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71驿站之夜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42 2020-11-17 17:22

   袁叶两家的谈判远没有说的简单,尽管大致上跟叶姬儿说的差不多,但两家硬扯皮扯到了下午,等找到赵官仁一顿商议之后,太阳都生生的落山了,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出发。

  “这帮鸟人做事,老子都恨不得扔尸毒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骑在马上不住的发牢骚,出了金陵城之后途径龙骑兵营地,他又叫上五百骑兵跟他前去双湖县,叶姬儿等女没带一个多余的奴婢,整支队伍全部骑马或坐车。

  这一走便到了大晚上,停在了一座大山中的小驿站外,驿站总共只有十几间屋子,上千名士卒只能在周围扎营,说是明天傍晚才能到达双湖县。

  “你这侍女也不带一个,想让谁给你侍寝啊……”

  叶姬儿笑着走进了驿站饭堂,驿站自然是让他们包了下来,她只带了双生姐妹伺候,欧阳锦做她的贴身女侍卫,太子妃也只带了两名贴身宫女,柳飘飘没能给她忽悠来。

  “你当我娇生惯养啊,老单身汉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叼着香烟坐了下来,饭堂里只有他们七女一男,厨娘们上完饭菜便退了出去。

  叶姬儿狭促道:“你不要跟我客气啊,我让玲珑姐妹去伺候你,弄大了肚皮算我的!”

  “不需要!我想睡个安稳觉……”

  赵官仁顺手摸起根水淋淋的黄瓜,想也不想就“嘎嘣”咬了一口,可嚼了两下忽然傻眼了,瞠目结舌的望着对面的太子妃。

  “不是不是!不是我的……”

  太子妃面红耳赤的连连摆手,贴身宫女的脸蛋也猛地红了,但叶姬儿却疑惑的问道:“黄瓜怎么了?”

  “太子妃要用黄瓜敷脸,我吃了她怎么敷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随口糊弄了一句,谁知两名侍卫忽然跑到了门口,抱拳喊道:“驸马爷!双湖县派了一名快马过来传信!”

  赵官仁连忙说道:“快进来!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“驸马爷!”

  一名骑兵跑进来说道:“双湖县周边全部封禁,防疫大队已经入城,尚未找到尸毒源头,但周府少爷在棺材里诈尸了,他家吓的一直没敢报官,防疫大队已将其焚烧处理!”

  “那个什么牛犊山找了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递了杯茶给他,对方受宠若惊的接过喝掉,说道:“封山查了,暂时没有收获,郑主任住进了太子妃娘家,卑职出来的时候,防疫大队正在搜查,但阖府上下都很正常!”

  “尸毒肯定不在张家,否则早就发现端倪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轻摇了摇头,太子妃急忙问道:“我父母如何,有被惊吓到吗,我伯父知道小儿子去世了吗?”

  “太子妃请放心,郑主任全都安抚好了……”

  骑兵拱手答道:“您伯母大哭了一场,已经准备好后事了,您父母……很喜欢郑主任,得知他丧偶之后,硬要给他说一房亲事,他们还坐在一起喝酒,两位老人家都笑的很开心!”

  “开心就好!开心就好……”

  太子妃神情恍惚的点着头,赵官仁觉得有些奇怪,可是也不方便没多问,吃完饭便各自回房休息了。

  “喂!你跟谁生闷气呢,一路上都不说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刚坐上床脱掉靴子,叶姬儿就直接推门走了进来,赵官仁躺上床闭眼说道:“我在想顺国怎么能不被你们连累,不行就修一座长城,将你们吉国尸人全部挡在外面!”

  “好端端的触什么霉头呀,不是说好交出毒粉了么……”

  叶姬儿关上门坐到了床边,趴在他胸口笑道:“好啦!知道你生我皇兄的气啦,那你就把气撒在他妹身上吧,给我一锭金子,本帝姬亲自给你侍寝,让你彻底解气!”

  “没钱也没力气,滚蛋……”

  赵官仁闭着眼呵斥了一声,叶姬儿嗔怪的咬了他一口,直接蹬掉小皮靴爬上了床,红唇温柔的落在他嘴上,小手熟练的解开了他的腰带。

  “叫你老婆过来一起快活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睁开了双眼,叶姬儿嗔怒的捶了他一拳,骂道:“王八蛋!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,还在这跟老娘假正经,哼你先把老娘伺候舒坦了,我把她们三个一块叫来!”

  “你们叶家就你最上道,哥哥得好好疼疼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抱住她嘴对嘴,叶姬儿跟他也没啥好害羞的,一对干柴烈火瞬间就燃烧了起来,可就在紧要关头,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,只看太子妃猛地定在门口,小嘴张成了鸡蛋状。

  “你怎么回事,为何不敲门……”

  叶姬儿手忙脚乱的拉过衣服遮掩,太子妃的脸颊刷一下红了,指着后面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有、有蜈蚣钻进来了,我们不敢打,你们……对不起,我什么都没看见!”

  “砰”太子妃连忙关上门又跑了,叶姬儿赶紧跳下床穿好劲装,郁闷道:“我得去堵住她的嘴,不能让她出去瞎说,待会我让玲珑过来陪你,她妹月事来了,欧阳锦得我陪着才行!”

  “算啦!我睡觉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同样郁闷的下了床,等叶姬儿走后把门插上了,他们来的匆忙没带女侍卫,驿站后院只住了他们一男七女,否则也不会让太子妃冒失的跑进来,看见他跟“长辈”在鬼混。

  “呜”忽然!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阵啜泣声猛地将他惊醒,他赶忙下床穿上靴子,拿手电筒轻轻推开了后窗,只见一个白衣女人站在院墙边的树下,一边哭一边准备上吊自尽。

  “我靠!你干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忙翻出去冲到树边,一把将太子妃给拽了过来,太子妃让他吓的一哆嗦,哭道:“我不想活了,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,你给我一刀吧,让我走个痛快好不好?”

  “你快跟我进来,说说究竟发生什么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解开了树上的绳子,拉着她来到了屋子的后窗外,他没多想就把太子妃抱起塞了进去,谁知太子妃又蹲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  “你又没偷汉子,怎么就不要脸了,你还能比我不要脸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爬进来关上了窗户,太子妃捂着脸哽咽道:“以前我很好的,可自从解了毒之后,我就越来越不要脸了,昨天柳飘飘买通了奴婢,太子……太子知道我用黄瓜了!呜”“啊?他骂你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块手帕帮她擦泪,可太子妃根本没脸抬起头来。

  “太子打我了,骂我是下流的贱|货,说回去就把我打入冷宫……”

  太子妃哭着说道:“我昨晚就不想活了,想回去再看父母一眼再走,可刚刚我看到你们俩那样,回去后我又控制不住了,我真的是太下|贱了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?”

  “没道理啊,你是不是回去乱吃药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疑惑的打量着她,太子妃泪流满面的抬起头来,哀声道:“我没有乱吃药的,你给她们开的解毒汤,剩了一壶我就带回去喝了,分成三晚喝完了,应该不会过量的吧?”

  “我去!谁让你喝的,那东西越喝你越浪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脸的没好气,所谓的解毒汤就是“官人我要”,喝下去之后她不想要就见鬼了。

  “啊?我不知道啊,我怕余毒未散尽才喝的呀……”

  太子妃焦急万分的看着他,赵官仁拍着她的肩膀笑道:“没事的!以后不喝就没关系了,你回去跟太子爷解释一下,说你吃错药不就行了!”

  “没用的!他现在很嫌弃我,不仅仅因为这件事……”

  太子妃悲哀的说道:“我中蛊毒打出了虫子,太子说见到我就犯恶心,将我从屋里赶了出去,再加上我娘家闹尸毒,他就骂我是扫把星,我不想回宫了,我就想死在外面!”

  “好死不如赖活着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将她横抱而起,走到床边放了下来,说道:“明天你干脆说大修祖坟,为了改变气运就留在娘家,吃斋念佛什么的,等你儿子登基了,你不就好了么!”

  “不!我会连累我儿子的……”

  太子妃拉着他的胳膊哭道:“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吧,只要我活着他就会觉得恶心,等他当了皇上肯定会废太子,让柳飘飘那个贱|人的儿子当太子,柳飘飘已经有身孕了!”

  “你这是病,得治……”

  “怎么治?”

  “一炮解千愁,事后保证你不想死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伏在她耳边,坏笑道:“这些天孤枕难眠的时候,你究竟想的是我还是太子,反正你都不想活了,告诉我呗!”

  “不要!我不知道……”

  太子妃猛地捂住了,从脖子到耳朵全都红了,虽是三十多岁的熟女了,可害羞起来简直跟少女一样迷人。

  “你啊!”

  赵官仁摇头说道:“快死了还这么窝囊,等你死了之后,柳飘飘睡你男人,打你儿子,穿你衣服,戴你首饰,而你只能在棺材里慢慢腐烂,窝囊不窝囊,可怜不可怜?”

  “你能再救我一次吗?”

  太子妃拿开手怯生生的看着他,赵官仁点头说道:“可以啊!不过你得敢做你想做的事,不然你永远这么窝囊,烂泥糊不上墙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太子妃凝视着他的双眼犹豫几秒之后,忽然一把抱住他的脖子,满脸通红的说道:“我想的就是你,每晚都是你,你比那个臭男人好,你救我,不嫌弃我,比他好一千倍,一万倍,我做梦都在想你!”

  “你给我生个儿子吧,好不好……”

  赵官仁眼神邪恶的看着她,太子妃激动的浑身狂颤,冲动道:“好!只要你保护我,十个我都给你生,生下来做皇太孙,做皇太子,最后当皇上,不要他们叶家的臭男人!”

  “嘘有人过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拿开了她的手,太子妃连忙捂住了小嘴,赵官仁立即踮脚摸到了窗边,无声无息的召唤出魂刀,隔着窗户一记刀芒刺了出去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