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89赌命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129 2020-11-17 17:22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,手举起来……”

  一名警察突然大喝着拔出了手枪,其它三名警察也回过了头来,竟然每人都拔出了一把手枪,满脸懵逼的吕大头等人浑身一颤,慌忙举手喊道:“良民!警察叔叔,我们是良民!”

  “少说废话!”

  一名女警娇喝道:“全都双手抱头走过来,半夜三更穿成这样,还敢说自己是良民,我看你们是卖银团伙吧,身份证通通拿出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高洁等女一阵无语,她们都穿着很性感的晚礼服,酥胸半露也很正常,只不过在九十年代初的警察眼泪,她们几乎跟失足妇女没两样,更何况她们的样子还十分狼狈。

  “怎么办啊,怎么碰到这些倒霉东西了……”

  历翎举着双手都快哭出来了,坑洼的马路对面就是座荒村,路边还有一块近几年的广告牌,所以他们绝不可能是穿越,而是碰上了邪门东西,包括农用车司机都可能不是人。

  “哎?你们是前店镇派出所的吧,咱们之前见过……”

  赵官仁瞄了眼警车上的标识后,上前掏出工作证笑道:“我是六院的妇科主任高千龙,去年我和市里的陈局,还有宣传部的张主任,一起去过你们所,听说你们领导已经高升了吧?”

  “高副院长?你们大晚上跑到这里来干什么……”

  四名警察疑惑的盯着工作证,手枪也不自觉的垂了下来,赵官仁急忙敬烟分散注意力,但农用车司机却笑嘻嘻的说道:“这几个姑娘是模特儿吧,真敢穿,真漂亮!”

  “哟这位兄弟挺有见识的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这不是朋友弄了一个模特公司嘛,借我们单位的车到山里来拍广告,我就跟着过来长长见识,结果半道上车坏了,大哥大也没信号,咱们只能甩大腿走路啦!”

  “这荒郊野岭的还能拍广告……”

  女警脸上任然带着几分警惕,赵官仁立即说道:“拍风景挂历啊,回头我让他们送几箱去你们所,不过这位女警官啊,我劝你明天来我们院挂个号,我亲自给你坐诊!”

  “我怎么啦?我没生病啊……”

  女警惊讶万分的直起了身体,赵官仁则附耳过去嘀咕了几句,女警的脸色立马就是一变。

  “嗯哼”女警轻咳了一声,讪笑道:“那就麻烦高主任了,不过明天早上我可能去不了,有个死刑犯脱逃了,我们还不知道要守到什么时候呢,对了!需不需要我们给您叫辆车?”

  “不必了!”

  赵官仁笑着摆手道:“不能耽误你们执行公务,我们去村里打个电话,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咱们,各位警官幸苦了,以后有事尽管来医院找我!”

  “好嘞!高院长慢走啊……”

  一名警察将工作证还给了他,赵官仁举着手电往荒村里走去,吕大头等人也不敢说话,全都低着头迅速跟在他身后,可赵官仁却突然躲到了一栋屋子后,数道:“一!二!开枪!”

  “邦邦邦……”

  一阵猛烈的枪响忽然传来,吓的高洁等人慌忙抱头蹲下,但很快就听女警兴奋的喊道:“呼叫所长!逃犯已经被我们击毙了,还有他的一名同伙,你们快过来啊!”

  “我去!”

  吕大头连忙朝外看了眼,惊讶道:“逃犯躲在农用车里,司机是他的同伙,全都被击毙了!”

  “这些东西叫做灰魂,再进一步就是黑魂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着手电继续前进,说道:“这些是从魂界出来的东西,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更不会让人类看见,但笼罩我们的黑色雾气有古怪,一定是天正老鬼在搞事情!”

  历翎惊魂未定的问道:“魂界?那不就是鬼吗?”

  “这世上没有鬼,人死灵魂就碎了,只有在魂界才会出现魂体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这些人已经死了将近三十年了,可能是某种原因让他们进入了魂界,加上死前执念很重,导致他们每天都在重复着同一个过程,甚至不知道自己早就死了!”

  “仁哥!”

  高洁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会开枪/的呢,而且逃犯都被击毙了,他们又是怎么死的呢?”

  “你知道我跟女警说了什么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我说逃犯躲在工具箱里,不要开箱子直接射,如果没有我提醒的话,我想他们应该是两败俱伤的下场,否则农用车司机就不会出现,他们也不会徘徊三十年了!”

  “好可怜啊!”

  高洁满脸不忍的问道:“仁哥!你有办法帮助他们吗,他们可是因公殉职的英雄啊,你可以让他们不再徘徊,或者让他们去投胎吗?”

  “其实吧!这世上并没有阴曹地府,至少我没听说有谁见过……”

  赵官仁耸肩道:“灵魂碎了之后就会慢慢消亡,有没有来生我也不清楚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杀了它们,但是这不仅会给我们惹来麻烦,我也不想对这些英雄下狠手!”

  “唉”吕大头摇着头叹道:“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补路无尸骸啊,不过我是真没有想到,跟死鬼也能套近乎、攀关系,老板你实在太牛掰了!”

  “你们记住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不管妖魔鬼怪外星人,只要它会说人话就能聊,最怕就是那些不会说话的二百五,比如之前的长毛大傻鸟,鸡同鸭讲,上来就干你,你叫它亲爸爸都没用!”

  “大/师!咱们去哪呀,这地方没人呀……”

  女演员惶恐的四处观望,荒村里房倒屋塌、杂草丛生,黑色迷雾也是越来越浓密,怎么看都不像有人的样子,而且鬼气森森的十分可怕,凉气不断从她们的屁/股沟蹿上后脑勺。

  “法场不可能在村里,应该就在前面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瞪着双眼也不敢掉以轻心,可等他们快步走出荒村之后,赫然发现前方还有一所小学,早已荒废的小学矗立在田野间,孤零零的就像座鬼屋一般,墙上还有黑色的爬墙虎。

  “不对劲啊,怎么是魂界的爬墙虎……”

  赵官仁的表情越发的凝重了,但历翎却颤声道:“哥!我听说小学以前就是法场,因为闹鬼才盖了一所学校,说是孩子们的阳气旺盛,可以镇压那些枉死的恶鬼!”

  “你们跟我保持距离,大头盯着后面……”

  赵官仁握紧电棍往学校走去,到了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前,一股血腥味竟然通过口罩传来,等他悄悄的展开追魂眼一看,一座破败的小礼堂中竟然全是人,大活人。

  “什么情况,这是要开血祭大阵吗,但天正跟黑魂也不是一伙的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纳闷的嘀咕了一句,实在不明白天正老鬼想干什么,可等他下意识的回头一看,跟在后面的四个人竟然全都不见了,他连忙跑回去低声喊了几句,结果四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“糟了!”

  赵官仁冷汗都出来了,他用手电照着任然泥泞的地面,发现四人的脚印都是骤然中断,好似被人从空中吊走了一般,但黑气密布的天空什么都没有,或者说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“吱”学校的大铁门忽然自动打开了,赵官仁急忙回身照射过去,只看一个驼背的老太婆站在门口,阴恻恻的招手喊道:“来!来啊,孩子,快来上学啦,只差你一个人了!”

  “来了!”

  赵官仁阴着脸快步走了过去,老太婆也转身往小礼堂走去,可赵官仁却追上去猛地捅出电棍,“噼啪”一下将老太婆电翻在地,质问道:“说!你们把我的人弄哪去了?”

  “呜”老太婆发出了一声怪叫,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,一股黑烟猛地从她嘴里喷了出来,一个急转弯射向了赵官仁,但赵官仁又抬起电棍往前一捅,黑烟瞬间就被粘在了电棍上。

  “什么鬼东西?”

  赵官仁望着噼啪炸响的电棍,很快就将黑烟电的灰飞烟灭,但这玩意并不是黑魂,驼背老太还是只僵尸,身上穿了一套破烂的寿衣,显然是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。

  “妈的!”

  赵官仁跨过尸体往前跑去,来到大门紧闭的小礼堂前,发现里面至少关着两百多人,并且全都是两两面对而坐,不停发出开啊、开啊的叫喊声。

  “咣”赵官仁上前一脚踹开了大门,准备不行就放大招了,可等他定睛一看却傻了眼,两百多号人竟然在捉对赌博。

  “我赌你的头……”

  “我赌你的手……”

  课桌被排成了长长的四大排,各个都赌的满头大汗,双眼赤红,并且每张桌上都放着一把菜刀,很多人都剁了手或手指,鲜血流了一地都是,几乎把整个地面都给染红了。

  “潘次郎!”

  赵官仁的双瞳一缩,潘次郎就坐在门口的第二张桌前,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,一只左手已经被剁掉了,胳膊被他用皮带扎了起来,用仅剩的右手死死按着一张牌。

  “开呀!开呀你……”

  潘次郎对赌的女子厉声大叫,但这女子竟然是他的儿媳妇,小新娘任然穿着血迹斑斑的婚纱,戴着婚戒的无名指和小拇指,全都被切掉扔在桌上,狰狞的表情比烂赌鬼还恐怖。

  “贱/货!我跟你拼了……”

  潘次郎猛地翻过手里的牌,赫然是一张红心K,而小新娘则是个黑桃10,只看她的脸色猛然一变,身下瞬间涌出了一股液体,顺着板凳流淌到地面上。

  “爸!不要,求你了,我是你儿媳妇啊……”

  小新娘惊恐的哀求了起来,可失去两根手指的左手,好似无法控制一般的抬了起来。

  潘次郎一把抄起桌上的菜刀,大喝道:“你剁我的时候可没有留情,你这贱/货去死吧!”

  “噗”潘次郎一刀剁掉了她的左手,小新娘痛呼一声缩回了手臂,将断手遗留在了课桌上,可她非但没有发出惨叫声,转瞬间又怒喝道:“再来!这回我要赌你一条腿!”

  “高洁!大头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震惊的大喊,吕大头等人居然坐在中间的位置,可对他的叫喊声却置若罔闻,四个人都大汗淋漓的按着扑克牌,表情看起来恐惧又疯狂。

  “大头!快跟我走……”

  赵官仁冲进去左右照射了一番,并没有发现天正老鬼等人,可等他一把拉住高洁跟吕大头时,两人竟然同时把他给推开了。

  “不能走!起来就会没命的……”

  吕大头歇斯底里的大叫着,高洁也面目狰狞的叫嚷道:“等我一分钟,一分钟我就能要了他的狗命,我赌你的头!”

  “轰”敞开的大门忽然关闭了,只听喇叭里有女人阴笑道:“来了就坐下吧,我安排一个人跟你赌,你一定会满意的!哈哈哈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