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56宝斋先生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597 2020-11-17 17:22

  吉国拥有很多草原部族的习惯,比如饮宴就是席地而坐,每人一张案桌,文武百官们分列大厅两侧,按照各自品级分成了六大排,吉武帝单独坐在中间的小高台上。

   “大人!您看这支红酒可以吗……”

   赵官仁正在研究一种没见过的水果,一位胡族侍女托着红酒过来了,娇滴滴的跪在他身边,用白巾托着红酒递到他面前,他下意识的说道:“来瓶82年的拉菲,让皇上买单!”

   “这就是82年的拉菲,罗柴酒庄酿造……”

   侍女非常可爱的歪起了脑袋,赵官仁惊愕的抬头一看,一群胡族侍女通通穿着女仆装,拉菲也是赤裸裸的拉菲,只看瓷瓶上用毛笔写着——八二年的拉菲,西河镇罗柴酒庄进贡!

   “我今天可真长见识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满脸稀罕的捧过了瓷瓶红酒,问道:“为啥叫罗柴酒庄,这酒庄怕是得有上百年了吧?”

   “是呢!”

   侍女笑道:“罗柴酒庄是百年老字号,前朝时就有了,喝红酒、吃牛扒、赏女仆就是他们的口号,因创始人姓罗,柴夫出身,所以叫罗柴酒庄,拉菲是他一位爱妾的名字!”

   “完美!大吉的罗斯柴尔德家族,醒酒……”

 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把酒还给她,侍女相当专业的开酒、品酒又醒酒,一系列的手法把三位郡主都看懵了,她们作为贵宾都坐在第一排,皇太孙就坐在她们对面,如痴如醉的凝视着永宁。

   “看什么看啊,真恶心……”

   永宁厌烦无比的皱着眉头,太子连忙踢了一脚他儿子,皇太孙这才尴尬的擦了擦口水,但对面还有一位烦躁的女人,正是赵官仁的便宜未婚妻。

   “来!诸位……”

   吉武帝举起高脚玻璃杯,坐在长案后大声说道:“第一杯敬我们远道而来的顺国贵宾,感谢他们带来了友谊,第二杯敬我的贤婿赵云轩,感谢他为我大吉做出的贡献,第三杯敬吉顺两国,友谊长青,和平共存!”

   “啥?连干三杯吗……”

   顺国人都给吓了一跳,葡萄酒度数再低也经不住这样喝啊,可话没落音吉国人都纷纷起立,不管男女全都豪爽的仰头干掉,连仁福帝姬都不例外,没事人一样干了满杯。

   “不是吧?这么喝不得躺着出去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举着酒杯也傻眼了,但太子却笑道:“只是红酒而已,若是到了咱们大草原上,坐下就得三碗青稞酒,况且咱们大吉国的规矩,客人不喝躺,主人没陪好,女孩家除外啊!”

   “我滴娘哎!这明天得睡一天喽……”

   宋吃猪龇牙咧嘴的摇了摇头,只能跟礼部官员硬着头皮干了,赵官仁也是一个样,连续三大杯红酒灌下去,正好一整瓶红酒报销,赵官仁顿时就感觉酒劲上来了。

   “顺国兄弟也好好样的,咱们再来三个……”

   一位草原猛将挺着大肚走了出来,顺国人只恨自己没带猛将来,可又不想丢了顺国的面子,五六个人只能一边耍赖一边喝,连骑马不喝酒,喝酒不骑马的借口都出来了。

   “我不行!尿路感染吃了消炎药,酒喝多会死人的……”赵官仁也是一个劲的耍赖,这要是让对方一番车轮战下来,他非当场喝喷了不可,实在推脱不过去了,他就死盯着一个人干,一边喝一边往餐巾里吐,硬把牛皮哄哄的草原猛将给干吐了。

   “没用的东西,拖出去再来……”

   麒麟将军亲自上场敬酒,赵官仁已经干趴下一个,人家不好意思再来找他喝了,结果礼部左侍郎突然“哗”的一声,嘴里喷出了一条长龙,趴在地上嗷嗷的狂吐。

   “噢!!!”

   吉国文武瞬间满堂欢呼,连吉武帝都跳起来鼓掌,可就在顺国人觉得他们欺负人的时候,忽然跑出来四个性感的草原妹子,围着左侍郎载歌载舞,最后一起将他抬了出去。

   “诸位大人,咱草原姑娘很辣吧……”

   麒麟将军笑道:“这是咱草原上的规矩,贵客喝躺了,女眷陪过夜,刚刚这四个是本将军的美妾,想睡姑娘就喝酒,喝的越多睡的越多,再来!”

   “那我能跟皇上喝不?”

   宋吃猪鬼使神差的看向了吉武帝,吉武帝豪爽的大笑道:“你想睡朕的妃子是吧,朕可不是小气人,更不能让你们给瞧扁了,只要你吐出一条黄龙,朕派四位妃子给你侍寝!”

   “皇上!下官敬您一瓶……”

   宋吃猪也是上头了,猛地蹦起来仰头就干,清醒的同僚原本还想劝劝,可吉国人都在哈哈大笑,他们才知道是真习俗,皇上也不会让皇后和贵妃侍寝,其余的小妃子他根本不在乎。

   “皇太孙!你这酒量好像不行啊……”

   永宁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,居然端着酒杯走到了皇太孙面前,在他酒杯上轻轻一碰。

   “对不起!”

   皇太孙受宠若惊般的站了起来,用双手端起酒杯说道:“郡主!我确实不善饮酒,但只要您让喝,喝多少我都乐意!”

   “只喝一杯!祝我们好聚好散……”

   永宁笑眯眯的抛了个媚眼,皇太孙可能都没听清她说啥,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,毫不犹豫的把酒给喝了,永宁只喝了半杯就扭头走了。

   “好女婿!为娘陪你喝一杯……”

   皇后娘娘拖着凤袍亲自走了出来,搁在大顺是万万不可能的事,但叶姬儿说的一点没错,皇后正是一代尤物,四十多岁了还跟大姑娘一样漂亮,看上去就像三帝姬的大姐一般。

   “岳母大人!小婿这杯要是喝吐了,您可得让我媳妇陪我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起身冲三帝姬挤眉弄眼,谁知三帝姬忽然用力一拍桌子,怒道:“你这斯文败类还有脸叫我媳妇,你口口声声说人家是剽窃大/师,你敢不敢与宝斋居士当堂对质?”

   “住口!”

   吉武帝突然怒喝道:“朕平日真是太娇惯你了,此等场合你也敢出来胡言乱语,还不给你夫君道歉,否则朕拆了你那些破花圃,一根草都不给你留!”

   “您就算拆了我的骨头,我今日也要说……”

   三帝姬怒不可遏的冲了出来,当众指着赵官仁说道:“这人是个欺世盗名之徒,抄袭别人的诗词给自己搏美名,我已经把宝斋居士叫来了,你是男人就跟他当堂对质!”

   “混账!给我把她拖出去……”

   吉武帝惊怒的砸了酒杯,但赵官仁却抬手笑道:“岳丈大人!小媳妇闹脾气很正常嘛,更何况是千金之躯,不过我要是能证明,所谓的宝斋居士才是抄袭,小媳妇你待如何呀?”

   “这可是你说的……”

   三帝姬大声说道:“如果你能证明你没有抄袭,本姬给你磕头认错,以后端茶倒水,铺床叠被,全听你一人吩咐,但你要是证明不了,请你当堂退婚,永远不要来纠缠我!”

   “没问题!请宝斋居士来吧……”

   赵官仁笑着坐在了案桌上,三帝姬自信满满的跑出去叫人了,场面顿时就冷了下来,众人纷纷坐回了座位。

   “云轩!”

   吉武帝坐回去说道:“朕这闺女确实让朕宠坏了,不要看她二十多岁了,心智不过是个小丫头,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,等她给你生个娃儿,当了妈以后就懂事了!”

   “是啊!卿卿不懂事,为娘为她赔罪了……”

   皇后无奈的仰头干了一杯,赵官仁也豪爽的回敬了一杯,但红鸾又问道:“云轩!不是说士林才子找你大闹了一通,结果让你的才学给折服了么,为何卿丫头又来质疑你啊?”

   “没什么!”

   赵官仁笑道:“父母包办婚姻,我就是一个陌生人,她自然不愿嫁给我,但我理解她的心情!”

   “我不需要你理解,只要你敢作敢当就行……”

   三帝姬猛地从殿外跳了进来,一副老娘让你好看架势,众人全都好奇的望向了殿外。

   只瞧一名三十多岁的黑瘦男子,居然穿了一身骚包的粉色长袍,头戴着一顶同色粉帽子,帽后拖着两个摇晃的小翅膀,好似唱戏的小生一般,摇着纸扇大步走了进来。

   “何人说本公子抄袭啊,请拿出……”

   骚包男傲气凌然的环顾四周,突然跟正用红酒漱口的赵官仁四目相对,两人就像蛤蟆似的眼珠一突,嘴巴一张,赵官仁更是“噗”的一声,将满嘴的红酒喷了出去。

   “卧/槽!你怎么来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如同弹簧般蹦了起来,谁知骚包男居然兴奋的大喊了一声,冲上来一个猛子抱住了他,激动的叫喊道:“老板!我可算找到你了,真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,我找的你好苦啊!”

   “你们……”

   三帝姬瞠目结舌的指着两人,满堂的人也全部目瞪口呆,怎么好端端就抱在一起了,看赵官仁的神色也是激动的不得了。

   “哈哈” 吉武帝开怀大笑道:“女儿!你还说人家抄袭剽窃,他俩本来就是朋友好不好,谁抄谁的只有他俩自己知道!”

   “宝斋先生!”

   三帝姬愤怒道:“你给我解释一下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不是说诗词都是你原创嘛,你不认识赵云轩吗?”

   “不对啊!”

   赵官仁忽然醒过神一般似的,猛地拽住吕大头就往殿外走,到了角落里才惊疑不定的问道:“大头!你为何会出现在今年,你应该在天启元年啊,难道说……天启年就是今年不成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