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82乱臣贼子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326 2020-11-17 17:22

  赵官仁算是见识到大太监的威风了,除了皇后和皇贵妃等人之外,几乎人人都在巴结他,他往椅子上一座,皇上的小老婆们马上就围了过来,谄媚的帮他捶腿揉肩,待遇比皇上更优厚。

  “可以啊!这九千岁待遇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逛起了“淑女”们的大院,她们是最低级的后备妃嫔,地位甚至不如资深的宫女高,几十人挤在一个大院里,两人一个房间,想让太监跑个腿都得花钱。

  “你算是说对了,宫里人私底下都叫他千岁爷……”

  妖月陪他走到了后院中,说道:“知道小郡主为什么受宠吗,端亲王把田公公全族都养起来了,永宁的本事都是他教的,连我都不敢得罪老东西,但他今天被你一顿乱拳打懵了,背上的冷汗就没停过!”

  “看来我是乱拳打死老师父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用追魂眼查看前院,淑女们已经被小郡主赶开了,正趴在田公公肩头窃窃私语,这回是她在教田公公怎么做,老太监显然摸不清他的脉络,远不如小郡主对他了解。

  “这里就是下等人的生活,今天若不是出来点卯,她们甚至不知道皇上长什么样……”

  妖月公主说道:“她们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,死了也不能进皇陵,有家人的能把尸骨领回去,没家人的就随便在宫外一埋,连块墓碑都没有,白活了一辈子!”

  “皇权就是糟蹋人,一群病态的人,折磨一群可怜的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的撇了撇嘴,妖月则诧异道:“你真是什么话都敢说,似乎你从来就没有畏惧过皇权,阿谀奉承都是假象,我甚至怀疑过你想谋反,但你对皇宫又如此不屑一顾,我真是看不懂你!”

  “你都不喜欢男人,拿什么看懂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戏谑的捏了捏她的脸,妖月的脸蛋刷一下就红了,但赵官仁却大笑着往外走去。

  田公公已经恢复了恭敬的态度,弓腰笑道:“赵大人!咱家在下人中有几个可靠耳目,叫来仔细问一问,定有无头女尸的线索!”

  “老田!你还是不了解皇上,你真当他在乎一具无头女尸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摇头走出了大杂院,一句话把三个人都说愣住了,惊疑不定的对视着。

  “对啊!他这钻来钻去都不盘问,根本不是在查案呀……”

  小郡主猛然醒悟了过来,妖月也沉声道:“看来咱们都被蒙在鼓里了,皇上大动干戈绝不是因为一具女尸,这其中必有隐情,公公!你得好好查一查了,等火烧到身上可就完了!”

  “唉玩了一辈子的鹰,终于被啄瞎眼啦……”

  田公公沮丧的摆手道:“这瘟神根本不按套路出招,我这脑子让他搅成了一团浆糊,皇上想什么我都猜不到了,咱家这把老骨头怕是要交代喽,两位殿下也好自为之吧!”

  “咦?赵大人,您怎么独自过来了,怕是不方便吧……”

  一位尚寝局的女官挡在了院门口,纳闷的朝两侧看了看,但赵官仁却点上根烟说道:“你都快满门抄斩了,还有什么不方便,等我从你尸体上跨过去,你就方便了是吧?”

  “下官无罪!您若不怕皇后娘娘怪罪,请随意查看……”

  老娘们不卑不亢的让到一旁,直接点出了她背后的靠山,但赵官仁却冷笑一声道:“待会就去查你们皇后的老窝,你给老子在这站好了,敢进来捣乱小爷让你骑木驴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老娘们的脸色瞬间就白了,哪见过如此流氓又嚣张的官员,可还是垂下头屁都没敢放上一个。

  “全部出来,到院里排队站好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院里大喊了一声,尚寝局独立占据了一个大院,里里外外不下几十间屋子,两三百名宫女慌忙从屋里跑出来排队站好,估计他是第一个进入的真男人。

  “好家伙!”

  赵官仁展开桃花眼左右一看,竟然发现有几名宫女头上顶着“数字”,最高的甚至经历过三条汉子,宠幸率远远超过了可怜的淑女们,不怪她们领班的腰杆子能梆梆硬。

  “你们两个出来,陪本官去后院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随时指了两名年轻宫女,两女忐忑不安的陪他往后院走去,后院里就有一口水井,但宫里的水井很狭窄,成年人只能把脑袋伸进去,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投井或投尸。

  ‘不是这口井……’

  赵官仁朝井里看了眼就确定了,通往疫病署的水井很深,井中有水却只能没过膝盖,可他在西侧里外走了两圈,结果两口水井都不是密道。

  “这水桶上的字是啥意思,尚寝局东十三代表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向院墙边的一排木架,他忽然发现自己理解错了,只看六大排水桶整齐的摆放在其中,每只桶上都镶嵌着一块铜牌,但上面居然有东西南北四个方向。

  “回大人的话,每个院落皆有不同编号……”

  一名宫女屈膝说道:“东指的是后宫东侧院落,东十指的是福寿殿,福寿殿没有水井,用水得我们打好送过去,三是代表第三只水桶,娘娘们爱干净,水桶不能混用!”

  “过来!爷问你们个问题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到水井上招了招手,笑道:“你们俩都被谁宠幸过,怀上龙子龙孙了没有啊,不过勾引皇子皇孙最多杖毙,但是给娘娘们下思春的药,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!”

  “没有!奴婢没做过……”

  两个小宫女吓的魂飞魄散,惊慌失措的跪在了地上,娇躯抖的就跟筛糠一样猛烈。

  “没做过我怎么会挑你们俩,人家早把你们出卖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挨个拍了拍她俩的脑袋,说道:“你一人!你两人!每个衙门都准备好替死鬼了,你们俩就是这里的替死鬼,但只要你们说实话,本官倒可以放你们一马,药从哪来的?”

  “大人!我们也是被逼的,不下药就会被排挤,生不如死啊……”

  一名小宫女颤声道:“药、药是女官们花大价钱,让御医偷偷带进来的,逼我们下在娘娘们的茶水里,她们身子燥了就会找太监伺候,为了封口往往会赏一大笔钱,然后她们再拿走一大半!”

  “不要说逼,你们也有好处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冷笑道:“你们下完药就能伺候皇子皇孙了,一旦怀上可就翻身做主子啦,不过这药真有那么神奇吗,有没有哪位娘娘能够抵抗的住,还有谁要的最凶?”

  “唐贵妃要的最、最凶,不下药她都如饥似渴,刘贵妃也差不多……”

  小宫女哆嗦道:“只有佟贵妃和白淑妃能熬住,其她娘娘基本都养了吃对食的小太监,但据说皇后和皇贵妃都知道,这是她们控制人的手段,谁生了皇子就给谁下、下药!”

  “嘘这事可不能闹大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低声说道:“你们俩也是可怜人,让人利用了又当替死鬼,本官不往你们身上查了,这话就当本官没问过,对了!死的那个金宝是谁灭的口,无头女尸又是谁?”

  “奴婢真的不知道,大家都没猜出个头绪来……”

  小宫女惶恐道:“这分明是有人闹事啊,往御花园里埋人,刚进宫的雏也不会这么干呀,后宫也真的没少女人,只是听说金宝想拿下白淑妃,后来就突然失踪了!”

  “嗯?”

  赵官仁诧异道:“下药不是对白淑妃没用么?”

  “金宝那张嘴特会哄人,没有娘娘不喜欢他……”

  宫女小声说道:“白淑妃刚诞下了小皇子,皇上宝贝的不得了,皇后她们自然想抓她小辫子,逼她站到自己那边去,肯定是有主子重金诱惑金宝,让他把白淑妃给拿下!”

  “白淑妃是吧,有点意思……”

  赵官仁点点头又问了几件事,掏出一把金瓜子分给她俩,说道:“不想死就把嘴闭紧点,商量一下怎么应付你们上司,对了!西十是什么地方?”

  “慈孝宫!皇后娘娘的寝宫……”

  两名小宫女也站了起来,可赵官仁心里却是一惊,密道居然挖到皇后屁&股底下去了,难怪这么多年都没人发现,看来皇宫里的水比他想的还要深。

  “大人!若是有宫女勾引您,您千万别答应……”

  一名宫女附耳说道:“后宫上百年也进不了一个野汉子,有些宫女受过特殊训练,您的种一旦给了她们,她们就能弄进别人的肚子里,只要那人近期被临幸过,她们就敢说是龙种!”

  赵官仁惊讶道:“不能吧,临幸了还借种干啥?”

  “龙种不是想怀就能怀的呀……”

  宫女说道:“主子点了头咱们才能留种,不然一碗刮胎药灌下去,一切工夫都白费了,但偶尔也有漏网之鱼,所以她们才敢借种,可一旦出了事您肯定会受牵连!”

  “我靠!难怪有人色眯眯的看着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匪夷所思的往外走去,感觉这些女人全都心理扭曲了,为了上位可以不惜一切代价,而且这只是后宫秘辛中的冰山一角,皇后屁&股下面那条密道,想想就让人脊背发凉。

  “赵云轩!”

  赵官仁这边刚跨出尚寝局的大门,皇后便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杀到了,指着他喝斥道:“谁准许你独自擅闯后宫的,你这个祸乱宫闱的乱臣贼子,将他给本宫拿下!”

  “噌噌噌……”

  一群后宫女侍卫纷纷拔出了钢刀,二话不说就朝赵官仁扑了过来,身手各顶个的好,但是连赵官仁都没有想到,这帮人竟敢痛下杀手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