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213少爷的贱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807 2020-11-17 17:22

  赵官仁出门第一件事就是置办行头,没有内裤甩来甩去的感觉,如同在大马路上裸奔一般,只可惜这时代没有紧身内裤,只能买条短裤衩凑合,布靴和布袜也是必须的,本想买牛皮靴却买不起。

  “少爷!您真是一表人才……”

  玉娘咬着红唇满眼小星星,只看赵官仁一身暗黑纹的长衫,腰间扎了一条黑色皮带,庄子帽也换成了黑色儒巾,用来冒充文化人,至于短发也很好解释,只说喝大了头发被火给烧了。

  “走!逛逛去……”

  赵官仁也给玉娘买了身新裙子和肚兜,摇着把白纸扇装模作样,两人一路走走逛逛,吃吃喝喝的买了一大堆,玉娘也特别容易满足,简直跟过大年一样的开心。

  “玉娘!你在外面等我,我去买包烟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着纸扇来到了县城中央,卞家的油火铺开在最显眼的十字路口,隔壁是他们家的刀剑铺和茶叶铺。

  沿街多是大门脸的二楼商铺,不过对面有家更大的豪华门脸,正是谢家的百炉堂刀剑铺和茶庄,轮阔气程度绝对远超卞家。

  “客官!请问您要来点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刚走进油火铺,店小二便热情的迎了上来,可他却差点以为进了供销社,因为他不但看到了香烟火柴和打火机,竟然还看到了玻璃柜台,并且看到了一大块玻璃镜。

  “我先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了柜台前,玻璃的制作工艺很差,商品放在里面都扭曲了,更加没有大板玻璃,最大的也不过两张A4纸,用木架子分别隔开,但是有玻璃就已经很牛叉了。

  ‘尼玛!防风的加压煤油灯都有,水平很高啊……’

  赵官仁背着手浏览柜台,香烟、火柴、煤油、蜡烛以及煤油灯都有,煤油打火机还单独展示出来,用红色丝绸垫着,款式多达二十几种,甚至还有纯金的镇店之宝,但最便宜的也要八两银子。

  “每种香烟都给我来两包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碎银子扔在柜台上,小二屁颠颠的给他拿了六包烟,香烟都用油纸包裹着,红塔山和红梅的正反两面,全都贴了一层硬纸画片,但廉价的大前门只写了几个字。

  “呃没有烟屁#股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拆开一看傻眼了,香烟居然没有过滤嘴,不过小二竟然捧出了一大盒烟嘴,玉石的、楠木的,以及牛角的都有,笑道:“客官!玉石的彰显身份,牛角的性价比高,您要哪种?”

  ‘靠!性价比都出来了,再不是穿越者老子就吃了他……’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暗骂了一声,碍于囊中羞涩,只好选了一个牛角烟嘴,烟嘴上有一枚铜环,香烟塞进去正好不会掉落,可他这杆老烟枪#点了一根之后,差点当场过世。

  “我去!好大的劲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感觉瞬间上头了,这根红塔山的力道堪比连抽三根,而且没有任何香精的味道,算是比较醇厚了,等他换上一根五十钱的中档红梅,发现这口味才比较适合他。

  “少爷……”

  玉娘忽然哭着跑了进来,手里买的东西也没有了,指着外面哭诉道:“卞家的婶娘说我偷他们的钱,把您刚买的东西都给抢走了,还打了我几巴掌,呜”“他妈的!老子还没去找他们,他们倒是找上门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,几个丫鬟正跟着一位少妇,手里拿着他们刚买的东西,站在卞家刀剑铺前跟掌柜说话,看掌柜恭敬的态度,少妇应该是个小管事。

  “哟找你家主子撑腰来啦,但你偷钱还有理啦……”

  少妇不屑一顾的打量着赵官仁,玉娘正在他身后哭哭唧唧,而刀剑铺里自然是一大帮子壮汉,赵官仁闹事肯定没好果子吃。

  “小娘子!你能做的了主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眯眯的上前说道:“我们读过书的人,不跟泼妇一般见识,但我今日要与你们卞家谈一笔大买卖,如果你能代表卞香兰说句滚蛋,我张某人立马调头走人!”

  “张三少爷是吧……”

  少妇蔑笑道:“兰台县就这么大点地方,谁不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啊,你就别在这打肿脸充胖子啦,但凡你今日能买得起十把玄字刀,我替我们大小姐做主,只收你八成!”

  “好!这可是你说的,打八折对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背着手走进了刀剑铺,掌柜立马喜笑颜开的迎接,傻子都知道打八折也有很大的赚头,商贾之家的佣人也是很精明的。

  玄字刀是平民能拥有的最好刀剑,最次的一把也得二十多两银子,相当于大部分老百姓一整年的收入,可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的。

  “这把剑多少钱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正中间的刀架上,取了一把白鞘宝剑,拔开一看正是玄级甲等的好剑。

  “公子!”

  掌柜的走过来抱拳笑道:“您的眼光果然上流,这白玉玄甲剑削铁如泥、水汽不侵,但一柄只需纹银五十两便可,实乃杀人越货,居家防卫的良品啊!”

  “当”赵官仁熟练的弹了下剑身,摇头道:“甲等末流,名不副实,但是这剑鞘做工精良,这样吧!我只买剑鞘,五百副,多少钱?”

  “啊?您只买剑鞘做什么……”

  “你管我做什么,回家当柴烧不行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看着他,掌柜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,说道:“这蟒皮剑鞘是我们的独门手艺,要不是您一口气买这么多,我肯定不会贱卖,一副您就给十五两吧!”

  “唉呀剑柄给忘了,要是再加上五百副剑柄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弹了弹手里的剑柄,掌柜皱眉说道:“公子莫不是寻我开心吧,这刀剑哪有拆开了卖的,若您当真要买,刀鞘加刀柄五百副,二十五两一副,拢共一万两千五百两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少妇跟丫鬟们一阵哄笑,少妇更是讽刺道:“装什么大头蒜呀,你是能拿出一万两的人么,我看你五百两都拿不出来吧!”

  “来来来!父老乡亲们,大家都来给我做个见证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门外台阶上一阵嚷嚷,等吃瓜群众们都围过来之后,赵官仁举起宝剑大声说道:“卞家掌柜的的说了,这把玄甲宝剑五十两一柄,打八折贱卖于我,是也不是?”

  “是、是啊!咋的了……”

  掌柜的发现有些不妙了,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,但赵官仁又说道:“我要买这种剑鞘和剑柄五百副,你刚刚说多少钱一副来着?”

  “二十五两啊,但价钱还可以商量的嘛……”

  掌柜的以为他嫌价格高了,谁知赵官仁却笑道:“不!我觉得价格很公道,但减去剑鞘和剑柄的钱,刀身价值二十五两一柄,打八折就是二十两一柄,我要五百柄,鞘柄我不要了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掌柜猛地瞪圆了眼珠子,看着赵官仁举起的五根手指头,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  “怎的?”

  赵官仁讥诮道:“我定制五百柄刀身,回去自己配鞘、配柄不行吗,你这幌子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,定做各种尺寸刀剑,难道你卞家不讲信誉,众目睽睽之下也想耍赖吗?”

  “老高!这剑身多少本钱啊……”

  少妇急忙把掌柜拉到了旁边,掌柜急眼般的说道:“料钱都二十多两了,要是再加上工钱,五百柄咱们还不得赔死啊,这奸贼实在可恶,分明是在敲诈!”

  “莫急!我看他根本掏不出这些钱……”

  少妇很沉稳的拍了拍他,走回门外笑道:“公子说笑了,咱们卞家最看重的就是信誉,向来一个唾沫一个钉,莫说一万两白银,哪怕十万两也不会耍赖,公子请掏钱吧,承汇一万两!”

  “稍等!我去银行,不!我去拿钱……”

  赵官仁从袖兜里掏出一包大前门,笑呵呵的散给围观群众,跟着就在少妇震惊的注视下,他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谢家刀剑铺,对看热闹的掌柜一阵嘀咕,掌柜立马开怀大笑。

  “不好!这小贼,这小贼……”

  少妇指着赵官仁急红了眼,很快就看赵官仁推了个独轮车出来,上面放着两箱沉甸甸的银子,推到少妇面前笑道:“掌柜的!银子给你推来了,五百柄玄甲剑在哪?”

  “你你你,无耻……”

  少妇愤怒万分的破口大骂,掌柜子的脸则是一片铁青,简直比死了亲妈还要难看。

  “快来瞧啊……”

  谢家的伙计们在对面叫嚷道:“卞家铺子耍赖不认账啦,卞家不要脸啦,大家都过来看啊!”

  “呸无信之人!出尔反尔!什么东西……”

  拿了烟的吃瓜群众们也纷纷唾弃,但一辆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,车中射出一位英姿飒爽的蓝裙女子,手提蓝鞘长剑跃上了台阶,大声说道:“谁说我们要出尔反尔了,老高!兑付!”

  “嘿嘿卞大小姐!差点没认出来,小生这厢有礼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嘻嘻的抱了抱拳,卞香兰穿上衣服他差点没认出来,但她打扮的更像个女侠,而不是掌管生意的女老板。

  “公子莫怪……”

  卞香兰也相当有城府,还礼笑道:“下人不懂礼数,惊扰了公子,请公子随我到隔壁喝杯茶,香兰亲自给您赔礼了,宝剑一定会如数奉上!”

  “不妨事!认账就行……”

  赵官仁给吃瓜群众们拱了拱手,带着玉娘进了隔壁的茶叶铺子。

  “你在外间候着……”

  卞香兰冷冷的看了玉娘一眼,直接把赵官仁带进了后堂,谁知就听“嗖”的一声,一柄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  “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……”

  卞香兰恶狠狠地瞪着赵官仁,剑稳的一丝都不带动。

  “敢!你卞老四有什么不敢做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不在乎的笑道:“昨天说好放我走,结果又派人伏击我,你这种出尔反尔的小贱#人,不给你点颜色看看,你真当我是泥捏的,你赶紧杀了我吧,好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们卞家是开黑店的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卞香兰惊怒的举起剑想刺下去,可银牙都咬碎了也刺不下去,但赵官仁却掏出了一只小竹筒,从里面倒出了一卷画纸,缓缓展开笑道:“卞小姐!请看我的画工如何,美不美啊?”

  “你、你这淫贼,我杀了你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