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04小官巨贪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27 2020-11-17 17:22

  赵官仁生平没啥大追求,没啥特别爱好,基本劳苦大众在追求什么,他脑子里也在想啥,所以能够粗茶淡饭,能够流血流汗,唯独不能不让他装逼,有票子和马子一定要亮出来让全世界知道。

  “王爷!您确定不要百姓们回避,不让侍卫开道么……”

  宋吃猪拢着大袖满脸发懵,原本僻静的街道上早已人满为患,自打京督卫场封了这里一处宅院后,人人都知道这里是田公公的外宅,一直好奇能从田千岁家里抄出多少银两。

  “我特么憋十天了,没人围观我秀给谁看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着白纸扇站在街口,一身黑色银绣的锦缎长衫,箭袖且收腰的塑身款式,腰里一根玉石腰带,脚蹬银云牛皮靴,脖子上一根大金链,挂坠的大金牌上写了四个字——天上有人!

  “哇!来这许多马车,田千岁贪了多少啊……”

  大批吃瓜群众纷纷惊呼,只看街头驶来了十多辆马车,后方还跟随着几顶小轿,清一色的女侍卫在两旁护卫,还有大批穿着纱衣的女婢,跟在马车两旁一路走一路撒花。

  “咦?这是要搬家,不是抄家吧……”

  吃瓜群众又是齐齐一愣,长长的车队停下来之后,居然莺莺燕燕的下来了一大帮女人,各个都是一身绫罗绸缎、气质高雅、肤白貌美,并且环肥燕瘦什么款式都有。

  “哇!!!”

  老百姓们何曾见过这么多美女,以为女婢就已经很漂亮了,纷纷惊叹这都是从天上下来的仙女,关键每人脖子上都是小金链子大金牌,一路金光带闪烁,一股逼人的壕气直冲云霄。

  “老爷吉祥!”

  将近二十个美人集体上前,拎着上百号婢女屈膝行礼,众人这才发现路中间的大骚包,居然是这些小仙女们的老爷,一时间羡慕嫉妒的有之,谄媚恭敬的有之,不屑愤恨的更加有之。

  “走!抄家去……”

  赵官仁非常满意路人的反应,骚骚包包的领着女眷们往岔路上走去,实际上马车完全可以开到院门口,但他就是要让人知道,他钱多、车多、娘们多,不让他显摆出来就好比锦衣夜行,非给他憋死不可。

  “好多人啊,我好紧张……”

  “腰杆挺直点,当心让人笑话……”

  宫里出来的娘娘和婢女,头一回被老百姓们围观,表面上骄傲的像小天鹅一样,实际上心里也虚的很,但卞香兰等女也好不到哪去,哪会想到一落轿就万众瞩目了。

  “娘娘!不,小姐,老爷让我来的……”

  忽然!

  一名仆佣模样的妇人蹿了过来,曾经的刘贤妃连忙让侍卫放行。

  “三小姐!”

  妇人兴奋的挤过来说道:“大夫人近来身体不大好,老爷听说赵王府领了许多仙牌,便想让您请一块回去,去去晦气!”

  “唉呀我就这一块呀,还是个三等的,想留给我儿子的……”

  刘贤妃下意识捂住了胸口的金牌,只看上面刻了两行字——九天仙境,元神可游!

  “笨呀你!”

  钱贵嫔低声道:“王爷今日心情大好,待会你去给他磕个头,直说你母亲身体有恙,咱们帮你拖住尖舌妇,你抱住老爷的腿蹭一蹭,说感觉有喜了,保准再赏你一块!”

  “嘻嘻姐妹们!本月内侍的赏银我包了……”

  刘贤妃赶忙取下金链子递给妇人,嘱咐道:“你手脏!莫要用手摸仙牌,回去让我爹娘沐浴更衣,焚香祭拜后请进家里,日头好时戴在身上见阳光,可别让人抢了去,仙牌咱王府也不多!”“谢谢小姐!老身一定小心侍奉……”

  妇人欣喜若狂般的蹿了出去,在几名家丁贴身护送下,她将金牌高高的举在手上炫耀,一下就造成了整条街的轰动,原来大骚包就是永史亲王,俗气的金牌就是传说中的天宫仙牌。

  “大小姐……”

  “姑母!我娘让我来的……”

  “大侄女!快让我过去啊……”

  赵家一行刚走到宅院门前,女眷就通通被娘家人给缠上了,好似卞香兰之前说的一样,她们家女人谁不是大家族出身啊,来几个穷亲戚还好打发,想当大官的富亲戚才最头疼。

  “贱内们!”

  赵官仁合起纸扇大声说道:“别堵着马路会亲戚啊,咱是来抄家的干活,不是搬家来了,赶紧请家里到院里去坐,咱们抄家叙旧两不误,中午就在这院里吃饭啦!”

  “快进去坐,以后这院子就是咱家的啦……”

  女人们领着亲戚们往院里走,黑瓦白墙的八进大院在京城算豪宅了,只是从外表根本看不什么,顶多就是个二流的商贾之家,两开的普通院门,门前也没资格放狮子或麒麟。

  “天呐!这不是御花园么,老阉货好大的狗胆啊……”

  娘娘们一进院子就震惊了,难怪院墙比普通人家高不少,原来里面竟是个缩小版的御花园,除了没有辉煌的宫殿,格局几乎跟宫里的一模一样,宫里出来的人一眼便能认出。

  “老太监这是在外面过皇上瘾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背着手走到了内院门口,普通人家一般都是“口”字型四合院,八进的院子算很大了,两个“目”字型结构合在一起,进出一共八道门,由一个大花园将其包围起来。

  “出来出来!全都滚出来……”

  宋吃猪气势汹汹的踢开内宅院门,院中立即响起了一阵惊呼声,只看一大帮少妇和少女涌了出来,梳妆打扮皆是宫里的规矩,整整齐齐的跪伏在院中磕头行礼。

  “哟原来是你个老货呀,吃对食吃到宫外来了呀……”

  白淑妃等女冷笑着走到了门口,只见一位丰满的熟女惊恐道:“奴、奴婢叩见诸位娘娘,奴婢去年便已发还出宫,畏于田老的权势不敢泄密,只能被迫帮他打理田产!”

  “看来老田的品味挺正常,没有找男人搞基……”

  赵官仁左右打量了一番,问道:“老田藏宝贝和银两的地方在哪,你们不属于他的家眷,等本王抄了这个地方,每人给你们发二百两遣散费,你们想去哪都可以!”

  “大人!知情不报,皆是同罪……”

  宋吃猪提醒道:“这些女子不是奴籍,奴籍才不能出卖主家,罚没后她们皆是官奴,您若不要,她们只能被充入教乐坊,运气好的被人买走落籍,不好就会送到边关,给披甲人为妻为妾!”

  “我不能再要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摆着手说道:“我家的女人已经太多了,这些又都是宫斗专业户,你要喜欢你都带走吧,我每人附送五百两遣散费!”

  “王爷!除了您没人敢收她们……”

  宋吃猪苦笑道:“田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,他若是将皇上的秘密说给这些女子听,她们一旦进了我府,传出点什么流言蜚语来,我岂不是死翘翘了,您真不要的话,我就送她们去教乐坊了!”

  “王爷开恩!莫要送我等去教乐坊,我等已将赃款找出来了……”

  熟女起身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,递上前说道:“内宅中有一座地库,内有黄金六千八百两,现银三十五万两,银票六十八万三千两,其余的珍奇异宝及房屋田产,皆登记入册了!”

  “哇!老阉货可真贪啊……”

  一帮娘娘们全都被震惊了,唯有宋吃猪嘀咕道:“怎么才一百多万两,其余的东西若是拿去变卖,撑死也就两三百吧,一任清知府都能贪上几十万,他怎么才捞这点?”

  “地库在哪?领我过去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背着手往前走去,女眷们赶紧将亲戚安置在花园里,屁颠颠的跟着他一起进了内宅,熟女打开堂屋的一扇暗门后,露出了通往地下室的通道,点亮一盏油灯走了下去。

  “哇!!!”

  女人们跟下去便齐声惊呼,原来整个内院下方都被掏空了,由十几根大立柱支撑,足有上千平方之大。

  各种奇珍异宝差点亮瞎了她们的眼,金银珠宝更是成箱成箱的堆放,连名贵的人参都放满了一组架子,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。

  “老爷!好多都是进贡的宝贝……”

  白淑妃上前说道:“你看那些珊瑚、如意和夜明珠什么的,全是宫里藏珍阁里的东西,不知何时让他给偷出来了,这么多宝贝若是变卖的话,没有个三五百万两都拿不下来!”

  “哇!这件裘皮大衣好漂亮啊……”

  卞玉蕾忽然激动扑到了衣帽架上,抱住一件貂皮大衣就不撒手了,其她女人立即一拥而上,得宠的丫鬟们也紧随其后,金银财宝她们根本不关心,只有奢侈的饰品才是追求。

  “张开你们发财的小手,能拿多少拿多少,剩下的由二夫人登记入册,回头谁听话我就赏给谁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眯眯的往前走去,女人们闻言更加疯狂了,裘皮大衣一件件的往身上套,罗姨娘凭着习武之人的力气,硬生生扛起了一大箱珠宝首饰,简直就像分赃大会一样可怕。

  “咚咚”赵官仁走到一根立柱前敲了敲,他发现追魂眼居然看不^穿这里的木柱子,于是他走到武器架上拿了把天级宝刀,上前一道劈向了柱子,谁知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,裂缝中居然冒出了火花。

  “铜柱?”

  赵官仁又纳闷的劈了几刀,等他将木柱外壳全部劈开后,居然跟宋吃猪双双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“娘哎!这不会是银柱子吧……”

  宋吃猪难以置信的扑了上去,拔出小匕首凿出一小块金属,放进嘴里咬了一口之后,惊呼道:“纯银!比官造的银两还纯,这么大的一根柱子加地基,怕是得有几十万两吧!”

  “几十万?我让你再开开眼……”

  赵官仁拎起刀陆续劈开了几根柱子,结果女人们也不抢东西了,纷纷吃惊的捂住了小嘴,这地下宝库内的十几根立柱,居然全都是纯银浇筑的,十几根加起来至少能突破上千万两。

  “服了!下官这回是彻底服了……”

  宋吃猪软软的跪在了地上,激动道:“真^他^妈活久见啊,田公公实乃我贪官污吏之楷模,贪污已达登峰造极之境,太牛掰了,太震撼了,国库若是亏空,还没他这里钱多啊!”

  “老爷!这、这也太多了吧,拿着烫手啊……”

  卞香兰等女全都惶恐了,顺尧帝肯定也没想到,他好公公的府里竟有如此庞大的宝藏,这么多银两他们若是拿回家,大臣们第一个不答应。

  “怎么?你们还准备把柱子给搬回家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好笑道:“珠宝首饰全部归你们,房产地契全部归老爷我,金银细软一样不许动,赶紧派人下来清点吧,中午咱们就在这吃饭了,让你们家亲戚全都过来吃饭!”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