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23宋吃猪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54 2020-11-17 17:22

  赵官仁一度以为玉娘耍心机,害怕新来的丫鬟跟她争宠,特意买了六个土肥圆恶心他,可等左邻右里过来道喜时他才明白,原来大顺跟大唐一样,都以胖为美。

  胖子代表家境富裕,好生养,瘦子代表穷困潦倒,不旺夫,所以卞大小姐那种瘦竹竿,二十多岁了都嫁不出去,家境好的瞧不上她,不好的她又瞧不上,硬熬成了老姑娘。

  “妈蛋!这么胖得吃掉老子多少钱,养了六头小肥猪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腹牢骚的坐在中庭内,六个小胖妞正忙的乱蹿,里外打扫以及准备晚宴。

  两个厨娘也买回来了,前后大门交给了两对老夫妻,还请了专业的厨子过来置办晚宴,这一来一去三百多两银子又没了。

  “少爷!听说您请了知县大人呀……”

  玉娘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,俨然成为了一位小管家,她附耳道:“咱们兰台知县人称宋吃猪,可不是什么好人呢,连卞家都忌他三分,他来了您肯定得送上大礼,他还得睡人呢!”

  “睡人?”

  赵官仁愕然道:“他想跟谁睡,总不会跟老子睡吧,宋吃猪又是啥意思?”

  “就是每次都得吃掉一头猪啊,那家伙贪财好色又好吃……”

  玉娘不满道:“他是出了名的吃哪睡哪,您不得给他安排丫头侍寝啊,要是不让他满意,第二天他就会来找麻烦,我觉得他肯定会挑玲儿姐姐,玲儿姐姐那么丰满漂亮!”

  “呃”赵官仁望着小坦克一般的肥婆们,僵硬道:“丫头啊!丰满的意思呢,那是该肥的地方肥,不该肥的地方只能有点小肉肉,像这种身上下一般粗的妞,就是水桶成了精!”

  “噗”玉娘捂嘴笑喷了,趴在他耳边说道:“奴家知道少爷欢喜什么样的啦,比如之前看门的奶妈子,我看少爷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明天我就去寻媒婆,给少爷张罗两房妾室!”

  “不要!”

  赵官仁摆手道:“纳什么妾啊,买两个像样点的丫鬟不就行了!”

  “不行!少爷跟下人鬼混,好说不好听……”

  玉娘说道:“我是您的通房丫头,您只能跟我鬼混,不!只能让我侍寝,下人生了孩子也得溺死,大户人家的规矩特别严,缺了一样就会被指指点点,甚至影响您的仕途!”

  “好好好!晚上就跟鬼混,快去忙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赶紧在她屁%股上拍了一把,玉娘喜滋滋的离开了,不过她倒是说的一点都没错,古人特别讲究老幼尊卑,各种规矩一大箩筐,简直要了他这个现代人的命。

  “张公子!宋知县亲临,快出来迎接啊……”

  衙门主簿一溜烟的跑了进来,大顺朝下午四点多就吃晚饭了,三点多钟来客实属正常。

  “刘兄!急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急不慢的起身,背着手笑道:“我两位哥哥虽然不在了,可各地界都有他们的故交关照我,老几位的官不算大,但是能掌控一些事情,所以我敬是拿当好友,敬他……再看吧!”

  “唉呀这掏心窝子的话,说的我这心里啊,就跟滚了水一样……”

  刘主簿握住他的手好一阵激动,说道:“兄弟!咱们该敬的还是得敬,宋大人是户部侍郎周大人的外甥,周大人又是吏部尚书的亲侄儿,这拐个弯就是正二品啊,天子近臣呐!”

  “知道!不然我为什么要请他过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装着逼往外走去,出门就看到了一队衙役,大顺朝的男人一般都是骑马,哪怕文官也是一样,极少看到有男人坐轿,但宋吃猪可能是太胖,四个轿夫都抬的满头大汗。

  “乖乖!整个县衙都来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站在台阶上背着手,刘主簿笑道:“一般吃请宋大人是不会来的,但您大哥是大名鼎鼎的张天宝,这个面子他一定得给,后面那两位是胡县丞以及李典史,胡县丞的来头也不小啊!”

  “各位大人大驾光临,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站在台阶上拱手,玉娘带着下人们赶忙迎出来,规规矩矩的低头站在两侧,但按规矩赵官仁是要下去迎接的,还有一堆礼仪要讲,急的刘主簿额头直冒冷汗。

  “张公子!久仰大名啦……”

  胡县丞爽快的从马上跳了下来,穿了一身绿色的官袍,胸口用银线不知绣了个啥,抱拳还礼后一副看好戏的架势。

  这是赵官仁第一次看到大顺官员,大顺官袍看上去跟明代差不多,官帽后面还有两根小翅膀,但衙役们都是一副精干的打扮,没有人穿碍事的袍子,部是黑衣红边,胸口有个“衙”字补丁。

  “张公子!架子可真不小啊……”

  轿子里传来了一声阴阳怪气,可赵官仁却背起手说道:“宋大人!我这是高处不胜寒,站的高未必站的稳,坐的低才叫四平八稳,赵大人托我给您带句话,您一定要坐稳喽!”

  “哪位赵大人?”

  轿帘猛地被人掀开了,果然是个白脸大胖子,红色官服都快被肥胖的身躯给撑爆了。

  “大人心中有数,何必多问……”

  赵官仁终于走到轿前弯腰行礼,笑道:“听说督造大人即将归来,有一好一坏两个消息要带给您,小生就不提前揭秘了,但有件事与大人息息相关,想必大人一定很感兴趣!”

  “哦?说来听听……”

  宋吃猪上下打量着他,赵官仁贴近了说道:“很多人默默关心着大人,事无巨细的关心,比方大人您采过的美人花,共计九十七朵,若是再添上三朵就能凑个整了,正好百人斩!”

  “、如何得知,这我……”

  宋吃猪吓的说话都大舌头了,这可是个人的最大隐私,但是看样子他恐怕还给自己计了数,某人不为人知的相好也被算上了。

  “大人莫急!”

  赵官仁笑着说道:“我皆是同路人,现在不是敌人,将来也不会是,今日请大人入府一叙,纯粹是混个脸熟,我等不谈公事,只谈风月,吃喝玩乐!”

  “好好好!张家满门忠烈,实乃我大顺之福啊……”

  宋吃猪走下来亲手扶他起身,还用力在他胳膊上抓了一把,赵官仁很谦逊的请他入内,看来不论古今,这官场都没多少变化,甚至连门道都一模一样。

  “鸣炮!恭迎大人入府……”

  玉娘中气十足的娇喝了一声,两位门房连忙点燃了鞭炮,赶紧又领着老伴敲锣打鼓,赵官仁则大喊道:“唱礼!将各位大人的随礼大声唱出来,让城老百姓都为咱们高兴!”

  “呃”宋大人等人的脸色齐齐一僵,他们能来就算给了最大面子了,吃着拿着还得睡着,哪有往里贴钱的道理。

  “嗯哼那个……”

  宋大人尴尬的看向了刘主簿,说道:“刘主簿啊,快去看看,本官的随礼到了没有,可不能跑错路让人笑话啊!”

  “卑职明白!”

  刘主簿是何等的机灵,连忙叫上几个人现场去置办了,赵官仁便领着一行人直入内府,左邻右里都跑来吃大户,但马屁精们一听知县都随了礼,那礼金自然不敢少给。

  “来!宋大人请上座……”

  赵官仁这手“前倨后恭”弄懵了宋大人,入座后笑的就跟个傻子似的,胡县丞也是满脑袋浆糊,不知他跟宋大人说了什么,只能跟着一起傻乐,生怕一不小心踩到了雷。

  “这不对啊……”

  一位衙役坐在角落的桌子旁,困惑道:“我见过张家三少爷,来拿他二哥的恤金时,正巧是我给指的路,年岁倒是差不多,可他不长这样啊!”

  “喝多了吧,那不是张家的老夫人嘛,她还能把儿子认错啦……”

  同僚们都是不屑一顾,正好赵官仁领着玉娘走了过来,先是给他们集体敬了一杯酒,然后挨个给他们发了一封大红包,嘻嘻哈哈的熟络了一番,这才转战另一桌。

  “金叶子!”

  衙役们忽然瞪圆了眼珠子,每封红包里竟然都有两片金叶子,他们的两位头头也连忙打开,结果“稀里哗啦”的掉下了七八片,吓的他们赶紧捡起,慌忙塞进了怀中。

  “我滴娘!张公子出手好阔绰啊,这得多有钱呐……”

  衙役们都激动的不像话,实际上只怪他们没见识,金叶子看上去很大,但一两金子就能敲出十几片,薄的就跟纸一样,他们三十多人加起来,总价值也不超过五十两。

  “列位!这位张三公子可不是一般人呐……”

  捕头低声说道:“张大公子一根筋,得罪了人才被派去送死,傻老二还想替他报仇,结果也送了性命,但这位可就厉害了,卞大小姐都对他毕恭毕敬,再看咱大人的脸色,姑娘都不敢瞧喽!”

  “谢府!谢员外到!贺礼金元宝一对,丝绸十匹,宝刀一柄……”

  门房小老头吊着嗓门喊了起来,满院的富贾豪绅急忙起身,只看一位健壮的中年人龙行虎步而入,身后带着一位白脸小伙,上来就跟宋大人熟稔的行礼,将其他人都晾在一旁。

  “谢员外!久违啦,请入内一叙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呵呵的站了起来,谢员外心照不宣的哈哈一笑,非常亲热的跟着他一起进了屋,自然是聊昨晚的杀手,之前他派人送了把军用钢刀过去,谢员外这才亲自赶来。

  “黄师爷!如何打听的消息,他跟老谢相识已久,怎能不知……”

  宋大人愤怒的拍了桌子,师爷委屈道:“大人呐!先前我跟您提了一嘴,他帮谢家大闹卞家的铺子,卞大小姐亲自出了面,而且两人也是旧相识,但您当时没在意啊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宋大人话堵在嘴里骂不出来,不耐烦的说道:“去寻那刘主簿,命他再追加一批贺礼,阎王好见,小鬼难搪,万不能在阴沟里翻了船!”

  宋大人今晚是出了大血了,有心想摸清赵官仁的来路,可当着众宾客的面他又不便开口,而且其他人看他送了这么重的礼,原本没当回事的人,纷纷赶来登门拜访。

  “卞府!卞大小姐到,贺礼金猪一对,丝绸五十匹,宝刀十柄,骏马一匹,纯金打火器十枚,特%供卷烟十箱,珍珠玛瑙若干……”

  “哇!”

  宾客们哗然一片,如此重礼连宋大人都给震惊了,刚落座的谢员外则冷笑连连,只有赵官仁独自站在屋门前,望着大步而来的卞香兰,坏笑道:“这顿总算没赔本,赚翻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