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52折戟沉沙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509 2020-11-17 17:22

   金陵城比顺天府要大一些,全城以秦淮河为中心,水网纵横,连皇宫都座落在“大明湖”畔,街道两旁多是绿树成荫,有斑马线,有垃圾桶,行人车马川流不息,一派繁华鼎盛的模样。

  “怡红院?谁起的倒霉名字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愕的站在一座宅院外,此时叶姬儿已经入宫,送亲的队伍都跟在他身后,使臣们都去了专门接待的会馆入驻,除了柳飘飘入宅陪同之外,大吉皇宫也派出了不少人。

  “驸马爷!怡红快绿出自一首诗词,有何不妥么……”

  一位太监上前诧异道:“这是帝姬的陪嫁之一,殿下亲笔题词上匾,皇上还另赐帝姬府一座,但在大婚前不能入驻,婚后您可继续住在这,待帝姬召唤方可入府侍寝!”

  “啥?我给她侍寝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愕的张大了嘴,罗檀捂嘴笑道:“爷!驸马等同上门女婿,您不但得侍寝,还得磕头才行呢,摆什么姿势都得帝姬说了算,但您身份不一般,这些规矩应该都可免掉!”

  “罗姐姐说的对,您可不是一般人……”

  柳飘飘走过来笑道:“吉顺两国没有和亲的先例,为此礼部天天开会,商讨如何操办这场特殊的婚事,最后还是皇上做了决断,按照两国民间的规矩办,只当您来娶媳妇了,顺国也是嫁媳妇来了!”

  “这才对嘛,本王又不是入赘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背着手走进了院子,顺国的侍卫们立即接管了防卫,三位郡主也被大红轿子抬了进来,院外的河边则是“哗啦”一声,一条大白蛇越过院墙进入了花园当中。

  “吉国的房子好奇怪啊,跟碉堡一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路东张西望,吉国的屋子都有天井,一圈屋子围成个正方形,聚水纳福的意思,房屋结构很像徽派建筑,但这里最矮也是两层楼,一座大院里共有六个“圈屋”,并没有小院。

  “不奇怪!吉国人都喜欢起高楼,登高阁……”

  柳飘飘笑道:“吉国湿气大,住楼上会好一些,也方便主人家推窗望远,监督下人,仁福帝姬时常来这里会小友,这里的一花一草多是她亲手栽种,还特意嘱咐人不要践踏!”

  “喜欢养花养草,看来是个宅女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了中间的一座圈屋,三位郡主也纷纷落轿,跑进院子里好奇的探索,下人们早已将一切物品准备妥当,与宫女太监交接完毕之后,这才离开去了前院。

  “这院子倒是凉爽,只是光线不好……”

  罗檀和宁秋等女也走了进来,天井的正中摆了成套的茶桌椅,四面几乎都是窗户与房门,只有抬头才能看到一片天,永宁已经跑上了二楼,趴在窗户上冲他们挥手嬉笑。

  “柳飘飘!你进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一间茶室中坐下,秋宁和罗檀也跟进来坐下,等柳飘飘进来后他便叼上根香烟,笑问道:“咱们分开也有小半年了,你现在身居何职,在谁的炕头上睡觉啊?”

  “我现在是锦衣卫千户,正五品,负责追查暗影密探……”

  柳飘飘熟练的帮他点上烟,低头嗫喏道:“奴家不敢瞒您,起初我回来的时候遭到了严查,让、让副指挥使给睡了,陪了他半个多月才算完事,不是您出使吉国,我只能领一份闲差度日!”

  “柳老板!你说你图个什么呀……”

  罗檀鄙夷道:“你看看当初跟着老爷的人,谁现在不是威风八面呀,宋吃猪都三品大员啦,还有你手下的月牙仙子,出门都有专人开道,只有你巴巴的跑来让人作践!”

  “柳飘飘全家都在吉国,她不回来能怎么办……”

  赵官仁看着柳飘飘的5人份经历值,离开顺国后她又经历了两个男人,便说道:“金陵城的锦衣卫千户不同于外放,一个副指挥可睡不出来,你现在怕是睡在叶家的炕头上吧!”

  “老爷!离开了您我就像无根的浮萍,举步维艰啊……”

  柳飘飘跪下来愧疚道:“我上头的确有人,可不能从我嘴里说出他来,我的任务也只是接待好您,如有异常向上面及时禀报,奴家万万不敢害您,老爷一定要相信我啊!”

  “坐吧!不信你就不会把你带进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拉过椅子让她坐下,安慰了几句后又问道:“那什么三帝姬你应该见过吧,你把她的真实情况跟我说一说!”

  “和亲前就召我入宫了,与仁福帝姬面聊了好一会……”

  柳飘飘坐下来松了口气,笑道:“三帝姬若是放在大顺,基本没人会娶,在吉国也不太好嫁,因为她又瘦又高,站直了能到老爷您的眉间,穿双松糕鞋能比老爷您还高!”

  “我靠!这少说也有一米七五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惊讶,罗檀则不屑道:“切我就说好女不愁嫁吧,嫁不出去的都有问题,什么苦等情郎十年啊,全都是在给老姑娘找借口!”

  “罗姐姐!人家可是嫡出的皇女,哪有嫁不出去的道理呀……”

  柳飘飘笑道:“帝姬确实等了情郎十年,不过她是咱老爷的菜呀,高个大长腿,鹅蛋脸、大眼睛,关键身上那点肉都长胸口了,我都想不明白,她那么瘦的人怎么比我的还大!”

  “嘶”赵官仁猛吸了一口烟,表情很刺~激的追问道:“这可有点意思啦,人家对我有什么说法没?”

  “奴家不敢撒谎,她对您印象很差……”

  柳飘飘尴尬道:“三帝姬说她喜欢惜字如金的专情才子,不喜欢夸夸其谈的多情公子,而且她说……您的诗多是抄来的,实属欺世盗名之徒,还、还牛头不对马嘴!”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赵官仁趴在桌上一阵猛咳,没想到装了大半年的风流才子,居然在吉国折戟沉沙了。

  “老爷!吉国不像大顺,吉国有六年义务教育,连农民都读书认字……”

  柳飘飘拍着他的背说道:“抄袭剽窃在吉国可是要入罪的,而且大大的为人所不齿,可以说一旦事发就前途尽毁,所以三帝姬对此事大为光火,一直吵嚷着要退婚!”

  “放屁!”

  罗檀惊怒道:“我们家老爷出口成章,三步一曲,五步成诗,需要抄袭别人的诗作吗,你倒是让她把原作找出来啊,找不出就是在污蔑!”

  “赵王乃一国亲王是也,没有铁证本姬岂敢信口开河……”

  忽然!

  一位高挑美人冷不丁出现在门外,一身素雅的淡蓝色长裙,端庄的盘着乌黑长发,只有一玉一金两种发钗简单点缀,但柳飘飘却急忙上前鞠躬行礼,口称仁福帝姬。

  “咦?你是草原部族吗,长的很混血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讶的抬起头来,便宜媳妇果真是大眼睛、豪车灯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长的也是洋气又大方,搁现代就是少数民族的超模,而且是正儿八经的黄花大闺女。

  “帝女叶若卿,见过永史亲王……”

  叶若卿很有涵养的进来掐腰行礼,几位宫女紧随其后,可抬头后却夹枪~带棒的说道:“赵王有抄袭剽窃的闲工夫,竟不知我大吉皇后,乃是伯坎王族吗,我流着一半草原人的血!”

  “不好意思!公务繁忙,没关心这些事……”

  赵官仁发现她穿了一双松糕鞋,他站起来肯定没人家高,便翘起二郎腿笑着说道:“小媳妇!我没听错吧,你说我念的那些诗,这里居然出了个原作者,此人何在啊?”

  “你我尚未大婚,我还不是你媳妇,请自重……”

  叶若卿掏出一本诗集扔在茶几上,冷淡道:“宝斋居士成名多年,这本《草堂诗集》在我朝更是人人皆知,可你不但抄袭他的诗,还改的乱七八糟,你们顺国人都是如此无耻吗?”

  “殿下!您别生气嘛,说不定只是场误会啊……”

  一位老太监着急的跑了进来,柳飘飘也赶紧上来打圆场,他俩的政治婚姻可不看才学,赵官仁更不是上门女婿,拿这东西出来只能打他的脸。

  “怎么回事啊,这谁啊……”

  三位郡主全都纳闷的跑了进来,柳飘飘连忙拉过了永宁,小声将抄袭一事给说了,结果永宁等女全都傻眼了,剽窃在大顺同样会被人唾弃,而且人家敢来兴师问罪就说明有铁证。

  “赵云轩,你若是个男儿就不要狡辩……”

  叶若卿冷傲的说道:“顺国穷兵黩武,乃文化沙漠,士人不识我朝佳作倒也情有可原,但读书人得有廉耻心,你去找我父皇退婚吧,这件丑闻本姬就当没看见过,你好自为之!”

  “搞半天你是来退婚的啊,难怪我念的几首诗你都知道……”

  赵官仁翻着诗集笑道:“首先你比我大六岁,我也不想娶个老姑娘,其次你去问问宝斋居士,唐伯虎是何许人也,他要再敢说他是原作者,老子拿大嘴巴子呼死他!”

  “你居然还狡辩……”

  叶若卿惊怒道:“你若只是个浑人倒也无妨,我身为帝姬本该有所牺牲,但我此生最恨剽窃之徒,更何况你臭名远扬之后,让我如何出去见人,我可不想为你背上千古骂名!”

  “我又不是你爹,你缠着我也没用……”

  赵官仁摊手说道:“我娶的可不是你,娶的只是你帝姬的名号,换个合适的人来我一样娶,如果长帝姬再年轻个几岁,我能做你姑父,你信么?”

  “无耻!无耻至极……”

  叶若卿气急败坏的跑了出去,永宁则跑过来低声问道:“那些诗真是你抄人家的吗,她要是捅出去的话,你的名声可就臭大街啦,咱们整个顺国都跟着一起丢人!”

  “抄个屁!这不要脸的才是剽窃大家……”

  赵官仁郁闷万分的翻阅着诗集,心里一个劲的犯嘀咕,‘尼玛!清代的诗都蹦出来了,不会又碰上一位老前辈吧?’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