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53天罚者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229 2020-11-17 17:22

   天剑路口悄然多了一间咖啡馆,名为心草小馆,如此秀气的名称,在铁与血的烽火大寨中实属罕见,而且整面玻璃墙全是书籍,店外还摆放着欧式吊椅,以及各种少女味的小花小草。

  “唉服务行业真不容易啊,挣的都是血汗钱……”

  赵官仁唉声叹气的站在吧台里,品尝着一杯苦涩的黑咖啡,中午差点被几个肥婆给当场撕了,最后好说歹说,像小鸡仔一样被人掐完又摸,一群肥婆这才答应过几天再来。

  “叮铃”一位高个少妇忽然推门走了进来,戴着大墨镜以及黑口罩,一身黑风衣跟奔丧一样,但细皮嫩肉的白皮肤,身材也非常不错。

  “不好意思!小店还没有正式营业,明天再来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解下围裙走出了吧台,这少妇就跟做贼一样,十有八九是来找乐子的富婆。

  “没营业啊!”

  少妇摘下墨镜露出双明亮的大眼睛,指着书架说道:“那能让我在这看会书吗,没咖啡给我上杯茶都行,我太久没见到这样的书屋了,好怀念!”

  “看书啊!”

  赵官仁愣了一下,看来自己金牌鸭王的名声还不够响亮,只好笑道:“我要出去买点东西,大概一个多小时回来,书自己拿,咖啡自己泡,别让人把我这搬空了就行!”

  “啊?你、你让我一个人留在这啊……”

  少妇吃惊的看着他,赵官仁在门上挂了块“停止营业”的标牌,说道:“一个人安静的看书难道不好吗,如果你要走就帮我把门锁上,以后多来照顾我生意就行了!”

  “好的!我叫胡韵芝……”

  少妇摘下口罩很腼腆的笑了笑,可赵官仁眼珠子却是一亮,没想到小小的口罩之下,居然是张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脸蛋,一个很有女人味的大美人。

  “芝芝姐你好!在下相貌平平赵子强,回头见……”

  赵官仁很风骚的眨了眨眼睛,拿上牛仔服便走了出去,在寨子里绕了两圈之后,来到了一座小宅院门外。

  “烈火堂!”

  赵官仁抬头看向了门楣上的金字招牌,这种仿古的小宅院很普通,但在这里可是超级豪宅,门口还有四个荷枪%实弹的守卫站岗。

  “我拜山门,找土地爷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门前交上了手枪,懂行的一听就知道他啥意思,守卫二话不说就领着他往里走,进了偏厅让女佣给他上了杯茶。

  “哟好帅气的小老弟啊,不知有何指教啊……”

  一个八字胡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,穿着身黑色太极服,手里摇着把折扇,一副标准的汉奸走狗模样。

  赵官仁起身拱手又竖起根小拇指,很恭敬的说道:“这位想必是丁师爷吧,在下白玉派赵子强!”

  “我就知道你是白玉派的小哥,不然可就白瞎你这张帅脸喽……”

  丁师爷坐到他身边的圈椅上,笑道:“你们白玉派专吃女人饭,在外面如何咱们管不着,但挂靠烈火堂就得分四成,两成归我们,两成各方打点,待会我给你一个红名单,有些女人你们碰不得!”

  “不踩烈火堂的盘子,四六开行不行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回去目光炯炯,但丁师爷却摆手道:“全归咱们也不行,烽火大寨不比各堡垒,一言不合就灭门,但是找上门了你尽管做,不拍照、不勒索,我保你小子平平安安!”

  “行!那就按规矩来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递上根烟,亲手帮他点燃之后才说道:“丁爷!有两位客人托我问几条线,第一,亡族近期是不是有大动作,第二,哪条线的活不能做了,第三,郑家稳不稳?”

  “菜鸡问题!送你当见面礼了……”

  丁师爷得意洋洋地笑道:“亡族要跟黑魔族决一死战,有可能是三路齐发,七煞、玄夜、古侍这三条路最弱,大概率会先打这三家,而郑家只看亡魔两族这一战,他们究竟抱谁的大腿!”

  赵官仁故作诧异道:“不是说郑十八苟合血夫人,联手进攻亡族么,这还能临阵倒戈的吗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这事……”

  丁师爷狐疑的看着他,赵官仁则笑道:“我可是走尖端路线的,客人大多都是上流社会的太太们,什么消息我都知道点,只是太多太杂,我分不清%真假,需要您帮我确认啊!”

  “你小子!原来是在套老子的话啊……”

  丁师爷笑道:“不过这也不算什么隐秘了,魔族打亡族,咱们人类本就该鼎力相助,但只有三足鼎立,咱们人类才有生存的空间,所以天秤只能倒向我们,谁弱咱们就帮谁!”

  “丁爷!”

  赵官仁掏出了一只精巧的鼻烟壶,递过去笑道:“您看这玩意怎样,正经八百的大清御用,但我也不懂文玩,在我手里就是浪费,您要喜欢就拿去玩,权当小弟的回礼了!”

  “哈哈你小子是做了功课来的吧,知道老子喜欢这些小东西……”

  丁师爷爱不释手的把玩了起来,低声说道:“我告诉你个秘密,郑家这回可是下血本了,全人类修为最高的女神将高洁,亲自挂帅天罚者部队,郑十八上前线当总指挥!”

  “高洁?”

  赵官仁惊愕道:“江东大堡那个高洁吗,她怎么跑郑十八手底下去了,咱们做过她的长线,据说她跟赵官仁有一腿啊!”

  “这还用据说吗,谁都知道他俩有一腿……”

  丁师爷说道:“不过高洁可不是花瓶,这是个跟张新月一样能打的娘们,天罚者部队也是个极为秘密,极为凶悍的特殊部队,高洁已经有段时间没露面了,想必是在全力磨合这支王牌部队!”

  “唉”赵官仁叹气道:“这一打仗什么都完了,看来干一票就得撤了,我还准备在这多做几条长线呢!”

  “你放心的做,再打也打不到烽火大寨来……”

  丁师爷握住鼻烟壶说道:“烽火大寨是什么地方,牛鬼蛇神的聚集地,人亡魔三路人马都在这互相打探消息,光亡族的代理人就有十八路,每个魔王都有人在这,他们能打自己人吗?”

  “哈哈谢谢丁爷!您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喜的拱了拱手,起身说道:“丁爷!改日还请您引荐总瓢把子,我备几份薄礼混个脸熟!”

  “好说!你去门房做个登记,拿了红名单,来上供的时候我给你介绍……”

  丁师爷也站起来笑了笑,赵官仁客套了两句就准备走,但到了门口又转身问道:“对了!黑风林的狼妖是怎么回事啊,我两个小粉让他劫了,问我要两万块去赎人!”

  “那你是赎不到人了,狼妖跟刘太白一起失踪了……”

  丁师爷笑道:“狼妖本是赵官仁的坐骑,跑到咱们这来落草为寇,本来人人都恨它恨的牙痒痒,结果前两天出了个什么旱魃,把它跟刘太白一锅端了,降魔天宗都发悬赏找掌门了!”

  赵官仁愕然道:“旱魃?传说中闹旱灾的僵尸吗?”

  “不知道!反正都这么说……”

  丁师爷打开扇子说道:“这不是亡族的锅,亡族也在奇怪怎么突然没水了,还准备派人过来调查,毕竟十几万人在这,好不容易组起来的局,估计最多明后天就有消息了!”

  “丁爷!多谢指教,您歇着,我先去登记……”

  赵官仁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,但后堂又走出来个文弱的男人,背手问道:“师爷!最近跳子好像有点多啊,这小子什么来路?”

  “说是白玉派的台柱子,有道行也懂规矩……”

  丁师爷摇着折扇说道:“他一个人过来踩盘,放风的说是专业绿三级,在天剑路开了间咖啡馆,勾的一帮肥婆娘神魂颠倒,开到二十万一夜他都没接,估计是准备干票大买卖!”

  “你让下面多盯着点……”

  文弱男皱眉道:“白玉派的小白脸最麻烦,一嗅到钱的味道,什么女人都敢上,留下一堆烂摊子没法收拾,要是发现苗头不对就做了他,多事之秋,千万不要节外生枝!”

  “遵命!堂主……”

  丁师爷恭敬的拱手行礼,没一会赵官仁也离开了烈火堂,同时发现这里的水太深了,各种势力犬牙交错,要不是他人亡魔三族通吃,根本就弄不清这里的门道。

  “叮铃”赵官仁抱着框水果回到了咖啡馆,谁知胡韵芝却气鼓鼓的冲了过来,怒声说道:“为什么不说你这里是干那种事的,人家误以为我是来找牛郎的,我差点没脸见人了!”

  “我说了不营业,你说要看书,怎么能怪我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苦笑道:“我看你也不像凡间女子,清者自清,何必在乎俗人的眼光呢,更何况我只接有感觉的客人,你想花钱也得看我心情,现在咖啡馆才是我的主业!”

  “不是我说你……”

  胡韵芝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说你相貌堂堂,看起来也很有涵养的样子,做什么不好,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下流的生意呢?”

  “怎么就下流了,我这里又不是窑子,我可曾是一名心理医生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我的客人大多都是被抛弃,或者被冷落的人%妻,我用专业的手段去安抚她们,排解心中的苦闷,互相有了感觉我才会陪她们睡觉,而且不另外收费,所以我不是鸭子,懂了吗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胡韵芝不甘心的追问道:“可刚有几个女人说,她们有朋友跟你预约了,还说你包夜的价格很贵,你怎么解释?”

  “姐姐!我不想死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出个桔子塞给她,说道:“人家有权有势,组团过来逼良为娼,你让我怎么办,我要是不答应,她们真敢弄死我,女人得不到的东西就会毁掉,你应该很清楚的!”

  “是啊!你一个人在这也不容易……”

  胡韵芝攥着桔子面色复杂,轻声说了句我明天再来看书,便戴上口罩和墨镜低头离开了。

  “女人啊!你总觉得自己独一无二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笑着走到了吧台后,照着说明书研究怎么泡咖啡,但过了没一会又有两个女人进来了,怯生生的问道:“你好!我们是朋友介绍过来的,想预约一下可以吗?”

  “不好意思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漫不经心的抬起了头来,忽然发现是两个端庄秀美的小少妇,带着一脸激动和羞涩,并肩羞答答的望着他。

  “我后面几天都排满了,只有今晚有空,要不你们俩一起吧……”

  “谢谢你呀!我们本来就是要一起的,八千一个人对吧……”

  “嗯!可以……”

  赵官仁毫无职业操守的点着头,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,根本不想去管什么狗屁亡族和魔族,人族多香,给你钱还要说谢谢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