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58歪打正着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166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你本事不小啊,老子都让你瞒过去了,究竟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在怡红院的阁楼之中,没好气的瞪着床上的永宁,她的贴身宫女也坐在床边,可永宁的经历值仍旧是个1,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,只有小宫女挨了顿打。

  “我就是……偷了你几颗药,官人我要那种……”

  永宁靠在床头吱吱唔唔的,赵官仁立马震惊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,难道你还认识拼音不成?”

  “你昨夜不是在给药分类么,一边分还一边念叨……”

  永宁撇嘴道:“这楼上楼下又不隔音,你走了我就去翻了一下,发现你在药上刻了奇怪的字,我就拿了四个字的官人我要,然后泡了半颗给太监喝,那家伙骚的到处上蹿下跳!”

  “真是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……”

  赵官仁郁闷道:“可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给搭进去,你是想假戏真做还是破罐子破摔,现在人人都以为你被糟蹋了,你以后怎么见人,你现在可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!”

  “原本不是这样的,可能是我身体的原因,一杯酒居然把我喝醉了……”

  永宁嗫喏道:“我本想被强暴未遂,哭闹一场不就结束了么,可进了屋我就晕的不行,他扑上来我都没力气喊人,幸好玉儿及时冲进来救我,结果他就把玉儿当成了我!”

  “那混*蛋力气可真大,我差点就让他得逞了……”

  小宫女笑道:“我怕坏了郡主的好事,让人发现下药可不得了,我挨了好几巴掌都没敢叫,还故意说自己是郡主,他当时急的都分不清人了,抱着我拼命的乱亲,然后我就用手……您懂的!”

  赵官仁诧异道:“可是哪来的血,你被打出鼻血了吗?”

  “不是!奴婢月事来了,用的卫生棉……”

  小宫女贼笑道:“结束后他倒头就睡,我先脱*光了他的衣服,然后又脱了郡主的衣服,将月事弄在床上伪装破了身,当时他的人都被我们支走了,我弄完了才把人给引过来!”

  “你们主仆两一肚子坏水,再敢自作主张我饶不了你们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几张千两银票,扔给宫女说道:“一个字都不能泄露出去,否则永宁最多挨顿骂,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,过几天我就安排你跟使臣一块回去,但回去也得闭上嘴!”

  “谢殿下!奴婢知道轻重,一定会让秘密烂在肚子里的……”

  小宫女惊喜的揣起了银票,千恩万谢的开门走了出去,很懂事的关上门守在了走廊里。

  “歪打正着,麻烦总算解决了……”

  永宁拉过了赵官仁的手,说道:“这阵子我不见人了,你就说我被吓坏了,提到皇太孙就哭,不要派太医过来,让护士来照顾我就行,过几天让我回去,我也该回去养胎了!”

  “你挺个大肚子怎么回去,半路出事怎么办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这事瞒不了多久了,你干脆去边关养胎吧,等我回去正好把你接上,但你这馊主意可把皇太孙害惨了,人家父子搞不好都得被废掉,皇太孙已经被吊起来打了!”

  “废就废呗!谁让他缠着我的……”

  永宁满不在乎的撇着嘴,赵官仁怒道:“人家喜欢你有错吗,至于把人家往死路上逼吗,你们陈家的女人各个都是害人精,我所有的计划都让你打乱了,叶家现在也全部乱套了!”

  “你别生气了嘛,我也没想到会搞成这样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  永宁可怜兮兮的撅起了小嘴,赵官仁也实在拿她没辙,只好安慰几句帮她盖上了毯子,故意阴着一张脸出了筒子楼,中楼都被侍卫封锁了,其余人等都在前院等消息。

  “皇叔!永宁怎么样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刚跨进前楼的大门,两位郡主便急忙迎了上来,秋宁和罗檀她们都跑了过来。

  “没什么大碍!暂时不要去打扰她了,好不容易才睡下……”

  赵官仁故作疲倦的摇了摇头,永维怒声骂道:“这个皇太孙太可恶了,真是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禽兽,还想跟咱们大顺和亲,做他的大头梦去吧,咱们全部回家不嫁了!”

  “云轩!你快跟我出来一下……”

  叶姬儿忽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,硬拉着赵官仁跑了出去,只看吉武帝父子俩正站在花园里,太子妃坐在石头上哭哭啼啼,皇太孙则躺在板车上,早已被打的遍体鳞伤。

  “云轩!”

  吉武帝杀气腾腾的拔出了佩刀,怒声道:“出了这么丢人的丑事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,你把他老子劈了都是活该,只要永宁能解气,朕绝不皱一下眉头!”

  “姑父!你让我见一见永宁吧……”

  皇太孙嗓音嘶哑的哭喊道:“我知道我是个畜生,可我是真的爱她,我宁愿去死也不会伤害她,我之前酒吃多了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求你们让我去给她磕头道歉吧!”

  “行了!你快闭嘴吧,谁愿意见你啊……”

  叶姬儿拉着赵官仁说道:“云轩!我觉得此事有蹊跷,冠儿一向很懂事,从未因吃酒闹过事,而且他身上有一股奇特的香味,与我当初的情况很像,所以我怀疑他也中了蛊毒!”

  “不会吧?我来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故作惊疑的上前,皇太孙自然屁事没有,人家犯不着在他身上浪费力气,而他也不想害死这小子。

  “这回真是冤枉他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番,皱眉道:“不过麻烦也大了,皇太孙体内虽然没有蛊虫,但他中了跟长帝姬一样的毒,有人故意让他在今天发作,摆明是为了破坏和亲!”

  “混*蛋!究竟是谁干的……”

  皇上父子俩全都气炸了,赵官仁摇着头说道:“长帝姬身边的锦衣卫都能出问题,说明下蛊之人早就潜伏到你们身边了,我建议……嗯?太子妃!你快过来让我看看!”

  “怎么了?我、我也中毒了吗……”

  太子妃的脸色猛然一变,赵官仁一把捏住她的手腕,凝重道:“你腹中有两条小蛊虫,应该是在长帝姬之后中的毒,你们俩共同接触过什么外人,为何只有你俩被下蛊了?”

  “我、我不知道啊,我没接触过外人啊……”

  太子妃吓的浑身发抖,皇上父子俩急忙对视了一眼,赶紧让赵官仁给他俩做检查,但他俩却是安然无恙。

  “我知道了!轻舒小馆……”

  叶姬儿忽然惊怒道:“我跟太子妃唯一共同接触的外人,只有轻舒小馆的推拿师,因为她们的手法很特别,我曾带了一名女推拿师去东宫,她给我们喝了舒筋通络茶!”

  “对!肯定是她……”

  太子妃也怒道:“过年时只有轻舒小馆没关张,这些人过年不休息,居然是为了给咱们下毒,可怜我的儿啊,让他们害成这样啊!”

  “如秋!”

  皇上怒声道:“立即带人去查封轻舒小馆,一干人等全部打入诏狱,一定要给我查个水落石出,将幕后主使揪出来!”

  “是!”

  叶姬儿怒不可遏的冲了出去,赵官仁便说道:“太子爷!赶紧让人把太孙带回去治伤吧,喝点清毒的汤药就没事了,你带嫂子去前楼等我,我去拿颗灵丹给她把虫打掉!”

  “唉”太子夫妻俩悲哀的推起了板车,如此丑闻他们也不敢让外人知道。

  “云轩!”

  吉武帝犹豫道:“出了这种事谁也不想,不行就让永宁嫁过来吧,否则她这清白毁了也不好嫁了,咱们一定好好待她,有什么要求让端亲王尽管提,朕尽力满足他!”

  “唉永宁是个宁折不弯的烈性子,刚刚就哭着说不活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奈道:“等过几天永宁稍微一些,我再问问她的意思吧,若是执意不肯就只能一拍两散了,但是您可得把消息封锁住了,不能让人出去乱说,这对两国都不好!”

  “你放心!谁敢出去乱说,朕一定不会放过他……”

  吉武帝低声说道:“蛊虫并非阴阳师的独门手段,阴阳师玩蛊跟大蟒山的乌族比起来,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,而且乌族属于不服王化的蛮族,但他们卖一个人的面子……红鸾!”

  赵官仁诧异道:“红鸾不可能吧,她想造反还用等到今天!”

  “哼哼”吉武帝冷笑道:“红鸾是没有造反的心,可不代表她袁家子孙没有,真到了你死我活的份上,红鸾还能杀了他们不成,能够两不相帮就算她有良心了,而且国师一脉也在蠢蠢欲动!”

  “你这皇上做的确实蛋疼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头道:“吉国三足鼎立,我一外人也不好插手,等灭完毒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,不过作为你的女婿,我会尽量帮你打造小龙女,只要运作的好,你江山稳固!”

  “多谢!我去看一眼玉娇龙,长长见识……”

  吉武帝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,叫上几名侍卫往后院池塘去了,赵官仁也大步往前楼走去,进门就看太子妃正跟永维她们解释蛊毒的事,倒是太子已经带着儿子回宫了。

  “太子妃!你带两个侍女上楼吧,我去拿药……”

  赵官仁去茶室倒了一杯茶,将半颗官人我要扔了进去,丹药丢进去之后迅速消融,只剩一股奇特的清香味,跟着便往楼上走去。

  “啧啧姜还是老的辣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原先认为的不正经丹药,居然全都派上了用场,正经的丹药反而没用几颗,让他有种“一丘之貉”的感觉。

  “好妹夫!灵丹拿来了吗……”

  太子妃在房间中急的团团转,她也就三十多岁的年纪,看上去就是个端庄又贤淑的女人,否则也教不出一个知书达理的皇太孙来。

  “不要急!不差这点工夫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茶杯递给她说道:“你把这杯药喝下去之后,赶紧到马桶上坐着,你会把两条蛊虫给拉出来,然后余毒就会开始在你体内发作,你会变的跟你儿子一样!”

  “何意?我也会发狂吗……”

  太子妃紧张的看着他,赵官仁忽然从腰后摸出根茄子,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之后,说道:“你若是忍得住就把茄子扔了,忍不住就洗干净了再用,反正有备无患吧!”

  “没事!我肯定忍得住,这种事对我来说无所谓的……”

  太子妃满脸通红的摇着头,赶紧将茄子扔在了桌子上,赵官仁什么都没说就下了楼,吩咐楼下的小太监不许上去,让永维等女全都回去,只说太子妃正在排毒。

  “啊!肚子好痛,快拿纸来……”

  太子妃在楼上大呼小叫了起来,赵官仁怕她出事便没走,自己也去了茅房畅快排毒,结果刚提上裤子走出来,一名宫女便急赤白脸的跑了过来,焦急的耳语了几句。

  “什么?断了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