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89大小乔和孙尚香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74 2020-11-17 17:22

  “今夜微风轻送,将我的心吹动,多少尘封的往日情,重回到我心中……”

  赵官仁难得正儿八经的唱歌,他搬了桌椅坐在天和殿门外,桌上摆了酒水及小菜,正前方便是上朝的中阳大殿,此时外面细雨绵绵,而顺尧帝正在他身后的书房里选妃。

  “你哼的啥曲啊,怪好听的……”

  金无命从侧面金光闪闪的走来,招手让太监搬来个马扎以后,坐到桌边就开始吃喝,一点都不跟他客气,粗犷的吃相也没有大统领的气度。

  赵官仁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人生何处不相逢!你不用睡觉的吗,成宿就看你跟猴子一样蹿来蹿去!”

  “我大宗师啊!每天睡一两个时辰就精神饱满啦……”

  金无命擦了把油亮亮的嘴,拿起他的香烟点了一根,说道:“平日我不定期巡个夜,一般就早朝时站着当门神,没事整顿整顿御前侍卫跟禁军,然后就回府一家团聚,很难得在宫里过夜!”

  “我猜猜啊!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你妻妾一定不少,没事就回府搞媳妇,生孩子,孩子都在皇室办的学堂念书,老婆孩子太多,你负担有点重,家里又是媳妇当家,兜里五十两都掏不出来!”

  金无命惊愕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丢不丢人啊!大统领……”

  赵官仁从他袖子里掏出打火机,鄙视道:“你抽烟拿一根夹一根,连我打火机你都顺,谁不知道你穷啊,回头我送一个珍藏版,纯金的你不能拿,不然皇上会以为我收买你!”

  “纯金的啊!真没注意,习惯了,皇上的打火机我都顺……”

  金无命尴尬的讪笑道:“我内人是我师父的女儿,打小我就宠着她,她说男人有钱就变坏,每天只给我揣十两银子,反正我从来不吃请,基本够用了,就是最近卷烟买的多,手头有点紧!”

  “呵呵”赵官仁狭促的笑道:“你在集烟盒里的画片吧,水浒武将系列还是三国神将系列啊?”

  “神将!绝对是三国神将,水浒那帮草寇咱瞧不上……”

  金无命从袖子里拿出一叠彩色画片,兴奋道:“三国一百单八位神将,我只差黑吕布和神关羽了,我敢说整个京城谁都没我集的多,淳王前几日要拿大小乔跟我换裸貂蝉,他当我傻么,裸貂蝉都抄到五百两一张啦!”

  “厉害啊!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裸貂蝉可稀罕了,烟厂总共就出了三百张,但裸小乔也挺罕见,一千张分到全国也没多少,我这烟盒里就是!”

  “真的啊?你怎么不早说,裸小乔我还没见过呢……”

  金无命连忙将他的烟盒撕开,果真拿出了一张小乔出浴图,他的眼珠子瞬间瞪到了最大,突然蹦起来惊呼道:“中奖了!这张是中奖卡,二等奖,白银五百两啊!”

  “无命!你吵吵什么呐,发生何事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忽然拽开了殿门,披头散发的跑了出来,金无命赶忙跪下尴尬道:“皇上!微臣失、失态了,惊扰到您了,我在郡王爷烟盒里发现了一张裸小乔,中了二等奖!”

  “小乔也有裸的?我瞅瞅……”

  顺尧帝拿过画片看了看,指着赵官仁说道:“你是不是傻,烟坊就是他偏房家开的,你要什么画片他没有,回头让他送两套给你,再给你拿两套那什么纪念套盒,省得你成天抱着烟盒在那拆!”

  “干爹!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……”赵官仁起身笑道:“大统领拆的是画片么,不是!他拆的是梦想,好比他亲手砍下敌酋的头颅,跟我把头颅送给他,这感觉能一样嘛,大统领有一个做神将的梦,您不能让他梦想破灭啊!”

  “说的真好!杀人就要亲手砍,拆烟就要亲手拆……”

  金无命激动的说道:“拆烟盒的时候特有快~感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拆出什么来,特别是拆到隐藏卡片的时候,比如我拆出那张裸貂蝉,我激动的一整夜没睡觉,第二天我府里全是人,求着我给他们看一眼!”

  “为君者与为将者不同,朕只要结果,不管过程……”

  顺尧帝傲然的说道:“干儿子!你明天差人给朕送两套进宫,金装礼盒朕也要,对了!卞记烟坊真发了黑吕布和神关羽么,为何一张都没出现,朕总觉得你们在骗钱!”

  “怎可能骗钱,骗钱人家还不报官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说道:“不过这两个终极人物,目前只印了八张,下个月初就会放出来,会塞进哪条烟里我也不知道,反正有四张肯定会进京,年底还会出纪念版红梅烟,十套终极人物,一千套隐藏~人物!”

  “他娘的!你们太奸诈了……”

  金无命气急败坏的骂道:“我厚着脸皮问皇上借钱,全都拿去买烟了,死活都拆不出最后两张,你们居然扣在手里不放,我要不是不能离开京城,我肯定杀到你们烟坊去骂娘,我不管!你得给我两张!”

  “咦?神将的梦想不要了吗……”

  顺尧帝好笑的打量着他,金无命则苦笑道:“买烟太费银子了,我家贱内天天追着我骂,而且总共就四张终极人物进京,除非微臣手气逆天,不然无异于痴人说梦!”

  “看把你给穷的,朕赏你五千两买烟,别跟你家夫人说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哭笑不得的挥了挥手,田公公偷笑着跑了过来,可刚想把大殿的门给关上,金无命又迟疑的喊道:“皇上!那个……裸小乔您赏完了吗,赏完了能还给臣吗?”

  “你哪只眼见朕赏完了,明早来御书房取……”

  顺尧帝拿着画片走到灯下细看,目光深邃的走进了临时卧房中,田公公留了个门缝嬉笑道:“大统领!您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皇上正要提枪~上马,不得留着助助兴啊!”

  “怪我!沉不住气,喝酒……”

  金无命唉声叹气的坐了回去,可刚跟赵官仁对饮了一杯,便问道:“郡王爷!三国美女皆有不~穿衣服的隐藏版么,我特喜欢英姿飒爽的孙尚香,您……能给下官弄两张吗?”

  “当然全都有啦,三国美女会出一个隐藏系列,我有放大加强版,洞房尖叫版,还有骑马裸奔版,皇家特~供版,外人拿不到的哟……”

  赵官仁色眯眯的冲他挑了挑眉头,金无命居然激动的脸都红了,拿起酒壶“滋溜”吸了一口,小声说道:“我全都要,小的不过瘾,我要大的,我用一把天级宝剑跟你换!”

  “咱们君子之交,说换就伤感情了,拿去赏玩便是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两包烟扔给他,笑道:“我的烟都是我夫人从烟坊拿的,中奖率比较高,试试你的手气吧,对了!十大宗师之间相差多少啊,比如你跟千叶玄之间的差距!”

  “我实话跟你说了吧,其实只有五大宗师……”

  金无命认真道:“五大宗师的境界超凡脱俗,远不是天榜后五名可比,我虽排在天榜第六,可千叶玄打十个我都没问题,只是很多人不懂,以为进了天榜都是大宗师,实际上后五个都是凑数的!”

  “哦?”

  赵官仁惊讶道:“千叶玄排第三,那第一和第二又是谁?”

  “第一宗师乃我大顺的果慈真人,只是果慈大~师喜爱云游四方,谁都不知道他在哪,很多年都没听过他的消息了……”

  金无命说道:“天榜第二是吉国国师……刹帝罗!第四是吉国的女统帅……红鸾,炼气阁的红鸾刀就是她的佩刀,她败在果慈真人手上以后,大~师说她的刀戾气太重,便废了红鸾刀给了段指挥!”

  “段指挥?京督卫场那个……”

  赵官仁震惊的看着他,金无命点头道:“段指挥与果慈大~师有场机缘,能算他半个弟~子,否则卫场出了如此大纰漏,他怎会一点事都没有,段指挥也深得皇上信任啊!”

  “啧啧”赵官仁递给他一根烟,不屑道:“皇宫里果然人人都有来头,没有平白无故的恩宠,第五位大宗师应该在泰平天国了吧?”

  “对!”

  金无命恨声道:“第五原本是我师父,可我师父败在了红鸾手上,重伤后驾鹤西去,泰平天国也就十年前才出了一位大宗师,暗影魁首……南离天!你宰了他一个弟~子!”

  “我?”

  赵官仁惊讶道:“莫非是兰台县那次,那个躲在墙后的黑衣人不成,我也就杀了那一个倒霉蛋!”

  “哈哈我朝在泰国的暗桩来报,南离天正给弟~子主持葬礼……”

  金无命点上烟后笑道:“倒霉蛋正是南离天的弟~子,从一品的天才高手,南离天对他寄予了厚望,结果没照面就让你隔墙捅死,你修炼的是何种功~法,竟如此犀利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刚想说话就被握住了一手,只感觉一股强横的玄气,从他手心里猛地冲向丹田,他丹田中立马“噼啪”一声炸响,居然有股电光击溃了玄气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金无命触电般的撒开了手,难以置信的震惊道:“霹雳雷电要你命,你怎会修炼那种功~法,不知练到第四层就会走火入魔吗?”

  “我小时候不懂,让奸人给骗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故作无奈的说道:“人家骗我说这是无上神仙功,后来我才知道是坑人的禁~书,但既然练了我也改不了了,修为一直停留在第三层,我这辈子算是废喽!”

  “唉其实那本书是开山鼻祖,为后人开辟了一条通天大路……”

  金无命叹气道:“宫里就有那书的第一版,我师父仔细研读过很多遍,发现从第四篇开始,文风就突然大变了,所以我们一直都怀疑,有人故意篡改了那本奇书,故意坑害后来者!”

  “谁会这么干?”

  赵官仁急忙盯着他,金无命摇头道:“不知!已经快两百年的事了,知情者早就化为了黄土,不过你也不算废,前三……”

  “慢着!大殿有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盯住了前方大殿,金无命像颗炮弹般猛射了过去,田公公也打开门惊恐的露出了脑袋,颤声道:“郡王爷!又、又来了吗?”

  “来了!一位嫔妃……”

  赵官仁皱眉道:“不过她进了侧殿就不见了,穿着一身金凤朝服,我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她,但她明明不是个活人,真是怪了!”

  “莫非皇后崩、崩逝啦,金凤朝服只有皇后能穿啊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