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71大金皇陵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09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出发!”

   赵官仁摸了一把脑后盘起的长发,迎着初升的红日骑出了九龙寨,九龙寨和乌族总共派出了六百多人,人马虽然不多,但都是经验丰富的高手,而叶老六也坚定的跟在队伍中。

   明阳山只是最高主峰的名称,连绵的群山堪称无边无际,面积更是大蟒山的两倍多,一入深山瞬间就被草木吞没,真的是古木参天,林海茫茫,没有迷魂阵都很容易迷路。

   “尼玛!居然把墓修在这种地方,上个坟都得带帐篷……”

   吕大头骂骂咧咧的跳下了战马,这才刚刚进入茫茫的深山之中,前方的山路就已经无法骑行了,好在城寨人几百年都没闲着,山路全都铺上了青石,否则得多花几倍的时间。

   “祁程!”

   赵官仁将战马交给了欧阳锦,回头问道:“你们是盗墓的行家,但你们知道最好的防盗方式是什么吗?”

   “水底墓!”

   祁程想也不想就说道:“湘南有一座很出名的水底墓,墓主人将一条大河引入山中,墓穴放在山底的溶洞内,墓穴不会被淹,还有活水守护,那墓至今无人能入,哪怕明知其中财宝无数!”

   “错了!最安全的方式就是不修大墓,不放陪葬品……”

   赵官仁笑道:“我的墓一定要放在城里,哪里热闹我就躺在哪,一样陪葬品也不要,坑也不要挖太深,但墓里要放上一块石板,上面刻着穷逼,没钱,帮我把土填上,谢谢您嘞!”

 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众人一阵哄笑,但黑玉莲却说道:“帝王将相修建大墓,用活人殉葬,他们是想在阴间继续享受荣华富贵,如果人人都像王爷这么洒脱的话,恐怕就没有王位之争了!”

   “殉葬也好,陪葬也罢,全是自欺欺人的把戏……”

   赵官仁很玩味的笑道:“人死如蜉蝣,只能随波逐流,管你此生是帝王还是将相,下辈子做人做狗都由不得你,有机会我带你们去趟阴间,你们就不会再贪恋红尘俗世啦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众人让他说的寒毛倒竖,不少人都用力吞起了吐沫,黑玉莲更是吃惊道:“王爷!您、您连阴间都去过吗,真有阴曹地府和阎王爷吗?”

   “有也没有,阴间跟你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……”

   赵官仁说道:“老天爷和阎王爷无处不在,因为它们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、规矩,好比你养了一池鱼,池里有什么都由你决定,鱼儿并不知道你的存在,但你却掌握着它们的性命!”

   “原来举头三尺有神明是真的……”

   黑玉莲面色复杂的问道:“如果这辈子作孽的话,下辈子会不会做畜生,还能和亲人们团聚吗?”

   “你以为做畜生很惨吗,数不清的怨鬼连做猪的机会都没有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不屑道:“最惨的是永世不得超生,在漆黑的深渊里无尽徘徊,那是一个连神仙都不敢下去的地方,我送一句话给在场的各位,人在做,天在看,天作孽犹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古道上忽然一片鸦雀无声,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复杂,全都在仔细思考赵官仁的话,但赵官仁却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,歪嘴冷冷一笑之后,加快脚步往大山上走去。

   “老爷!我觉得黑玉莲好像很害怕,一直神神叨叨的……

   ”

   欧阳锦小声嘀咕了一句,赵官仁笑着说道:“她一把岁数了,看着儿时的伙伴一个个老死,没有人比她更怕来世的报应了,但她更加敬畏大长老,害怕的时候总会看向黑木轲!”

   “叶老六呢?他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话……”

   欧阳锦担忧的看着他,赵官仁摇头道:“现在还看不清他什么套路,反正该说的我都跟他说了,还有……我仔细问过葛洛洛了,第一代圣女来过明阳山,并且亲自下过仙女墓!”

   “老爷!”

   欧阳锦迟疑道:“不管你究竟看到了什么,咱俩肯定有一个中了邪,否则为何见到的不一样呢?”

   “不是中邪,我觉得就是这条挂坠的问题……”

   赵官仁从怀中掏出了黑石挂坠,说道:“我怀疑这条挂坠上的黑宝石,正是咱们要找的包金石,而葛楚楚可能以精神形态,存在于这条挂坠中,但只有接触挂坠的人才能看到她,相当于一种幻觉!”

   “幻觉?”

   欧阳锦疑惑道:“莫非第一代圣女也是盗墓者,他们不仅从墓中带出了神光天柱,还有这块包金石吗?”

   “不!第一代圣女是盗墓者的女儿,葛楚楚就是她的本名……”

   赵官仁说道:“当年金国人逼着乌族进山找墓,葛楚楚也作为人质被带了过来,后来她爹和纯沁皇后一起死在了墓中,她独自带着这块圣石回到了乌族,所以她是不为人知的幸存者!”

   “那她肯定知道如何下墓,她愿意帮咱们吗……”

   欧阳锦紧盯着挂坠,赵官仁收起挂坠后说道:“葛楚楚古灵精怪,一直在跟我调皮捣蛋,但她肯定会为乌族人着想,否则就不会劝我离开了,等到了地方我再叫她试试吧!”

   “唉还没下墓就出了这么多怪事,真不知道仙女墓中会有什么……”

   欧阳锦哀声叹气的跟着他,几百人不停的上山下山,硬是走到下午才算到达明阳山主峰附近,而青石板路也变的杂草丛生,路边还立了一块红字石碑——生人勿进!

   “王爷!”

   祁程走过来说道:“下了山便是迷魂阵第一层,山谷中迷雾不散,稍微不注意就会迷失方向,而且山下没有路,一定要时刻注意脚下,见到黄色或绿色的毒瘴千万要避开!”

   “老板!这是典型的陨石坑啊……”

   吕大头走到山腰间的悬崖边,指着远处的大山说道:“前面是一圈很大的环形山脉,当年肯定有一块超大的陨石坠落,我不用猜就知道,仙女墓百分百就在环形山脉之中!”

   “叶老六!咱们应该怎么走……”

   赵官仁回身看向了后方,一身素衣的叶老六蓬头垢面,走过来说道:“我只知道背对着界碑,皇陵在东南角的方向,你将我带到迷魂阵第三层,我自会教你如何进入!”

   “兄弟们!干活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不置可否的拍了拍手,他带来的骑兵们立刻开始行动,每个人都戴上了防风镜和黑口罩,背着鼓鼓囊囊的大包,还有现代化的登山索具,工兵铲和折叠盾就更不用说了。

   “王爷!我们来带路吧……”

   黑木轲上前挥了挥手,城寨的精锐们立即越过戒备,牵着骡马快速往山下跑去,赵官仁什么也没说,带领着众人不急不慢的跟了上去,但到了山下就已经 白雾蒙蒙了。

   “王爷!”

   黑木轲停在山下的空地上,说道:“接下来的路就得靠腿走了,咱们会留一批人在此扎营,骡马交给他们看守,每日早中晚会各放一次狼烟,若是迷路可凭狼烟寻回营地!”

   “好!马匹留下来,东西背上……”

   赵官仁爽快的挥手答应,此处有很多扎营的痕迹,估计进墓之前都选择在此扎营,九龙寨派了几十人留守之后,几百人的队伍又再次出发了,但是连城寨人都戴上了口罩。

   “哗哗” 领路人不停挥刀劈砍草木,明阳山的雨水充足,只要几天不走人,野草就会覆盖掉原来的痕迹,而且迷雾茫茫的大山,哪怕做了记号也很难找到,城寨人同样走的小心翼翼。

   “切” 吕大头举着运转正常的指南针,鄙夷道:“什么迷魂阵啊,不就是温差弄出来的雾气嘛,无知真可怕,什么事都要往迷信上扯!”

   “你不是废话嘛……”

   赵官仁说道:“他们要是知道雾气产生的原理,还有咱俩什么事,但人不会好端端的发疯,最致命的第三层可能有毒气,或者不知名的毒物,会损伤人类的脑部神经!”

   “管它呢!老子敢来就没打算善终,真有仙女我也敢睡她一觉……”

   吕大头气势汹汹的紧了紧口罩,警惕的盯着周围的昆虫,但外层对城寨人来说是轻车熟路,一行人没多久便来到了第二层,颜色古怪的毒瘴一团又一团,还有许多尸骸倒毙其中。

   “好安静啊,一只鸟都看不到……”

   欧阳锦拔出刀高度戒备,茂密的山林安静的令人发指,非但没有鸟叫,甚至连虫啼都听不到,只能听到彼此间的呼吸声,而且毒瘴飘忽不定,每个人都紧张万分。

   “怎么不走了?停下来干吗……”

   赵官仁疑惑的朝前喊了一声,谁知等领路的人们让开之后,一块血迹斑斑的大石碑赫然出现在前方,只看碑上杀气腾腾的刻着两行字——大金皇陵,擅闯者斩!

   “王爷!”

   黑木轲沉声说道:“界碑之后便是真正的大金皇陵,群山都被纳入其中,原本沿着石板路就能进入,但越界后没多久便会发生各种怪事,不找到破阵之法只有死路一条!”

   “叶老六!看你的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走上前喊了一声,叶老六默默地走出了人群,来到界碑前左右观察了一番,然后什么话也不说,抬腿就朝着没路的草丛里走去,弄得大伙全都面面相觑。

   “跟上去!他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……”

   赵官仁毫不犹豫的挥了挥手,领路人只好咬紧牙关跟了上去,而叶老六也拔出宝剑劈砍齐腰深的野草,偶尔停下来辨认一下方向,以绕圈的形势往皇陵方向靠近。

   “老板!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咱们……”

   吕大头颇为忐忑的环顾周围,皇陵山中一样是白雾茫茫,根本看不到太远处的东西,但他的话还没有落音,一向沉默寡言的栗子男忽然回身,竟然大叫了一声不好。

   “鬼打墙!”

   吕大头吓的惊呼了一声,后方原本跟着长长的队伍,此时居然全部凭空消失了,只剩下十多个骑兵在瞠目结舌,并且再等他们看向前方时,城寨人也全都不见了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