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032泪红颜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981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哥!咱们快走吧,什么时候不能玩呀……”

   眼看周妖精扭的越来越诱惑,张柔赶紧焦急的劝说了起来,她跟胡婕两人叠一块也没周淼好看,胡婕也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,李大狗这种色鬼肯定是谁好看就偏向谁。

   “呵呵哥!你看好了哟,人家可要脱了哟……”

   周妖精媚态万千的退后了几步,轻轻撩起衣服露出了白肚皮,可就在李大狗双眼爆亮的同时,她突然一个转身旋转,猛地将手里的外套扔在了胡婕头上,然后一个箭步把她撞翻在地。

   “快跑啊!”

   周淼大叫一声就往楼下冲去,张新月也一把拽起李诗诗就跑。

   “他妈的!给老子站住……”

   李大狗终于明白自己上当了,怒吼一声就要追上去,可双腿却突然被人一把抱住,结结实实的让他摔了个狗吃屎,手里的钢管也一下飞了出去。

   “老子弄死你……”

   一直昏迷不醒的赵官仁居然活了,一跃而起扑到了李大狗身上,按住他的脑袋就是一顿老拳,可身强力壮的李大狗也不是软蛋,拼命翻过身来跟他扭打在了一起。

   “快回来!”

   楼梯口的张新月突然旋风般的转身,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一切,一把抄起地上滚来的钢管,甩手就给了胡婕一棒子。

   “啊……”

   胡婕惨叫着趴在了地上,张新月又冲出去一个大飞踹,正在拼命撕扯赵官仁的张柔,一脚就让她踹飞了出去,然后跟赵官仁一起按住李大狗,抡起钢管劈头盖脸的揍。

   “棍子给我!”

   赵官仁夺过钢管跳起来猛砸,几下就把李大狗给砸的半死不活,谁知道张新月也打红了眼,一边狠踹他,一边怒骂道:“让你说我没胸,你是不是眼瞎,是不是眼瞎,踹死你个没眼睛的狗东西!”

   “原来你不是演技满分,你是真怒啦……”

   赵官仁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,头上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,却很玩味的看着张新月,而李大狗被打的只剩下半条命了,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不停抽搐,嘴里还咕噜噜的冒着血沫。

   张新月也喘着粗气说道:“我最恨这种有眼无珠的家伙,不过你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,我跟淼淼就真的只能逃跑了,不然我们三个都没有好下场,我跟淼淼还得被他侮辱!”

   “让你叫妈,听见了没有……”

   一阵娇喝忽然从旁边响起,周淼姐妹俩已经把胡婕打成了猪头,李诗诗气势汹汹的揪着胡婕头发,逼她跪下来叫妈,周淼还举着条皮带抽打,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   “妈!别打了,我知道错啦……”

   胡婕喷着鼻血跪趴在地上,哭喊着给李诗诗磕了几个响头,可李诗诗又抽了她一巴掌,骂道:“两个妈你只叫一个,是不是瞧不起你大妈,信不信我烧了你头发,给你来个大光头!”

   张新月苦笑道:“行啦!别打啦,再打尸兵真要来了,咱们赶紧走吧!”

   “哇仁哥!你好棒呀……”

   周淼惊喜的冲过来抱住了赵官仁,用力在他脸上亲了一大口,激动道:“你什么时候醒的呀,早知道你醒了我也不用跳舞了,害得我都恶心了半天!”

   “你没看到我对你眨眼吗……”

   赵官仁满脸愕然的看着她,周淼则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。

   “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……”

   张新月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我明白你在演戏骗李大狗,可我以为你是看到仁哥醒了,偷偷在对我们俩眨眼,我当时还在想你真是太聪明了,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骗开他,没想到你是真想跑啊!”

   周淼尴尬道:“我没注意啊,当时那种情况不跑可就完了,哪怕跑出去死也比被人侮辱强吧,更何况月月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便宜李大狗多恶心啊!”

   “你是处女,没跟我开玩笑吧……”

   赵官仁猛地看向张新月,夸张的表情简直是惊为天人,可张新月却羞愤踢了他一脚,怒道:“我什么地方看着不像黄花大闺女啦,你以为我不让你乱来是我假正经啊?”

   “我去!你这空姐比大熊猫还罕有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又惊又喜的看着她,可旁边却忽然响起了一阵哭泣声,只看张柔正靠在柱子上抱着腿哭,再次恢复了可怜无助的小女人模样。

   “你个贱^货还有脸哭……”

   周淼愤怒的上前要抽她,可李诗诗却拦住她哀求道:“姐!哥!对不起,我替我妈向你们道歉,你们把我怎么样都行,求你们不要再打我妈了,她……她也是为了我好啊!”

   “呜” 张柔忽然爬起来跪在了地上,泣声说道:“赵老板!我对不起你们,我是个恩将仇报的贱^人,不论把我怎么样都是罪有应得,但求你带我女儿一起走吧,她是无辜的呀!”

   “妈!我不走,我要陪着你……”

   李诗诗猛地抱住了张柔,母女俩直接抱头痛哭,不过就在赵官仁想开口的时候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却猛然响起,踏的楼梯道咚咚作响,而熟悉的铁甲摩擦声也同时传来。

   “糟了!尸兵来了……”

   几人的脸色齐齐一变,肯定是打斗声把尸兵给引来了,五个人慌忙往另一条楼道里跑去,可胡婕却从地上一跃而起,居然抢先一步冲向了楼道。

   “噗嗤” 突然!

   在胡婕冲进楼道的一刹那,腰身猛地往后一弓,一柄血淋淋的钢刀居然从她背后穿透了出来,让她痛苦的闷哼了一声。

   “唔” 胡婕惊恐万状的看着漆黑的楼道,一双双绿火眼正在其中飘荡,可她马上就被人一脚踹翻在地,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。

   “不好!两边都有……”

   周淼魂不附体的惊呼了一声,另一条通道竟然也蹿出了几头尸兵,这下两头被堵,尸兵还多达十几头,他们急的跟无头苍蝇一样乱转,可在高楼上根本无计可施。

   “啊!!!”

   昏迷中的李大狗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,冲杀过来的尸兵可没放过他,直接一刀刺穿了他的心口,把他像蟑螂一样钉死在地上。

   “怎么办?怎么办啊……”

   四个女人全都急的到处乱转,几头尸兵高举钢刀猛冲了过来,母女俩眼见无路可逃了,张柔竟然一把拉起了她女儿,不顾一切的往楼下跳去。

   “不要!”

   赵官仁转头惊呼了一声,可母女俩已经纵身跳了出去,几乎同时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尖叫。

   “跳!!!”

   赵官仁猛地一跺脚,竟然也拉起两个小空姐往楼边冲去,但这里可是商场的三楼,比居民楼的五楼还要高,跳下去就算不死也得残废。

   不过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跳楼,赵官仁说跳她们就跳,两个小空姐到了冲到楼边直接纵身一跃,不过就在她们跳出去的一刹那,终于看到了先她们一步的母女俩。

   难怪赵官仁刚刚会阻止她们……

   张柔已经摔趴在水泥地上鲜血四溅,李诗诗则被一根钢管刺穿了身体,她就像羊肉串一样悬挂在半空,嘴里吐着鲜血,四肢无力的甩动,或许……这也将是她们的下场。

   “啊……”

   两个小空姐全都发出了刺耳的尖叫,一头跳出楼外便自由落体,不过她们马上就惊喜的发现,下方居然有一大堆黄沙,赵官仁果然不会随便自杀。

   “卧^槽!”

   赵官仁突然大爆了一句粗口,楼下不但有一大堆黄沙,还有两只尸兵正傻乎乎的抬头看来,猛然看到三个大活人从天而降,两只尸兵居然也给惊呆了。

 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 三个人几乎同时落地,中间的赵官仁一头摔趴在黄沙中间,头晕目眩的差点摔散架,可抬头一看才惊觉,两只尸兵全都被姑娘们屁^股坐脸,脑袋深深的被坐进了沙子里。

   “起开!”

   赵官仁猛地撞开了张新月,夺过一把钢刀便狠狠劈了下去,一刀就剁下了小尸兵的头颅,可等他再拽开周淼的时候却傻了眼。

   “呃” 另一名尸兵居然被活活坐死了,周淼硬是把它坐了一个头开骨裂,脑浆都粘在了屁^股上,这货绝对不是第一个被坐死的男人,但绝对是头一个被美女坐死的尸兵。

   “快跑!它们要跳下来了……”

   张新月捂着屁^股疼的龇牙咧嘴,可周淼就跟没事人一样,飞快的翻身爬下了沙堆,但赵官仁也不敢抬头去看了,强忍着脑袋上肿包的疼痛,跌跌撞撞的爬过沙子往外逃去。

 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 楼上的尸兵竟然一口气全跳了下来,稳稳地落在沙堆上就像体操运动员,足见它们不但身手强悍,还具备一定的逻辑思维。

   “完了!外面还有……”

   张新月猛地停在了院墙边,透过墙上的破洞可以清楚看见,大批的尸兵正在往这边跑来,整座工地都快被尸兵们给包围了。

   “唉结束啦!姑娘们,终于不用再乱跑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无奈的扔下了钢刀,直接瘫靠在了院墙上,两个小空姐也无力的靠在了他身边,尸兵们好像也知道他们无路可逃了,全都不急不慢的走来。

   周淼紧紧的抱着赵官仁,泪流满面的哭道:“哥!我想回家,我爸爸妈妈还在家等我下班,呜” “希望我爸妈能好好的活着……”

   张新月深深将脑袋埋在了赵官仁胸口,她并不是本地人,父母自然不住在东江市,而赵官仁的母亲虽然去了县里,但骷髅塔笼罩的范围如此之大,县城恐怕早就沦陷了。

   “别怕!抱紧我,一刀就过去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用力将她俩抱在了怀中,抬头看着一名正大步走来的魁梧尸兵,他居然咧嘴笑道:“大哥!麻烦给个痛快,别把我们分开,好让我下辈子能娶两个漂亮媳妇,拜托啦!”

   “嗡” 尸兵连眼皮都没眨上一下,满脸冷酷的提起了钢刀,猛地往他胸膛狠狠的刺来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