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88帮皇上翻牌子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11 2020-11-17 17:22

  夜里!

  皇宫大内均点起了煤油灯,数量比往常多了两倍,可后宫却鲜有人敢出来走动,哪怕是贵妃也不想惹祸上身,唯有赵官仁带着一队京督卫场的女卫,背着手四处巡查。

  “你们去巷子里转转,我靠这抽根烟……”

  赵官仁停在了一条巷子外,女卫们提着油灯进了巷子,只留下谭青凝一人为他点烟,而卞香兰等女已经入驻了公主府,老公主早就嫁到县里去了,这段时间她们都会住在公主府。

  “唉多是些乱七八糟的破事,跟市井妇人差不多……”

  谭青凝无奈道:“什么跟某某太监厮混,给某某妃嫔下流产药,这些类的举报信我都懒得看,全都封存起来了,但很多娘娘都举报说,白淑妃的皇子不是皇上亲生的!”

  “哦?有什么证据吗,后宫哪来的野男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讶的看着她,谭青凝低声道:“她们说皇上前些年御驾亲征,下腹受伤已经不能生了,先后临幸过十几位娘娘,只有白淑妃一人有喜,怀疑是找太子借的种,全是龙种看不出来!”

  “切”赵官仁撇嘴道:“怀疑有个屁用,没有证据等于白说,再说太子为什么要借种给她,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啊,对了!有哪位妃子没送礼?”

  “有!”

  谭青凝低声说道:“周皇贵妃和秦贵妃,以及佟贵妃和白淑妃,其她娘娘多少都送了一些,还真有两个老实的给你包了饺子!”

  “秦贵妃我没印象,只听说是冷板凳专业户……”

  赵官仁眯眼道:“周皇贵妃可是楚王的老娘,太子若是废了,她儿子极有可能上位,可她居然连个照面都没跟我打,按照谁得利谁是真凶的逻辑,这位周皇贵妃可得好好查查了!”

  “嗯!一后两皇妃,她是后宫的三当家……”

  谭青凝跟着他一起往前走去,女卫们也全都跟了上来,不过隔一段就能碰上两个站岗女卫,皆是从宫外调来的女禁军,可见皇帝的疑心有多重,不放心自己女人也不放心他。

  “大人有何事,娘娘已经睡下了……”

  一位老宫女正巧要关院门,看到赵官仁过来便挡在了门口,她身后便是六皇子老娘的寝宫,但赵官仁已经看了个通透,老娘们正靠坐在书房里,身边还站着个贴身宫女。

  “宵禁后不许私自出门,有特殊情况可通知站岗女卫……”

  赵官仁叮嘱了一句便离开了,虽然追魂眼只能看到两团金色生魂,看不见老娘们究竟在干什么,但从宫女的姿势可以猜出,她正将书信塞进[天籁 信封里,跟着收进了衣袖当中。

  “青凝!派人盯紧这老娘们……”

  赵官仁低声说道:“六皇子不在宫中,不知道里面的情况,他老娘定会派人送信出去,从孝端宫出来的人和物件,全部给我仔细检查!”

  “凭我的经验,信件一般查不出名堂……”

  谭青凝摇头道:“这些娘娘都是老奸巨猾,密信可不会明着写出来,身边的亲信也是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,口风都紧的不得了,想抓她们的小辫子呀,得从她们身边人的身边人入手!”

  “嗯!找她们的对食,谁还没两个吃对食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很赞同的点了点头,可谭青凝苦笑道:“你这刚入宫一日,说的话我都听不懂了,咱们今晚先守候一夜,明天一早拎人出来审,打几巴掌吓唬几下,肯定能挖出东西!”

  “啊”一阵孩子的啼哭声从前方响起,赵官仁寻声走过去一瞧,前方正是白淑妃的三进院落,可白淑妃正懒洋洋的看书,任凭孩子哭嚎她也不看一眼,还是女婢跑进来奶起了孩子。

  “佟贵妃跟白淑妃的靠山究竟是谁……”

  赵官仁揉了揉酸胀的眼珠子,感觉要是再这么偷窥下去,追魂眼早晚得变成针眼,但让他奇怪的是,其余尸块至今都没有发现,丢失的头颅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“白淑妃是兵部尚书的孙女,靠山是相当的硬……”

  谭青凝边走边说道:“可佟贵妃我没查出来,问了几位娘娘也说不清楚,但我觉得这两人并没有什么嫌疑,她们最大的皇子也才七岁,太子怎么也落不到她们儿子头上!”

  “你们什么人?抬的什么东西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蹿到了前方路口,只见几名太监扛着三床大棉被,不过一看棉被中裹着的皆是妙龄女子,便放下铜锤笑道:“皇上今晚好雅兴啊,饭点刚过就翻牌子啦?”

  “哎呦郡王爷!您吓奴婢一跳……”

  一位中年娘炮扭了过来,低声笑道:“皇上今夜火气大,一直静不下心来,我^干爹便建议皇上用处子冲喜,去去晦气,这不!奴婢精选了三位才人,扒光洗净给皇上挑选!”

  “你收了人家不少银子吧,矮胖墩你也敢往上送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过去好奇的打量,三个姑娘的脑袋都露在外面,见到他全都羞怯的闭上了双眼,但太监却笑道:“矮子胖,屁^股大,一胎能生三两个,这都是好生养的姑娘!”

  “你个笨蛋!不看你是老田的干儿子,我都懒得说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鄙夷道:“皇上是泻火又不是生儿子,储秀院的林香儿,那种会唱戏的大高个才叫带劲,你让她扮成钟馗的女儿,唱上一出《钟馗嫁女》,皇上要是不点她的台,你砸了我招牌!”

  “唉哟奴婢真是蠢透了,多谢王爷提醒,快抬回去……”

  娘炮带着人急吼吼的往回跑,可谭青凝却走过来不解道:“你连皇上翻牌子都多嘴啊,可不要管的太多啊!”

  “我就是看不惯这些贱^人的嘴脸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道:“林香儿是穷人家的孩子,拿不出赏钱给他们,这些贱^人就故意欺负人家,让人家住最破的屋,衣服自己洗,有时连饭菜都是馊的,能帮就帮一把喽!”

  “唉这后宫真像座大牢房……”

  谭青凝幽幽的叹了口气,赵官仁看了看手表说道:“我得出后宫了,太医院我已经派人封了,你明天一早带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话没说完就愣住了,只看几个大老爷们走了过来,全是清一色的白衣卫官服,领头的俊朗中年人更是黑甲白袍,居然是黑白双卫的官服混搭。

  “指挥使大人!”

  谭青凝等女慌忙单膝下跪,赵官仁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是京督卫场的老大来了,大名鼎鼎的段指挥使,但五个人都是高大魁梧的硬汉,他惊疑道:“几位是无根之人?”

  “正是!”

  段指挥使挂着假笑走了过来,拱手行礼后笑道:“难道青凝不曾告知郡王爷么,否则我等岂敢夜入后宫,古往今来能夜入后宫的真男人,除了皇上就只有永史郡王了!”

  “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下打量着他笑道:“可能人家都认为本王应当知道吧,从未有人跟本王说过,段指挥使竟然是位公公,看公公们风尘仆仆的样子,应该是刚从外地赶来吧?”

  “皇上急召!下官六百里加急从雍城赶来……”

  段指挥使不卑不亢的笑道:“我等已不是内臣,王爷可不能叫咱们公公,皇上命我等协助王爷办差,若在后宫有何不便之处,尽管差遣我等去办,万望王爷别拿咱们当外人!”

  “救星啊!”

  赵官仁一把握住他的手,激动道:“查案本就是场卫职责,本王插手就是赶鸭子上架,后宫可就交给你们了,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,本王先走一步,你们千万别来找我啊!”

  “王爷莫急!下官的话还没说完……”

  段指挥笑道:“皇上口谕!擢永史郡王为拱卫司总监察,二十一名女场卫尽数划入您的麾下,从今起京督卫场协助拱卫司查案,所以您才是将军,我等只是您手下的小兵!”

  “什么?我们划入拱卫司了……”

  谭青凝等女全都目瞪口呆,段指挥点头笑道:“青凝!告知你一件喜事,你师父也一并调入拱卫司了,担任王爷空出来的右监察一职,以后你还在他手底下任职,明天便会收到吏部的文书!”

  “哈!哈哈哈……”

  赵官仁仰头大笑了一声,说道:“皇上可真是皇上啊,绝不会把权力放任出去,硬拆了一个京督卫场来盯着我,但京督卫场也不能任其做大,估计夜鸣沙去你那补了缺吧,人家的师父可是千叶玄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段指挥眼中爆出了一团精光,跟着拱手笑道:“王爷果然机智过人,下官好生佩服,夜鸣沙确实补了黑衣副指挥的缺,白衣卫副指挥由我身后这位,单启祥大人担任!”

  “老段!你也好自为之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着他的肩膀说道:“皇上实在是太看重我了,八面埋伏,全方位封堵,但差事若是办砸了,你可别想像上次一样,只挨顿骂就完事了,本王不拉一帮人给我垫背,我就不姓赵!”

  “哼人家怕你赵瘟神,我可不怕……”

  段指挥压低声音怒道:“这全都是你自找的,从兰台县就开始搅风搞雨,已经有很多人在下面给你垫背了,你最好别让我抓住把柄,否则我新账旧账跟你一块算,赵家才!”

  “叔父!”

  忽然!

  一位娘娘带着宫女走到了街口,招手笑道:“您为何这么晚才到呀,快进屋喝碗热汤吧,本妃特意为您熬制了冰糖姜汤,天气阴寒又下了雨,莫要让寒气入了体呀!”

  “多谢娘娘,下官这就来……”

  段指挥挺起胸膛带着人走了过去,赵官仁等人终于恍然大悟,原来佟贵妃背后的靠山居然是他,段老太监竟是佟贵妃的叔父,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。

  “云轩!这下可麻烦了……”

  谭青凝附耳说道:“段大人一位子侄被泰贼牵连,让皇上下旨砍了头,这笔账他可都算在你头上了,我师父虽然跟他不对付,但我师兄也因你被革职充军,他不会报复你也绝不会徇私!”

  “我怕他们报复吗,我巴不得有人来给我挡枪……”

  赵官仁抱起双臂冷笑道:“这潭浑水越搅越深了,妖魔鬼怪都跳出来了,皇上这个生儿子没屁.眼的老阴货,还有脸跟我说父子同心,老子祝他今晚就折断,从此变太监!”

  “你疯啦!小点声……”

  谭青凝惊恐的捶了他一拳,但赵官仁又说道:“我知道你夹在中间很难做,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,差事办完之前尽职尽责,守住我们的秘密,你师父问了也不能说,能做到吗?”

  “能!这是我职责所在,也是我的底限……”

  谭青凝很认真的挺起了胸膛,赵官仁拍拍她的肩膀说道:“去吧!不许任何人靠近皇后寝宫,以免毁坏谋反的证据,我去给皇上看大门,他妈的!头一回给老板当保安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