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36B计划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414 2020-11-17 17:22

  北山的龙骑和山纹军俱不见踪影,后勤部队镇守山口寸步不敢离,西山的乱局才刚刚平定,人马全都玩命冲向东山支援,只有东山敌军数量庞大,全都不要命似的进攻。

  “他妈的!”

  赵官仁冲上东山一看就骂娘了,怪不得东山敌军跑的漫山遍野,玩命也要攻击盆地之中,原来有人在敌军屁%股后面放了把大火,已经烧的横贯荒野,不冲进来就得被活活烧死。

  “回防!撤回营地……”

  赵官仁找到传令兵大喊了一声,亲自冲上山坡掩护撤退,回防的信号弹和战鼓很快就传遍了山谷,山纹军和逆鳞军急忙交替掩护,纷纷往营盘中撤去,护卫和侍卫们也赶紧往回撤离。

  “B计划!全体B计划……”

  赵官仁跳下马来冲进敌军当中砍杀,这波人少说也有小两万,基本上都是会玄气的好手,不是从山坡下仰攻上来,早就冲到营盘跟前了,但是硬守山头只会两败俱伤。

  “王爷!你快回去坐镇指挥,这里危险……”

  秋宁带着亲卫们玩命冲了过来,他们也杀的浴血一般,秋宁的刀都断成了两截,随便拾了一把长枪又玩命杀敌,但她终究只是个女人,很快就后继无力,被亲卫们挡在中间才勉强支撑。

  “快回去!不要管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将亲卫们往后推去,谁知树梢上突然射来一名蒙面人,好似凭空出现的一般,在赵官仁转头的一瞬间,一把黝黑的短剑直刺他的天灵盖,到了近前剑气才猛然射出。

  “小心啊!!!”

  秋宁和亲卫们全都惊叫了起来,混乱之下赵官仁毫无所觉,可就听“当”的一声脆响,一顶红缨的虎头盔突然闪现,一下包住了他的脑袋,险之又险的挡下了一剑。

  “噗通”赵官仁被刺的一屁%股摔倒在地,脖子被震的一片生疼,然而对方一击失手之后,居然翻身在树杆上用力一蹬,一剑就劈开了四名亲卫,再次朝着赵官仁狠狠地刺来。

  “大宗师!”

  赵官仁的眼珠子一突,对方的剑气之强竟形成了气浪,只有大宗师境界才有如此手段,他立即使出了“以牙还牙”的能力,这是召唤黑般若师徒之后,他俩所附带的技能。

  “砰”一面光盾陡然出现,对方一剑刺在光盾之上,剑气立即反弹回去,直刺他自己的眼珠子,惊的他玩命扭头躲避,剑气一下削掉他的蒙脸布,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。

  “南离天!原来是你……”

  贾不假突然荡剑从后方猛射过来,对方仓皇之下硬接了他一剑,居然一剑就被打飞下了山坡,像只土狗似的滚出了老远,跟着从地上一跃而起,玩命的逃进树林中跑了。

  “居然是南离天,他怎么会在这……”

  秋宁拉着赵官仁赶紧后撤,南离天正是泰平天国的大宗师,在天榜上排名第五位,而且这家伙是泰国的暗影魁首,赵官仁在兰台县隔墙杀的蒙面人,便是这货的爱徒。

  “快回去!B计划……”

  赵官仁也顾不上许多了,带着亲卫们越过山头冲向营地,逆鳞军在山纹军的掩护下已经全体撤回,在战壕之后摆出了塔盾防御阵,山纹军则在树林中到处扔雷,明的暗的扔了一地,炸的敌军到处乱蹿。

  “杀啊!!!”

  敌军一看龙骑军团龟缩起来了,纷纷疯狂的翻过山头冲杀下去,这一阵血战少说还剩一万多人,一瞬间气势大涨,在没有退路可言的情况下,一个个全都不要命了。

  “嗡”突然!

  一阵巨大的嗡鸣声从空中传来,被火光映红的天空忽然金光四射,一位金光闪闪的菩萨居然横空出世,站在虚空中拨开了云雾,眼中射出两道强光照向山野众人。

  “阿弥陀佛!”

  菩萨满脸痛惜的闭眼摇头,疯狂的敌军纷纷傻眼了,正所谓南道北佛,大顺的人基本都信道教,吉国的人都信佛教,这些野蛮人哪怕不信佛,他们也知道佛祖长啥样。

  “放下屠刀!回头是岸……”

  一尊漆黑的佛陀又凭空出现在半空,正是宝相庄严的黑般若大和尚,它化身为数十米高的佛陀神像,盘腿坐在莲花宝座之上,缓缓飘落在两军之中,冲着懵逼的敌军轻轻压了压手。

  “放下武器!投降不杀……”

  逆鳞军振奋的高声呐喊,营地中的人更是跪地欢呼,只看两侧的山林间出现了大批旗帜,无数的长枪%在林间晃动,正好吉国的骑兵也从西山翻了过来,一见菩萨和佛陀,纷纷激动的下马磕头。

  “饶命啊!我们投降啦……”

  不知是谁在山林间哭喊着跪地,这领头者一出,好似瘟疫般席卷了全场,敌军纷纷扔下刀枪棍棒跪地,有的人甚至当场改变了信仰,虔诚的趴在地上磕头祈祷。

  “战忽队!撤……”

  带头者自然是战忽局的人,换上敌军的衣服跪地忽悠,山林间的旗帜也全是他们搞的鬼,不过是将旗帜和刀枪绑在杆子上,竖起来之后让人摇晃,上百人就变成了千军万马。

  “阿弥陀佛!善哉善哉……”

  黑般若非常满意的点头消失了,赵官仁也连忙收起了小装逼术,赶紧跑到阵前大喊道:“收了他们的武器,带去南边的营地看管,不要打骂,好酒好烟的招待起来!”

  “是!”

  后勤队的人立即上前收缴武器,山纹军也开始驱赶山间的俘虏,直到这时才有一队龙骑兵跑回来,扛着刀满脸得意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赵官仁迎上去惊疑道:“怎么就剩这点人了,你们究竟跑哪去了,为何不听军令?”

  “殿下!卑职该死……”

  龙骑千户赶忙翻身下马,抱拳说道:“兄弟们在后面押送俘虏,这一仗打的实在太顺手,看到夜叉国大旗才发现冲过了头,咱们干脆就把大旗砍了,捉了夜叉王献于殿下!”

  “夜叉王?什么鬼东西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疑惑,千户笑着说道:“夜叉国就是野人国,咱也是头一回见,他们有人形却不说人话,学人骑马打仗也是好笑,弄了一群龟壳骑兵,没跑多远就累个半死,让咱们吊着打!”

  “快看!有野女人,还学人穿裙子呢……”

  战士们忽然好奇的跑了过来,只看龙骑兵们押着大批俘虏翻过了山坡,连协同作战的山纹军都骑着战马,一个个全都耀武扬威的昂首挺胸,但赵官仁一看夜叉人却哭笑不得。

  “呜”几十个洋马被关在木笼子里哭泣,有少妇也有女孩子,一帮鼻青脸肿的贵族则被捆着,像猪猡一样被人排队牵着。

  “我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抱起双臂好笑道:“你们把这些母夜叉关笼子里干吗,还怕她们跑了不成?”

  “这不就跟大马猴一样嘛,送给郡主们玩呗……”

  千户笑着说道:“其实这些母夜叉已经初具人形了,扒了衣服白的吓人,那屁%股大的跟牛臀一样,只是眼珠子太吓人,眼色也是稀奇古怪的,还知道跟咱们磕头作揖呢!”

  “你们就没有糟蹋一下的想法吗,难道她们不好看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走到了车笼前,一群龙骑兵满脸古怪,说道:“殿下!这些可都是畜生,不要看脸盘子长的像个人,身上全都是毛,腿毛比咱们还浓呢,这个大的还有一把红色护心毛,晦气死了!”

  “嗨Hello!哈拉少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他会的外语都用上了,正在啜泣的白人洋妞们齐齐一震,有个洋少妇连忙趴在栅栏上说起了外语,赵官仁虽然没听懂几个词,但确定她说的类似英语,其中还夹着一些古怪的发音。

  “哈哈”赵官仁拍手笑道:“算你们运气好,本王就英语最牛掰,容我想想啊……阿油OK?妈奶母is皮特,皮特赵,,大顺的King!”

  “Yes!皮特King,help……”

  一群白妞瞬间激动了,纷纷趴在笼子上哭喊求救,贵族们也通通激动的大喊大叫,战士们则一脸的敬佩,惊叹道:“殿下!您居然连夜叉话都会说啊,他们在说啥呢?”

  “翻译!Who是你们的翻译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蒙带猜加比划,总算弄清了大概的情况,招手说道:“这些洋鬼子让翻译给坑了,有一个叫油葫芦的胡人,你们去胡人队伍里找找看,再将这些个带进大帐问话!”

  大批的俘虏需要押送看管,战利品需要收缴,战场也需要打扫,吉国骑兵也没有含糊,纷纷行使起了自己的责任,但如今已经是子夜时分,估计要忙到天亮才能结束。

  “达达部落的女首领是吧,谁派你来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营盘中的空地上,草原骑兵的女首领被捆在地上,她操着憋足的官话说道:“南离天!泰平天国的南离天,这些人都是他召集的,他许了我们很多银子和好处!”

  “不不不!不是南离天,我要吉国的幕后主使,好好想想……”

  赵官仁用力拍了拍她的脸,不等她回话便起身走开了,秋宁正好带人跑过来说道:“王爷!胡人是三支部族联军,三个首领跑了俩,蛮族的首领倒是全部抓住了,但所有人都一致指认南离天!”

  “哼南离天这是要破罐子破摔了,想一人扛下所有的罪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道:“南离天也的确够份量,但没有吉国人给他们开后门,几万人马可到不了这里,你去让吉国人好好审一审,如果他们不找出幕后主使,这口黑锅他们就背定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