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95灭族祸根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352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我早说了我不是骗子,本天师真会降妖除魔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叉着腰扬眉吐气,京督卫场和拱卫司的人都来了,由段指挥以及谭青凝率领,但他们身处的不是别处,居然还是御花园内,只不过是被捞了好几遍的御池塘。

  “从哪捞出来的,这池塘不是搜过了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推开人走到了池塘边,一具破碎的腐尸正摆在地上,同样没有头颅和双臂,皮肉几乎快让鱼虾给吃光了,衣服也是一件没有,一般人根本分不清是男是女。

  “池塘里有一条暗渠……”

  谭青凝无奈道:“暗渠通往皇上泡澡的浴池,玄阳天师一口咬定尸首就在下面,派人下去摸才发现了暗渠,从里面拽出个麻布口袋,但还是没有头颅,不过能分辨出是拼凑的阴阳尸!”

  “小王爷!本天师来跟你说道说道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卖弄道:“这是一种极为阴毒的上古邪术,为的是逆转阴阳,颠倒皇宫里的气运,所以巫师用了不阴不阳的两具尸体,埋在了御花园极阴和极阳两处地方,日久不除定会生出邪祟!”

  “不用说这么多!”

  赵官仁摆手道:“本王就问你头颅和手臂在哪,双脚也没了?”

  “呃”玄阳天师犹豫道:“头颅应当放在最致命的凶穴,否则邪术缺了头颅便不成型,但贫道对邪术只是略知皮毛,推算了几个穴位皆不是,不过我敢断定头颅出不了中宫!”

  “两位!容本官说几句……”

  段指挥抠着下巴说道:“从骨骼的断茬来看,绝对是有修为的老手所为,使快刀利落分尸,后宫的羸弱女子可没这等本事,更没能力将尸首塞入池塘,应当从内卫身上查起!”

  “段指挥!你这是说我的麾下有问题了……”

  金无命忽然大步走了过来,段指挥连忙抱拳说道:“大统领!下官只是合理的推断,并无针对谁的意思,不然请大统领想想,后宫中除了内卫之外,谁有本领分尸分的如此利落干脆?”

  “我能随便给你找一百个出来……”

  金无命抱起双臂说道:“我大顺以武立国,段指挥又离宫日久,恐怕不知道各宫的婢女们,已经出了许多可以护主的好手吧,若是找好手就能找出真凶,你当郡王爷是吃干饭的么?”

  “下官妄言了,请大统领见谅……”

  段指挥面色难看的退了半步,他的手下们纵使心有不甘,却也不敢当面顶撞金无命。

  “诸位大人!”

  玄阳天师说道:“其实贫道可以尝试招魂,此邪术一是为了颠倒阴阳,二是为了滋生邪祟,巫师定然只灭其身不灭其魂,或许将冤魂招出来一探究竟,便能得知真凶是何许人也!”

  “招魂?”

  金无命诧异道:“那你赶紧招啊,反正你吃饭的家伙都带来了,干站着想等赏钱不成?”

  “自然不是!青&天&白&日的招不了,冤魂都怕烈日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说道:“这些冤魂被邪术滋养的越久,现身后实力越强大,明夜子时正是全月阳气最弱的时候,我借用碎尸勾它一勾,说不定就能勾出来,今日也可再仔细找它一找!”

  “走!我带你去见皇上……”

  金无命转身便往尚书房走去,赵官仁交代了谭青凝几句之后,立即追上去问道:“老师傅!这邪术可是阴阳师的独门招数?”

  “阴阳师本就源于我大顺魅族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说道:“魅族与玄气一同出现,他们是玩弄鬼魅的行家,故称之为魅族,可最终他们将自己都玩死了,但泰平天国出现了一个分支流派,便是今日的阴阳师!”

  “哈哈魅族!估计干死他们的是小米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哈哈一声傻乐,问道:“那这么说的话,现在会这种邪术的人,只有泰平天国的阴阳师喽?”

  “阴阳师已自成一派,其他巫术师已是凤毛麟角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说道:“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,阴阳师一般活不过四十岁,他们的数量也不多,况且只有老的才厉害,年轻的不顶事,他们能保留至今,完全是泰贼王室在暗中支持!”

  “玄阳大&师!”

  赵官仁点头说道:“你也算见多识广,有真本事的大&师了,为何要冒着杀头的死罪来行骗,皇后究竟给了你多大的好处?”

  “唉贫道欠太子爷一份恩情,不然岂敢蒙骗圣上,落个晚节不保啊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唉声叹气的摇着头,没一会便来到了御书房中,顺尧帝正坐在书桌后批阅奏折,金无命上前禀报之后,他抬头问道:“云轩!你觉得如何?”

  “儿臣认为可以一试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前说道:“玄阳大&师确实有真本事,只是为了报恩才不得以行骗,而且这方面他是行家里手,让他试试也无妨!”

  “好!”

  顺尧帝靠回龙椅上说道:“玄阳!你下去好生准备,如果今夜能一举铲除作祟的妖邪,朕不但既往不咎,还会重重赏赐于你,无命!你带玄阳下去吧,云轩你上前来!”

  “父皇!儿臣这回真是为您粉身碎骨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苦笑着走到了书桌边,说道:“现在各位皇子都想要我的命,王公大臣们也对我避之不及,各个都以为我是抢皇上女人的疯子,以后我不但是个孤家寡人,而且不带几百人都不敢出门了!”

  “唉”顺尧帝拍住他的手叹道:“皇儿!朕知你劳苦功高,委屈你啦,但朕的后宫当真糜烂如此吗?”

  “已经烂到根子里了,烂透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靠在桌边说道:“妃嫔与太监厮混倒不算个事,反正也是驴子趴在坟头上——假马日鬼!但根源竟然是皇后给妃嫔们下药,谁得宠她就给谁下,然后抓住她们鬼混的证据,为己所用!”

  “妖妇!乱我宫闱,其罪当诛……”

  顺尧帝气的浑身发抖,捏住拳头问道:“白淑妃的孩子究竟是谁的野种,还有没有其他的野种?”

  “这是白淑妃的供词,她跟婢女都画了押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张纸放在桌上,说道:“太子的种,四位小皇子有待查验,皇后一手操控了此事,将白淑妃一步步引入坑中,只为要挟白尚书,但这操作若不是亲眼所见,打死我都想不到!”

  “玉碾送入体内?这……”

  顺尧帝看着供词也傻眼了,他的女人将他的想象力也给颠覆了。

  “皇上!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白淑妃的婢女也意外怀孕了,我查了名册才发觉不对,但有人挖出了金宝的尸体,故意埋在了御花园中,应该就是让人查到皇后头上,而且跟十多年前的谋逆案有关!”

  “此话怎讲?”

  顺尧帝急忙放下了供词。

  “两处地方的邪术皆出自阴阳师之手,他们的任务就是祸害大顺……”

  赵官仁低声道:“目前可以断定,邪术与皇后并无关联,她不会自己挖个坑往里跳,所以埋尸之人有两个目的,一是废掉皇后母子,二是重立太子之后,让阴阳杀魂刺杀您!”

  “狗&杂&种!”

  顺尧帝额头渗出了冷汗,沉声说道:“若不是朕心血来潮,带你参观朕的御花园,我可就要跟我父皇一样,死的不明不白了,你说这畜生究竟是谁,老九还是老六?”

  “目前一切证据都指向老六,可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……”

  赵官仁抠着下巴说道:“无名女尸至今都是个迷,但这具尸体不会平白无故出现,如果女尸最后查到端亲王头上,那么就铁定是老六母子,毕竟端亲王现在干干净净,您没有理由处罚他!”

  “朕明白你的意思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点头道:“无名女尸定然是个死罪,最后查到谁的头上,另外一个必定是真凶,但朕觉得更像老九的手笔,老六没有如此深的城府!”

  “皇上!”

  赵官仁问道:“您还有几个儿子我没见着,如果眼下这三位皇子都废了,您会把谁提上来做太子?”

  “那只有……”

  “砰”顺尧帝忽然猛地一拍桌子,瞪眼道:“秦王!我竟把那小子给忘了,那小子也是个祸乱的主,前年惹了事让我罚去守边关,他生母是秦贵妃,他的城府与心机甚至在老九之上!”

  “皇上!您先别激动,咱就是扩大搜索范围而已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秦贵妃我知道,基本没有在后宫干坏事的能力,现在就看这无名女尸是谁了,究竟会牵扯出多大的案子来,但我一直想不明白,这后宫怎会凭空多出个人来?”

  “该死的老妖婆,居然把后宫搞的乌烟瘴气……”

  顺尧帝狠声道:“你去好好审审皇后,看看究竟有多少野种,你直接带着白绫去冷宫,一定不要对她客气,定能从她嘴里再撬出点什么,对了!你打算如何处理白淑妃?”

  “反正不能灭口,不然会有一堆大臣逼着您处死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不过您得把供词拿给白尚书看,不然老家伙绝对会跟我死磕到底,但小皇子怎么说也是您孙子,您随便给我封块地,我让她在封地自生自灭去吧!”

  “云轩啊!”

  顺尧帝哀声道:“苦了你啦!父皇这回不能给你封赏啦,咱父子还得做场戏才行,不然父皇没法跟外面交代啊,真是太丢人了!”

  “没事!您就派儿臣出使吉国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反正您别派我去打泰贼,那可真是玩命的活,虽然吉国之行也很危险,一帮人等着要杀我,但儿臣想去霸山灵塔朝拜,顺便去跟他们打一场贸易战,这辈子就算没白活了!”

  “唉”顺尧帝郁闷道:“你为何总想着往外跑,难道你还担心朕灭你的口吗,朕在你眼里就如此言而无信?”

  “皇上!世界就像皇宫一样大,咱大顺不过是一座尚书房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外面还有很多很多的精彩,我想趁着年轻多去看看,不想拘泥在这方寸之间,况且我再待下去您就真的没法交代啦,皇帝可能是全天下最身不由己的人!”

  “还是你看的透彻,天下最不好当的便是皇帝……”

  顺尧帝丧气道:“我也明白,你将自己逼上绝路,只是想让朕放手,你的心比天高,咱大顺留不住你!”

  “皇上!该做的和不该做的我都做了,只为完成一个承诺……”

  赵官仁退后两步说道:“我并不是想跑,而是尽全力灭毒,赋予我阴眼通的高人曾说,人类将有一场灭顶之灾,始于天启元年,灭于天启三年,罪魁祸首便是尸毒!”

  “天启年?”

  顺尧帝猛地坐直了身体,皱眉道:“这是何方高人所测,我朝年号皆出自《无上自在心经》,接下来的年号应是承天和启乐,但吉国的下一朝应是永吉,再下一朝便是天启!”

  “我去!祸根居然在吉国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