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34现场投胎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499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赵官仁!你不要欺人太甚,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个交代……”

  哨兵双目赤红的瞪着赵官仁,几百号人已经全都起来了,哨兵的老婆平坦在歌舞厅的地上,曲妖精正给她止血包扎,但人始终处在深度昏迷状态。

  赵官仁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你想要什么交代,我说了光头强当时正在袭击你老婆,我是为了救才造成的误伤!”

  “你放屁!”

  哨兵怒不可遏的说道:“你亲手杀了光头强,大家都亲眼看到了,他的尸体还扔在杂物间,他怎么袭击我老婆,诈尸吗?”

  “你先别激动,听我说两句……”

  孔处长忽然走出来说道:“赵官仁!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,可小黄没招你也没惹你,你平白无故把她给杀了,还用这么荒唐的借口,你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吧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!”

  “对啊!你也太无法无天了吧……”

  大伙全都忿忿不平的嚷嚷着,王汉龙立即上前说道:“赵官仁!你不要以为拿着罗盘就能要挟我们,我们也是有血性的爷们,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,请你把罗盘交出来,撕破脸可就难看了!”

  “他不但得把罗盘交出来,还不准再下去……”

  邓火火拔出手枪说道:“赵官仁就是个杀人成瘾的恶魔,否则魔王为什么会找他合作,应该把他关起来,等找到裂缝再让他去开,他配合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不配合大不了鱼死网破!”

  “对!关起来,武器也交出来……”

  代理人们纷纷亮出了武器,各个都杀气腾腾的叫嚷,吓的周淼等女全都小脸煞白,完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
  “月月!把罗盘砸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漫不经心的点上了一根烟,张新月立即从K房里蹦了出来,抡起罗盘就要往地上砸去,惊的孔处长连忙大叫道:“慢着!有话好好说啊,千万不要冲动嘛,闹僵了对谁都不好啊!”

  “邓火火!你不是要鱼死网破嘛,枪*举起来,不要怂……”

  赵官仁抬起头一脸的蔑笑,邓火火惊怒的瞪圆了眼睛,可手臂却被王汉龙一把按住了,怒声道:“赵官仁!你不要跟我们耍无赖,我们可以不关你,但罗盘必须交给我们保管!”

  “老曲!人死了没有……”

  赵官仁回头喊了一声,曲妖精抬起头来说道:“没伤到要害,呼吸和心跳都相对平稳,瞳孔也有收缩反应,但是很奇怪,她没有伤到头部也不像昏迷,更像是……植物人!”

  “听到了吧!你老婆根本不是重伤,她的魂让光头强给吞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哨兵说道:“光头强变成了灰魂,比黑魂低一级的东西,当时它已经占据了你老婆的身体,我不出手它会继续害人,而且我只是伤到了它,光头强还躲在这栋楼里!”

  “呸”哨兵愤怒道:“死无对证!你想怎么说都可以,反正我老婆是你杀的,你还我老婆!”

  “行!那我就让你挑一个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走到了储藏室门口,打开了门上的挂锁,三十多个魂体拥挤在里面,茫然又怯懦的看着他,但他却说道:“女的全都出来,我给你们找了一副新身体!”

  “我要!快给我……”

  十几个女魂一窝蜂似的涌了出来,你推我挤的冲到了伤者身边,有个老娘们直接一个猛子扎了过去,可不论她怎么打滚乱钻都没用,根本没法占据无魂的躯壳。

  “你挑一个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回去一脚踢开老娘们,笑道:“反正身体还是你老婆,你就当给她换了个性格,温柔的、泼辣的还是豪爽的,你喜欢什么就挑什么,量身打造,绝对比以前的更好!”

  “这样也行啊……”

  大伙全都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一个小少妇立即挽住了哨兵,娇声说道:“老公!你就选我吧,人家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而且我有房有车,银行卡密码我都记得,全都当我嫁妆了!”

  “我不要!找老婆不能找你这么骚的……”

  哨兵毫不犹豫的把她推了出去,指着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姑娘,垂涎道:“我就选她了,这姑娘一看就贤良淑德,以后只要你好好伺候我,我一定对你好,给我做老婆吧!”

  “嗯!只要能让我活就行……”

  姑娘一副豁出去的样子,连忙躺在了他老婆的身体上,赵官仁拔出钻风小旗轻轻挥了两下,也没看什么神奇的光芒出现,但姑娘却突然像融化了一般,缓缓融进了女人的身体里。

  “啊!好疼……”

  女人突然痛呼一声醒了过来,哨兵赶忙激动的扶起了她,这下大伙全都惊呆了,还有人结巴道:“赵总!你……你会法术啊?”

  “妖术!”

  邓火火瞪眼说道:“我早就说他是个恶魔了,正常人怎么会这些东西,大家不要再相信他的话,他就是个骗子,罗盘也不能带我们出去!”

  “太好了!我收到最新消息了……”

  孔处长也突然惊喜的喊道:“古侍魔王刚刚跟我说,他们正准备攻打这个世界,五天之后协助他们开启通道,只要他们过来就能送我们回去,什么罗盘和裂缝都是骗人的,让我们千万别信!”

  “我也收到了……”

  “对对!赵官仁就是个骗子,他连代理人都不是……”

  代理人们纷纷嚷嚷了起来,赵官仁抱起双臂笑道:“演技真棒啊,全都是影帝出生吧,不过你们都演到这份上了,我就成全你们吧,以后歌舞厅归我,相信我的就进来,不信的就出去!”

  “不要听他废话……”

  王汉龙第一个喊道:“大家都跟我下去,明早我去帮你们弄吃的,安安安心待上五天,我带你们一起走!”

  “走!跟着我有肉吃……”

  邓火火等人也开始招揽人马了,外面马上就变得乱哄哄一团,最终只有曲妖精拉着他老婆留了下来,以及十几个魂体的亲属,正盼着自己的亲人复活,连哨兵都扶着他新老婆离开了。

  “小赵!裂缝到底是真是假……”

  曲妖精眼巴巴的看着赵官仁,但赵官仁却看着他老婆笑道:“这事你应该问问你老婆,她收到最新指示没有啊?”

  “我不是代理人,不信你可以检查……”

  林蕊有些气愤的扯开了外套,曲妖精连忙拉住她说道:“小赵!我刚刚检查过了,我老婆身上没有魔纹,你误会她了!”

  “不是最好,这些人的麻烦大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靠在门框上说道:“代理人一定是接到了死命令,不准他们离开这,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完成任务,忽悠大家陪他们一起等死,而且还有一个光头强在这里捣乱,他们会死的很惨!”

  “赵总!你救救我们吧,我们不想死啊……”

  三十多个魂体全都跪了下来,谁知乘务长唐秋也走了进来,还从外面搀了一个男魂进来。

  “杨建荣?你躲在哪的呀,怎么没被关起来……”

  周淼吃惊的看着男魂,而唐秋则央求道:“我老公之前被人打了,我让他藏在通风管道了,赵老板!求你把我老公也复活吧,什么条件我们都能答应,求求你了!”

  “我倒是想帮你们,但也得有身体才行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耸肩道:“刚刚是个特殊情况,让光头强吞了魂又舍弃了,正常人就算被你们杀了也没用,死尸是不可能复活的,所以你们还是等机会吧,不过在我这你们可以自由活动!”“赵总!”

  杨建荣忽然问道:“孕妇可不可以,孕妇肚中的胎儿尚未成型,没出生应该没有魂魄出现,我可以不可以占据胎儿的身体?”

  “谁愿意让你当儿啊子,还是你老婆怀孕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诧异的打量着唐秋,但对方却摆手道:“不是我老婆,我们学校有个女生未婚先孕,如果这方法可行的话,我可以去劝劝她,给她一大笔钱,让她把我生下来!”

  唐秋震惊道:“老公!你疯啦,你要是变成了小婴儿,让我怎么办啊?”

  “你养我啊,等我长大了再养你,我还是你老公啊……”

  男人焦急的说道:“你知道我身体不好,况且我都三十多岁了,我要是能从头再活一次的话,倾家荡产我也愿意啊,刚刚那个姑娘你也看见了,她的记忆完整保留下来了!”

  “我擦!你这脑洞可真够大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你让你老婆把你当儿子养,长大了再做她老公,咱就不说这其中的伦理关系了,万一生出来是个女孩怎么办,你让你老婆跟你搞同性恋吗?”

  “只要能活,变成女的我也认了……”

  杨建荣无奈的说道:“赵总!我们的身体正在逐渐衰弱,受过伤的几个都变成半透明了,我感觉自己不出半年就得魂飞魄散,再不复活我就真完了,您就帮我一次吧!”

  “唐秋!你怎么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看向了唐秋,唐秋垂着头沉默了一会,轻声说道:“我不能看着他死呀,不管能不能成都请您试试吧,我下去做孕妇的思想工作!”

  “好吧!只要人家答应,我可以试试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苦笑着点了点头,杨建荣激动的抱住了唐秋,说道:“老婆!真是太感谢你了,以后家里的财产都归你,你就算改嫁我也不怪你,等你老了,我也会给你养老送终!”

  “你别高兴的太早,行不行还不知道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转头说道:“老曲!你给大家安排一下,巡逻放哨搞起来,光头强随时都有可能回来,代理人也不安分,你们想复活就得先保护好自己,不要做了鬼还让人欺负!”

  “哎!”

  大伙全都干劲十足的答应了,唐秋夫妻俩也赶紧往下跑去,但一个老男魂又拉过了赵官仁,低声说道:“赵总!你能不能让我也重新投胎啊,穿白衣服的是我女儿!”

  “她怀孕了吗?”

  赵官仁看向一位三十多岁的熟女,谁知老男魂居然说道:“没有!我孙子都上小学了,但您现在就能让她怀上啊,到时候我投胎到我女儿肚子里,将来还是一家人,多好的事啊!”

  “我去!你们脑洞一个比一个大啊,现场造人,现场投胎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吃惊的打量着熟女,熟女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阔太太,养了一身的懒肉,不过倒是挺丰满,长的也挺有诱惑力,而且父女俩显然商量过了,熟女羞答答的望着他。

  “赵总!”

  小老头搂住赵官仁的肩膀说道:“我女儿这长相不亏您吧,还帮您白养个儿子,将来我的公司,我的家业,全都是您儿子的,这买卖太划算了吧,您今晚就多幸苦几次,不行明天再来几次!”

  “幸不幸苦的无所谓,关键我这人乐善好施,反正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一拍脑袋,惊讶道:“不对啊!那你不就成我儿子了吗,将来家产还是你自己的,跟我儿子有半毛钱关系吗,你这算盘打的比我还精啊,白让我幸苦一场,找鸭子也得给钱吧!”

  “可我身上流着你的血啊,我姓赵啊,不行我现在就叫你一声爸爸……”

  “你先让我捋捋,这笔账我有点算不过来了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