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094全体尸化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749 2020-11-17 17:22

  枪声以及惨叫声简直震耳欲聋,售票厅的窗户上喷满了鲜血,六百多人如同割韭菜似的一茬茬倒下,代理人都不清楚尸体是否能尸化,但林蕊敢大开杀戒就一定试过。

  “跑啊!”

  菜瓜们疯狂的撞碎了窗户,不顾一切的往外跑去,可外面照样有人封堵,几名尸化者直接开枪^扫射,六个僵尸忍者则持剑备战,菜瓜们几乎冲出来一个就倒下一个,根本就无路可逃。

  “吼”一声吼叫突然惊动了六名僵忍,可就在它们回过身的同时,两队铜甲尸兵从左右猛然跳进了大院,各个手里都是一把锃亮的斩马,没等落地便凌空劈斩出淡绿色的刀芒。

  “吼”六名僵忍也不甘示弱的嘶吼,立刻横起兵刃格挡闪避,可这一口气竟然跳进来二十多个铜甲尸,六名僵忍很快就落了下风,七八个尸化者更是一个照面就被砍翻在地。

  “快跑啊!”

  幸存的菜瓜们一看援兵到达了,更加疯狂的往外冲去,饿狗扑食一般拽开了大院铁门,可这一开门却傻眼了,居然还有一队尸兵堵在外面,全部是一副东洋武士的装扮,双手高举修长的东洋刀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几名领头者瞬间被刺穿了胸膛,上百名幸存者吓的一下炸了窝,全都哭喊着在院中四处逃窜,爬墙的爬墙,钻洞的钻洞,甚至有被当场吓晕过去的。

  “吼”鬼武士们只留下三个守门,剩下的全部冲进来协助僵忍作战,铜甲尸们的实力本身就不如僵尸忍者,再一口气冲进来十几个鬼武士,僵忍们颓败的形势立马逆转,眨眼间就砍翻了几个铜甲尸。

  两帮僵尸乒乒乓乓的全面血战,剑来刀往、寒光四射,剑气和刀光更是在院中纵横交错,不断有僵尸被砍掉头颅或倒下,人类只有痛哭流涕的份,躲在角落里惊恐求饶。

  “砰”剧场大门被猛然撞开了,淤积在门上的尸体立刻滚落出来,但六名僵忍却冲出来加入了战团,本就吃力的铜甲尸们立刻节节败退。

  “这些垃圾都给我清理掉……”

  林蕊趾高气昂的出现在大门内,肆无忌惮的站在了两具尸体上,她身后还跟着十来个人类手下,立即指挥尸化者搬运尸体。

  淤积的尸体很快就被清理到了两旁,林蕊走到门口望着打斗的尸兵们,冷哼道:“哼张新月那个贱^人果然没死,正躲在暗处调动古侍的尸兵,快给我把她翻出来!”

  张霜立在她身后娇喝道:“楼上楼下给我好好的找,她们一定躲在剧场没出去,找到之后直接给我宰了!”

  “是!”

  几个男人立即领着尸化者们折返,没多会十几个人类又被押了出来,只看姜胖子和纪天齐等人满脸血污、蓬头垢面,各个都如丧考妣般的垂着脑袋,贾不纯更是低着头瑟瑟发抖。

  “老公!你快来看呀……”

  林蕊笑着冲后方招了招手,曲妖精居然拎着沧澜刀走了过来,表情木讷的就像个面瘫一样,双眼一眨不眨的站在了林蕊身边。

  “全都给我跪下……”

  林蕊挽住他娇喝了一声,姜胖子等人惊恐的跪倒在她面前,连纪天齐都跪的特别爽快,半点豪门贵公子的矜持都没有了。

  “么嘛”林蕊立即亲了曲妖精一下,开心的笑道:“老公!你看到了吧,这就是老婆的手段,以后他们都是咱们的狗奴才,老婆厉害吧!嘻嘻”“哈哈文三藏被宰了,肯定是仗着有护身符反抗了……”

  张霜得意的大笑了一声,只看文三藏的尸体被人拖了出来,黑骨制成的护身符也被人拿在了手里,跟着就被喂了一颗尸化珠,只放个屁的工夫,尸体就开始颤抖了起来。

  “呃啊”文三藏突然发出了一声嘶吼,忽然歪歪扭扭的爬了起来,其它尸体也被陆续喂了尸化珠,全都跟文三藏一样诈了尸,行尸走肉一般排队走出售票厅,阴森森的列队站在大院两侧。

  “别杀我们,我们投降,我们投降……”

  不少躲藏起来的菜瓜都爬了过来,跪在两边不住给林蕊磕头求饶,林蕊则像女王一样背起了双手,理都不理他们的哀求。

  “来!你过来……”

  林蕊忽然看向了贾不纯,贾不纯吓的浑身一抽,眼看着有液体顺着大腿流淌到了地面上。

  林蕊蔑笑道:“你是条狗吗,怎么到处撒尿啊,你之前不是很嚣张吗,揪我头发还骂我是贱婊子,现在怎么不骂了呀?”

  “对对!我就是条狗,您的狗……”

  贾不纯哆哆嗦嗦的爬到了她腿边,磕着响头哭求道:“蕊姐!求您饶我一条狗命吧,只要别把我变成尸化者,让我做什么都行!”

  “呵你倒是真不要脸啊……”

  林蕊转头望向了厮杀现场,居然脱去了左脚上的平底皮鞋,跟着翘起穿了短袜的脚丫,轻笑道:“跑一天累死了,你给我把脚舔干净吧,脚趾缝也得舔干净哦!”

  “好好!一定干净……”

  贾不纯忙不迭的趴了过去,小心捧起她的脚脱去袜子,居然真伸出舌头从脚底板开舔,纪天齐悲哀的看了她一眼,深深把脑袋垂了下去。

  “哼哼”林蕊挽住曲妖精蔑笑道:“老公!这就是高高在上的纪太太,你看她有多贱呀,不过纪太太你倒是跟我说说,你跟你小叔子究竟怎么回事,你真给他生了个儿子吗?”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反正是他们兄弟俩的……”

  贾不纯哆哆嗦嗦的抬起头,哀声说道:“有天晚上我喝多了,躺在厕所就睡着了,稀里糊涂就觉得身上压了个人,发现是他我也没敢叫,后来爬回床上他哥又来,没过多久我就怀孕了!”

  “哈”林蕊嘲笑道:“你们豪门大户果然够乱,干脆我给你们来个了结吧,张霜你给这对狗男女一人一把枪,只要有人把对方打死了,剩下那个就可以活着,我让他做我手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姜胖子等人全都吓的快趴在地上了,这娘们简直歹毒到家了,让人家舔^脚还不解气,居然还逼人家互射。

  “哈哈太有意思了……”

  张霜立即拿来了两把手枪,分别递给贾不纯和纪天齐,直接拉着两人面对面站着,两人的脸色一下就白了,双双垂着手枪^不知所措,眼神也都是哀求的望着对方。

  纪天齐握着枪^浑身发抖,灰色的西裤也早就尿湿了,结巴道:“嫂子!你……你让我活吧,我出去后一定好好照顾你父母,给他们养老,你说过你是真心爱我的对吧?”

  “赵官仁!”

  贾不纯突然震惊的大喊了一声,惊得所有人都猛然朝后看去,连林蕊都惊了一跳。

  “邦”一声枪响冷不丁的响起,只看纪天齐猛地仰头倒在了地上,胸口赫然多了个血洞,浑身抽搐着骂道:“贱……贱^货!明明是你装醉勾引我,老子这辈子就……就毁在你手上了!”

  “啪”林蕊猛抽了贾不纯一个大嘴巴,一脚把她踹倒在地后骂道:“想死啊贱^人,老娘让你吓一跳,立刻把鞋底给我舔干净,有一粒灰老娘就剁了你的头!”

  “对不起!姐姐您消消气……”

  贾不纯赶紧趴在了地上,张霜也喂了颗尸化者给纪天齐,尚未死透的纪天齐很快就尸变了,在贾不纯惊恐的注视下,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。

  “蕊姐!”

  两个男人突然跑下来气喘道:“我们都快把墙给敲了,可张新月她们还是找不到,周淼和严谨也都不见了,这能跑哪去呢?”

  “一定在房顶上,快上去给我搜……”

  林蕊猛地抬头朝上看去,一帮人这才反应过来,赶忙往楼上跑去,而此时铜甲尸已经死的差不多了,只剩下五六头吃力的抵抗着。

  “邦邦邦……”

  楼顶上突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,以及女人的尖叫声,陈冉尖利的嗓音更是格外明显。

  林蕊大笑道:“哈哈这几个贱^人敢跟我斗,我就知道她们会藏在楼上,全部抓活的拖下来,我要让她们挨个给我舔鞋底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