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45龙潭瘴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73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别碰我!让我再沉浸一会……”

  叶姬儿闭着眼靠在船窗上,凌乱的长发披散在肩头,双手紧紧抱着身上的蚕丝被,两条腿全架在赵官仁胸口,非常用力的压着,有种要跟他融合起来的感觉。

  “脚拿开,我要抽根烟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起来推开了窗户,船队早已行驶在通天江上,除了各条船上的灯笼之外,四周围漆黑一片,几乎什么都看不见,传进耳朵里的也只有浪花声,真是一个安静又美丽的夜晚。

  “其实我真没想跟你上床,咱俩睡到一块会很麻烦……”

  叶姬儿侧身躺进他的怀里,跟他一起靠在窗边欣赏夜景,轻声说道:“只是这蛊毒太凶了,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而且我真的不随便,我已经有十多年没被男人碰过了!”

  “你不是养了兔子么,兔子不算男人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起香烟点了一根,叶姬儿从他嘴里拽过来吸了两口,说道:“你没玩过兔子吧,只有人玩兔子,哪有被兔子玩的理,况且没有我瞧的上的男人,还是跟女人在一起好!”

  “呵呵”赵官仁不屑的笑了一声,拿回香烟吸了一口说道:“你这是拐弯抹角的表扬我吗,还是你把我给强暴了,故意哄我开心啊?”

  “我也没说瞧的上你呀,你不是我想要的男人……”

  叶姬儿轻声说道:“其实我算个寡妇,我的驸马被我亲手杀了,那年我才十六岁,大婚之夜他醉醺醺的跑进来,非常粗鲁的脱我衣服,我被他吓坏了,摸起尖刀捅了他十几下!”

  赵官仁惊讶道:“这就是导致你喜欢女人的原因吗?”

  “也不是!我一直喜欢女人比男人多,但也不反感好看的男人……”

  叶姬儿趴在窗台上说道:“我若是爱上一个男人,他只能有我一个女人,后来倒是碰上一个,可惜是个短命鬼,最后一个让我哥给杀了,说他居心叵测,这就是我所有的男人了!”

  “你倒是够幸苦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把玩着她的长发,说道:“你跟大顺的十七公主一样,她为她哥争皇位,你为你哥争皇权,你成天在外面败坏自己的名声,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,让政敌忽略你而已!”

  “不然怎么办?任人搓揉吗……”

  叶姬儿沮丧道:“红鸾的百年基业太强大了,她的儿孙一直在蠢蠢欲动,若不是刹帝罗在牵制他们,我们根本斗不过袁家,对了!我听说十七公主想要当女皇了,是真的吗?”

  “真的!赢面也很大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轻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过你们都小看了泰平天国,从你体内的蛊毒来看,你们已经跟顺国一样,被他们潜伏到身边来了,你好好查查基佬三,说不定他就是最大的通敌者!”

  “红鸾没可能吗?”

  叶姬儿回过了头来,但赵官仁却摇头道:“不可能是她,她自断修为返老还童,已经跟果慈约好一起浪漫天涯,灭完尸毒她就会离开,况且她不敢违背赵子强的意愿!”

  “我信你一回,这是我第一次相信男人……”

  叶姬儿掀开被子趴下了大床,赵官仁忽然有些恍惚,看着纱裙缓缓遮住她光洁的背部,乌黑的长发从衣领中倾泻而下,仿佛叶如秋突然变成了陈女皇,动作和神态都一模一样。

  “过夜费都不给一点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玩味的笑着,叶姬儿系上纱裙后回头说道:“你要的我给不起,我能给的你也瞧不上,我只能感激你救了我一命,还陪我疯了一场,而且……我得去喝清宫汤了,对不起!”

  叶姬儿掐腰柔柔曲腿行礼,脸上看不出是落寞还是孤寂,但清宫汤就是避孕汤,赵官仁说道:“你把最值钱的身子都给我了,为什么还要说对不起?”

  “人老珠黄,残花败柳,身子已经不值钱了,不过还是多谢褒奖……”

  叶姬儿抬头无奈道:“怪就怪我生在了皇帝家,注定我这辈子身不由己,如果没有这么多恩怨情仇的话,至少……这碗清宫汤我不会喝,还你一条命也算报答你了!”

  “咱俩总得有个说法,不走心就得走肾……”

  赵官仁跳下床拾起了腰包,掏出曾经的手表递给她,说道:“这是用来看时间的手表,在这个世界只有你我这两块,戴上它就当是一场皮肉交易,你的服务我非常满意,以后两不相欠!”

  “谢谢你!给了我一个台阶下……”

  叶姬儿忽然掩面痛哭,泣声道:“我从没有属于自己的日子,今晚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放纵,可我不敢对你动情,在你身边我如履薄冰,皇兄需要我,叶家也需要我,我不想让他们失望!”

  “傻姑娘!哭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帮她抹去了眼泪,为她戴上手臂后笑道:“如果我不想跟你睡觉,你还能把我强推了不成,不过做买卖就得有始有终,来!帮哥哥穿衣,哥哥给你一个五星好评!”

  “讨厌!把人家说的像风尘女子一样……”

  叶姬儿娇嗔的捶了一拳之后,忽然情动的抱住他闭眼深吻,最后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,凝视着他媚声道:“好哥哥!妹妹帮你穿衣了,记得下次再来关照妹妹哦,嘻嘻”“好马不吃回头草,好男不找同一个……”

  赵官仁得意的弹了个舌,叶姬儿嗔怪的在他肩上咬了一口,这才温柔的帮他穿衣穿鞋。

  “呜”一阵雾气忽然从窗外吹了进来,赵官仁下意识瞥了一眼,只看江面已经被浓雾给遮掩,除了他们自己这一条船之外,周围的船全都看不见了,孤零零的漂在江面上。

  “不好!”

  赵官仁连忙趴到窗户上左右张望,指着正在船尾打盹的侍卫们,大喊道:“全部都给我起来,周围的船都没了,快把船夫控制住,船上有刺客,不要让他们跑了!”

  “怎么回事,哪有刺客啊……”

  叶姬儿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,整条船的人都被惊动了,赵官仁赶紧掏出了包里的指南针,皱眉道:“咱们正在往北行驶,去京都应该往西才对,而且只剩咱们一条船了,拿上刀跟我来!”

  赵官仁随便套了一件外衣,打开手电筒就往外跑去,谁知跑上甲板就发现船帆让人砍了,船夫更是一个都看不见,整条船正在随波逐流。

  “殿下!船夫都让人毒死了……”

  几名侍卫急赤白脸的跑出了舵舱,叶姬儿猛甩了侍卫统领两个大嘴巴,怒声骂道:“一群废物!还不快把船给我停下来,去船舱里给我守着,船要是沉了我要你们的命!”

  “秋宁!你们保护好三位郡主,待在屋里不要出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迅速往船顶上跑去,接连发射了两颗信号弹,可举目四望也看不到任何回应。

  “殿下!”

  侍卫统领又冲了上来,急声说道:“船舵和船帆都被人破坏了,咱们不知道如何停船,咱们有可能进入了龙潭瘴,要是这么一直顺流直下的话,很可能会进入龙潭之中啊!”

  “什么是龙潭瘴?”

  赵官仁一把拽过了他,对方焦急道:“龙潭瘴终年迷雾不散,熟悉水情的老船工都不敢深入,传说龙潭深处盘踞着一条蛟龙,只要有船只误入,不论大小都无一幸免!”

  “难怪没把船凿沉,这是要送咱们进龙潭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松开手说道:“赶紧清点人数和尸体,如果船夫尸体只少了一具,或者没少的话,那么侍卫和下人中一定有内奸,这种事一个人做不了,至少得两三个人合谋,快去查吧!”

  “是!”

  侍卫统领又急吼吼的跑了下去,赵官仁也带着叶姬儿来到船舷边,结果这段江水深不可测,他想尽一切办法都停不下船来,只能眼睁睁看着官船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
  “驸马爷!”

  侍卫统领跑来说道:“龙禁卫和内臣一人不少,只少了三名船夫,因船夫与我等的伙食分开,所以他们没能得手,否则我等应该也有人被毒杀,而且我的人我相信不会出纰漏!”

  “人都毒死了,你还想出什么纰漏……”

  叶姬儿气的满脸怒红,可话没落音船速忽然减缓了,赵官仁掏出手电冲着前方照射,沉声道:“前方好像是一座山,龙潭附近有没有江心岛,还是直接连接着陆地?”

  “不、不知道!咱们不常坐船……”

  侍卫统领满脸愧疚的摊着手,赵官仁摇头道:“你们比顺国还惨,你们已经被人捅的像筛子一样了,赶紧把火箭拿出来,一定会有小船跟着咱们,防止咱们跳水逃跑!”

  “龙潭里真会有蛟龙吗?”

  叶姬儿满是担忧的望着他,赵官仁耸肩道:“龙肯定是没有,有没有怪物我就不知道了,既然这里被传的这么邪乎,人家又故意送咱们过来,肯定有杀招在等着咱们!”

  “咚”船头忽然传来一声闷响,整条船都为之一震,两人急忙跑到船头往水中照去,竟是一条倾覆的小渔船,还有具被咬成半截的尸体,被绳子挂在船底上,看样子像是刚死不久。

  “糟了!水里真有东西……”

  赵官仁凝重的照向小破船,叶姬儿的眼珠子猛然一突,船舷居然被咬出了一个大口子,明显是被巨兽一口咬出来的缺口,那嘴足有一辆马车的宽度。

  “大家听好了,赶紧清空木头箱子……”

  赵官仁回身大喊道:“抱住一切可以漂浮的东西,集中到船舷两侧蹲着,做好随时沉船的准备,万一落水不要慌乱,右舷是西北方向,应该接近陆地了,抱着东西往……”

  “咚”官船突然被撞的猛烈一晃,赵官仁一把抱住差点摔倒的叶姬儿,赶紧点燃了一颗信号弹,冲到船舷边直接射进了水里,碧绿的信号弹一下就照亮了漆黑的江水。

  “卧*槽!”

  赵官仁惊骇欲绝的瞪大了双眼,一条庞大的黑影正在船下游动,并且没等他看个清楚,突然就听“哗啦”一声响,一条巨龙般的东西猛然蹿出了水面,直接朝他狠狠地扑了过来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