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68大婚之夜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842 2020-11-17 17:22

  钦差走了!

  小郡主也走了!

  谭青凝都返京述职了,各种大人和将军走了个干干净净,兰台县一下就清净了许多,各大土豪劣绅通通粉末登场,斗狗遛鸟逛青楼,三五成群招摇过市,各个都鼻孔朝天。

  下午!

  “百毒不侵”巷子锣鼓喧天、鞭炮齐鸣,前来赵府道喜的宾客络绎不绝,全县人都知道赵官仁要去当京官了,尽管五品的官衔不变,可顶头上司是太子,傻子都明白是什么含义。

  “坐坐坐!大家快里面坐……”

  赵官仁站在门口亲自迎宾,当初觉得八进的院落真是超大,结果今天绝显得拥挤不堪,里外摆了二十桌都坐不下,只能让玉娘在门口安排十五桌流水席,招待不请自来的客人们。

  “贺礼都往我这边送啊,本官今天就是管家……”

  宋吃猪在门口摆了一张官台,领着师爷跟主簿亲自收礼,在新任的知县到来之前,知县的活他还得接着干,如今又变成了兰台县他最大,神气活现的样子比赵官仁还嘚瑟。

  “哦!小夫人来喽……”

  众人忽然涌出来齐声欢呼,只看两台大红轿子从巷口走来,两位喜婆领路在前,两排乐人滴滴哒哒吹着唢呐,四名女仆捧着木桶沿途撒糖,后面还跟着敲锣打鼓的舞狮队。

  “嗯哼”赵官仁挺直腰杆站在台阶上,他今天同样是一身大红喜服,很满意的望着轿前打出的招牌,全都是红底金字,第一台轿子前写的是——卞,第二台轿子前则是个——谢!

  小夫人也叫如夫人,说白了就是比小妾高一级的偏房,虽然官方并不承认这种身份,只认家中唯一的正妻,但在民间都是约定俗成,街坊邻居都会说是夫妻关系。

  “大人呐!您这是给了他们家天大的面子啦……”

  宋吃猪站起来连连感叹,两家本打算以妾室身份入府,可赵官仁却给了她们偏房身份,还用减半的聘礼和媒婆去下聘,让卞谢两家喜出望外,利益联姻也变得堂堂正正了。

  “小夫人落轿,新郎官领进门……”

  两位喜婆同时叫喊了起来,大门前早已铺上了红毯,等轿子齐刷刷的落地之后,两名陪嫁丫鬟同时掀开了轿帘,从两位新娘手中牵出大红绢花,喜滋滋的望向了赵官仁。

  “万恶的旧社会啊,真他娘的带劲……”

  赵官仁颇为激动的跑下了台阶,不过一次只能牵一个,卞家六小姐自然是第一个,盖着红盖头柔柔的被他牵着往里走,而大门口已经放上了火盆,玉娘恶狠狠地泼了杯酒精。

  “你干吗?”

  赵官仁被猛然升腾的火焰吓了一跳,谁知道玉娘掐着腰,大声刁难道:“让她知道厉害,进了赵家得好好伺候老爷,敢作怪自有人收拾她!”

  “奴家知道!奴家会好好侍奉老爷,为赵家生儿育女……”

  卞玉蕾非常温柔的屈了屈膝,原来又是封建陋习,两扇朱红色的大宅门就只开了一半,因为赵官仁家没有小门,不然如夫人只能从小门进,正大门只能为正妻敞开。

  “爷!您往里进啊……”

  喜婆跟上来又大声喊道:“火烟跨毕步再移,款款莲步进厅边,金玉满堂福禄寿,来年定得状元儿!”

  “小心点!别烧着裙子……”

  赵官仁牵着卞玉蕾跨过了火盆,将她领进了自家的大宅门,宾客们都在热烈的拍手欢呼,但赵官仁又屁颠颠的往外跑去,还有个谢家二小姐正在轿中耐心的等着。

  “盈盈!进门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好奇的朝轿中看了眼,其实他跟谢二小姐根本不认识,可谢二小姐不知抽了哪门子疯,硬逼着她爹毛遂自荐,谢家人只能硬着头皮,问他要不要大了三岁的老姑娘。

  “公子!十里平湖霜满天,寸寸青丝愁华年,下句为何……”

  二小姐坐在轿中不起身,她跟谢家的烂货三小姐不同,这是个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黄花大闺女。

  “对月形单望相护,只羡鸳鸯不羡仙……”

  赵官仁微微一笑,媒婆带他偷偷瞧过一眼,二小姐是个文艺宅女,一天到晚沉迷诗词才没嫁人,但一米六的个头娇小玲珑,脸蛋端庄秀美,搁在现代就是个贫乳小美人。

  “作太好了,我就知道,后半句才是精髓所在……”

  二小姐猛地从轿子里钻了出来,抓住他的手激动道:“好一句只羡鸳鸯不羡仙啊,公子怎会作出如此绝妙的诗句,您的文采真是令小女子好生钦佩,还有您的那首生命诚可贵……”

  “二小姐!您在嫁人呢,快进门啦……”

  陪嫁丫头羞急的推了推她,赵官仁拉着她笑道:“急什么,咱来日方长,不过我娶的可不是诗友,晚上洞房你可得好好伺候着,解决了下半身的问题,上半身才有动力嘛!”

  “妾身唐突了,见到公子实在太激动了……”

  谢二小姐垂下头跟着他往前走,羞涩说道:“洞房……妾身不懂,夫君让做什么,妾身便做什么,但妾身的文采属实一般,以后我给您生娃,您给我作诗,行么?”

  “哈哈你给我多生两个娃,夫君定能诗兴大发……”

  赵官仁牵着她跨过了火盆,拉着两位新娘子一起进了堂屋,娶如夫人的礼节少了许多,拜完天地再夫妻对拜就结束了,赵官仁没爹娘在此,卞谢两家的高堂也不能过来。

  “大家吃好喝好啊,千万别跟我客气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出堂屋招呼客人们,大顺朝都是早娶妻,晚纳妾,天色都已经渐渐暗了下来,大家自然是开心的吃吃喝喝。

  “两位小夫人,入洞房啦……”

  两位喜娘牵着新娘们进了内宅,两个陪嫁丫鬟也跟上了玉娘,抱着随身物品东张西望的乱看。

  “玉娘!

  卞玉蕾的丫鬟开口问道:“这宅子好小哦,老爷怎么也不买间大些的呀?”

  “你傻呀!”

  玉娘本就是从卞家出来的人,笑道:“老爷下月就得去京里当大官了,咱都得跟着一起去,但我没想到会是你陪嫁,六小姐的贴身丫头呢?”

  “媒婆说老爷不喜胖丫头,换我来了……”

  小姑娘熟稔的挽住了他,央求道:“玉娘!咱俩可是一道进的府,晚上你可得帮我照应着点,我没想到会陪嫁,没跟婶娘学过,老爷要是唤我一起伺候,我都不懂!”

  “谢家的懂吗?身子清白吗……”

  玉娘看向了另一个丫鬟,对方连忙点头道:“清白!打小的陪嫁丫头,床笫之术都晓得,只是想问姐姐,老爷有何忌讳与喜好,我家小姐啥都不懂,今晚我得伺候着!”

  “进房与你们说……”

  玉娘领着她俩进了卧房,两名喜娘已经退了出去,两名新娘子并肩坐在了大床上,盖着红盖头只能看到地面。

  只听卞玉蕾羞赧道:“玉娘!我要与谢家姐姐一块洞房么?”

  “这我说了不算,得听咱家老爷的……”

  玉娘关上房门笑道:“三夫人的房间是西厢头一间,四夫人是第二间,东厢房是罗姨娘,我住通房的里屋,哪位夫人侍寝,哪位丫头睡小榻,皆是大户人家出来的,就不必我多言了吧?”

  “二夫人是谁呀?为何没听说呀……”

  谢盈盈惊讶的问了一声,玉娘又说道:“二夫人尚未过门,她是朝堂里的四品大官,位置必须得给她留着,咱自家人说句悄悄话,不许外传哦,正房很可能是宫里的哟!”

  “早就传遍了,小郡主吧……”

  卞家丫鬟捂嘴笑道:“老爷搂着小郡主在船上亲嘴,让人给瞧见了,私底下都在叫老爷郡马爷了,所以谁都不敢抢这正房,但咱家自己人万不能瞎说,规矩咱都懂!”

  “知道就行了,嘴都严实点……”

  玉娘傲娇的笑道:“两位夫人不必紧张,咱赵府的家规是房外立规矩,房中没规矩,进了洞房怎么胡闹都行,你们两个丫头赶紧去把屁/股洗了,咱老爷那身子骨可不是一般人!”

  “嘻嘻整怀了咱也做个妾,不当丫鬟了……”

  两个陪嫁丫头掩嘴偷笑,谁知玉娘刚想说话,忽然听到宾客们集体鼓掌叫嚷道:“哦!美妾入门喽,赵大人今晚是成双成对,四喜临门啦!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四喜临门?怎么多了一个呀……”

  两个丫头全都看向了玉娘,玉娘也诧异道:“我也不知啊,韩记送了个侄女过来做妾,老爷还特别交代过,今晚不跟两位夫人一起洞房,这韩记为何多送了一个呀?”

  “咔”玉娘猛地推开了窗户,两位喜婆从后门背了两名女子进来,其中一个跟新娘子打扮的差不多,同样盖着大红色的绢丝盖头,两只手腕上戴了十几个金镯子之多,一看就是韩老板陪的嫁妆。

  “咦?后面那个是买的吧……”

  丫头们全都好奇了,第二位妾室一身简单的红色布衣,头上盖着块红布,背上打了个包袱,说明她是自己走着来的,而且一身的布衣说明她是奴籍。

  “这是谁做好事不留名啊,送个小妾都不跟我说,快送进去让我瞧瞧,不好看我可得退货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在院里大声的嚷嚷着,已经喝的有些上头了,而喜婆如同展示货物一般,背着小妾们在宾客前炫耀了一番,这才将她们背到了洞房门口放下。

  “谁是韩掌柜的侄女啊,为何多送了一个呀……”

  玉娘打开门将两名妾室牵了进来,珠光宝气的小妾屈膝说道:“姐姐!妹妹便是韩家的韩宝珠,另外一个妹妹不知,不是我们家送的!”

  “那你是谁家送来的呀,招呼都不打算怎么回事啊……”

  玉娘拽了另一名小妾一把,猛地扯下了她的红盖头,谁知玉娘的脸色却骇然一变,两名陪嫁丫头也同时捂嘴惊呼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