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32刨坟诈尸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519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哗啦”赵官仁扯掉东宫大门的锁链,用力推开了两扇院门,入眼便是一片狼藉,内外几栋屋顶全部被掀掉,门窗也都被卸了,甚至连地砖全都被掀开,一股燃烧后的气味扑面而来。

  “老爷!出事点在后院,永宁独居的屋子……”

  罗檀和秋宁跟着他走进了东宫,沈晴文和欧阳锦也通通跟了进去,吕大头赶忙分发防疫口罩和羊皮手套,两名龙禁卫副统领也跟在后面,一群人把自己包裹的就像手术大夫。

  “你们在这烧了什么,尸首都运去哪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后院就发现了一个大坑,焦黑的坑中铺了很多青石板,砂土和灰烬也混合在一起。

  “可疑的物品全都在这烧了,然后扒开灰烬暴晒到如今……”

  罗檀上前答道:“尸首被运往了北边瓮城,那地下是不透水的三合土,我们砌了净化池专门烧尸,严格按照防疫流程操作,一滴尸油都没敢漏出去,烧尸者在瓮城睡了一夜才准离开!”

  赵官仁问道:“尸毒为何会进入永宁的房间,叶若卿是不是带回来一个胭脂盒?”

  “是的!我们找到了一个打翻的胭脂盒,发现其中混进了毒粉……”

  罗檀说道:“叶若卿有两盒同样的胭脂,随着其它礼品一起送进了宫来,我们拷问了整理物品的女护卫,她们不承认投毒,只说礼品在途中不慎掉落,无意中将胭脂放进了礼品盒!”

  “叶子梅的尸首也烧了吗?”

  赵官仁不置可否的看了眼吕大头,吕大头郁闷的说不出话来,搞半天他丢失的胭脂盒,居然被仁福帝姬给带走了,结果又阴差阳错的进入了皇宫,真的是天亡叶家。

  “没有!新皇和秦王坚持不让烧,说要留具全尸……”

  罗檀摊手道:“不过我们把他的后脑勺,用剑捅了个大窟窿,暴晒九天之后才放进棺椁,特制的棺椁分为三层,里层为金丝楠木,中层为青铜,外层是口大石棺,绝不会有尸油泄露!”

  “不会泄露个屁,他已经成尸魃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怒声说道:“我一直以为是叶云辰在搞鬼,没想到是你们把尸魃给搞出来了,不管叶子梅葬在哪,赶紧带我过去把他挖出来,他一旦炸坟所有人都得死!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天启帝叶冠海忽然跑了进来,曾被赵官仁活捉的秦王,以及仁福帝姬也全都跟了进来。

  “姑父!我爹断不可能诈尸……”

  小皇帝急声说道:“他脑仁都像豆腐一样流出来了,我亲眼在旁看着,实在不忍心才想给他留具全尸,而且铜棺加石棺不会出纰漏,一定是其他人诈了尸,您就别打搅他安歇了吧!”

  “我知道你心疼你爹……”

  赵官仁按住他肩膀说道:“你爹应该葬在皇陵吧,咱们把墓打开看一下,只要棺材没出问题我就不开棺,再请菩萨给他超度一回,让他早日投胎,重新做人可好?”

  “可地宫打不开呀,已经被封死了……”

  小皇帝焦急道:“先帝的陵寝尚未修建,正好祖父的陵寝也未封闭,于是便将他父子二人合葬在一处,地宫入口由两道千斤闸锁闭,纵使大宗师关在里面也出不来,外人也进不去啊!”

  “打个盗洞进去看看不就行了,金库也能给它凿开……”

  赵官仁的态度非常坚决,可秦王却走过来说道:“赵王!陵寝由三层青石堆砌而成,外有防水层和三合土包裹,莫说打个盗洞,整个刨开都很难进入,而且挖祖坟是天大的忌讳啊!”

  “云轩!”

  仁福帝姬也急声道:“我哥就算诈尸也出不来的,那座地宫真的是固若金汤呀,而且咱家的(醋溜-文学最快发布)祖坟让人挖了,咱们如何向族人交代啊?”

  “好吧!咱们先去看一眼,看完了再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往外走去,小皇帝也没心思上朝了,赶忙换了一身简单的衣服,随着赵官仁一同骑马前往皇陵,叶若卿等人自然紧随其后,生怕赵官仁把他们家祖坟给刨了。

  吉崇陵远在乡下的一片群山中,众人马不停蹄的跑到下午才到达,以吉国的财力铁定会铺张浪费。

  青石板一路铺进了深山,两侧皆是各种大型神兽石雕,几座大山都被挖成了陵寝,远远就能看见建立在山巅上的宫殿。

  入了山除了恢弘的宫殿之外,寺庙、城墙和城楼也一样不少,整整一个营的兵力驻扎在此,还有专门管理皇陵的衙门,只为守护长眠于此的八位皇帝。

  “皇上来了!”

  守陵官吏忽见大批龙禁卫骑行而来,傻子也知道是皇帝驾到了,连忙跑到牌坊前跪地迎接,但赵官仁却当先跳下了马来,问道:“起来说话,今年有没有雷电劈中皇陵?”

  “年初有一回,但山火已被我等扑灭,并未殃及皇陵……”

  官吏们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,赵官仁立即让他们骑马带路,这皇陵的规模比皇宫还要大,而且分为左右两个山谷,不过刚进入地面的皇城,一大批守陵的妃嫔们就跑了出来。

  “赵王来了!赵王来了……”

  妃嫔们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,两任皇帝的妃子谁都认得他,知道跟他睡过觉的妃子们,没有一个出家或守陵,全都潇洒的在宫外生活,而她们守在这里就是一群活死人。

  “回头再说,我有急事要办……”

  赵官仁迅速打马往深处跑去,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大山脚下,山峰明显被雷火袭击过,虽然已经长出了很多草木,但是有好几棵枯树横在山林中。

  “这座山下有陵寝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跳下马来四处观望,陵官也跳下来说道:“并无!皇陵坐北朝南,陵寝皆排列在东西两侧,近几年也就此山遭过一次雷击,去年还有一次雷击山火,远在皇陵之外了!”

  “带我去叶子梅的陵寝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跟着陵官往东山走去,可叶子梅父子的坟并不在山中,而是建了一个非常大的院子,院子里有一座冥殿,殿后是一座硕大的坟包,地宫入口早已被填埋了起来。

  “云轩!这种地方什么尸都诈不了……”

  叶若卿随着他走到了坟包前,赵官仁绕着坟包走了一圈,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,便走回去问道:“你们确认尸体进入了棺椁,中途没有被人调包吗,尸体不烧可能还会有毒!”

  “老爷!下葬的时候我在场,龙禁卫也全程守护……”

  秋宁上前说道:“我亲眼看着尸首被放进棺木,龙禁卫用锁链锁住,上下全部贴了封条,外层铜棺被铁钎封死,最后被抬进地宫里的石棺,而且是独立放在耳室当中,千斤闸将墓室封死!”

  “这就怪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困惑的蹲在了坟包前,但吕大头突然问道:“尸首你们都清点了吗,有没有跟死亡的人数核对,会不会有尸人跑了,或者躲在宫里什么地方?”

  “核对过!”

  秋宁点头道:“我们清点了整个皇宫的人数,一个人都不差,我们连东宫下面的密室都搜过了,确保万无一失!”

  “我去问问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起身走到了大院外,上百位守陵妃嫔都聚集在门外,甚至有不少头发花白的老太妃,他上前问道:“各位娘娘!下葬时你们应该都在场吧,陵寝有没有出现过异常情况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妃嫔们茫然的摇起了头,有位老太妃说道:“有些时候能看见皇上们,带着皇后或妃子出来逛一逛,但是也不吓人,咱们住在这都习惯了,反正早晚都得下去陪皇上!”

  “赵王!要说怪就是这里的陵官怪……”

  一位前侧妃上前说道:“陵官们一年不过百多两俸银,可他们的夫人都穿金戴银,还有人纳了好几房妾,但皇陵也不是捞油水的地方啊,所以咱们怀疑他们监守自盗,有人偷陪葬品!”

  “监守自盗?”

  赵官仁惊讶道:“可墓都封起来了怎么偷,你们若是有证据,我可以带你们离开!”

  “我们虽然没有证据,可事出反常必有妖啊……”

  侧妃急忙说道:“按理说我们应该住在这里,陪伴先皇七七四十九天,可他们以冥殿年久失修为由,让我们在中宫住了一个月,还有人半夜听到驴叫呢,皇陵是不可能有驴的!”

  “多谢!”

  赵官仁立即冲进了大院中,一把揪住陵官大喝道:“好哇!你们这帮狗贼竟敢监守自盗,怪不得市面上出现了陪葬品,说!你们把盗洞打在哪了,不说实话满门抄斩!”

  “绝无此事!绝无此事啊……”

  陵官吓的连连摆手,可他的属下们却吓瘫了两个,欧阳锦迅速冲上前踩住一个,拔出钢刀架住对方的脖子,那货立马哭嚎道:“不关我事啊,许大人逼咱们干的呀!”

  “老实交代!盗洞打在哪了……”

  欧阳锦娇喝了一声,对方惊恐道:“不、不是盗洞,修陵工匠怕被活埋,每座地宫中都留下了一条密道,只要在外面把土挖开便能进入,这是上百年的老规矩了,每一任陵官都这么干!”

  “混账!你们这些挨千刀的混账……”

  小皇帝气的暴跳如雷,抄起一把刀就要把陵官砍了,但赵官仁却挡住他质问道:“说!你们是不是进过永吉帝的墓室,他的棺椁有没有打开过?”

  “没有没有!绝对没有……”

  陵官瘫跪在地哭丧道:“先帝用了三层棺椁,还用法咒铜棺镇尸,咱们料到先帝定是诈尸了,只拿了石棺中的金银玉器,铜棺连碰都没敢碰!”

  “他妈的!知道诈尸还敢盗墓,快带咱们去密道……”

  赵官仁用力踢了对方一脚,小皇上已经被气的哭了出来,叶若卿更是满脸煞白的说道:“完了!我大哥肯定是真的诈尸了,还有父皇跟他在同一个陵寝,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