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10100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76 2021-04-07 14:24

  清晨!

   响亮的起床号响彻了整座训练营,不仅驻扎进来的军人迅速起床了,八大门派的精锐弟|子也不慢多少,可持牌者们大部分都是起床困难户,还有很多男女在大被同眠。

   “早啊!”

   赵官仁精神抖擞的走出了寝室,不知是舔了龙血的缘故,还是拿了龙女一血的好处,他发现自己几乎不用睡觉,依然可以保持旺盛的精力,而且伤口的自愈能力也变得十分惊人。

   “早!”

   战龙在野笑着点了点头,可战队其他人就像看不见赵官仁一样,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,赵官仁也明白他们的心思,现在各大势力都不待见他,不怕死的才敢靠近他。

   “哥!不要去厕所了,全都是人……”

   云雀打着哈欠走进了房间,将一大桶水放在了地上,赵官仁便拿起牙缸开始洗漱,见云雀已经换上了军队的黑色作训服,他嘟囔道:“大清早跑我这来,不怕被我连累啊?”

   “你别赶我走就行了,现在不是生死局了,我不想那么作践自己……”

   云雀蹲下来说道:“犰狳昨晚钻到我们房间来,当着我们三个女人的面,把潘塞安的老婆给上了,完事又摸到我床上来,说了一堆威逼利诱的话,老娘一脚把他踹下去了!”

   赵官仁纳闷道:“潘塞安是谁,他老婆这么随便吗?”

   “大阁主!你连战队的人都认不全吧……”

   云雀打湿一条毛巾递给他,笑道:“潘塞安是丰都战队的,他老婆是我们队的薛情花,零积分的新人,前天就跟犰狳组队了,被上还不是早晚的事,我们寝室剩下两个妹子也快了!”

   “的确是快了!生死局还是生死局……”

   林多多忽然走了进来,说道:“小怪都被军队扫平了,剩下的任务难度非常大,像薛情花那样的女人,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,只要犰狳耍点小花样就能害死她,所以被睡几次又算得了什么!”

   “持牌者是真的可悲,既要上阵杀敌,还防着自己人,找几个好队友才是重中之重,不要只想着依靠男人……”

   云雀摇着头说道:“哥!除了你和梅绫香没有积分之外,其他人全都完成了摸底测试,持牌者被分成了五种类型,一是指挥型,二是军师型,三是战斗型,四是辅助型,五是全能型!”

   “是么?”

   赵官仁好奇道:“难道没有鸡肋型选手吗,究竟是考官给大家留了面子,还是假塔灵选人的眼光独到?”

   “应该是眼光独到吧,没有出现鸡肋型选手,连薛情花那样的女人,她也获得了六十二分,被分到了辅助类别当中……”

   云雀回答道:“我获得了八十二分的高分,属于军师型的脑力人才,多多姐虽然只有七十五分,但她是少见的指挥型人才,说白了指挥型就是统帅的苗子,多多姐也很厉害哦!”

   “你少拍我马屁,你什么心思我还不清楚嘛……”

   林多多揶揄道:“你是赌徒心态,有点把握就想押重注,你抱小五的大腿就是在赌,赌他奇货可居,但你一个人的筹码不够重,就想再搭上我的顺风车,这样就能抱紧大腿了,对吗?”

   “姐!”

   云雀娇滴滴的抱住了她的腿,发嗲道:“妹妹就想抱紧你的大腿,小五哥多心疼你啊,甩手就送了你五千分,大头哥他们都没有呢,你都前六名了,就让妹妹抱一下吧!”

   “你抱我有什么用,我当 舔狗都没人要……”

   林多多深深的看向了赵官仁,赵官仁扔下毛巾站了起来,笑道:“还不是你的舔功不够好,否则就算是灭世黑龙,咱也能让她蹬腿翻白眼,对了云雀!全能型人才有多少?”

   “只有十几个,黑兰花和赵翻雪并列第一……”

   云雀起身说道:“犰狳和战龙在野也是全能型人才,可那个最神秘的零,居然排在战斗类第一名,他是除了你之外,唯一打败考官的人,不过情商为零,估计他的代号就是这么来的!”

   “走吧!我去看看零长啥样……”

   赵官仁说着就往楼下走去,此时才早上六点半,食堂内已经是人满为患,他带着两个靓妹走进来,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,但大家不是在看妞,全都是在看他。

   “各位早上好!想组队的尽管来找我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嬉皮笑脸的挥了挥手,众人立马挪开了目光,可所有人都换上了黑色作训服,包括八大门派的弟|子也一样,唯独赵官仁穿了件白色运动装,在黑压压的人群里尤为扎眼。

   “绿小五!我跟你组队……”

   一位高大的帅男站了起来,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长相棱角分明,身上背着一个花梨木的长木盒,并且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仿佛在告诉别人我很冷酷,谁都不要搭理我。

   “欢迎!你就是榜首零吧,怎么称呼……”

   赵官仁笑着伸出了手,可对方却没有跟他握手,只是平淡的说道:“你叫我零就行了,我会尽全力帮你完成任务,但我要无间阁中的天域宝刀,还有赤发魔王的头颅!”

   “看来你对无间阁挺了解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笑道:“可是很抱歉,我不跟连真名都不愿透露的人组队,我也不缺打手,跟我组队是我带你上分,懂吗?”

   “我叫凌天波,三十二岁,未婚,家中父母兄弟共六人,来自冥河渡的沉沙湾,你还想知道什么……”

   零一口气报出了资料,差点没让赵官仁反应过来,但是却有人惊疑道:“冥河渡可是四大禁地之一,压根就不是人住的地方,再说冥河渡哪来什么沉沙湾,撒谎都不会撒!”

   “冥河渡有沉沙湾……”

   一位男教官忽然站了起来,打量着零说道:“不过沉沙湾在冥河渡腹地,即使镇守渡口的黑水军都不一定清楚,而且那里妖魔横行,你说你住在那种地方,莫非你是妖魔不成?”

   “我是天域凌家的后人,世代镇守沉沙湾……”

   凌天波忽然一拍背后的木盒,三杆黑色旗枪忽然从盒中蹿出,在他背后展开了三面血色小旗,分别绣着一个金色大字——天域凌!

   “……”

   整个大食堂顿时一片寂静,众人全都疑惑的望着他,根本就没有牛逼轰轰的震慑到人,连刚刚的教官都一脸困惑。

   “天域凌家!你们竟然还有后人……”

   赵高祖突然大步走了进来,惊疑的说道:“凌家可是我家老祖的亲兵,一直追随我家老祖降妖伏魔,老祖亲赐‘天域宝刀’一把,天域凌家便由此得名,但后人在冥河渡一战中全族阵亡,你又是从何而来?”

   “我们没有全族阵亡……”

   凌天波大声说道:“我们一直遵循赵元帅的军令,扼守沉沙湾,从未退让过一步,沉沙湾还在我们手中,若不是被镇魂塔选为持牌者,我也不会违抗军令,私自出山!”

   “喔!!!”

   现场一片哗然,连赵高祖都震惊道:“你说什么,难道你们在沉沙湾镇守了六百多年,为何不派人来通知我们赵家?”

   “派了!”

   凌天波说道:“赵天齐元帅让我们等待援军,大军到来前不得退让,我们一直在等待援军,到我已经是第二十六代人了,我出山时曾找过赵元帅,但人家说没听过赵天齐元帅!”

   “凌家!真是苦了你们啦……”

   赵高祖连忙上前握住他的手,感动的说道:“赵天齐是我家先祖,已经牺牲六百多年了,我们也以为你们全族阵亡了,不知道你们还战斗在前线啊,你们是真正的英勇楷模啊!”

   “不苦!”

   凌天波摇头道:“这是我们凌家军的使命,请问赵家军如今的赵大元帅是何人,沉沙湾的将士们还在等着我的消息,究竟是反攻还是撤离,只等赵元帅的军令了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众人心中肃然起敬,一支孤军居然在禁地中镇守了六百多年,后代依然不忘自己的使命,而赵高祖也哽咽着说道:“我就是白玉赵家的族长,现在我代表赵家军宣布,天域凌家!撤离!”

   “领命!”

   凌天波猛地单膝下跪,用拳头重重锤击自己的胸口,现场不少学员和教官都潸然泪下,仿佛替凌天波卸下了千斤重担,尽管凌家人实在太过耿直,但这份赤胆忠心实在令人钦佩。

   “凌天波!”

   赵官仁把凌天波给扶了起来,问道:“你家的宝刀为什么锁在无间阁,赤发魔王跟你家又是什么关系?”

   “赤发魔王也是我凌家人,可他受了妖魔蛊惑,偷走宝刀坠入魔道……”

   凌天波怒声道:“赵子强元帅将他锁入无间阁反省,说无间阁重现之时他自会出来,但我们不想让他出来,他是我们凌家唯一的污点,我们只想拿回被他偷走的宝刀!”

   “可他已经出来了,就在我手上……”

   赵官仁忽然掏出了一颗锁魂珠,凌天波的双瞳猛地一缩,只看珠子里锁着一位红发披肩的男人,不过并没有携带宝刀,但凌天波又怒骂了一声,伸手就想把珠子夺过去。

   “慢着!”

   赵官仁拦住他说道:“这怎么说也是你祖宗,再说他被锁了九百多年,你应该给他一次机会,让他去戴罪立功,而不是一刀剁了他,你觉得的呢?”

   “这……”

   凌天波犹豫不决的看着锁魂珠,赵官仁把珠子塞给他说道:“你先带着他执行一次任务,如果他真心知道错了,你再把他的事写信告诉家里人,让全族来决定他的生死!”

   “好吧!刀给我……”

   凌天波又朝他伸出了手,赵官仁翻了个白眼说道:“你真是情商为零啊,你当无间阁是我家开的啊,你得获得前三名才能拿回刀,不过恭喜你,你现在是我的队友了!”

   “我一定要拿回刀,不然我没脸回去……”

   凌天波用力点了点头,谁知突然有人喊道:“快看!镇魂牌发新通知了,十日后未接任务者,每天扣除积分五百分,阁主额外扣除五千分,持续两天积分为负者,锁入无间阁闭关……二十年!”

   “不会吧?这比坐牢还惨啊……”

   食堂里一下就炸锅了,赵官仁也连忙掏出了镇魂牌,看了一眼就知道是狂狮犬干的好事,他怒声骂道:“他妈的!你这条老狗连我都坑,早晚把你炖成一锅狗肉汤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