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94兄弟你瘦了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18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永夜!你会啥绝活啊……”

  这句话透着无限的嚣张与风骚,换做任何人敢对永夜之王说这话,永夜肯定会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,扔进茅坑里当粪瓢,但只有赵官仁说这话时,大家都觉得……很正常!

  “你……”

  没等永夜开口说话,高洁和张新月首先傻眼了,只看赵官仁骑着一匹高大的红眼尸马,手里拎着一把烤蓝马槊,乍一看真是个威武不凡的骑士。

  可这货居然没穿衣服,不仅没穿衣服……连裤衩子都没穿一条,只在腰上系了个破腰包,光屁|股骑马还一脸享受,简直风骚到家了。

  “哼”永夜讥诮道:“赵官仁!你怎么又被打到裸奔了,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嘛,还敢问我会什么绝招,你是想魂飞魄散吗?”

  “我就知道,水多多不会把灵魂碎片给你,她的良心大大的坏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叶轩!秘境里咱哥俩的关系多好啊,一起喝酒唱歌看绝活,我帮你打黑魔,你为我铸金身,可你现在连绝活是啥意思都不知道,真他娘的气人!”

  “我为你铸金身?开什么玩笑……”

  永夜的声音里透着不可思议,可赵官仁抓了抓光屁|股之后,居然从腰包里掏出一小块金片来,夹在指间用力往天上一甩,但没飞多远就掉在了地上,距离永夜还有好大一截。

  “叶轩!怎么连这点默契都没有了,黑魔究竟对你做了些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恼道:“以前我一抬手你就心有灵犀,可如今你连生死兄弟都不认得了,你快给我仔细瞧瞧吧,这是不是你为我铸的金身碎片,我用它替你挡下了黑魔的破阳咒!”

  “唰”一股黑气猛然把碎片卷走了,带到永夜面前悬浮不动,沉声问道:“什么灵魂碎片,你究竟在说些什么?”

  “唉你死之前分出了一块灵魂碎片,让我带出去给你融合……”

  赵官仁叹气道:“我把它放在一个盒子里,最后让周淼给抢走了,我以为她会把碎片给你,让你知道我们曾在秘境并肩作战、生死与共,谁知道她居然跟血姬是一伙的,让你我的一腔热血白白浪费啦!”

  “啪”金身碎片忽然爆裂了,永夜冷声说道:“你少跟我鬼扯,你说的话我连一个符号都不信!”

  “兄弟!你可以不信我,但你总得相信自己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奈道:“三途大|师的金身是你铸的,血旗鳄也是你告诉我的,别忘了你也曾是开塔人,我们俩是兄弟也是战友,你只不过让黑魔蛊惑了而已,否则怎么会失去开塔的资格?”

  永夜不屑道:“这么说你还想帮我不成?”

  “我没有吗?我帮你就是帮我自己,黑魔重生大家都得死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鳄血旗正跟血姬找机会阴死你,后天一早他们就能取出镇魂珠,屠狗一样宰了你本尊,没有人会帮你,甚至没有人会同情你,你说你这一千年都干了啥,你又算个啥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永夜忽然沉默不说话了,不过浑身的黑气猛烈翻涌,似乎就像他的心态一样正在激荡。

  “你这一千年什么都没干,让黑魔困了你一千年,坐了一千年的牢……”

  赵官仁竖起一根手指,怒声道:“你什么都没有,没钱、没老婆、没孩子、没房子、没车子,光他妈蹲了一千年的苦窑,你比苦行僧还苦,死了都没人替你收尸,你说你图什么?”

  永夜突然爆吼道:“你又图什么?”

  “我图的可多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敞开双臂说道:“这世间我来过,感受过,留下过,有人会为我传宗接代,为我收尸造墓,永远将我铭记,而你来去一场空,没人记得你,遗忘比死亡更可怕!”

  “我不听!我不信你说的鬼话,你就是个骗子……”

  永夜突然发疯一般嚎叫了起来,猛地把两个女人给扔在了地上,歇斯底里的朝高空飞去,走火入魔般的样子让女人们目瞪口呆。

  “兄弟!我知道你苦啊,但我永远支持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运起全部魂力,放声高歌:“兄弟抱一下,说说你心里话,说尽这些年你的委屈和沧桑变化,兄弟抱一下,有泪你就流吧,流尽这些年深埋的辛酸和苦辣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永夜用超快的速度射向了远方,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,此时郑十八也苏醒了过来,可同样被赵官仁给震撼了,这货居然靠聊天把永夜给聊跑了,还光着屁|股唱着歌。

  “真可怜!怎么搞成这样子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打马来到了他们面前,郑十八捂着胸口痛苦的坐了起来,抹着嘴角的鲜血说道:“真没想到啊,我千军万马不敌你一张破嘴,当初我陷害你的时候,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聊?”

  “因为你做不了主啊,我跟你聊上天又有什么用……”

  赵官仁插下马槊跳下了马来,只用腰包挡住了要害部位,可高洁和张新月还是齐齐惊呼,高洁更是捂住脸羞愤道:“你变态啊,为什么不|穿衣服,快把裤子穿起来啊!”

  “没脑子啊你,我有裤子还会光屁|股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嘻嘻的蹲到了郑十八面前,郑十八愣了一下之后,连忙拽住了自己的裤子,但赵官仁却按住他坏笑道:“不要这么小气嘛,我可是救了你一命,你的救命恩人呐!”

  “我给你外套,你别脱我裤子……”

  郑十八羞愤的就像个大姑娘一样,拼命拽着裤腰来回挣扎,可一只手根本拗不过他,终究是被扒了外裤,连外套都给一起脱了,让郑十八欲哭无泪的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的望着天空。

  “不要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嘛,我又没有糟蹋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嬉皮笑脸的穿上了衣裤,三个亡族基本没有大碍,她们只要本命火不灭,脑袋被拧下来都能再接上,只有高洁折了一条左胳膊,受了内伤,算是半个废人了。

  “喂!”

  张新月“噼里啪啦”的把骨头给接了起来,坐在地上急声说道:“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,周淼变成我的样子,去龙江寺找刘太白了,永夜现在又知道她谋反了,肯定会去杀了她的!”

  “周淼比你鸡贼,她不会让永夜捉住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找来几块木板帮高洁固定胳膊,说道:“鳄血旗死没死我不知道,但武拉拉绝对不是血姬本尊,永夜也得提防着他俩,不到开塔之日,他们都不会出来玩命的!”

  高洁费解道:“那你就任由周淼骗走刘太白吗,不管永夜还是黑魔,一旦得到镇魂珠可就完了!”

  “那你飞到龙江寺去啊,说的尽是屁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要有能耐追上周淼,刚刚就把她拦下来了,再说刘太白跟我一样,时间不到开不了塔,咱们今晚就躲进城里苟着,后天再慢慢看他们大决战!”

  “啊”高洁突然惊呼了一声,整个人被赵官仁横抱而起,跟着在她脸上狠亲了一大口,笑道:“不要抽我啊,纯属情不自禁,太长时间没见到你了,徒儿实在太想念师父了!”

  “滚!我怎么有你这种流氓徒弟……”

  高洁嗔怪的捶了他一记粉拳,可赵官仁将她抱到马上后,问道:“小黄丫!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,必须问你借条命才能活,你愿不愿意借给我?”

  “不愿意!”

  高洁直起身来俯瞰着他,傲娇道:“凭什么让我死你活呀,我在棺材里躺尸腐烂,你三妻四妾的带着女人到处潇洒,我上辈子又不欠你的,顶多豁出去帮你报仇被,反正不能便宜了你!”

  “靠!原来你这么小心眼啊,我算是明白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,终于明白他的第六份大礼——借命而活!为什么总是收不到高洁的“性命”了,高洁既不是她的女人,还甘愿为她牺牲,但这娘们实在太小心眼了。

  “走吧!白溟他们正在找你……”

  张新月和七煞等人全都爬了起来,飞是没力气再飞了,只能老老实实的靠腿走路,郑十八更是说不出的凄惨落魄,让人扒的只剩T恤跟裤衩,拄着根棍子像乞丐一样跟在后面。

  “陛下!”

  天竺魔女挽住了赵官仁,哀怨的说道:“为什么我们跟永夜走心,永夜非但不搭理我们,还一个劲的要弄死我们呢?”

  “你要是被人杀三回,你也得认真听那人说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不过还是你们的走心方式不对,永夜心里正恨着黑般若,你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跟他聊仇恨,他能听进去就出鬼了,只有让他产生代入感,永夜心里才会出现矛盾感!”

  “陛下!您真牛……”

  天竺敬佩又欢喜的靠进他怀中,忽然就听“喵”的一声厉叫,七煞的猫尾巴让赵官仁给拽了,一把将她拉进怀中搂着她的腰,七煞羞愤的又抓又咬,可就是没有从他怀中挣脱。

  “看到了没有……”

  高洁将张新月拽上了尸马,望着左拥右抱的赵官仁,篾声说道:“这就是我不爱他的原因,你永远弄不清他心中装着多少女人,他能刚跟你海誓山盟,转头又跟别的女人甜言蜜语!”

  “这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他……”

  张新月抱住她的腰笑道:“他的肾能装下无数女子,可他的心并不宽大,能走进去的很少很少,周淼以前算一个,我……应该也能算一个吧,而白溟和秦碧青最多算走到他心口了,还没有钻进去!”

  高洁好奇道:“可你为什么没有跟他在一起,我能感觉出来你很爱他,难道事业真的比爱情重要吗?”

  “我从没否认过我不爱他,包括现在依然很爱……”

  张新月轻笑道:“可相爱的人未必适合在一起,我跟他是两种人,真在一起了会矛盾重重,还不如像现在这样,我们心里装着彼此,各自走着向往的道路,互不干涉,互不打搅,爱着就好!”

  “你可真豁达呀……”

  高洁满脸复杂的咬住了红唇,可赵官仁突然拿过了一把信号枪,冲着天空接连射了两枪,大笑道:“全天下老子最狂,谁敢与我一决雌雄,老子……”

  “嗷”一声狂吼突然从前方响起,只看大批僵尸朝他们冲了过来,郑十八立即愤怒的叫嚷道:“你个脑残的东西,前面就是赤山堡了,装什么逼啊……你别跑,等等我,我是伤残人士啊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