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33夜叉国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02 2020-11-17 17:22

   车队硬是从天寒地冻走到了春暖花开,整整二十三天才到达边关,比预计的速度要慢了不少,毕竟不是行军赶路,庞大的婚嫁车队以及商队,走走停停耽搁了不少事。

  “谁说边关苦寒来着,这不是水肥草美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在车辕上四处张望,边关与他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,没有荒凉的戈壁与沙漠,尽是郁郁葱葱的崇山峻岭,大大小小的自然村散落在山地间,完全就是一副诗情画意的田园风光。

  “不说关外苦寒,老百姓岂不是都往吉国跑了……”

  宋吃猪骑马与大车同行,说道:“吉国幅员辽阔,一半的草原、一半的丘陵和平原,不缺粮食也不缺肉,不是通天河时常发水灾,吉国几乎是年年大丰收,但咱们总不能说敌国好吧,只能说他们水深火热!”

  “宋大人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……”

  一名龙骑将领说道:“吉国有支狡猾的游骑兵,骑的尽是山地矮马,一不留神就会溜进来劫掠百姓,若是起了战事还得抓壮丁,所以没百姓愿意住在这,村子里都是军户或者匠户!”

  “让大伙加快速度,进了军镇好好休整两天……”

  赵官仁悠闲的欣赏起风光来,大概中午时分便到达了边关重镇,顺尧帝自然是不会住在关隘内,他来整顿军务就一直住在镇子里,特意命人大开城门,亲自来到城门外迎接。

  “云轩!”

  顺尧帝兴高采烈的站在城门前,几月不见他没见苍老,反倒在边关锤炼的硬朗了些,金无命也跟着晒的黢黑,还有几位不成器的皇子和皇孙,如今各个都有了些爷们的样子。

  “大%师!可算见到您啦……”

  顺尧帝与赵官仁客套了几句之后,领着儿孙们上前给贾不假行大礼,金无命更是分外的激动,恨不得当场跪下来认师父,一群人在城外聊了半天,这才进城来到顺尧帝的行宫。

  “皇爷爷!”

  郡主三姐妹落车便跑进了行宫,只有永宁跟顺尧帝又是亲又是抱,永维和永平皆是规规矩矩的行礼,她俩自小就生活在宫外,见了皇上连大气都不敢喘,顺尧帝自然是不喜欢。

  “快去吃饭去吧,咱们议完事便过去……”

  顺尧帝笑着把三姐妹哄了出去,赵官仁和贾不假已经等在了书房,他也只带着金无命走进去关上了门,坐下来就问道:“听说你们遇袭了,究竟是何人所为啊?”

  “老贾的姘头,红鸾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端起了茶碗,顺尧帝和金无命眼珠子一突,让贾不假闹了一个大红脸,尴尬道:“不要说的这么难听,我跟她年龄相仿又是旧相识,互相慰藉一下就不行吗?”

  “大%师!我没听错吧……”

  顺尧帝满脸错乱的问道:“您跟红鸾互相慰藉,您跟她不是死敌吗?”

  “上个世纪的恩怨啦,总不能带进棺材里去吧……”

  贾不假喝了口茶才说道:“我跟红鸾已经商量好了,处理完尸毒一档子事以后,咱俩就云游四海、流浪人间去啦,反正再也不管国家之事啦,让你们这帮孩子自己闹去!”

  “您不会要娶红鸾做媳妇吧……”

  顺尧帝差点蹦了起来,金无命也惊愕的张着嘴,不停抠着自己的耳朵,总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  “走肾!目前还在走肾阶段……”

  贾不假笑着说道:“云游四海才是走心的开始,若是处的好咱俩就搭伙过日子,处的不好就一拍两散,不过这事你们可别往外抖落,吉国有人不希望小喇叭活着!”

  “皇上!我来说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搁下茶碗事无巨细,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两人这才明白贾不假跟红鸾的恩怨情仇。

  “据我所知吉国如今分为三派,一派是由国师刹帝罗率领的强硬派,他虽不主张使用尸毒粉,但也要与我大顺一决高下……”

  顺尧帝眯眼说道:“第二派是以红鸾为首的和谈派,如今局面皆是红鸾一手促成,而第三派则是吉国小皇的保守派,他们不想和谈也不想打仗,说白了就是坐山观虎斗,看刹帝罗如何斗红鸾!”

  “基佬三不知死活,他为了巩固地位,什么事都做得出……”

  贾不假说道:“实际上小皇帝也是强硬派,可他心中忌惮小喇叭,作为一国之君他不敢轻易表态,将三公主嫁于小喇叭为妻,这是一种示好加试探,只看小喇叭的反应如何了!”

  “云轩!”

  顺尧帝说道:“我的心意你是了解的,咱大顺不想再起战事,最后倒霉的都是老百姓,所以你这回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,一定得拿捏的恰到好处,吉国才会敬你三分!”

  “你们也知道我的,有句丑话必须得说在前头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起颗苹果啃了一口,说道:“三公主若是真如传闻所言,美若天仙我也就认了,但要是丑八怪或者大肥猪,抱歉!我绝对不伺候,我是一个可以委屈自己,也绝不委屈老二的人!”

  “无命!将画像拿给云轩观赏……”

  顺尧帝轻轻招了招手,金无命立即从柜子里取出一副画卷,走到赵官仁面前展开。

  “嗯!”

  贾不假探头过来说道:“不错!果然是沉鱼落雁啊,你小子赚大发了,这回吉国没坑你!”

  “你哪就看出沉鱼落雁来了,红鸾给你塞红包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种水墨画都是一个模子,要是照这水平去发海捕公文,逃犯躺大街上都没人能发现,你看看这身材比例,这特么是人吗,猴子成精了吧!”

  “至少不是个大肥猪不是,吉国人都知道你不喜欢胖的……”

  顺尧帝笑道:“吉国那边管公主叫帝姬,三帝姬乃是皇后嫡女,据说是才貌双全,不过一向深居简出,没几人见过,而且吉国知道你喜大不喜小,所以这三帝姬比你大了一些!”

  “切原来是个老姑娘,但再大也不能比十七大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的撇了撇嘴,谁知道顺尧帝居然不说话了,赵官仁猛地站起来震惊道:“不会吧?十七都已经三十了,比她还大岂不是奔四去了,这是让我娶个老娘吗?”

  “没有!比十七小,小四岁呢……”

  顺尧帝皱眉道:“只是这丫头有些古怪,她与十七不同,二十六岁了既不嫁人也极少见人,一直在宫外私宅独居,但吉国不可能用丑鬼糊弄你,并且让她来接待你,说是先培养感情!”

  “靠!独居宫外,怕是个破鞋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脸的狐疑,但顺尧帝却拍桌道:“若是敢用破鞋辱你,你就进皇宫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骂爆他叶家祖宗十八代,朕亲率大军为你讨回公道,咱大顺不想打仗,但也不怕打仗!”

  “好!皇上这话说的硬气,敢辱我,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……”

  赵官仁也拍桌大笑了起来,四个人密议了一会之后,便起身准备去吃接风宴了,但顺尧帝忽然拉住了赵官仁,偷偷问道:“云轩!你跟我说实话,十七的孩子究竟是谁的种?”

  “我的种,龙的魂,不然生出来就是个怪物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认真的忽悠着,顺尧帝便皱眉道:“十七现在如日中天,满朝文武皆交口称赞,大有捧她做千古第一女皇的趋势,刚刚大%师也在夸她,这事……你怎么看?”

  “这种事我不参与,若是吉国之行顺利,我可能就此回去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拍他的手走了出去,接下来便在镇子里修整了两天,顺尧帝派了五万大军护送他们出关。

  多了一大批民夫搬运物资,行进的速度倒是加快了不少,三天之后便抵达了吉国边境,吉国派了五千名骑兵前来接应,双方就好像交接人犯一般,在曾经的战场上交割人马。

  “唉还得走上半个多月啊,真累死人了……”

  罗檀坐在营帐外唉声叹气,两国之间是一片三不管地界,山峦起伏的风景倒是不错,可还得走上三天才能正式入关,抵达吉国皇城怎么也得半个月,商队一年也就最多跑两趟。

  “秋大人!您怎么回来了呀,不是接待使臣去了么……”

  白玉从马凳上抬起了头来,秋宁拎着油灯走了过来,苦笑道:“吉国民风太开放了,带了一帮舞姬进来陪酒,酒没喝几杯,衣裳倒是脱的差不多了,我一个女人家实在不方便!”

  “今晚没谈正事吧……”

  罗檀挥手把白玉赶进了帐篷,秋宁坐到她身边说道:“谈什么呀!吉国能做主的都在皇城,今日不过是礼貌性的接触,一件正事都没说,倒是捉了两个母夜叉给老爷玩,红头发、绿眼睛的呢!”

  罗檀诧异道:“你说的是番邦胡姬吧?”

  “不是!胡姬我咋能没见过呢……”

  秋宁说道:“据说是夜叉国的女野人,看着倒像个人样,可那皮肤白的跟鬼似的,头发跟着了火一样,眼珠子直冒绿光,大人们在背后直骂晦气,让人关在笼子里等老爷发落,恶心死了!”

  “吉国真是没开化,野人也捉来当见面礼……”

  罗檀不屑的撇了撇嘴,狭促道:“小蹄子!你今夜可有的受喽,小郡主已经开始浪了,等老爷吃完酒回来,让她弄个不上不下,准招你泻火,你就等着喝她洗脚水吧!”

  “切她不也喝咱的洗脚水么,刷锅水她都喝呢……”

  秋宁轻蔑的翻了个白眼,回头笑道:“白玉妹妹,今夜你就跟姐绑一块啦,我刚得了一盒金首饰,待会你挑几样去!”

  “我不去!老爷今晚准喝多,一多就上头,你可别拉我一块哭去……”

  白玉走出来怕的直摇头,可秋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忽然听到一阵轰隆隆的闷响,好似浪潮一般滚滚而来,她连忙蹦起来惊疑道:“怎么回事,为何有如此多的马蹄声?”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一连串的红色信号弹射上了天空,整个山谷营盘瞬间就沸腾了,龙骑兵们疯狂的往外跑去,跟着又响起了号角声和开炮声,秋宁终于色变道:“糟了!吉国人袭营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