头举着火把跟了进去,东张西望的说道:“人家是盖中盖,这里是坟上坟,冥殿一塌咱们都得死这,现成的皇陵都不用迁坟,不过金坟埋金人,诸位里边请吧!”

  “大家切莫随意走动,陷坑可不会年久失修……”

  黑木轲阴着脸走了进来,可这里明显跟传说中的不一样,院中连一具骸骨都看不到,主殿和两座偏殿内也是物品整齐,仅仅只是窗户纸烂了,家具全都被尘封了而已。

  “这供奉的是什么东西,一根柱子吗……”

  吕大头好奇的来到了主殿外,透过破破烂烂的格子门可以看见,一座硕大的神龛中供奉着一根黑色图腾柱,看上去跟乌族供奉的天柱差不多,但这根明显是木头做的。

  “天神!金人和草原人的信仰一样,这玩意相当于擎天柱……”

  赵官仁背着手走上了台阶,看了看两根严重开裂的门柱,只好猛地拍出了一掌,隔空用玄气将两扇木门撞开,但大伙却突然惊呼了一声,大殿中居然跪伏着一个人。

  “金袍?不会是纯沁皇后吧……”

  吕大头惊疑的踮脚张望着,跪趴在地的人屁*股朝着他们,身穿一袭金色的长衫,一双黑靴露在百褶裙摆外,跟长衫一样落满了灰尘,这装束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,但金色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。

  “皇后娘娘?”

  黑木轲本能的低呼了一声,急忙朝着黑玉莲使了个眼色,他们也没有经历过金朝那个时代,从服装上分辨不出对方的身份,黑玉莲只好指派两个人,让他们进入主殿观察。

  “黑玉莲!看来你们屁也不懂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嘲讽道:“前金只有两种人能穿金袍,一是皇上和太子,二是天神的女仆,年轻的叫天神娘娘,年老的叫天神奶奶,只要用玄气把袍子吹起来,看他穿没穿裤子就知道是谁了!”

  “啊?”

  黑玉莲愣怔道:“你为何知道这些,况且谁会不*穿裤子?”

  “哈当然是你们纳兰家的公主,亲口告诉我的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回头笑道:“金朝有个非常奔放的习俗,宫里的女人为了方便伺候皇上,宫女和妃嫔都是光腚穿裙子,而天神娘娘作为天神的女仆,她们一样是光着屁*股,这可是我亲眼所见!”

  “大当家!这是一具干尸,胸口插了一把刀……”

  进殿的两人已经走到了尸骸旁,原来尸骸以头点地,枯黑的双手紧握着一把匕首,但他们又说道:“此人穿的不是龙袍,而是一件刺绣的曳撒,身份肯定不一般!”

  “把下摆掀起来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轻抬了抬手,两人立即瞄了黑玉莲一眼,然后恭敬的朝着尸骸拜了三拜,这才轻轻掀起了曳撒的下摆,可是一入手衣服就忽然碎了,露出了一个干瘪的黑屁*股。

  “我说吧!你们的天神娘娘……”

  赵官仁幸灾乐祸的退到了一边,干尸的下身果然没穿裤子,但几百个城寨人却轰然跪倒在地,黑木轲更是火速冲进了大殿之中,趴在尸骸身边猛磕响头,然后又冲着图腾柱膜拜起来。

  “黑玉莲!你不要忙着磕头,仙女墓入口在哪……”

  赵官仁踢了踢正磕头的黑玉莲,黑玉莲神神叨叨的闭眼祷告,好一会才睁开眼愤怒道:“王爷!下次请不要打断我们的跪拜,入口就在后院的麒麟下,你们自己去找好了!”

  “你们不会有下次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狞笑着拔出了佩刀,居然冷不丁喊了一声,杀光他们!

  “噗”上百名大汉骑兵悍然出手,他们早在不知不觉间围住了众人,正在跪拜的城寨人毫无防备,手起刀落之下,上百颗人头系数落地,血液瞬间洒满了尘封数百年的皇陵。

  “不要!”

  黑玉莲惊骇欲绝的大叫了一声,可刚想起身就被赵官仁打晕在地,几十米乌族人赶紧加入战斗,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大殿中的黑木轲忽然一跃而起,居然一刀捅向了自己人。

  “噗嗤”一名壮汉被他刺了个透心凉,抱着钢刀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可黑木轲却一把将他按在了尸骸上,然后猛地抽出血淋淋的钢刀,闪电般的劈出了两刀,将两柄小飞刀凌空击落。

  “好功夫!咱俩过过招……”

  栗子男大喝一声冲进了殿中,谁知道黑木轲居然纵身撞向了神龛,一下把整个神龛都给爆开了,但神龛下面竟然有一大块青石翻板,他“呼啦”一声翻入了地面,翻板立马闭合锁死。

  “咣”栗子男一刀劈在青石翻板上,翻板天女散花一般的炸开了,但一块千斤闸也几乎同时落下,将翻板下的通道瞬间堵死,他蹿进去连劈了几刀,根本无法撼动沉重的千斤闸。

  “快出来!冥殿要塌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在外面大喊了一声,栗子男只好回身跳上了大殿,可他却突然震惊的定在了入口处,刚被杀死的男人竟变成了一具干尸,而被他压在身下的女尸却饱满了起来,枯黑的老皮簌簌直落。

  “妖孽!看刀……”

  栗子男毫不犹豫的一刀砍去,凝练的玄气爆出一道青色刀芒,但突然就听“噗嗤”一声,趴伏的男尸让他一刀两段,可他的宝刀却一下顿住了,竟然让一只白嫩的小手紧紧握住。

  “哼”女尸竟然发出了一声冷哼,在栗子男震惊的注视下,她紧握钢刀缓缓抬起头来,露出一张足以冲击栗子男灵魂的脸来,但腐朽不堪的大殿却突然垮塌,轰然朝他们压了下来……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