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184雷霆之怒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119 2020-11-17 17:22

  赵官仁终究是被骗了,实际上高洁等人就跟他关在同一栋楼里,只是当他被带进女子监区的时候,万万没有想到,第一个看到的人居然是王幺幺,被人剃光了头发的王幺幺。

  “怎么弄成这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停在监区的走廊中,望着牢房中的王幺幺,可她的长发不但被剃成了青皮,左脸颊上居然还纹了一串数字编号——pj038!

  “斗输了呗!成了牺牲品……”

  王幺幺憔悴不堪的抬起了头来,完全不复当初盛气凌人的模样,她眼神麻木的说道:“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隐瞒身份了,没人会感激你炸掉骷髅塔,上位者的眼中只有他们自己!”

  “你也一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头说道:“如果今天输的是郑家,你同样不会放过我,所以你怨不得别人,倒霉都是自找的!”

  赵官仁说完就往前走去,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,但王幺幺却大声喊道:“你会不会当披甲人?”

  “关你屁事!好好当你的女奴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头也不回的继续走,转过弯就看到了余小鱼,余小鱼靠在牢房的墙上抱着双臂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老大!你不要怪我,你知道我们身不由己,下辈子我一定会报答你的!”

  “少说这种屁话,我从没把你当成我的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冷着脸走了过去,没走几步又看到了邱意寒。

  “你怎么也进来了……”

  邱意寒满脸悲哀的坐在床上,她不但被上了重型镣铐,脖子上还被拴了根大铁链子,甚至被打的鼻青脸肿,连头发都被推成了青皮,而左脸颊上的纹身编号则是——pj026!

  “谁给她纹的面?经过我同意了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恼火的转过身去,郑明成耸肩说道:“上面新下的规定,为了防止披甲人逃跑,必须在脸上纹上编号,更何况她本身就是个披甲人,人家也是按规定办事,与我们无关!”

  “有人侵犯过你们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皱眉看着邱意寒,邱意寒摇头道:“谁敢侵犯我,不过余小鱼主动献身赵壁虎了,许雅蓉昨晚也被带走了,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诗诗跟高洁都关在前面,没人碰过她们!”

  “姐夫!”

  李诗诗忽然在斜对面喊了起来,她穿了件蓝色的囚服,大尾巴已经被放了出来,赵官仁拖着脚镣走过去说道:“不要怕!姐夫会让你们出去的,到时安心跟我师父走,听她的话!”

  “姐夫!那你呢……”

  李诗诗焦急的看着他,赵官仁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,转身走到了隔壁的牢房前。

  高洁已经趴在铁栅栏上了,急声问道:“九日!究竟怎么回事啊,张新月怎么好端端就叛变了?”

  赵官仁问道:“你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,她说什么没有?”

  “我们出来之后,她就在会展中心里等着……”

  高洁说道:“她一直在想办法开门,后来大门突然自己开了,等一大批人跑出来之后,门又忽然关上飞走了,当晚她就离开了江东,说要去寻找金钥匙救你出来,然后就收到她叛变的消息了!”

  “肯定是玉霄宫主搞的鬼,它应该把张新月变成黑魔人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侧身说道:“我已经跟郑家达成了协议,你带着诗诗他们一起去赤山大堡,继续当你的女神将,我到前线混点功勋,以后就是郑家的人了,到时候还能在赤山团聚!”

  “你要当披甲人……”

  高洁惊骇欲绝的看着他,隔壁的李诗诗也惊呆了。

  “我都这样了,不当披甲人又能怎么办……”

  赵官仁想抬手摸摸她的脸,可却被脚镣上的铁链限制住了,只好垂下手来说道:“你们不用担心我,我混点功勋还是很容易的,马上签了供词,反正他们真正的目标也不是我们,活着最重要!”

  “嘿嘿识时务者为俊杰……”

  蒋南生走过来递上了供词和笔,但赵官仁却说道:“郑十八!签完了就让他们几个出去,我再单独送你一份大礼,让你知道血姬的弱点在哪,还有怎么控制黑魔人!”

  “没问题!我已经承诺你了,不过高神将还得配合我们录一段视频……”

  郑十八相当爽快的答应了,赵官仁便拿过纸笔递给了高洁,同时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到了赤山找蓝家,说我是白溟的总代理,不信就让他们联系白溟,蓝家会保住你们的!”

  “嗯!”

  高洁迅速低头签字,同时在供词上按了手印,李诗诗和邱意寒也是一样,最后三女全都被带了出来,一起去录制审讯视频,做戏自然是得做全套。

  可赵官仁又说道:“余小鱼不是我的人,你们随便处理!”

  “老大!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救救我吧……”

  余小鱼立刻跪在地上,抓着栅栏痛哭流涕的哀求,但赵官仁却轻蔑道:“去求你的赵壁虎啊,他不是你爸爸吗,求我&干什么,有毛病啊?”

  赵官仁说完就往外走去,在值班房里一直等到三女录完视频,连唐小兵都被放出来之后,他才起身诧异道:“吕洋呢?”

  “没看到大头哥啊……”

  唐小兵惊讶的看着他,但郑十八却站起来笑道:“吕洋带着你的狗跑了,据说你养的狗很凶,咬伤了不少抓捕他们的人,不过你放心好了,我会让人取消他的通缉令,我们走吧!”

  “高洁!”

  赵官仁嘱咐道:“到了赤山堡给看守所来个电话,我听到你们的声音后才能放心,现在小人横行,凡事都得留个心眼!”

  “你千万当心啊……”

  高洁等人全都泪眼婆娑,赵官仁挨个让他们拥抱了一下,这才跟着郑十八回到了独立的监房中,同样!他也被要求录了一段审讯视频,按照台词本栽赃王幺幺的父亲。

  “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吧,你究竟是如何打开骷髅塔的……”

  郑十八坐在审讯桌后扔了根香烟,赵官仁点上后吸了两口,笑道:“这才是你真正想知道的事,前面的戏码都无关紧要,不过我得听到电话才能告诉你,麻烦郑公子明天再跑一趟!”

  “不麻烦!很快我们就是自己人了……”

  郑十八看了看手表,说道:“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,高洁他们今晚一定能到赤山堡,到时候我会让他们跟你视频连线,然后我再请你吃大餐,听你慢慢跟我说故事!”

  郑十八说完便笑意盎然的离开了,赵官仁便躺到铁床上闭目沉思,他的审讯视频只要流传出去,马上就会从全人类的大英雄,沦为人人唾弃的败类,哪怕当了披甲人也会成为过街老鼠。

  “唉”赵官仁幽幽的叹息道:“难怪你不愿扔下玉如意,轻松去拯救一个世界,哀莫大过于心死,我看这个世界也快无可救药了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!”

  “咔”不知过了多久,蒋南生忽然打开牢门走了进来,将一部手机举在栅栏前,赵官仁立即走了过去,只看高洁等人出现在画面中,说道:“九日!我们已经到达赤山堡了,就在赤山堂的大门口!”

  “照顾好自己,不用担心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冲他们点了点头,蒋南生立即把电话给挂断了,让看守把栅栏门给打开了,说道:“大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,我们郑公子一会就到,你先去办公室等着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赵官仁很痛快的走了出去,让人押着来到了二楼的办公室,看守所的办公室一样有铁窗,械具也没有给他打开,倒是摆了一张八仙桌,上面已经放满了丰盛的酒菜。

  赵官仁抖了抖粗大的铁链,说道:“链子总得给我拆了吧,不然我怎么吃东西啊?”

  “链子给他拆了……”

  蒋南生冲守卫招了招手,等拆了束缚手脚的铁链,赵官仁便笑着说道:“蒋哥!以后咱们俩难免一起共事,我说个大秘密给你听,咱俩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了,怎么样?”

  “你们到外面守着……”

  蒋南生赶走守卫关上了房门,谁知外面忽然一声晴天霹雳,一道惊雷劈在了瞭望塔的避雷针上,炸的外面火花四射,惊得蒋南生连忙转过了身去。

  “砰”赵官仁突然拔出他腰里的佩剑,顺势一记凶狠的上勾拳,直接砸在了他的下巴上,砸的蒋南生闷哼一声倒在地上,可还没抬头剑芒又到了眼前。

  “当当当”三道犀利的剑芒接连射出,一下就破开了光盾的防御,满嘴是血的蒋南生甚至没反应过来,长剑便猛然刺穿了他的脑门,狠狠地钉在了地板上,让他好似触电般的抽搐起来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四名守卫推开门冲了进来,眼中只有倒在血泊中的蒋南生,根本没注意到躲在门后的赵官仁。

  “唰”赵官仁猛地挥出了一剑,四人瞬间被拦胸砍翻,倒在地上痛苦的乱爬。

  “哼”赵官仁面无表情的上前弯腰,从尸体上掏出钥匙解开了械具,然后扒掉蒋南生的一块护心镜戴上,这才拎起了一把步.枪,系上了一条武装带,揣了足足六个弹匣在身上。

  “咔咔”赵官仁杀气腾腾的拉动了枪栓,指天发出了一顿毒誓,黑云压顶的窗外再次电闪雷鸣,一连串的炸响声让天地都为之色变,让瞭望塔里的狙击手全都仓皇逃窜。

  “这就是你们逼我当坏人的下场……”

  赵官仁开启追魂眼走了出去,躲起来的人全都无所遁形,钢芯单穿墙简直就跟玩一样,见到有魂火的人就是一顿扫,能在这里当守卫的人,最差也是绿三级的修为,子弹打不死就再上去补一剑。

  “说!老子的东西都在哪……”

  赵官仁凶神恶煞般的走到了楼下,踩住一名腿部中弹的守卫,对方惊恐的说了句保管室,他立刻一枪&崩了对方的脑袋,带着一身的血迹踹门进了保管室。

  “咚”一声巨响!

  看守所的院墙被手雷炸出个大洞,赵官仁举着枪&在烟尘中走了出来,只看他穿了一身特警制服,身披防弹背心,戴着金凤戒指,腰挎古侍黑刀,身后一把残破灭魂刀,连两只银甲护腕都戴上了。

  “滚下来!”

  赵官仁在路上抢了一台私家车,直奔江东大堡的西城门。

  片刻之后!

  雷神就好似发了疯一般,一道道闪电不停的劈在城墙上,劈的城防军哭爹喊娘,一箱箱炮弹接二连三的爆炸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