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630疮百孔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27 2020-11-17 17:22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三根铁箭直接穿墙而过,好似激光一般射向了赵官仁,可对方明显只是跃过来时预判,根本猜不到赵官仁会追魂眼,在他射箭的同时便趴在了地上,三箭接连从他头上穿了过去。

  “啊!救命啊,快来人啊,我腿断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,对方显然是怕欧阳仁杰泄露了身份,专门绕过来灭他的口,一听他惨嚎立即跃上了墙头,一把黑色铁胎弓已然拉开,弦上居然搭了两根铁箭。

  “唰”一道红芒猛然从墙下劈来,对方惊的双眼暴突,下意识横起手中的铁胎弓格挡,可就听“咔”的一声脆响,粗重的铁胎弓居然应声而断,去势不减的刀芒狠狠劈在了他的胳膊上。

  “啊”对方惨叫着往墙外倒去,院墙更是“轰隆”一声被劈出个大缺口,赵官仁立即从缺口中一跃而出,手里赫然拎着一把青白双色的雁翎刀,正是青冥和白溟化成的魂刀。

  “哪里跑!”

  赵官仁一看神箭手正在狼狈逃窜,他高举青白长刀就要绝杀,谁知道左臂突然一阵刺痛,半个身体一下就麻痹了,让他无法控制的一跤摔倒在地。

  ‘糟了!死鬼有毒……’

  赵官仁心里猛然一惊,刺痛正来自被“祁半斤”抓伤的左臂,等他急忙抬头一看,断臂的神箭手已经跑了,但又出现个没见过的家伙。

  一位腰背佝偻的斗篷人正站在民居顶上,好似西方的老巫师一样,手里拿着一根镶有水晶骷髅的拐杖,嘴里念念有词的朝他挥动。

  “咿呀”一声怪叫忽然从侧面响起,不宽的巷子里竟然冲出一名黑甲骑兵,提着长长的马槊径直朝他刺来,并且在他起身的同时,空中又突然砰砰两声,凭空出现两名黑衣忍者,猛地挥刀朝他砍来。

  “吃屎去吧!”

  赵官仁忽然抬起刀来往前一捅,根本不管骑兵以及忍者,一刀就刺穿了民居的院墙。

  “啊!”

  墙后发出了一声惨叫,两名忍者如同幻影般从他身上穿过,黑甲骑兵也一起化作烟雾消散不见,仅仅只是幻术而已。

  “石头!砸死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下跃上了半空,新学的轻功让他轻松跃出了三米多高,狠狠朝着房顶上的巫师砸出颗土手雷,但对方显然是被“石头”两个字忽悠了,往后倒跃出去时轻轻挥袖阻挡。

  “咣”土雷直接在他面前砸开了,对方发出一声女人似的惊叫,一下就从半空中砸落在地,可等赵官仁奋力追杀过去时,巫师突然爆出一大团烟雾,瞬间就弥漫了整个街巷。

  “还想跑!石头砸死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落地大喝了一声,烟雾根本阻挡不了追魂眼,他这回也抄起了一块真石头,但周围却突然出现好几名弩箭手,他见状立马撒腿就跑,军用级的弓弩绝不是开玩笑的事。

  “抓敌人啊,有吉国的密探啊,大家快出来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飞速逃窜并且大喊大叫,还摸出个铁哨拼命吹响,街坊邻居们立即抄起傢伙式冲了出来,可等赵官仁跑回去一看,被他隔墙刺死的忍者,尸体已经被人给带走了。

  “他妈的!怎么像小日本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喘吁吁的走到了断墙外,拾起地上的断弓和断臂查看,他真是低估了这群人杀他的决心,剑客、忍者、箭手以及幻术师都来了,不是他早有准备已经凉凉了。

  ……

  “查清没有?何处接连爆响……”

  端亲王披着袍子站在谢家大院内,兰台县晚上可没有车水马龙,土雷几乎惊动了大半个县城的人,小郡主和首辅大人都一起出来了。

  “殿下!出大事了……”

  侍卫统领飞速跑过来说道:“爆炸来自疫病衙门,有贼人前去偷盗尸毒粉,让赵大人用雷火当场炸死两人,逃走两人,但死亡的乃是黑衣卫督旗,逃遁的是千户欧阳仁杰!”

  “什么?黑白双卫一起造反啦……”

  端亲王和首辅脸色齐齐一变,夏首辅连忙喊道:“快!调两队禁军去封锁四门,官船去水路上巡查,乡勇及团练全部出动搜捕欧阳仁杰,再集/合场卫清点人数,缴了他们的兵刃!”

  “是!”

  侍卫统领赶紧往外飞奔而去,夏首辅又皱眉说道:“看来赵云轩早料到有人会偷盗毒粉,欧阳仁杰可是正二品的身手,能炸的他逃走定然厉害,但愿尸毒粉没出问题啊!”

  “一定没问题,那小子比猴还精……”

  端亲王笑道:“我派他去拿毒粉,结果毒粉到手他就把人宰了,还扣在手里不让任何人碰,看来他已经瞧出其中的玄机了,但我是真的没有想到,欧阳仁杰居然会造反!”

  “不好!快发飞鸽传书……”

  夏首辅急声说道:“欧阳仁杰的结拜/大/哥是副指挥使,他们两兄弟定然是一同造反,赶紧让京里缉捕他及其党羽,保险起见连发两只信鸽,不!三只,再发一只给大统领!”

  “我亲自起笔……”

  端亲王急匆匆的往回跑去,小郡主命人去准备几份宵夜,她披着个小坎肩坐在石凳上等情郎,等端亲王发完信鸽之后,赵官仁正好也带着宋吃猪一起赶了过来。

  夏首辅和端亲王连忙迎了上去,问道:“赵提举!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  “欧阳仁杰来偷尸毒粉,有个神箭手救了他……”

  赵官仁递上断弓和铁箭,说道:“两百步外三根铁箭尽没地下,玄气灌注,我虽砍了神箭手一条膀子,可是有十多个高手在外接应,最后把我砍死的刺客尸体都给抢走了!”

  “这是神箭营的铁臂弓和星铁箭……”

  端亲王接过断弓惊疑道:“此乃我精锐之师神箭营独有,神箭营将士皆可百步穿杨,但两百步外还能把箭射入地下,这样的高手神箭营不出十个,没有调令他们不可能擅自离营!”

  “你们傻呀,他们在混淆视听……”

  小郡主蹦过来说道:“这种弓箭在战场上就能捡到,而且欧阳仁杰带着两名黑衣卫,本主要是没猜错的话,贼人不但蒙头遮面,黑衣卫千户也一定没跑,欧阳仁杰是想嫁祸给他!”

  “你可真是个机灵鬼,说的一点没错……”

  赵官仁佩服的竖起了大拇指,说道:“欧阳仁杰本想刺杀我,结果让我一颗雷炸个半死,面巾掉了才露出真面目,跟着放了一颗烟花,应该是通知他的同伙赶紧逃跑!”

  “殿下!黑白双卫带来了……”

  侍卫统领忽然跑了进来,只看黑白双卫的百户都被抓来了,满脸懵逼的陈千户也被五花大绑,让人一脚踹的跪在地上,惊慌道:“殿下!发生何事了,下官不知情啊!”

  “殿下!”

  侍卫统领抱拳说道:“白衣卫少了十六人,千户和副千户都不见了,只余一名副千户在睡觉,黑衣卫少的更多,共有二十六人失踪,副千户谭青凝在晚饭前便没了踪影!”

  “不、不可能……”

  陈千户急忙说道:“殿下!阁老!我师妹她断不可能造反,一定是带人查案子去了,她家人都在京中居住,没造反的道理啊!”

  “我让她去拿尸毒粉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前说道:“卞家账房将尸毒粉分三批藏匿,我料到京督卫场可能有内奸,便让她在香田县设伏,同时去拿尸毒粉,算上她正好去了二十人,说明黑衣卫中至少有六个内奸!”

  “奇耻大辱!简直是奇耻大辱……”

  端亲王怒声说道:“京督卫场!天子近卫!居然让吉国奸细混入其中,你们查的哪门子案,办的哪门子差,接连出现纰漏,我回去便禀报父皇,撤了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!”

  “殿下息怒!下官觉得未必是吉国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不知诸位留意过没有,欧阳的长相不似我大顺子民,高鼻梁深眼窝,但吉国人也不长那样,而且他对吉国密探向来不留情,最近一批密探可都是他亲手抓的!”

  “你是说泰平天国,那番邦小岛国……”

  端亲王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在场的人也全都惊讶了。

  “吉国现在全国防疫,已经知道尸毒是把双刃剑了,为何要抢尸毒,况且只要等我们投放过去,他们不就有现成的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只有小泰与我大顺隔海相望,哪怕遍地尸人也游不过去,只要挑拨我们跟吉国自相残杀,他们就可以过来捡便宜了,否则为何要用神箭营的弓箭嫁祸?”

  “有理!此话有理……”

  端亲王指着他连连点头,但赵官仁又说道:“接应者中有个幻术师,穿着棕色斗篷,手里拿着一根骷髅法杖,她可以制造幻象和烟雾,下官觉得可能是小泰的阴阳师!”

  “他娘的!”

  端亲王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妥妥的阴阳师,只有阴阳师才会制造幻术,该死的番邦土贼,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”

  “吴统领!”

  夏首辅挥手说道:“场卫押下去挨个审查,谭青凝若是回来让她立即来报,赵提举请随我入内,有些事想必你已经猜到了!”

  “阁老啊!下官说句大不敬的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边走边说道:“你们办事太喜欢拐弯抹角,原本很简单的一件事,非要搞的神神秘秘,若是让我早些做好准备,哪会让欧阳仁杰给跑了,屎都给他打出来!”

  “没你说的如此简单,否则我等又何必讳莫如深呢……”

  夏首辅无可奈何地进了书房,坐下叹气道:“唉兹事体大!我等前来可不是为办两个小小的商贾,更不只为调查尸瘟,而是皇上一直怀疑,我朝高层有人通敌啊!”

  “啊?多高的高层……”

  赵官仁吃惊的看着他,而夏首辅则压低声音说道:“两名尚书!京督卫场!火羽军统领等等,皆有嫌疑,你说有多高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