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173天坑寺院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126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哇!狗狗好棒棒,你一定要加油哦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在石头上拍手鼓掌,只看前方黑雾冲天,一群脱离雾气的黑魔人正跟萨丹厮杀。

  萨丹的实力虽然大不如前了,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更何况萨丹此时满腹怨气,逮着黑魔人就跟手刃杀父仇人一样,比二哈拆家还要凶猛。

  “谁说兽人永不为奴来着,我看这兽王就挺鸡贼嘛……”

  吕大头蹲在旁边叼着香烟,笑道:“它忍辱负重的跟着咱们,不就是想靠咱们找到白玉寺院嘛,搞不好它就是永夜的心腹,毕竟头脑简单的人好利用,况且它又来的这么迟!”

  “你会用一个傻缺当心腹吗,反正我不会……”

  赵官仁撕开一根巧克力棒,说道:“永夜的心腹应该是古侍,那货是个大奸似忠的小人,他之前已经识破了我的分身术,可他却故意不杀我,只为了激怒玄夜去斗白溟,好让他们两败俱伤!”

  吕大头撇嘴道:“这永夜也挺蛋疼,手底下一窝反骨仔,想靠他们打仗还得防着他们,还是黑魔爽快,直接用锁魂链把人锁住,谁敢反抗就灭谁!”

  “所以黑魔败了,手底下全是弱智儿童,不翻车就怪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站起身来说道:“八魔王就是口袋里的钉子——各个想出头!心腹也不见得牢靠,估计永夜还有后手刀在等着他们,咱俩拭目以待吧,接下来的大戏会越来越精彩!”

  说完他便往前走去,黑狼已经累的快要趴下了,耷拉着尾巴摇摇晃晃,用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看着他。

  “少跟我装,我知道你还有力气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起它的爪子搭在金凤戒指上,说道:“先给我的戒指补充点能量,能充多少算多少,我活着你才有希望找到寺院,到时你就能把永夜踩在脚下,当一个真正的兽王了!”

  黑狼一副让哈士奇给爆菊的表情,任劳任怨的给金凤戒指充电,不过它确实没多少力气了,累了个腿脚发软也没充上多少电,最后连赵官仁都驮不动了,半死不活的让吕大头牵着走。

  “看不到魔人了,一点足迹都没有了……”

  吕大头掏出荧光棒走进了一条山路,道路两旁全是黑漆漆的小山,走了没多远还出现了三岔路,但四周黑雾蒙蒙,分不清岔路究竟会通往何方。

  “做个实验!”

  赵官仁掏出避孕套吹成气球,吕大头拿出包有碎发的卫生纸,赵官仁把气球在黑狼的毛头上蹭了蹭,笑道:“不用看啦,解释了你也不懂,你们兽人跟科学一辈子无缘!”

  “我擦!走过了……”

  吕大头忽然一怔,发现静电首先消失在他左后方,但赵官仁松开气球后却说道:“没走过!刚刚过来只有这一条路,应该是走左边这条小路上山,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到了!”

  “萨丹!你上前开路,当心埋伏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拽了一把黑狼脖子上的缰绳,黑狼毫不犹豫的往山上走去,弓起腰背随时准备出击,但蜿蜒的小路远比他们想象的长,两人一狼愣是走了五十多分钟才停下。

  “怎么没路了……”

  吕大头惊讶的望着前方,前方居然出现了一片深深的断崖,他走到边缘处把荧光棒甩了出去,荧光棒“嗖”的一下掉入了断崖,马上就被黑雾吞没了,连一点亮光都看不见。

  “不对!”

  赵官仁盯着脚下的小路说道:“悬崖上不可能出现一条山路,这里又不是旅游景点,恐怕原来的山让黑魔给炸了,你把头发掏出来,咱们再试试看!”

  黑狼很默契的把脑袋伸了过来,让赵官仁拿避孕套在脑袋上摩擦,但这回的实验结果却让两人大吃一惊,不管怎么摩擦都产生不了静电,连一根头发丝都吸附不了。

  “卧^槽!吸电器就在下面……”

  赵官仁立即点燃了一根信号棒,顺着山崖边丢了下去,谁知道这山崖竟然深达上百米,信号棒让黑雾吞噬之后,仅仅只能发出一点微弱的亮光。

  “萨丹!你下去?一眼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了拍黑狼的大脑袋,谁知黑狼却急忙往后退了半步,脑袋摇的就跟拨浪鼓一样,还抬起爪子比划自己没力气了,一旦下去就是送狼头。

  吕大头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还想不想翻身农奴把歌唱了,白玉寺院可能就在这下面,你要是再磨磨唧唧,等古侍他们过来了,直接扒了你的狼皮!”

  “呜”黑狼很纠结的朝山崖下看了看,最后一口咬断脖子上的缰绳,硬着头皮往下跳去,踩着凸起的岩石蹦来蹦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黑雾之中。

  “快把珠子扔下去……”

  赵官仁钻进树林点了一把火,吕大头赶紧把血姬的珠子扔了下去,跟着他迅速往山下跑去,但没跑多远他惊讶道:“咱们去哪啊,这下面是座天坑,绕不下去的!”

  “绕个屁!那下面就是个陷阱……”

  赵官仁缓下脚步说道:“黑魔老奸巨猾,怎么可能把寺院藏在这么明显的地方,傻子都能看出那是个人为的天坑,而且寺院绝不可能变成吸电器,否则黑魔就不用藏着掖着了!”

  “嗷嗷嗷……”

  一连串的惨叫忽然从天坑中响起,一听就是萨丹让人给揍了,两人赶忙加速往山下跑去,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山谷之中。

  吕大头气喘吁吁的问道:“唯一的线索都没了,咱们上哪去找寺院啊?”

  “算命圈里流传着一句老话,频频问其事,必有其事,频频否其事,必有其事……”

  赵官仁边走边说道:“这句话可是古老的心理学,前半句话证明了白玉寺院的存在,毕竟这么多人都在找,后半句是指欲盖弥彰,遮掩的越厉害,距离真相就越近,白玉寺院绝对在这附近!”

  “服了!跟着你真能长见识……”

  吕大头佩服万分的竖起了大拇指,谁知后方突然金光万丈,直接将整片天空都给照亮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两人震惊的回头一看,金光居然是从天坑中射出来的,驱散了一大片黑气不说,天空中还缓缓出现了一座庞大的寺院,通体都由白色玉石砌成,还有一座镇魂塔耸立在中间。

  吕大头惊呼道:“白玉寺院!咱们弄错了,白玉寺院就在天坑下面!”

  “哈哈3D投影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嬉笑道:“越这样越证明天坑是个陷阱,你看这寺院有多大,镇魂塔至少有两三百米高,咱们站在悬崖边能看不到吗,而且萨丹刚刚叫的那么惨,不是陷阱是什么!”

  赵官仁说完便继续往前跑去,吕大头自然是没有二话,这白玉寺院的投影一出来,所有人都会往这边来,随便碰上一个魔王就够他们倒霉了,黑般若等人可没萨丹这么蠢。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一阵爆响又从天坑中传来,估计其他魔王已经赶到了,两人加快速度往山谷外狂奔,但是没跑多远就发现了一座破败的山村,座落在山腰上鬼气森森,连村口的青石牌坊都倒塌了。

  “慢着!这村子有问题……”

  赵官仁转头往山腰上跑去,很快就来到了村口的牌坊前,但吕大头却茫然的问道:“这村子能有什么问题,一路上看到多少这种小村子了,造型不都差不多吗?”

  “大头!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牌坊说道:“这座牌坊的两根柱子都断了,可房屋却没有受到冲击的痕迹,而是从房顶上往下砸,并且东砸一下西敲一下,所以是有人故意制造破坏,让这里看上去跟其它地方一样!”

  “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啊,房屋的受损点都不一样,这是分批弄坏的……”

  吕大头恍然大悟般的往村里走去,这村子至少有上百栋房屋,上上下下错落在山腰之间,但两人一路走到了最深处,任然没发现什么线索,倒是天坑里的动静越来越大了。

  “等下!你看前面的竹林……”

  吕大头指向一大片黑死的竹林,说道:“如果把下面的屋子都给剔除,再把河床灌上水的话,这里像不像豹雾图上画的地方,要是竹林后面再有一座小院子的话,百分百就是豹雾图了!”

  “走!过去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快步往黑竹林中走去,穿过去后果然看到了一座院落,黑瓦白墙没有一点破损的痕迹,但也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院子而已。

  吕大头笃定道:“这院子一定有古怪,其它屋子都烧黑了,只有这里的墙是白的,搞不好有什么宝贝在里面!”

  “吱呀”赵官仁轻轻推开了院门,走进去后发现里面一层不染,屋子的大门也是敞开着的,两人走进去之后,一股墨香味顿时扑面而来。

  这里明显是一间课堂,厅堂里摆放了好几排木桌跟椅子,桌上全都放着笔墨纸砚,还有许多书籍摆放在两侧的书架上。

  “我擦!这墨汁还没干……”

  吕大头随手在砚台上一摸,居然摸了一手的墨汁,但赵官仁却一把拽住他的手,指着横梁上的一块牌匾惊呼道:“你快看,咱们被骗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