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943赐个娘娘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76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……”

  御膳阁大厅忽然气氛诡异,满屋子奴婢没有一个敢抬头,乐师们吹的跑调难听,歌舞姬们扭的就像抽筋,而皇子们脸色皆是阴沉万分,娘娘们更是脸僵的像刚整过容。

  “云轩!你觉得你有能力当太子么……”

  顺尧帝端起酒杯笑的十分玩味,他自然清楚赵官仁连野种都不是,完全就是个不相干的外人,但在其他人看来,赵官仁已经是个入了宗人府,正儿八经被册封的亲儿子了。

  “父皇!不是能不能,而是想不想……”

  赵官仁站起来笑道:“难道我当个逍遥王爷他不香么,非要跑到宫里来日理万机,每日跟大臣们虚与委蛇、唇枪^舌剑,我图什么,再说我姓赵,陈家江山还能出个赵姓太子么!”

  “啪”赵官仁忽然走到妖月公主身后,一拍她的肩膀,笑道:“十七姐!女人就是女人,格局实在太小了,凡事不要只盯着眼前,你应该说看好咱六哥,他才是最佳的备用太子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六皇子的脸色猛然一变,此时点他名可不是好事,但他老娘却笑道:“皇儿你紧张什么,你十九弟在夸赞你呢,一向老实忠厚,文韬武略,好好打磨打磨定能成大器!”

  “呵呵”妖月公主亲昵的拍着赵官仁的手,笑道:“十七弟说的对,我女孩子家家没见识,大哥跟九哥如今被禁足了,咱六哥才是最大的赢家,哦不!应该是最佳的太子人选,父皇可得好好培养哟!”

  “我也觉得老六不错,孝顺又懂事……”

  白淑妃不知死活的插了句嘴,佟贵妃急忙在桌下踢了她一脚,但顺尧帝又靠回椅子上笑道:“云轩!你和稀泥的本事可真不小啊,但朕就要听你的意见,你不要撺掇你十七姐!”

  “父皇!既然是吃家宴,那儿臣可就胡说八道了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摊手道:“虽说虎父无犬子,可两头小老虎已经被禁足了,在座没有一个能打的,为何?笼子里长大的老虎不是老虎,只是虚有其表的家猫,外面一个小县令都能把他们玩死!”

  “放肆!你说谁是猫……”

  四名皇子同时拍案而起,生母们也怒的咬牙切齿,唯独妖月公主幸灾乐祸的笑道:“谁搭腔谁就是猫,你们从未经历过杀伐,连衣裳都不会自己穿,你们也想当太子,可笑!”

  “父皇!我把人得罪完了,最后说一句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笑道:“咱大顺若想千秋万代,您一人给他们发五十两,只派俩侍卫跟着,不许表明身份,不许外人暗中协助,一年后看他们谁在要饭,谁在大宴宾客,太子人选一目了然!”

  “五十两?”

  一名皇子怒道:“你怎么不说五两,五十两吃两顿饭就没了,我看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有本事你拿五十两去活一年啊!”

  “看来诸位兄弟对我并不了解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我初到兰台时让人抢了个精光,连头发都给我一刀绞了,兰台县令可为我作证,我是光着屁^股进的县城,三个半月之后我来到了这里,与诸位兄弟把酒言欢!”

  “你扯谎!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六皇子也惊怒的指着他,然而妖月又嘲讽道:“你们连人家的老底都没摸清楚,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,幸好十九弟姓赵,他若是姓陈的话,你们连出去要饭的机会都没有!”

  “云轩说的在理,笼子里养不出猛虎……”

  顺尧帝扫视着四位皇子,说道:“朕虽不是身经百战,可也曾浴血疆场,深知江湖险恶,多年的历练才让朕稳固了江山,若是葬送在你们几个手里,朕有何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!”

  “皇上!”

  周皇贵妃急声说道:“五十两连买匹好马都不够啊,你可莫要听那瘟……赵云轩怂恿,自从他入了京城之后就没有一天安宁,后宫也给他闹的鸡犬不宁,妾身恳请皇上三思啊!”

  “皇贵妃!您想说我是瘟神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挺起胸膛笑道:“没错!本王就是瘟神下凡,所经之处必定是鸡飞狗跳,魑魅魍魉通通显了原现,好似华服下的烂疮,看着都是仪表堂堂,只有扒了衣服才知道,谁长了一身的脓疮!

  “说得好!十七姐敬你一杯……”

  妖月主动站起来喝了个满杯,端亲王的老娘也终于笑道:“小十九果然是一身正气,敢作敢为,多少年都没听到这些肺腑之言了,尽是些阿谀奉承,小十九真乃我大顺之福啊!”

  “脓疮不挤不愈,玉不琢不成器……”

  顺尧帝大声说道:“十日后凡年满十五岁的皇子,褫夺王位,改名换姓,每人发五十两滚出京城,配两名场卫随行监督,一年后回京复命,向朕展示你们闯荡的成果!”

  “皇上!”

  周皇贵妃又急声说道:“那太子之选可如何是好,国不可一日无储君,这会动摇国之根基的呀!”

  “混账东西!太子还在东宫,什么时候没有储君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愤怒的一拍桌子,吓的周皇贵妃慌忙跪在了地上,六皇子也差点被他这愚蠢老娘给气死。

  “姐姐!”

  端亲王老娘也冷笑着说道:“您也太心急了吧,皇上此举正是想让各皇子成材,稳固我大顺的根基呀,我小儿三日后第一个出发,去最穷的禹州开荒,为各皇子做出表率!”

  “听好了!不准去南方富庶州府,要去就去穷地方……”

  顺尧帝指着皇子们说道:“你们休想偷奸耍滑,朕会派人暗中盯着你们,谁要敢私通地方官,让皇亲国戚暗中资助,朕就让你们永远待在山林之中,当个乡野村夫!”

  “路上谁给做饭,谁给侍寝,我路都不认识,怎么去啊……”

  一位十几岁的皇子居然被吓哭了,顺尧帝抄起个勺子砸在他头上,怒声大骂道:“你这副窝囊样还想当太子,江山给了你也得让别人抢了去,不会去就给我死在路上,朕不差你一个儿子!”

  “各位兄弟,我知道你们现在很恨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可宝剑锋从磨砺出,不磨砺没人能守得住江山,赶紧利用这十天学习基本常识,市井门道,千万不要泄露身份和踪迹,人心险恶,你惦记别人的银子,别人惦记你的人头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六位成年皇子的脸色全白了,包括三十多岁的六皇子也一样,没有独立生活过的人,逼着他们出去流浪,那感觉无异于天塌地陷。

  “滚吧!不想去要饭就好好的学……”

  顺尧帝很不耐烦的一挥手,六位皇子如丧考妣般出去了,各自的老娘也慌忙跟了出去,只剩几个小屁孩坐在隔壁桌上,可也吓的手脚发抖,生怕将他们也给撵出去。

  “他娘的!”

  顺尧帝拿起酒杯猛灌了一口,怒声骂道:“不看不知道,一看全都他娘的是废物,让十九一句话吓的脸都歪了,他们也就会窝里斗,你们怎么就生了这帮废物点心?”

  “皇上!”

  刘皇贵妃替他斟了杯酒,说道:“这不都怪您偏心么,只顾着培养老大和老九,将他们养成了两只小老虎,剩下的自然不及他们啦,换老九他们出京呀,肯定是如鱼得水!”

  “十九说的没错,除了他俩一个能打的都没有……”

  顺尧帝闷着头开始吃菜,不过谁都看出来了,顺尧帝的口风开始松了,但顺尧帝又忽然问道:“云轩!你帮朕办了这么多差事,朕还没有好好赏赐过你,这次你想要什么,尽管提!”

  “我想要个父皇的妃嫔,抱回家睡觉……”

  “噗”金无命一口酒喷的满桌都是,妖月公主也跟见了鬼一样,其她妃嫔更是猛地捂住了胸口,一脸惊恐的望着他,小郡主则呆呆的张大了小嘴,甜羹流了一下巴都不知道。

  “哈哈”顺尧帝伸手搂住了刘皇贵妃,爽朗的笑道:“你胆子不小啊,没少在后宫觊觎朕的女人吧,但朕今日心情好,你看上谁了朕就让你带走,上到皇妃贵妃,下到才人淑女,但无不可!”

  “我瞅瞅啊,看哪位娘娘漂亮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眯眯的看向了白淑妃,白淑妃撇着嘴一脸不屑,根本不信他敢选自己,佟贵妃则比她有城府许多,夹起一颗花生扔进嘴里,权当赵官仁在哗众取宠而已。

  “父皇!听说母乳养生,儿臣也想延年益寿……”

  赵官仁抬手指向了白淑妃,白淑妃猛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,火急火燎的看着顺尧帝却说不出话,而顺尧帝则眯眼打量着她,冷笑道:“你可知她刚替朕生了个皇子啊?”

  “滋溜”赵官仁猛灌了一口酒,笑道:“知道啊!您儿子不就是我兄弟么,我还能亏待他们母子不成,反正她是您的妾,咱父子俩谁睡不是睡啊!”

  “你好大的狗胆……”

  顺尧帝猛地起身砸碎了酒壶,吓的满屋人尽数跪伏在地,这下连佟贵妃都给吓坏了,没想到赵官仁真的狗胆包天,真敢睡皇上的女人。

  “皇上!您若是反悔了就当儿臣喝多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起酒壶又灌了一口,顺尧帝指着他怒声道:“喝几口猫尿你就得意忘形,拿着玩笑话来挤兑朕,好!朕今日就把白淑妃赏赐于你,大的小的全都给你,我看你能猖狂几日!”

  “皇上!不要啊,我是您的妃子啊……”

  白淑妃惊恐万状的猛磕响头,但顺尧帝却愤怒的拂袖而去,大声道:“朕金口玉言,答应了就不会反悔,白淑妃入永史王府当侧妃,从此不得进入后宫,你儿子也跟他姓赵!哼”“……”

  一屋子人全都懵逼了,实在是太刺^激了,但赵官仁却一把拽起白淑妃,狞笑着说道:“小贱^人!四处骂老子瘟神是吧,还辱骂本王的夫人,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,给本王带走!”

  “是!”

  罗檀猛地跳过来将她拦腰夹起,直接把哭喊的白淑妃给带了出去,赵官仁也挥手叫上妻妾们,猖狂万分的大笑着离开了。

  “这、这怎么回事啊,他没喝几杯啊,怎么就疯了……”

  金无命呆呆的环顾着娘娘们,可满桌的女人全都傻了,包括妖月公主都摇着头呢喃道:“他绝对没有喝醉,可为什么要找死呢,这对他有什么好处,不应该的呀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