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84篡位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227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得得得……”

  顺尧帝算个很有城府且威严的帝王,可此时他的手跟得了帕金森一般,将茶碗里的水都抖了出来,望着摆在面前的杀魂肖像,脸色苍白的比卫生纸还要难看许多。

  “咚”田公公将炼气阁大门给关了起来,哆哆嗦嗦的跑回了茶桌边,顺尧帝连茶也喝不下去了,看向对面的赵官仁,结巴道:“这、这姐妹俩在哪,莫非就是她们一直阴魂不散?”

  “皇上!您先抽根烟定定神,做好心理准备……”

  赵官仁递了根香烟给他,起身亲手帮他把烟点燃,一向热爱养生的顺尧帝从不抽烟,可此时他却深吸了一大口,咳嗽了几声之后又吸了两口,总算是镇定了下来。

  “双胞胎就在楼上茶室,一身大红宫装,头上插着金花钗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轻指了指楼上,田公公“噗通”一下瘫在了地上,顺尧帝更是面色巨变,惊恐的望着楼梯说道:“难道她们天天都在盯着朕不成,她们有说为何缠着朕吗?”

  “皇上!厉鬼不会说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摆手说道:“不过楼上远不止她们两个,每间房里都有三四个小鬼,它们是用邪术弄出来的座獒童子,不会要您的命,但是会不断消耗您的精力,直到您早衰早死!”

  “他娘的!老子就知道……”

  顺尧帝猛地一拍桌子,怒道:“这些年朕的修为不进反退,在此修炼之后总是疲惫不堪,好几日都恢复不了,更是心神不宁,难以入眠,果然是有人在用邪术害朕,究竟是何人?”

  “暂时还不知道……”

  赵官仁站起来说道:“您不必跟我说双胞胎的故事,掉脑袋的话听了对我没好处,您随我上去看看吧,猫腻应该就在阁楼地板下,不过您放心,我上去就把它们收拾掉!”

  “好好好!收拾掉,全部收拾掉……”

  顺尧帝壮起胆子跟他上楼,田公公也满脸惨白的跟在后面,他们自然看不见一屋子的座獒童子,但顺尧帝却一把抓过田公公,将他挡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“这些好像都是太监跟宫女,只是都没穿衣服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书房中展开攻击,一团团人形白烟凭空冒出,吓的门外两人狂打哆嗦,看来再牛逼的皇帝也怕鬼,特别是两人都满肚子亏心事,一身的冷汗就没停过。

  “你胆子倒是大,竟然又出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扫了两个房间的小鬼,一出门又碰上了血脸女鬼,但他这回没有再客气,一拳将她打成了飞灰,跟着掏出袖兜中的炭笔,凭着记忆在白墙上画起肖像来。

  “两位!这女的有没有见过,她是最凶的一个,左胸口有道伤疤……”

  赵官仁勾勒出了血脸女鬼的五官,谁知田公公一脸的茫然,倒是顺尧帝惊呼道:“成、成妃!成妃左胸有一道烫伤疤,她是跳楼自尽的,死的时候身上没穿衣服,可她怎会在此?”

  “呜”双生杀魂突然发出了哀鸣声,竟然望着成妃的肖像跪了下来,恐怖的鬼脸上居然充满了悲痛,最后双双跪下磕了一个头,忽然化作两团白烟,自行消失在了茶室当中。

  “咦?双胞胎的怨气散了,它们给成妃的肖像磕了个头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疑不定的左右看了看,座獒童子已经被他杀完了,而顺尧帝则咽了口吐沫,说道:“成妃曾是她们的主子,将她们带入宫中培养,后被我父皇看中升为淑妃!”

  “你父皇?算了,不要往下说了,免得你回头灭我的口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着头走进了茶室中,从矮桌上拿了把长剑,用力将冒着黑气的地板劈开,结果三人一下瞪圆了眼珠子。

  地板下竟有颗漆黑的头骨,放在一个圆形的图阵当中,图阵像是用血液和墨汁调和而成,黑气正是从骷髅头中冒出的,比泡过染缸的黑布更黑。

  “爱卿!这、这是何物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吓的都开始叫爱卿了,赵官仁蹲下来仔细看了看骷髅头,说道:“就是这东西在吸引小鬼,不过地上的灰尘如此厚,应该有不少年头了,这里肯定死过人吧?”

  “我、我父皇,在此驾崩,十多年前……”

  顺尧帝一句话把自己都惊呆了,田公公更是猛地一哆嗦,而赵官仁则起身点头道:“皇上!这东西不是冲着您来的,而是冲着先皇来的,双胞女鬼杀了您的父皇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顺尧帝嘴巴张的老大老大,赵官仁连忙说道:“皇上!祸乱源头我已经找出来了,陈年旧事千万不要说给我听,我去找疫病署的人来处理骷髅,这东西可不能随便乱碰!”

  “你跑什么呀,朕没这么恶毒,不会灭你的口……”

  顺尧帝急声说道:“邪术既然能害死我父皇,同样能害死我,御花园的阴阳无头尸就是邪术,你赶紧把邪术师找出来,朕让你当国师好不好,再给你封个一品兰台公!”

  “皇上!您就放过我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拱手哀求道:“不灭口这话您自己信吗,这一牵扯可就是一堆皇亲国戚,反正源头已经找出来了,您就让白衣卫进来查吧,我出去给您找密探,微臣年幼不想死啊!”

  “朕对天起誓行不行……”

  顺尧帝此时真是凉水洗屁%股——急了眼了!

  他竟高举左手大声道:“朕大顺皇帝陈永仁,用自身性命对天起誓,绝不加害爱卿赵云轩,终生供养其亲族家眷,如若违背誓言,断子绝孙,天打五雷轰,钦此!”

  “唉你真是要了亲命喽……”

  赵官仁苦不堪言的叹着气,顺尧帝则舒爽的笑道:“爱卿!能者多劳嘛,不行你叫我一声爹,以后跟我姓,朕让你当个亲王,或者你在公主里面挑,朕做你岳父也不错嘛!”

  “干爹!以后我叫您干爹行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赶紧抓住机会顺杆爬,顺尧帝拉住他哈哈一笑,走下楼去就把田公公给赶走了,居然将他拉进了没窗户的储藏室,点燃油灯把门给关上了。

  “干儿子!干爹告诉你一个秘密……”

  顺尧帝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这可是一个天大的隐秘,你千万别往外说啊,其实我父皇是篡位的,朕……也是篡位的!”

  “噗咳咳咳……”

  赵官仁扶着墙一阵猛咳,流泪满面的抬起头来,说道:“干爹啊!你没事跟我说这干啥,考验自己的人品吗,我真受不了这刺%激啊!”

  “事关重大!我怎能不跟你说清楚……”

  顺尧帝低声说道:“你住的王府曾是我四叔家,其实我皇爷爷当年是要传位于他,我爹先他一步谋夺了皇位,将他圈禁在王府之中,但能将骷髅藏于地板的人也只有他,定是他下的黑手!”

  “不是!”

  赵官仁懵逼道:“他都被圈禁了,怎么还能跑到宫里来,再说他害死了我%干爷爷,不是还有你跟你兄弟继位吗,他做这些有什么用?”

  “当年的太子与他勾连,急着想当皇上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说道:“我爹当了十七年的皇上,人老了就开始念旧,以为他是只没牙的老虎,便时常招他进宫来切磋武学,后来他一手翻修了炼气阁,到我这都没再动过,不是他还有谁?”

  “我明白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皱眉道:“太子谋害亲爹,王爷想报仇雪恨,找来了一个邪术师,合谋埋下了黑骷髅,最后反倒让您……帮了您一把,对吧?”

  “你真是一点就透,聪明……”

  顺尧帝点头道:“你干爷爷当年突然驾崩,我正巧就在这,没让太子活过第二天,所以这祸根一直留到了现在,估计我四叔也让邪术师灭口了,否则他们怎么会变成厉鬼,你说对不对?”

  “皇后的寝宫当年是谁在住着……”

  赵官仁目光炯炯的看着他,顺尧帝凝重道:“真是皇后想谋害朕吗,她的寝宫当年住着太子生母,是不是她在慈仁宫发现了什么,便重新启用邪术,想帮她儿子当皇上?”

  “干爹!您真是这个,脑子转的比我还快……”

  赵官仁竖起了大拇指,说道:“这么大的工程只靠一个前太子,肯定是无法完成的,后宫必定有他生母做内应,所以当年的皇后也知道这个邪术,留下点什么祸害您,太正常了!”

  “怪不得!老妖妇年初才病死在冷宫……”

  顺尧帝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定是老妖妇心有不甘,临死前将邪术透露给了皇后,皇后母子俩就开始动手脚了,否则怎会无缘无故出现两具无头尸,幸亏你及时发现,不然我就要步我爹的后尘了!”

  “皇后之前急了眼,居然带着人来杀我,自然是为了掩盖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皱眉道:“不过儿臣可以肯定的告诉您,这邪术来自泰平天国,邪术师必定是个阴阳师,所以得宫内宫外一起查,炼气阁的事一字不能泄露,您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!”

  “他娘的!”

  顺尧帝猛捶了一拳墙壁,怒声道:“居然又是泰平天国,老子一定要派兵让他们灭国!”

  “干爹!您的后宫可得好好整顿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头道:“宫女太监乱的一塌糊涂,您今天上了几次茅房他们都清清楚楚,我查个案有七八个人在暗中盯着我,不是儿臣跑得快,脑袋已经让皇后给砍啦!”

  “唉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唉声叹气的耷拉着脑袋,再也不摆装逼的帝王架子了,但赵官仁又附耳说了几句,他愣了一下道:“主意倒是不错,但这不是脱裤子放屁么,直接查皇后不就得了!”

  “万一不是皇后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小声说道:“您知道小太监如何死的吗,金宝想抓白淑妃的把柄,结果无声无息的消失了!”

  “白淑妃?她的皇子尚在襁褓之中,谋害我有何用……”

  顺尧帝困惑的直眨眼,赵官仁说道:“想不明白才不能马虎,为了干爹您的安危,请您暂时忍住这口气,您调一批可靠的女场卫给我,儿臣一定给您查个水落石出!”

  “好好好!朕马上就给你把人调来……”

  顺尧帝打开门说道:“今晚你就住在宫里别走了,帮朕仔细看看还有没有女鬼了,再去后宫挑一批美女来陪你,千万别跟干爹客气,反正干爹也用不完,劳逸结合才能把差事办好嘛!”

  “不是!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住后宫,要是传出去我怎么活啊?”

  “没让你住后宫,我也不敢住后宫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走出去说道:“晚上你就带着侍卫四处转转,若是没发现便来中宫保护朕,咱们父子同心,其利断金,朕也要去给京城换换血了,免得让太子那小兔崽子钻了空子,哼”此时赵官仁才看到一个真正的顺尧帝,与他家太子一个尿性,为了拉拢人可以毫无底线,誓言对他来说恐怕也不算个事,但看他火急火燎的样子,赵官仁真心替他们这一家子悲哀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