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68迷踪圣女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596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快跑!”

  赵官仁下意识大喊了一声,根本没想到山上会蹿出两头尸虎,他为了不让葛楚楚被咬,猛地从露台上一跃而起,只用拳头使出最大的玄气,狠狠轰在一头尸虎的脑袋上。

  “嗷”尸虎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叫,赵官仁好歹也是从一品高手,全力释放的玄气能够分金断石,尸虎当场被打的头开骨裂,一下倒飞了出去,正好砸在另一头尸虎的身上。

  “唰唰唰……”

  几道寒光忽然斜射而来,居然一股脑的射中了尸虎,全部没入它的额头之中,尸虎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,便与同伴双双摔落在地,而栗子男也从篱笆院中跃了出来。

  “葛楚楚!没吓着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落到地上下意识回头看去,谁知葛楚楚已经没了踪影,只有她抱着的小黑狗跑了过来,而吕大头也趴在了窗户上,气喘吁吁的问道:“怎么回事,哪来的老虎啊?”

  “尸变的老虎,尸人已经接近这里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小黑狗从地上抱了起来,看葛洛洛躲在了吕大头身后,他说道:“葛洛洛!赶紧叫你爹起来转移族人,这地方已经不安全了,你们最好去深山等我的消息!”

  “嗯!知道了……”

  葛洛洛满脸复杂的点了点头,连忙跑回去穿衣服,吕大头则怒骂道:“这些该死的尸人,老子洞房才洞到一半,这不上不下的算怎么回事嘛?”

  “栗子!你带人去山上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抱着小狗往山坡下走去,村民们都被虎吼声给惊动了,而葛洛洛也披头散发的跑了出来,再次见到他脸蛋猛地一红,但赵官仁却问道:“洛洛!葛楚楚是你姐吗?”

  “不是!她是我祖母……”

  葛洛洛弱弱的摇了摇头,赵官仁没想到葛楚楚辈分这么高,摸着怀里的狗头低声问道:“你刚刚哭什么,不喜欢郑一剑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葛洛洛垂下头弱声道:“我、我跟他不熟,我说过了门再行房,可他软磨硬泡非要跟我睡,本来我都从了,但他……嘴里一股烟臭味,亲的我直犯恶心,我一委屈就哭了!”

  “你不要事事都依着他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夫妻间要相互尊重,他嘴臭你就让他刷牙,不刷你就用大嘴巴子呼他,他那人就是吃硬不吃软,但他绝不是负心之人,只要你学会抓住他的软肋,你会很幸福的!”

  “嗯!”

  葛洛洛点点头就往坡下走去,村民们已经全部出来了,将两头虎尸从坡上抬了下来,但有人却喊道:“族长!这是驼峰山的母子虎,母虎的尾巴短一截,我认得出!”

  “驼峰山距离这多远……”

  赵官仁抱着狗走到了人群中,葛族长皱眉道:“半天的路程而已,看来尸人真的离咱们很近了,想不走都不行了!”

  “这批尸人不会太多,否则老虎就会被它们给吃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你赶紧让大家收拾一下,太阳出来就立即搬走,河水可以冲走你们的气味,你们在深山躲藏一段时间,如果我能从仙女墓出来,你们或许不用离开大蟒山!”

  “不必!我们现在就可以走……”

  葛族长笃定的说道:“大蟒山就是我们的家,我们闭着眼都能找到路,而且我们可以躲在山洞里,躲上几年都行,我会派人全力协助您找解药,咱们一定可以成功的!”

  “但愿如此!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你们所面临的危险是动物,如果不是我们正好在这,两头尸虎就能咬死你们很多人,况且被污染的水也很致命,但只要我能拿到解药,山里会比外面更安全!”

  “多谢王爷!我们这就进洞……”

  葛族长赶紧招呼起大伙来,赵官仁抱着小狗回到了篱笆院,谁知刚进屋就看到了葛楚楚,她坐在床边晃悠着两条长腿,笑道:“我本来不太喜欢你,现在有点喜欢了!”

  “那我谢谢你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放下了小黑狗,说道:“没想到你辈分挺大,居然是葛洛洛的祖母,但你应该是续弦的夫人吧,她爹都五十多岁了?”

  “少打听别人家的事……”

  葛楚楚跳下床抱起了小黑狗,有些俏皮的说道:“我决定了,告诉你一个仙女墓的秘密,不要相信你所希望看到的东西,希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!”

  “你这话把我给说糊涂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到桌子边问道:“你要是真心为了乌族好,那就把你知道的事给说出来,不要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!”

  “反正你记住我的话就行了,能救你一命……”

  葛楚楚抱着狗走到了露台边,忽然回头笑道:“你为何总盯着我的腿看,我的腿很漂亮吗,当心我半夜来找你哦!”

  “找我&干吗?想汉子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玩味的点上了一根烟,葛楚楚嘻嘻一笑道:“从没有过汉子,上哪去想汉子呀,不过你真要想我来的话,床下的暗格里有条挂坠,挂在窗户上我就会出现了,嘻嘻”葛楚楚说完就跳了出去,欧阳锦也从大门外走了进来,问道:“老爷!你在跟谁说话呢?”

  “葛楚楚!葛洛洛的小祖母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坐到了床边,谁知欧阳锦却惊讶道:“圣女来了吗,我们为何没有看见啊?”

  “什么圣女?关圣女什么事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头雾水的看着她,但欧阳锦却反问到:“葛楚楚不是圣女吗,我之前听人说了她的名字,而且每一代圣女都叫这名,这间屋子就是她的闺房,按辈分她是葛洛洛的祖母!”

  “难道小娘们在耍我不成……”

  赵官仁有些诧异的站了起来,走到屋外叫来一名乌族侍女,问道:“你们族里有几个叫葛楚楚的女人?”

  “一个啊!这是圣女的名字,旁人不能叫的……”

  侍女纳闷的竖起了一根手指头,但赵官仁却疑惑道:“你们圣女我认识,可刚刚有个二十多岁的少妇,身上只裹了一条白色麻布,抱着一条黑色小狗,自称葛楚楚!”

  “白麻布?”

  小侍女的脸色猛然一变,居然结巴道:“我、我们乌族从不&穿白色,只有去世的人才会被裹上白色麻布,而且除了圣女本人,没人敢说自己叫葛楚楚,楚楚就是圣女的意思!”

  “靠!我总不能见鬼了吧,女鬼也瞒不过我的眼睛,肯定是她在耍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呼呼的跑进了房间,爬到沉重的大木床下,果真在床头下方发现了暗格,里面放着一只尘封的木盒,打开后是一条黑绳挂坠,挂坠是很普通的椭圆形银饰,中间镶着一小块黑宝石。

  “丫头!你见过这条项链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出去高举挂坠,谁知侍女居然惊叫了一声,赶紧去把葛洛洛给叫了上来,而葛洛洛跑上来就惊呼道:“王爷!您在哪找到的挂坠,这是我们圣女佩戴的圣物啊!”

  “床下的暗格中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爽的皱起了眉头,说道:“一个穿白麻布的葛洛洛告诉我的,尸虎来袭的时候,她就站在露台下跟我说话,手里抱着一条小黑狗,你看向我的时候也见到了吧?”

  “没、没有!当时就您和一条小黑狗,我很肯定……”

  葛洛洛满脸煞白的说道:“这条挂坠已经遗失十几年了,正因为它的遗失才没有新的圣女出现,您可不要跟我们说笑啊,裹白麻布的葛楚楚只能是、是去世的圣女!”

  “她说半夜会来找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凝视着手里的挂坠,说道:“你们先下去忙吧,小紧去对面休息,我一个人留在这等她,看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!”

  “老爷!我在门口守着您,有动静我就进去……”

  欧阳锦不放心的看着他,赵官仁只好点了点头,走进屋把挂坠挂到了露台的门框上,伸头朝下看去的时候,只见到小黑狗在草地里撒欢,葛楚楚的影子都看不到。

  “妈蛋!不可能撞鬼啊,魂体我怎么可能认不出……”

  赵官仁纳闷的关上了露台门,欧阳锦也把大门给关上了,他便坐到床上盘腿修炼,他修炼一般都是躺着炼,什么时候睡着什么时候停,但为了提神只能盘腿打坐。

  “嘻嘻你可真骚哇,真在床上等我啊……”

  一阵嬉笑声忽然从背后响起,猛地把赵官仁吓出了一身白毛汗,可他怎么都睁不开眼,只感到一双小手从身后抱住了他,调皮的在他胸口抚摸,小嘴也在他耳边轻吻。

  ‘你到底是什么东西,究竟是人是鬼……’

  赵官仁拼命在心中呐喊,整个人就像被鬼压床了一样,动不了却能感受到周围。

  “我这是在用行动告诉你,仙女墓有多危险……”

  葛楚楚好像听不见他心中的声音,环住他的脖子笑道:“不要相信你所期望的事情,有可能它根本就不是个人,或者是一件会要你命的东西,比如……我就是吃人的女鬼!”

  ‘放开我!有种单挑……’

  赵官仁急的在心中大喊大叫,谁知葛楚楚就像泥鳅一样,忽然滑到了他的怀中坐着,柔软的香舌一下进入了他的口中,有些颤抖的轻笑道:“舒服吗,你是我第一个亲的男人呢!嘻嘻”“……”

  赵官仁悲愤的暗自挣扎,葛楚楚简直跟女鬼一模一样,抱着他极尽挑逗之能事,可就是不进入真正的主题,最后在他快要原地爆炸的时候,突然带着一连串的娇笑声消失了。

  “有本事别跑!”

  赵官仁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,忽然惊觉窗外阳光明媚,竟然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,但挂在露台上的挂坠却不见了,冷汗再次打湿了他的背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