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22祭魂塔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013 2020-11-17 17:22

  “这不对啊,怎么这个鬼样子……”

   赵官仁鼻孔里塞着一团带血的纸,鬼祟的跟着黑般若走进了地下二层,两个小娘们就跟没事人一样,依旧是容光焕发、衣衫整洁,甚至连头发丝都没有乱上一根。

   “好邪门啊!”

   黑般若横着禅杖面色凝重,青白双娇也同样惊骇莫名。

   二层居然是个上下颠倒的格局,脚下踩的是绘着龙凤的方格吊顶,头顶上则是十八个金黄色的蒲团,外加一个摆满灵位的灵堂,而他们就像“倒吊”在了房顶上。

   “祭魂塔!!!”

   赵官仁弯下腰从胯下朝后望去,灵堂的上方挂了一块金字牌匾,几乎跟镇魂塔里一模一样,只不过从镇魂塔变成了祭魂塔而已,而且灵牌上的名字也全部改变了。

   “化天老祖!天命上人!赤羽老仙!这什么乱七八糟的……”

   赵官仁转身站了起来,望着高高在上的灵堂说道:“这里的格局几乎跟镇魂塔一模一样,只不过把名字改成了祭魂塔,灵牌上的名字也换了,我看是有人想偷天换日!”

   “莫非……”

   黑般若捻着一小串佛珠说道:“这里不是镇魂塔的基座,而是另外一座倒立的塔,跟镇魂塔一个上一个下,这化天老祖会不会就是黑魔,他想用这座塔来取代镇魂塔?”

   “嗯!这种可能性很大……”

   白溟点头道:“黑魔让镇魂塔压了那么久,对镇魂塔又忌又恨,而且他毁不掉镇魂塔,干脆来个偷天换日,将真正的镇魂塔压在假塔之下,然后再让世人进来叩拜自己!”

   青冥看着脚下吃惊道:“我的妈呀!这下面倒插着一座塔呀,那得多深才行啊!”

   “你们就不觉得奇怪么,十八座镇魂塔,为什么只有我炸掉的塔里才有棺材……”

   赵官仁说道:“十八分之一的机会,我不相信会这么巧,估计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墓穴,而是黑魔没来得及实施的阴谋,对了!你们的消息究竟从哪来的,谁说这里是祭坛的?”

   青冥说道:“我是听司命说的!”

   “呃” 黑般若跟白溟郁闷的对视了一眼,说道:“我们是听古侍说的,但古侍也是听司命说的,应该是受骗了!”

   “难怪永夜对这里不感兴趣……”

   赵官仁说道:“这里就是个假货基地,司命跟血姬合谋坑了你们所有人,他们就是想利用你们来开路,好在后面捡便宜,你们让我进来开棺,我也得给你们坑死!”

   “不!”

   黑般若摆手说道:“不管这里是不是仿制品,有宝贝是肯定的,玉霄宫主可是血姬手下的大将,一般的宝贝她绝对瞧不上,能让她以身犯险的东西,一定是至宝!”

   “那您就继续寻宝吧,住持大和尚……”

   赵官仁无奈的抬了抬手,黑般若也毫不犹豫的让僧兵们开路,可刚走进通往第三层的通道,赵官仁却突然一怔。

   “不对!”

   赵官仁望着脚下的楼梯,说道:“这座塔不是颠倒的,不然楼梯应该在我们头顶上才对,而且蒲团跟灵牌也没有掉下来,这塔应该就是这么设计的,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”

   “下去看看吧,猜能猜出什么呀……”

   青冥这个急性子已经不耐烦了,黑般若也命令僧兵加快了脚步,谁知道这三层的楼梯又长又窄。

   散发着荧光的玉石墙壁上,布满了古怪的球形花纹,昏暗的光线让人压抑又眼花,而且来回曲 折,没多久便转的几人头昏脑涨。

   “鸟人!”

   僧兵突然在下方大喊了起来,五人立即扑上去跟鸟人打了起来,三大魔王也举起兵刃准备出手,可上方居然有人大喊道:“别打了!这里是迷魂阵,我们都被困住了!”

   “司命?你们怎么会在上面……”

   黑般若震惊的横起了禅杖,谁知道不仅司命和玄夜出现了,连玉霄宫主都带着两个鸟人出现了。

   “铁三角?你们怎么也在这……”

   白溟也惊讶万分,三个没见过的老外也走了下来,一人是板甲的武士,一人是尖耳朵的金毛射手,还有一个人首蛇身的蛇女,几人估计都打了一番,或多或少都带着点伤。

   司命面色疲惫的说道:“黑般若!让你的僧兵继续往下走,你们很快就明白了!”

   “往下走?”

   黑般若惊疑不定的靠在了墙上,下面的打斗声马上就停止了,谁知道没过两分钟,五个僧兵居然从上面跑了下来,还有三个一身鸟毛的鸟人。

   青冥吃惊道:“怎么会这样,出不去吗?”

   “下不去也上不去,一直上下兜圈,来时的入口都没了……”

   司命按着墙壁无奈道:“我们尝试了各种方法,留记号、砸墙砸地、上下对着走,全都没有任何用处,而且魂力无法造成破坏,一旦打在墙上就会被吸收,兵刃也砍不出痕迹,实在没辙了!”

   “你们再试试……”

   黑般若不信邪似的挥了挥手,结果就跟司命说的一样,几个僧兵都快跑断腿了也没用,一直在上下乱蹿,墙壁也坚硬的敲都敲不动。

   “这不歇菜了嘛……”

   赵官仁摊着手说道:“你们一群死鬼,不用吃不用喝,只有我一个大活人,撑不了几天就得活活饿死,吹喇叭的!你们进来到底要找什么?”

   “棺椁!”

   玉霄宫主阴着脸说道:“黑暗之主不死不灭,只能囚禁起来慢慢消耗,他的魂魄和肉身都被分成了十八块,魂魄在镇魂塔顶,肉身在祭魂塔顶,棺椁里有他当年随身的宝物!”

   赵官仁又问道:“这祭魂塔又是谁造的,什么化天老祖又是谁?”

   “不清楚!”

   玉霄宫主摇头道:“黑魔被镇压之前,解放血姬并让她前来营救,肉魂合一他就有复活的机会,所以血姬知道的也不多,而且这里有两批守灵者,上古英魂是黑魔的残部,僵尸是防止盗墓的卫队!”

   “我懂了!虽然祭魂塔也是个仿制品,但同样是镇压黑魔的东西……”

   赵官仁点头道:“英魂们想进来救主,可还得防着棺材被人拉回去,继续镇压在镇魂塔下,而大粽子们其实是狱卒,防止有人盗墓让黑魔复活,我没有理解错吧!”

   “没错!”

   玉霄宫主说道:“没有镇魂塔在上方镇压,黑魔就有机会复活,英魂们自然不会让外人靠近,但镇魂塔爆炸的时候,黑魔察觉到了血姬的异心,所以他又下令不让血姬进入!”

   “唉搞半天是血姬刨绝户坟,把咱们都给坑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坐在台阶上说道:“我说她怎么不亲自来呢,那个狡猾的老娘们,一定是知道这里还有守灵卫队,你们也别傻站了,赶紧去想办法吧,我一个大活人得保存体力!”

   “最着急的应该是你吧,但你的态度很反常……”

   蛇女从上方游了下来,她上半身是个很美艳的白人熟女,一头绿发整齐的盘在脑后,穿着一件镂 空的黑皮软甲,甩着一条又黑又粗的蛇尾,两把弯刀插在她的腰后。

   “哎!青小冥……”

   赵官仁好奇的拽了拽青冥,问道:“这条绿毛蛇精算兽人吗,他们公蛇碰上母蛇怎么玩,好像没有地方可以下手啊,还有后面那个尖耳朵的小金毛,他是精灵族吗?”

   “我觉得她们是兽人,可人家不承认啊……”

   青冥耸肩说道:“她们非说自己是什么海中皇族,大海的主人,这条蛇精还是海族皇后呢,怎么玩我不知道,但没有什么精灵族,小金毛是个半兽人,兽族最厌恶的种族!”

   “赵官仁!你的废话太多了吧……”

   蛇精吐了吐一根分叉的红舌,用很古怪的口音说道:“你明知道自己撑不了几天,还在这跟我们浪费唾液,分明是知道如何出去,你最好不要再浪费我们的时间,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!”

   “哟你屎壳螂打哈欠——口气不小……”

   赵官仁站起来蔑笑道:“我这人最讨厌人家威胁我,永夜威胁过我两次,让我|干死了两次,你要么滚过来给我道歉,再把水蛇腰让老子摸摸,不然我就找葫芦七兄弟来,扒了你的蛇皮!”

   “哼死鸭子嘴硬……”

   蛇精猛地张嘴射出一道黑光,赵官仁笑眯眯的也不动,自有青冥一刀为他挡下攻击,还一记刀芒震退了蛇精,娇喝道:“蛇精!敢动我男人,信不信我掏出你的蛇胆下酒喝!”

   “嘶哈” 蛇精愤怒的张嘴嘶吼了一声,猛地亮出了两颗尖锐的毒牙,他两个同伴也同时亮出了武器,铁三角果然默契非凡。

   “早看他们不顺眼了,宰了他们……”

   白溟立即从腰里抽出了软剑,黑般若也不甘落后的举起了禅杖,笑道:“大块头就交给我吧,我再免费给他超度一下,先前赵施主不给面子,大悲咒念的实在不过瘾!”

   “咔” 重甲武士合上了面罩,举着阔剑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看来你们也组成铁三角联盟了,但我们六个打你们三个,你们没有丝毫的胜算,快点交出那个该死的人类!”

   “阿瑟!”

   玉霄宫主下去几步转过身来,抽出十字长剑笑道:“你好像有什么误会吧,我可是人类这头的,要打也是我们一起打你们呀!”

   “八嘎!我跟赵老弟可是朋友,谁敢伤他就是跟我过不去……”

   玄夜也挡在了赵官仁身前,而司命则笑着说道:“赵老弟!这么多人出手我就不凑热闹了,不过我很愿意跟你交个朋友,我们第一次见面,以后还请老弟多多关照哦!”

   “你们……”

   铁三角集体傻眼了,白溟跟青冥统一战线就已经够奇怪了,没想到其他大魔王也全都帮着赵官仁,甚至连玉霄宫主都表明了立场,一旦动手就是群殴,而且他们三位一体才是大魔王。

   “哈哈你们三个大沙雕,没在国内混过吧……”

   赵官仁搂住了青白双娇,得意道:“老子可是江东雷火小霸王,吃西瓜都不给钱,玩你条小蛇还敢叽歪,赶紧滚过来,不然扒了你的蛇皮,给我媳妇做条皮裙穿!”

   青冥悬起飞刀娇喝道:“滚过来让我夫君玩,听见没有?”

   “快点!我可没什么耐心……”

   白溟也气势汹汹的喝斥了一声,在这方面她俩居然出奇的一致,激动的赵官仁真想抱着她俩狠亲一口,拥有古代思维的女子就是敞亮,纳妾包|二|奶那都不算事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