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503人成虎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54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啊!你别过来,我头好痛……”

  襄王妃的幻象在财宝堆上惨叫,白蛇更是在洞窟中来回翻滚,只看赵官仁拿着两颗乒乓球大小的萤石,可扔进一只铅罐之中盖上后,襄王妃立马就停止了惨叫。

  “好了!”

  赵官仁笑着晃了晃铅罐,说道:“你的魂魄被封印在石头里,以后你的小命就在我手上了,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,我保证你不会再头疼,对了!小蛇都处理完毕了吧?”

  “亲爹吩咐的事,奴家岂敢不从……”

  襄王妃媚笑着走了过来,白蛇也小心翼翼的游出了洞穴,几百条小蛇尽数被它杀了个干净,白蛇还用头讨好似的蹭了蹭赵官仁。

  “到洞外等着去,不许吃人,不然饶不了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在蛇头上猛拍了一巴掌,白蛇迫不及待的游进了河中,与襄王妃幻象一同消失了,他便走到了财宝堆旁,在一堆金豆子中扒拉了几下,便发现了一只陈旧的木盒。

  “啧啧镇国玉玺!厉害喽……”

  赵官仁打开木盒一看,果然是一尊用金布包裹的玉玺,当年造反的襄亲王也不知怎么给偷出来的,但是没有这尊玉玺加盖圣旨,皇帝哪怕正常继位也会被人诟病。

  “妈蛋!这东西怕是有辐射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晃了晃手里的铅罐,萤石是他从洞口上摘下来的,铅罐则是他做来装尸毒粉用的,刚刚试了一下果然好使,但这种典型的天外来石,留在身上搞不好会被辐射而死。

  “先出去再说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玉玺塞进了背包里,拿着铅罐跳进了一叶扁舟,等划出去后就看到白蛇趴在岸边,非常享受的沐浴阳光,官船则远远的停在前方湾流处,船上的人都忐忑的伸着头。

  “驸马爷!船划来了……”

  三艘普通渔船从前方划了过来,龙禁卫们有些笨拙的撑着竹篙,赵官仁跳上白蛇头跺了一脚,白蛇乖乖驮着他往前游去。

  “娘哎!”

  龙禁卫们纷纷缩起了脖子,白蛇已经变异的很厉害了,蛇头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样子,蛇口也不是扁平状,再加上一圈伞状的鳍,赵官仁说它不是一条龙都没人信。

  “去把洞里的财宝装上船,上了岸每个人都有份,装完了就出发……”

  赵官仁骚包的坐在了白蛇上,指挥着白蛇游上了山坡,叶姬儿等人全都出来了,在大太阳底下看到一条小白龙,众人全都吓的连连惊呼,连刚被押出来的俘虏们都不外如是。

  “母妃!你还认得女儿吗……”

  王姬急吼吼的跑过去大喊挥手,可白蛇对她半点反应都没有,反而凶戾的朝她嘶吼了一声,让赵官仁跺了一脚才乖巧的趴下。

  “云轩!你不要坐在上面嘛,好吓人啊……”

  叶姬儿又急又怕的往后跑了一截,秋宁和罗檀同样不敢靠近,可赵官仁也是个帅不过三秒的命,故作潇洒的一跃而下,结果一脚踩滑,“啪唧”一声摔了个狗吃屎。

  “哈哈你们不要怕嘛,一条蛟龙而已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忙爬起来走了过去,信口说道:“阴阳师根本没见识,他们发现的萤石乃是龙胆,触犯天条的真龙被打碎龙身,碎裂的龙胆掉在这里,被蛇吞了之后当然会化作蛟龙啦!”

  “除了你谁还懂这些事啊……”

  叶姬儿将他拉到了一旁,说道:“咱们得赶紧靠岸才行,我刚刚审问了几个俘虏,越审我越害怕,泰贼密探竟已潜伏了三代人,早已深入我朝各条命脉,我真怕刹帝罗也是个泰贼!”

  “刹帝罗肯定不是泰贼,但极有可能跟他们联手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泰贼早已深入顺国皇宫,准备把皇上换成他们的人,在他们看来顺国已经十拿九稳,所以力量都集中在了吉国,不过你放心吧,财宝搬上船了咱们就走!”

  三艘满载财宝的渔船驶出洞穴后,侍卫们将俘虏分别押了上去,一些太监也搬着货物上了渔船,减轻官船的重量。

  “玉娇龙!过来给本王开道……”

  赵官仁跳上官船的船头,踹开几块碍事的木板后,将绳索扔给白蛇咬住,后面的船也被缆绳连了起来,白蛇拖着四艘船也轻松的很,船速更是堪比装了马达的游艇。

  “西湖的水,你的泪,你情愿和我化作一团火焰,啊啊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惬意的坐在船头唱小曲,襄王妃的幻象就跪在他身边,低眉顺眼的模样好不乖巧,但是没有人敢靠近他们,两条蛟龙散发出来血腥气,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。

  “真的连阴阳师都不曾降服这两条蛟龙么……”

  叶姬儿坐在船舱中凝视着前方,两名男女心腹护卫在她身侧,但堂姐襄王姬却跪在地上。

  “殿下!暗影为了这次刺杀,暴露了上百名密探……”

  襄王姬轻声说道:“原本他们对龙潭很有信心,不管接近还是进入,他们都认为赵云轩会死无葬身之地,怎料他本领通天,竟能将白蛟龙都降服,那东西见血就疯,向来六亲不认的!”

  “你母妃就是个贱#人,现在听话的像狗一样……”

  叶姬儿放下茶碗冷哼了一声,襄王姬也讪笑道:“是呢!当年若不是我母妃听信谗言,我父王也不会被她连累,但我还是想求殿下为我父王平反,我有一件宝物献上,定会让皇上龙颜大悦!”

  “你们俩出去守着,关上门窗……”

  叶姬儿挥手赶走了两名亲信,襄王姬便小声说道:“其实这些年我们母女一直住在泰国,过年时才被偷偷送过来,因为我听说顺吉两国要和亲了,所以我便说出了一个秘密……镇国玉玺!”

  叶姬儿一把揪住她的衣领,质问道:“原来是被你们拿了,玉玺在哪?”

  “妹妹莫急,玉玺不是我父王偷的,他也没那个本事……”

  襄王姬低声道:“玉玺是前朝废太子给我父王的,如何偷龙转凤不得而知,但最后的知情者仅剩我一人,我亲手将它埋在了龙洞之中,那颗夜明珠的旁边,可我刚刚去找了……玉玺没了!”

  叶姬儿惊声道:“你为何不早说,不会没拿上来吧?”

  “嘘赵云轩突然杀阴阳师灭口,当时我就觉得很蹊跷……”

  襄王姬偷偷指了指窗外,耳语道:“后来他又独自进入龙洞,出来时还背了一个包,我敢断定他拿走了玉玺,因为我把秘密告诉了阴阳师,阴阳师为了活命又告诉了他,而且赵云轩的包一直不离身!”

  “你等下!”

  叶姬儿快步走到了窗户边,仔细望着赵官仁背上的包,果真发现包底有个方形的凸起物,她走回去低声说道:“应该就在他包里,可他拿玉玺做什么,他要这东西有何用?”

  “可以伪造圣旨啊,能做的事可多了……”

  襄王姬小声道:“我父王当年也是因为有了玉玺,胆子才突然大了起来,况且赵云轩是顺国王爷,他暗中资助某些人造反,不用打仗也能搅乱我大吉,此人其心可诛哇!”

  “你不懂!他可不是顺国人……”

  叶姬儿轻轻摆了摆手,说道:“平反一事我会尽力帮你斡旋,这几日闭好你的嘴,一字不许向外吐露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  “姐姐明白,我守了这个秘密二十多年,绝不会在这时候出差池……”

  襄王姬笑眯眯的站了起来,鞠躬后倒退着走了出去,此时已经彻底离开了江心岛,破除了阴阳师所布设的阵法后,终年不散的迷雾也没了,十多分钟便看到了江岸。

  “有龙!江里有条龙,船上还有一条……”

  过路的船只纷纷惊叫连连,黑蛟龙的断脖一直拖在水中,看上去就像两条龙在领航,端的是拉风又霸气。

  “不要怕!咱们要去最近的驿站,谁给领个路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起身掏出了一锭银子,胆肥的船家纷纷靠上来指引方向,在天擦黑的时候,终于来到了一座很大的江边码头。

  “太好了!姑苏驿,这是江北最大的一座城了……”

  叶姬儿惊喜的走出了船舱,此时岸上已经彻底炸窝了,到处都是大喊着出来看龙的人。

  一黑一白两条龙足够震惊全天下,码头很快就被围的水泄不通,许多人还跪在地上磕头祈祷。

  “滚开!不要堵着路,让蛟龙吃了可没人负责……”

  龙禁卫们纵身跳上了码头,气势汹汹的驱赶吃瓜群众,驿臣见状连忙带人迎了出来,谁知群众们突然一阵惊呼,排山倒海般的摔倒在地,连龙禁卫们都吓的连滚带爬。

  “哗”白蛟龙猛地蹿上河岸人立而起,一下就蹿到了十几米的高度,蛇身比大殿立柱都要粗,两只红眼珠子贪婪的扫视众人,嘴里的涎液都在哗哗流淌。

  “你是想死么?”

  赵官仁忽然跳到了它的蛇背上,轻轻打开手里的铅罐,白蛟龙立马痛呼一声砸趴在地上。

  “亲爹!”

  襄王妃猛然出现在赵官仁面前,慌乱的解释道:“我也没法子呀,蛇性子闻不得血腥味,前面有一家屠宰场,求您让我吃个饱吧,我饿了许久了,真的快控制不住了!”

  “趴好了!敢乱动要你的命……”

  赵官仁合上铅罐跳上了蛇头,他不知何时穿上了一件黑色披风,等他骚包的挥手一甩之后,只看斗篷上绣着四个大红字——见龙卸甲!

  “见龙卸甲!这是顺国的龙骑兵,原来他们真的有龙啊……”

  有见识的观众们立即喊了起来,赵官仁则扔出了两锭银子,喊道:“驿臣!去弄一批能吃的牲口过来,我的玉娇龙肚子饿了,咱们今晚就住这了!”

  “我是贞平长帝姬,立即通报苏杭巡抚,前来领命……”

  长帝姬也跳上岸来掏出了金牌,围观的众人慌忙跪下磕头,驿臣捧着银子手忙脚乱的跑了。

  苏杭巡抚正在家中吃晚饭,望着来报的师爷惊呼道:“什么?顺国的小白龙来了,那、那东西不是天上的吗,为何下凡来了?”

  “不知道哇!整座城都轰动了,老百姓都跑去驿站看真龙了……”

  师爷急赤白脸的说道:“顺国赵王就骑在小白龙的头上,船上还有一条更大的黑龙,长帝姬亲自陪着呐,而且赵王点名要吃您家的牲口,让您家的玉娇娘过去陪酒!”

  “他、他如何知道我家玉娇娘的……”

  巡抚满脸煞白的看向一位小美人,小美人满脸懵逼的张着嘴,但师爷却急声说道:“还不是太太艳名远播嘛,溜须拍马之徒再一撺掇,他不就心痒了嘛,但长帝姬都让您快点去,得罪不起呀!”

  “唉真是无妄之灾,娇娘你快快梳洗打扮,随我一同前往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